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言情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兽人祭祀15

第七百一十五章 兽人祭祀15

        到了傍晚时分,商队的马车忽然停下了。一个兽人佣兵跑了过来:“大家原地停下,今晚就在此地安营扎寨,要是想吃饭的,可以一起吃商队的大锅饭,不过要交一个一个银币的费用。”

        泰斯撮了撮牙花子:“嘶,一个银币,也太贵了吧?难怪商队这么大呢,原来是这样赚钱的?”

        姜蝉拍了泰斯一巴掌:“你也可以选择不吃他们的,我们自己不是带了厨具吗?自己做不就行了?这个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说地也是啊,小姐,那边有条河,我去打点水,顺便看看晚上做什么?”

        姜蝉:“我看看咱们有什么食材,在外也只能够一切从简了。”

        泰斯挥手:“这有什么?再怎么也比不上之前咱们在大山里,那才是真的困难,要啥啥没有,哪里像现在,咱们是又有厨具,又有食材的。”

        泰斯说着,从马车上拎了一只水桶下来。姜蝉则是在马车里翻翻找找,最后提出来一块大约有五斤的兽肉,同时还找到了一些植物类根茎,口感很类似于如今的土豆。

        趁着泰斯去打水,姜蝉则是在马车旁边找了一块空地,将马车上的炊具搬下来。泰斯这个人也真的是非常细心,姜蝉居然还在马车上翻到了一捆柴火,估计晚上做饭是足够了。

        等泰斯提着水过来的时候,姜蝉已经生好了火,切好了兽肉,那架势熟练地很,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贵族小姐。泰斯是见怪不怪,倒是临近的人不时地看姜蝉一眼。

        这些人也一起走了有大半天了,可是连姜蝉的正脸都没有见过,就看她一直穿着斗篷,带着宽大的兜帽,大家都对她很好奇。

        原本大家都猜测这位应该是一位贵族小姐,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带一名追随者的。可是看她做起这些杂活儿来又非常熟练,看着大伙儿也疑惑了。

        泰斯一过来,就识趣地坐在那里烧火,偶尔地帮忙姜蝉打打下手。他都已经习惯了,一开始在山里的时候,那时候还在外围,他们还有条件生活吃点热乎的,姜蝉做饭的时候他也各种不自在。

        可是在吃过姜蝉做过的饭,再吃自己动手的饭就再也吃不下去了。这不,在看到姜蝉准备动手后,泰斯的耳朵都竖了竖,口水都险些要流出来了。

        姜蝉可不管泰斯,她动手也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罢了。半个小时后,一阵一阵浓郁的肉香味散发出来,兽人都嗅觉灵敏,个个都吸着鼻子闻空气中这股浓郁的味道。

        至于烧火的泰斯,他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好吗?光看他疯狂耸动的鼻子,以及那一直动个不停的耳朵,就知道这家伙馋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小姐,你这是做的什么菜?也太香了吧?”泰斯搓了搓手,脸上的笑容有点谄媚。

        姜蝉掀开盖子尝了尝味道:“再炖十分钟就能够出锅了,我在贴个饼子,正好就着肉汤。”

        这锅盖一掀开,味道就更香了,姜蝉就听到了有人咽口水的声音了。她是置若罔闻,快手地调了一盆面糊,不多不行啊,泰斯饭量大,再说她如今锻体,食量也跟着渐长了。

        晚饭自然就是炖的兽肉,再加上贴的饼子。泰斯是一手拿着饼子,蹲在锅边吃地是满嘴流油。

        “泰斯,你们这菜也太香了吧?我们能不能和你换点儿?”看姜蝉自己坐在一边吃饭,一个魁梧的男性兽人过来问了一句。

        泰斯看了眼对方碗里的面糊糊,“可以分一些给你,你那面糊你自己留着吃吧。”

        对方也不和泰斯推脱,听泰斯同意了,眼疾手快地盛了一大勺。他也不走远,就在泰斯的身边坐下了,刚刚吃了一口就瞪大了眼:“也太好吃了吧?你们小姐这手艺厉害啊,比我曾经吃过的酒楼里的饭菜都好吃。”

        泰斯挑眉:“我们小姐是最厉害的!只不过她吃不惯别人做的饭,这才自己动手的。”

        “还是羡慕你啊,跟着你们小姐,还有这样的口福。”

        姜蝉也不管泰斯怎么分配属于他的晚饭,她吃完了就倚在马车车门上,慵懒地看着天空。实际上就是在修炼祭祀原力,如今的她是一时一刻都不敢放松。

        至于和她一起出森林的墨宝,早就在车厢里呼呼大睡了。姜蝉交代它不要显露人前,这小家伙乖巧听话地不行。

        “小姐,厨具我都洗干净了,趁着现在还看得见,要不我去这附近捡点柴火吧?”泰斯擦了擦手,看了看这附近的树林子。

        这是一片小树林,里面柴火应该不少。

        “你看着办吧,别进去地太深了,注意安全。”

        “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看泰斯跟着几个兽人一起进树林子捡柴火了,姜蝉盘腿坐在马车车辕上,眼神放空地看着天空。此时已经是暮色低垂,已经能够看到零星的星星了。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空。”姜蝉喃喃自语,菲欧娜噗嗤笑了出来:“师父,你也太有意思了,在哪里会看不到星空呢?”

        姜蝉挑眉:“你还是小孩子,不懂这些,今天和你讲的那些药剂的知识你都弄懂了吗?”

        一说到这个,菲欧娜就蔫了:“有的地方懂,有的还是不懂,是不是我太笨了?”

        姜蝉安抚她:“不是你笨,是我的要求太高了,不过你有植物呓语的种族天赋,应该能够理解这些的吧?稍微想想就能够知道了。”

        菲欧娜悻悻:“也不知道是我有天赋,还是师父你太厉害,师父,你以前是不是一个药剂师啊?”

        姜蝉笑笑:“算是吧,只不过和你们这里的药剂师体系并不一样罢了。不过万事万物殊途同归,总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你有这个时间和我聊天,不如多去想想我和你讲的那些知识。”

        “好吧,师父你修炼吧,我就不影响你了,我还是安安静静地学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