云轩阁 - 言情小说 - 望族闲妻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谋害软软

第六百三十八章 谋害软软

        如今听着季老爷的话,才恍然大悟,季康成和周兰蝶八字不合,强行在一起,会伤了对方。就这样,季康成被季老爷强行的扣留在季府,不让他为了周兰蝶的事情奔走,毁了他好几年的辛苦筹谋。

        周兰蝶既然来山东,为的救李掌柜,什么后果她应该想过,再者,周兰蝶做了这么多年周家的山少东家,应该能善了此事。

        周兰蝶冷冷的看着走进来王志新,王志新轻笑着:“周姑娘,今日来,我们便好好谈谈。”谈就谈,周兰蝶丝毫不畏惧。接下来王志新便说了,他可以放了李掌柜,也可以不追究季康成的罪过,放过他们一家人,还可以让他爹给朝廷上奏折,推荐季康成一家调回京城,但前提周兰蝶要做他的妾室。

        周兰蝶竟然不知道王志新心心念念的要纳她做妾室,当然她不以为是她的眉毛吸引了王志新,怕是她身后周家的这些万贯家产。

        王志新见周兰蝶没吭声,也没逼迫着她,慵懒的端起手边的茶盏抿嘴喝了几口,又看了周兰蝶一眼,道:“周姑娘,你且放心,既然你做了我的妾室,我自然会疼惜照顾你,我的正妻只是个摆设,你不用将她放在眼底,日后你便是我的人,她若是敢欺负你,我自然不会饶了她。考虑的怎么样了,周姑娘,这个买卖你可不亏。”

        看着周兰蝶依旧穿着小厮的衣裳,他派人送来的女子衣裳,周兰蝶并没有床上,倒是让王志新觉得可惜了,他身边美女如云,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见到周兰蝶,仍旧觉得眼前一亮,是个标志的美人,可惜,暂时还不能动她,只能威逼着她。若是真的将周兰蝶逼急了,她在各地的商铺容易出事,到时候钱财美人得不到,还落得一身的骚,划不来。最好是让周兰蝶喜欢上他,对他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再讲周家的万贯家产交给他,看样子,得在周兰蝶身上多花些功夫。

        周兰蝶扯了扯嘴角:“怕是要让王公子失望了,恕我不能答应你。”不知道为何,这个时候她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身影不是表哥季康成,而是李平,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起李平。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的周兰蝶眸光微闪:“王公子,这件事太突然了,得容我好好想想,再答复你如何?”

        “三天,本公子只给你三天时间,到时候你答应也罢,不答应也罢,只要你不想看到李掌柜人头落地。”王志新轻笑了一声,笑声很轻,却像惊雷一般砸在周兰蝶的新房上。随后王志新还拿着好些珠宝首饰给周兰蝶,让她喜欢喜欢。在王志新走了没多久,有一个美艳的女子出现在周兰蝶面前,苦口婆心的劝说周兰蝶委身王志新,做她的妾室。

        周兰蝶轻哼了声:“我若是答应了,你真的会高兴吗?”出一房妾室,那便多一个人争夺王志新的宠爱,面前的这位妾室真的觉得好吗?

        谁知这位妾室嫣然一笑:“自然是极好,多一个人伺候夫君,妾身高兴。妾身瞧着姑娘出身不凡,想必不愿意做妾室,不如这样,我们俩联手,将夫人斗垮,到时候你做夫君的正妻,如何?”

        正妻,周兰蝶不屑在跟这位妾室再多言语,她本身就是正妻,为何要委身做他人的妾室,也不知道李平在京城如何,会不会到山东来?不,不,绝对不可能,她拒绝了李平陪着她一起来,李平断然不会来救她。周兰蝶得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到底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季府怕是不能指望上。

        表哥的前程要紧,姑母和姑父势必要替表哥多考虑一些。至于李掌柜,王志新还得用他来威胁自己妥协,短时间内李掌柜在狱中没有生命之忧。如今周兰蝶倒是知晓,为何李掌柜要托季康成给自己送信,让她尽快离开山东。看来李掌柜早就猜出王志新的意图,想要通过得到她,最终得到周家的万贯家产,那是父亲生前的心血,她势必不能拱手相让给他人,日后无颜面去九泉之下见父亲和周家的祖宗。

        她是李平的正妻,自然不能委身王志新做妾室,嬷嬷不在身边,周兰蝶转动大脑飞快的沉思,如今尽快的脱身。

        下午,顾廷珏带着软软出门去平昭公主府,已经给顾廷枫送信,他已经晚上能赶过去。在大厅等着许久,顾廷珏都没等到软软过来,心下咯噔一下,莫不是出什么事了,顾廷珏飞快的带着丫鬟去软软的院子,这才知晓,软软喘疾发作,不让丫鬟们去通知她。

        顾廷珏心疼的抱着软软,“傻软软,为什么不能告诉母妃,来人,快去请太医,快去!”软软喘气的难受,还对顾廷珏露出一抹笑容来,这便是她乖巧懂事的女儿,真让人心疼。因着软软喘疾发作,自然不能去平昭公主府,派人去给顾廷菲、顾廷枫各自送信,说明缘由,改日再请他们补上这次生辰晚宴。

        程子墨拦着不让顾廷菲去王府,都这么晚了,软软这是旧疾,太医怕是早就去了,顾廷菲怀着身孕,他可不放心。顾廷菲也是关心则乱,被程子墨安慰一番,便趴在他怀里,默不吭声的在心底替软软祈福。

        太医赶到的时候,周奇正好回府,得知软软喘疾发作,急忙黑着脸跟在太医身后到了软软的院子,软软已经昏睡过去,顾廷珏正紧握着她的手,守在床边迟迟不肯动弹。见到太医来了,顾廷珏准备起身让太医给软软诊脉,谁知道蹲在地上时间太长了,双腿有些发麻,眼看着顾廷珏要跌倒在地上,周奇眼疾手快的拉着她的手臂,彼此互相靠近,能听到各自的呼吸,顾廷珏耳根一红,从周奇的怀里退出来。

        这会,周奇还能感受到顾廷珏方才在他怀里的酥软,眸光深沉又看了她一眼。

        太医皱着眉头,在屋内四处闻起来,按理来说,软软的喘疾好的差不多,若是没有引诱它发作的东西出现,应该不会再发作。蓦得,太医的目光落在桌上盘中的鸳鸯戏水的荷包,将它拿起来,放在鼻端仔细的闻着,随后又打开荷包仔细的吻着,果然便是它了。

        接下来从太医口中得知,绿芜送来亲手绣的鸳鸯戏水的荷包内夹杂了能让软软喘疾发作的药粉,周奇勃然大怒,下令要惩治绿芜。太医是个聪明人,这些后院勾心斗角的事时常发生,见多不怪,很快便开了药方离开。软软吃了药,已经睡下,顾廷珏这才安心的离开,知晓周奇势必要去责问绿芜,为何要害软软?

        为母则强,顾廷珏这次绝对不能轻易饶过绿芜,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绿芜趴在周奇的脚下,喊道:“王爷,王爷,妾身冤枉,妾身冤枉,就算借妾身一百个胆子,妾身也不敢谋害小郡主,请王爷明察,一定是有人见妾身得宠,想要陷害妾身,王爷,妾身可以对天发誓,妾身绝对没有谋害小郡主,若是妾身所言有虚假,就让妾身这辈子不得好死,王爷,王爷,您可一定得相信妾身,还妾身一个公道。”

        顾廷珏赶到书房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她冷不住轻哼了一声:“若不是你,还会有谁?连太医都说了,那是你送来的荷包里放了药粉,你还不肯承认。以为发誓就有用吗?绿芜,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谋害郡主!”

        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绿芜梨花带雨的看着顾廷珏,哭泣道:“王妃,妾身没有谋害郡主,就算给妾身一百个胆子妾身也不敢谋害郡主。王妃,您一定要明察,此事定然有人在背后陷害妾身。王爷,您要替妾身做主,妾身真的没有谋害郡主,王爷,您要相信妾身。”心底略略的发沉,周奇的脸色难看极了,顾廷珏亦是如此,那是他们俩共同孕育出来的女儿。

        因着软软身子虚弱,他们俩平日里特别细心呵护她,如今出了这件事,两人自然要找到凶手。现在连太医都说了,绿芜送给顾廷珏生辰的鸳鸯戏水的荷包里面放了诱发软软喘疾发作的药粉,正确确凿,还能抵赖不成?

        周奇目前膝下只有软软一个郡主,日后不知道,但眼下,绝对是最宝贝的人,绝对不能容许一个得宠的妾室谋害软软。

        周奇重重的哼了一声:“你口口声声说你被冤枉,你没有谋害郡主,你得拿出证据来,本王和王妃才会相信你是清白的,你若是拿不出证据来,便是你陷害郡主,自然少不了要受到责罚。郡主乃是本王和王妃的爱女,你居然敢谋害她,东窗事发还不肯承认,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本王看不必在留着王府,应该将你发卖了,想来太后也不会有异议。”这倒是提醒了顾廷珏,绿芜乃是李太后赐下的妾室,绿芜谋害软软,会不会是李太后的意思,若是如此的话,顾廷珏心里越发冰冷,送走了一个绿芜,府上还有一个红袖,李太后身边出来的宫女,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

        在这一刻,顾廷珏觉得,她跟软软待在王府似乎也没那么安全,她连软软都护不住,在权势面前,她低头了。

        绿芜绞尽脑汁的想着,蓦得脑海中闪过一个飞快的念头,急忙跪着一路爬到顾廷珏身边,认真道:“王妃,妾身真的没有陷害郡主,郡主身份尊贵,若是妾身想要陷害郡主,定然会找寻一个更隐蔽,不会让人发现和察觉的法子。王爷、王妃,妾身这是说真的,并非开玩笑,妾身知道是谁要陷害妾身,想要让妾身从王府离开,她好独占王爷的宠爱,绝对如此。

        这人便是红袖,在宫里的时候,她处处压着妾身,到了王府,妾身有幸,得到王爷的宠爱,她便眼红,想要陷害妾身,请王爷、王妃明察,妾身绝对没有陷害郡主。”绿芜到底真的没有陷害郡主,还是在攀咬红袖,要将她一同拉下水,目前还未可知。

        唯一能知晓的事情便是,顾廷珏的软软真的被人谋害,这个人一定在府上,就算不是绿芜,也必定是有人混到她身边,接触到她要送给自己的鸳鸯戏水的荷包。周奇一声令下,吩咐嬷嬷将绿芜待下去,在府上仔细查探,这药粉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收集到,再各自的院子里搜查搜查,再到门房查清楚,这几日谁出去过,便是最大的嫌疑。

        软软这次的事,给顾廷珏和周奇两人都提个醒,他们必须将目光放在软软身上,多关心和照顾她,尤其周奇,这些日子对软软颇为愧疚。所以当他跟着顾廷珏一起到软软屋里的时候,软软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她不冷不淡的叫了声:“父王、母妃,你们来了。”

        顾廷珏知晓软软这是在生气,周奇宠爱着绿芜,偏偏绿芜送给顾廷珏的生辰贺礼里面出现了能诱发软软喘疾的药粉,能不让软软生气吗?周奇轻咳了两声,凑到软软跟前,也不知道在她耳边嘀咕了什么,只见软软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道:“父王,您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父王何曾骗过你。”周奇宠溺答道。既如此,软软就没必要再跟周奇板着脸,父女俩和好如初,顾廷珏略微松口气,在王府里,唯一能依靠的便是周奇对软软的宠爱,能让她们母女俩存活下来。她呢,能指望着周奇对她的宠爱吗?

        一霎那,周奇抬起头正好跟顾廷珏看过来的目光相对,顾廷珏捏着手中的丝帕,嫣然道:“软软睡觉了,王爷也回去早些歇着。”这是不打算将周奇留下的意思,就算将周奇留下,顾廷珏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翌日清晨,顾廷珏刚抱着醒来的软软,就见嬷嬷在门外说了绿芜上吊自尽了。顾廷珏安抚好软软,便急忙出去打开门,又听嬷嬷说了一遍,绿芜上吊自尽了。绿芜没了,她临终前还留下了一封血书,上面控诉了红袖陷害她,在送给顾廷珏的荷包里加了能让软软喘疾发作的药粉,她愿意用死表明自己的清白,没有陷害软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