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爹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馋死你们!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馋死你们!

        永乐侯是个好父亲,对女儿极为大方,已是京城公认的事实。

        顾瑶坐在花轿中,听到这些言论,不有得止住哀伤,露出会心一笑。

        她依旧舍不得娘亲同三哥,但是嫁给陆铮,以及同陆铮一起过日子才是她的下半生。

        是她真真正正自己做出的选择。

        以后她孝顺李氏,心疼三哥五哥,甚至依旧会照顾顾四爷,陆铮却是她生活的重心。

        毕竟在古代她可没后事业可忙,而对朝政大事,她也没太大的兴趣。

        政治总不是干净的,顾瑶自觉智商情商都不足以玩转政治。

        顾瑶不敢揭开盖头,反而把盖头拽得更严实,她可不想如今这幅尊容被更多人看到。

        以后她是不是改变新娘子的妆容?

        可是外面很热闹,这场婚礼注定轰动京城,顾瑶却是一点都看不到!

        她隐隐有几分沮丧,婚礼的主角被顾四爷抢了,她连热闹都就看不到,这还是她的婚礼吗?

        即便早有准备,顾瑶还是有几分不痛快。

        不过,她更清楚自己没能力把婚礼主角的地位抢回来。

        在镇国公府拜堂时,顾瑶推测顾四爷又得闹出吸睛的事。

        花轿绕行大半个京城,陆铮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华贵喜服,俊美矜贵,他唇角挂着的笑,让许多出阁同尚未出阁的女子心动不已。

        早就知道陆侯爷为高权重,以前陆铮冷傲示人,让人不敢靠近。

        如今他温柔俊美,让女孩子恨不得自己才是坐在花轿中的新娘子。

        以前有想过同陆铮结亲的勋贵朝臣后悔不已,当时就该更坚决一点的,可不过几年而已,陆铮就从见不得光不名誉的私生子成为可随隆庆帝祭天祭祖的皇子。

        他不是皇子,不是太子,却有着更好更稳定的未来。

        当初他们可都是认为陆铮会是不得好死的。

        “还是永乐侯眼光好,独独挑中了陆侯爷。”

        如今他们就是后悔也迟了。

        陆铮对顾四爷的敬重,证明无人可以取代顾瑶的地位。

        此时就算他们舍得把女儿送给陆铮做妾,得到的好处也不会太多。

        毕竟顾四爷那可是恨不得占据所有好处的人。

        隆庆帝同顾四爷抄近路赶到镇国公府。

        镇国公迎过来,隆庆帝扶起陆恒,笑道:“不必多礼,朕今日就是来给铮儿主婚。”

        “爷是来看热闹,不敢抢镇国公的主位。”

        顾四爷安静老实站在隆庆帝身边,不过他那双眸子却很灵活,同安分一点都不搭边。

        镇国公不是没有听说顾家方才闹出的事,顾四爷眼睛还有些红肿呢。

        “陛下同永乐侯里面请,上坐。”

        陆恒心中盘算,他真不敢如同顾四爷一般同隆庆帝坐在主位上,一起接受新人磕头。

        他要脸面,同时更怕名声不好。

        最重要,他的确没有资格坐在父亲的位置上。

        陆恒尽量避免同陆铮纠葛太深。

        “这不好吧,您毕竟才是……”

        顾四爷胳膊被隆庆帝拽了一把,嘿嘿一笑,“爷多谢镇国公了。”

        他直接拽着隆庆帝进了喜堂,一屁股坐在主位上。

        刚从顾家赶过来的朝臣命妇恍然又看到在顾家的一幕。

        “国公爷您太大度了,按说您应该坐在主位的。”

        “无妨,铮儿是陛下养大的,陛下当做主位。”

        镇国公笑容不带任何的勉强,同凑过来自己的旧部说道:“这几年,对铮儿帮助甚大的人是顾四爷,以后有顾四爷在陛下身边帮衬,铮儿的路也更好走,铮儿是该向他磕头的。”

        “在顾家都磕过了啊。”

        旧部们为镇国公委屈,“哪有再闹到婆家的道理?永乐侯着实过分了,仗着陛下的宠爱不把国公爷放在眼里。”

        “不可胡说。”镇国公正色道:“坐在陛下身边的主位,不是我让出来的,而是只有顾四爷有资格。”

        旧部们脸上还带着几分不痛快,陆恒压低声声音:“你们能想到我坐在陛下身边?”

        旧部勋贵们:“……”

        “夫人身体不好,是没办法起身的,而且就算她可以出来,我也不愿她出现在众人面前,铮儿……走得路不是臣子武将该走的。”

        “国公爷的意思是?”

        他们目光多了几分凝重,也有几分炙热。

        哪个为将没有野心?

        “你们以后支持铮儿就是回报陆家,就是忠君爱国。”

        陆恒看着他们,平静说道:“父亲同铮儿不一样,铮儿能带给你们更多,而且并不会违背父亲留下的军规。”

        旧部勋贵彼此互看一眼,再看隆庆帝坐在主位上,他们有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至于顾四爷?

        忽略不就完了,总不能另外一半位置是空的,那多不吉利。

        镇国公让人打开后院新搭建好的棚子存放源源不断抬进来的嫁妆。

        “你猜顾家给新娘的压箱银子有多少?”

        命妇们最是热衷猜测压箱银子,毕竟那可是新娘子手中的贴己。

        越是深宅大院,越是少不了自由使用的银子。

        “指定不少,顾家不缺银子……银票。”

        “我倒是听钱夫人说过一嘴,永乐侯夫人每个箱子都放了九千九百两银票。”

        “……”

        命妇们快速数了数整整齐齐摆放的箱子,大略估算过数目后,她们额头冒出冷汗。

        “这也太多了,不说这些陪嫁,光压箱子银子就十几万?”

        “顾家这么奢华?”

        “不是顾家奢华,而是永乐侯有银子。”

        “你们看到没?新娘子陪嫁的佛经?可不是失传多年的?永乐侯是从哪里弄来的?”

        金银摆件等等堆放在一起,反而显得不珍贵。

        可随着嫁妆单子上珍贵的佛经,孤本等嫁妆的出现。

        命妇们忍不住动容,而文臣捶胸顿足。

        顾四爷那样不学无术的人怎么得了这么多好东西?

        太糟蹋好东西了。

        顾四爷得意一笑,以后这些文臣想要看孤本什么的,就得讨好陆侯爷。

        谁在说他女婿一句不好,就不给他们看。

        顾四爷特别在嫁妆单子上著名的佛经等孤本就是为了让他们眼馋。

        花轿进门,顾瑶走下来后,天空传来一声声巨响,随后就是惊呼声音,“太漂亮了,花火怎么能这么好看?”

        顾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