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小说 - 信息全知者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人赃并获

第五十四章 人赃并获

        “???”

        仓库众人,都愣住了。

        送雪糕?送啥雪糕?

        金牙眉头紧蹙,他听出声音,说话的是自己的手下。

        三名供应方才不管那个,听到自己的货车又回来了,连忙打开了仓库门。

        众人看到,金牙的两个小弟,开着之前抢走的货车又回来了!

        供应方笑道:“金牙,算你识相!”

        金牙嘴角一抽,把质问的话咽回去了。

        意识到,这是个缓和关系的好机会,连忙说道:“不好意思,都是误会一场,这车我给你们还回来了。”

        “呵呵。”供应方干笑一声,没有说话,算是间接给个台阶下了。

        金牙尴尬一笑道:“有空一起喝茶。”

        说罢,带着手下,就要缓缓往外退。

        然而刚走出仓库还没有五米,就看到不远处的数十辆黑色汽车,突然发动起来,从各个方向冲向冷饮店,围向这里。

        而一边包围,一边还有人拿出警铃插在了车顶上。

        霎时间,警铃声大作,四面八方全是乌拉声。

        警方竟然已经包围了这里!见他们要走,这就直接行动了!

        “什么!”金牙吓得三魂都快出窍!

        其中把货车开过来的那俩手下,更为惊慌。

        那两人腿都软了,直接猫在地上,想借着夜色趁乱逃跑,结果被武警扑倒在地。

        “废物!”金牙连忙带人又先缩回仓库。

        仓库里的马爷也失去了淡定,张大嘴巴不可置信。

        怎么会有条子包围?是谁报的警?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马爷迅速说道:“快!把枪扔掉!”

        小刀等人非常娴熟地把枪拆开,分成若干个零件,然后带着子弹一块扔进厕所下水道。

        金牙等人退进仓库,也是如此做的,再加上供应方也带了枪,三方人马谁也不拖累谁,都迅速地清理掉了身上的枪支弹药。

        面对突如其来的包围,他们空前团结。

        马爷看了眼被开回来的货车,问道:“没问题吧?”

        供应方鄙视道:“怕什么,都是雪糕!”

        金牙说道:“反正跟我没关系,你们的交易,我只是路过的!”

        他自衬,无论供应方有没有带毒,也不关他的事。

        “汪汪汪!”

        无数武警已经突入,还有警犬。

        众人丝毫没有反抗,只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干嘛啊?怎么了?”

        带队的队长冷笑一声,自然是认识他们中的一些人的,调查了很久,只是一直也没有证据。

        看到缉毒犬围着货车在疯狂地咆哮,队长冷声道:“都给我趴下!”

        每个人,都被至少两名警·察按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车库方向发出一声巨响!

        原来是铁龙,直接驾驶着汽车,撞开了车库卷帘门,狂飙而去!

        “拦住他!”

        “轰!”

        铁龙没有减速,反而油门踩到底,找了个角度,竟然冲开了包围圈。

        还是此次行动太仓促,从接到报警,再到出警和部署包围网,根本没多少时间,眼看有人要走,他们才仓促行动了。

        这还是报警者,提供了录音证据,显示了马爷、金牙等各种主要嫌疑人都在里面,缉毒大队才果断决定出击。

        平时马爷根本不会亲自出马,永远都只是小弟,这次竟然亲自交易,警方感觉机不可失,这才直接调动了武警。

        若非如此,他们更多的还只是先派几个人查一查,根本不可能部署包围网。

        “冲出去的是谁?”队长问道。

        金牙茫然道:“不知道啊!我路过的啊!”

        马爷则是懵了,铁龙怎么跑了?怕毛啊!又没有货!

        这一跑,还撞了很多条子,这事就大了。

        铁龙突然舍弃众人逃跑,让马爷等人非常被动。

        马爷先是呆滞,随后暗骂:“没良心的东西,竟然自己跑了!”

        “报告,没有其他人了!”

        缉毒大队的人搜索了一番,确定就这些人了。

        队长点点头,而马爷则松了口气,暗道:还好没找到尸体!

        他认为曹晶应该是死了,而铁龙毫无良心地自己跑掉,万一没把尸体带走,可就完了。

        得亏自己办事有章法,搞定曹晶和阿雷后,立刻就让铁龙把两人拖进后备箱。

        警铃大作的时候,铁龙应该已经把尸体都放好了。

        而意识到被条子包围后,铁龙反应迅速,立刻选择抛弃大家,坐上身边的车突围而去。

        “他竟然是一点犹豫都没有,这个孽畜……”马爷想通此节后,察觉到铁龙对自己根本没有感情。

        自己一遭难,他却是第一个跑路的!

        这时候再回想曹晶的话,马爷有些后悔:莫非,真的想搞死我的,是铁龙?

        密语毫无疑问铁龙是知道的,而算计掉曹晶那的钱,以铁龙的能力也是做得到的。

        布置今天计划的,也大部分有铁龙参与,甚至是提出。

        就连钱,他都自己贴了四百万进来。

        仔细想想,莫不是故意把不动产借机套现,然后交给曹晶又自己偷回来,如此害死曹晶的同时,他能又在外暗藏四百万。

        现在出了这事,第一个逃跑,或许他早有预料。甚至于,就是他报的警?

        “报告,没有发现大笔现金。”

        队长听了,意识到,如果真是交易现场的话,刚才那辆车里应该有大量现金。

        而马爷听了,也是牙恨得痒痒!

        “该死!临走还把六百万也顺走了!那是我的钱!”

        马爷基本确定铁龙才是幕后推手,可是目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搞垮自己?

        有病啊?自己对他恩重如山,也是真心要把位子传给他的,铁龙只要等待几年,一切都是他的。

        除非,他是条子?

        不可能的,是条子,刚才就不用跑了。

        “除非还有人……还有某个可怕的大势力,从一开始就掌控了我。不是金牙这种小角色!是一个在暗处,把我身边都渗透成筛子的恐怖存在!”

        想到这,马爷第一反应,是光明会。

        他是知道光明会的,有过一些交集。他曾奇怪过,为何光明会这么厉害,国内却几乎没有势力。就算国情不同,怎么也得有一点吧?

        或许,不是没有,而是在每个像他这样的势力身边,都插了钉子。

        “把车厢打开!”队长下令道。

        很快有人把车厢打开,货都卸下来。

        缉毒犬疯狂咆哮,马爷感觉不对劲,看了眼供货方,眼神示意:真的没问题吗?

        供货方十分自信地给了个眼神:你放心,绝对没有货!

        金牙倒是很淡定,他表示:管你们有没有货,反正我既不是买家,也不是卖家。

        ‘这是你们的交易,总不可能有我家的货吧?’

        想到这,金牙突然有点冷。

        “不对啊,那俩蠢货干嘛把货车开回来?而且见到条子,吓得都快哭了,第一个逃跑,结果被抓……”

        金牙有点不祥的预感。

        “报告,发现‘Heroin’。”

        “……”马爷眼睛都直了。

        “这不可能!”供货方激动地要跳起来,却被警方死死按住。

        金牙看着一袋袋白面从雪糕箱里搬出来,头皮发麻!

        他越看那包装袋……就越觉得眼熟……

        “二十公斤!”具体的量,很快统计出来了。

        马爷和供货方皆脸色灰败,神情恍惚。

        五十克到一百克就枪毙了,何况二十公斤。

        最恐怖的是人赃俱获,辩解都不知道怎么辩解。

        “跟我没关系啊!我真是路过的!”金牙还在那辩解。

        队长哪管那个?直接说道:“一并带走!回去分开审问。”

        众人被排成一排带走,金牙一边走还在一边想:“货车是供货方的,里面搜出的东西,他们推脱不掉。店面是老叫花子租下来的,跑掉的铁龙也是他的人,这都跟我没关系。”

        “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他不断地安慰自己,以及思考说辞,想着从这件事里摘出来。

        只要自己人嘴紧一点,就算马爷等人攀咬,也是没证据的。

        怎料,最早逃跑被抓到的两个小弟,正在路边被警方盘问。

        其中一个激动道:“同志,我全都撂!我不是主犯啊!我也是听令行事,是金牙叫我们把白面装在货车里的!”

        “???”金牙大脑嗡得一下。

        另一个小弟也激动道:“是真的,金牙说要我们把自家的白面放进货车,运回这里来,叫马爷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马爷斜了眼金牙,冷笑道:“可以啊,挺狠啊,自·爆卡车?”

        金牙咆哮道:“放屁!你俩是不是傻!不要胡说八道!”

        他的样子,像极了穷途末路下,只知道说别人‘胡说八道’的无能狂怒。

        那小弟知道这几个老大都死定了,而他们这种小角色,只是偶尔接触运输,配合调查的话不一定枪毙,混个无期血赚。

        所以完全不怕金牙,直接说道:“他就是说了啊,这还有短信呢!”

        队长看了看手机,的确短信写了,让他们检查货车里是不是真有白面。

        之后俩小弟回了说没有。

        于是又有短信让他们回某某地,把货装上车,再送回仓库。扬言要让马爷等人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话语中,直接点名了自家藏货秘密地点,且语气什么的都是金老大的措辞,所以俩小弟自然是深信不疑。

        又刻意提及自己在和对方对峙,让小弟们搞快点,不要打电话过来,以免激起枪战!

        “呦,还有枪呢!快,再回去搜搜!”队长招呼人手说道。

        金牙不甘心道:“关注的重点错了啊!这短信不是我发的!”

        队长拨打了那个号码,显示已关机。

        “行了,你们这帮人,卡都是一次性的,我知道。早就给销毁了吧?是不是你下的命令又怎样?你揪这种小情节没用,我还不知道你嘛?行了,别说了,带走!”队长见识的毒·贩多了,什么套路都见过,也知道这群人为了想尽办法免死,只要是没有铁证的事情,都是极力地抵赖。

        反正都是枪毙,光这货车里的东西就够了。他整个势力最终都得拔干净,没一个跑得掉的。

        金牙绝望地被带走,临走时还听到,一些参与程度比较轻的小弟,都开始争先恐后地交代起来了。

        这种情况下,金牙必死无疑,而他们猜测自己保不齐可以无期,所以拼命地交代。

        一些人张口就报出许多据点,旁边的缉毒队长笑嘻嘻地记下来,让人去重拳出击!

        那些能活命的,直接把金牙各种罪行都撂干净了!有些事情不是金牙干的,捕风捉影之下,小弟们也说是他干的。

        于是乎,金牙明知道不是自己干的罪行,一下子多了十好几个!

        “呵呵……”

        金牙,他放弃了思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