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小说 - 信息全知者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背下所有锅

第五十五章 背下所有锅

        铁龙甩掉了所有人,逃到了江边,周围僻静无人。

        但他知道,自己只要继续开这辆车,被抓到是迟早的事。

        所以他随手在路边撬了一辆车,然后将后备箱打开,把六百万的两大钱箱,转移到偷来的车后面。

        做完这些,他把手机卡卸了下来扔掉,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扣,挑了一个拆开。

        毫无疑问,里面有的是手机卡。

        “铃铃铃!”他的手机响起。

        这个时候,打这个隐藏号码的人,一定不是警方,铁龙一看备注,叹了一声气接通来电。

        “铁龙,爸他被抓了!”打来的正是他老婆,马爷的女儿冬梅。

        “我知道,有人算计了我们,我也是听到警铃响起才反应过来的……金牙、供货方都绝不会报警,一定另有其人……”铁龙凝声道。

        冬梅哭腔道:“他们全都被抓了!只有你一个人跑掉。”

        “没事的,警方没有证据!我把证据都带走了!”铁龙安慰道。

        铁龙当然得跑,枪可以临时扔掉,可钱与尸体怎么办?

        曹晶前脚被他打死,他在车库里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决定立刻带着证据逃跑。

        他就是这么果断的人,那一刻,他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然而铁龙不知道,换做平时,马爷会想到此节,可因为曹晶临死前的反咬,马爷疑神疑鬼了,因为马爷想不到是谁报的警!

        “可是……可是爸说你背叛了他!货车里被搜出了二十公斤白面……”冬梅哭道。

        “啊?”铁龙大惊,随后冷汗都下来了,他怎么成背叛者了?

        怎么可能?现场怎么可能有货?对了,货车被金牙的人开走了,条子来之前又开了回来。

        很奇怪,为什么开回来?金牙把自己的货放进去了?他找死吗!

        站在铁龙的角度,他能看出很多疑点,因为他确定自己不是叛徒!

        金牙不可能自爆,再结合不知是谁报的警,铁龙终于意识到,有个可怕的X势力,同时渗透了两方人,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最后借助警方的力量,一举端了三家!

        马爷、金牙、供货方现在全完了!

        再加上警方,那个X存在,一口气算计了四家人!所有人,都是棋子。

        最恐怖的是,他从头到尾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直到此刻,他莫名其妙成了背叛者,背了黑锅才意识到。

        铁龙迅速思索着:“马爷那里至少一个内鬼,应该不是曹晶,李坤么?应该是李坤。”

        “我懂了,李坤不是金牙的人,他暗中投奔了另一个强大的势力!是光明会吗?如果是光明会就有可能了。”

        “随后李坤假意接受金牙的收买,然后继续留在马爷身边。表面是马爷心腹,实则又帮金牙,而这两者都不是他真正效命的对象,他只是在这之中煽风点火,实行光明会的计划!这个畜生……三重间谍!”

        “敌人甚至还算到了,我会逃掉!继而让我背下全锅,成了所谓的幕后黑手。”

        铁龙一时间想了好多,不过很快就发现,这只是一种可能性,非要这么想,几乎什么可能性都有!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报警者,玩弄了所有人。而他是众人眼中唯一的逃脱者,所以他最有可能是那个报警者……

        “可恶,我不跑,就被逮捕。跑了,就背了所有的锅。”他牙都要咬碎了,可偏偏他没有办法跟马爷解释。

        解释个屁啊!他在跑路!马爷那边人赃并获,他解释这些没有任何意义,难不成还一个电话打到缉毒大队去吗?

        现在他有家不能回,原来的亲信也都不能再联系。

        唯有跑路,唯有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机会。而现在,这锅他背定了!因为只有他跑了。

        “冬梅你听着,你相信我吗?”铁龙说道。

        “我信!”冬梅哭泣道。

        铁龙说道:“不是我做的,听着,李坤才是真正的内鬼,他一定会越狱,你提醒警方,不要让任何人把他救走!至于马爷,他没救了……”

        “那你呢?现在怎么办?”冬梅说道。

        “我得去避避,我会去……米国。这张卡我不会再用了,以后再联系你。冬梅,我们做的事,你都没有参与过,条子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你要保持沉默。”铁龙说完,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缉毒大队里,队长正戴着耳机。

        冬梅放下手机,抹了抹眼泪,低沉道:“他说他去米国。”

        队长说道:“我听到了。”

        一旁的马爷,红着眼睛说道:“是铁龙害得我,一切都是他干的,他才是主谋,我只是个傀儡!队长,真的有光明会,你要信我!”

        队长放下耳机,招呼队员立刻去锁定的位置找铁龙。

        然后问道:“啊……你说的那些,我会交给国际刑警处理。你倒是跟我说说,他去米国,怎么去?”

        马爷摇头道:“相信我,他不会用我的路子,一定有他自己的路子。”

        “那你先把你的路子跟我说说……”队长笑道。

        “……”马爷叹气,他又要拖一大帮人下水了。

        ……

        另一边,铁龙果断将卡扔掉,又从钥匙扣里拿出了一张卡,拨通了一个号码。

        “海哥,麻烦帮我准备一艘船去泰国。”铁龙说道。

        “稀客啊,铁龙,怎么不找阿水?”海哥笑道。

        铁龙说道:“信不过。”

        “啊?马爷的路子你都信不过?那个我最近都在跑长崎,不打算去泰国啊,不赚钱。”海哥奇怪道。

        铁龙认真道:“两百万,而且你准备两艘船,一艘去米国,一艘去泰国。”

        “呦……逃难啊?”海哥反应过来。

        铁龙没说话。

        海哥说道:“好吧我懂了,你铁龙我还是信得过的,以你的能力,甩掉条子过来倒也不难。你很急吗?”

        “越快越好。”铁龙说道。

        “你现在最有把握去哪个码头?”海哥说道。

        “宝山码头。”铁龙说道。

        “我知道了,给我两个小时。”海哥说道。

        铁龙挂断电话,又把卡扔掉了。

        虽然在电话里说自己去米国,但其实,他已经听出来,自己的老婆也信不过了。

        像马爷这种重犯,怎么可能随意打电话,告诉女儿发生了什么?

        当时他就意识到,恐怕电话那头,缉毒大队的人也都在!

        冬梅什么都没做过,父亲死刑,丈夫通缉的情况下,她只要稍微绝情一点,就会选择配合警方。

        因为一旦铁龙亡命天涯,那么冬梅也会永无宁日,警方会一直盯着她,守着她,她的所有电话都会被监听。不仅如此,还要担惊受怕,哪天铁龙回来找她,把她拖下水。

        铁龙虽然与她有点感情,但他也是个了解身边所有人的聪明人。

        他知道,自己的老婆会做出什么选择。

        铁龙将卡扔进垃圾桶,刚要打开原来那辆车的门。

        结果后座门就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了,阿雷双眼通红地盯着他,从车里面冲了出来。

        “铁……龙!”阿雷低吼着,拳头狠狠地朝铁龙砸去。

        铁龙看到他醒来并不意外,阿雷本来就只是被打晕过去而已,这么久也该醒了。

        “嘭!”

        “啊!”

        轻而易举地再次把阿雷打晕在地,铁龙将他拖进了车里。

        这回他直接把车开到了堤坝下面,被江水拍打的缓坡上。

        随后他拿东西顶住油门,松开手刹,将门窗都锁好……

        下了车后,铁龙在后面推着汽车,连人带车一块推进了冰冷的江水里。

        眼看着汽车整个没入江水中,水面上在不断地冒泡,铁龙淡定地走回江堤上。

        打开偷来的车,拔出了打火器,很快就将其发动。

        铁龙就这样,开着空车,扬长而去。

        是的,空车。

        就在他把原来的车推进江水,处理曹晶和阿雷俩人的短暂三分钟里,黄极已经带人把钱箱拿走了。

        这是最完美的一次拿钱机会,生平第一次,铁龙没有谨慎地验钱。

        想想也是,他几分钟前,亲手从路边偷来的车,亲手把钱箱放进后备箱。

        就毁车灭迹的短暂功夫,钱就没了?不可能的。

        铁龙根本不认为会有这种事,他可是在跑路,条子到处找他,真有人知道他在这,肯定也是来抓他。

        他不赶紧走,还验什么钱?

        此刻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保护钱的概念,他只想着接下来如何保护自己。

        更完美的是,后备箱已经被铁龙撬过了,所以老王再去撬开,不仅轻而易举,且铁龙还根本看不出来。

        “他完全没意识到,我们跟上了他啊……”老王在远处黑暗的巷子里,提着钱箱感慨道。

        “铁龙突出重围,追他的都是警车,根本意识不到还有我们,甩掉警车之后,他去的地方就有目的性了,方向上基本不变,只是会避开有摄像头的公路……”黄极说道。

        最后这一波追击,是老王开车,他来指路的。

        当警车全被甩掉时,他们的车还吊在后面,之后黄极指出:他一定会走一条没有监控的路线。

        继而提前让老王超车,把车拐进一个巷子,走过了几条没有监控的巷道,来到这僻静无人的江边,熄火,关窗,吃橘子。

        之后,铁龙果然也沿着这条路线……来到了这里,并在路边找了一辆空车撬开,转移了钞票。

        一切,黄极和老王都看在眼里。

        打死铁龙也想不到,跟踪他的车会在他的前面……

        “当时有两条很好的逃跑路线,你怎么确定他一定会走右边这条,跟我们一样的路径?”老王问道。

        “他一定会销毁原来的车换一辆,这是基本操作,而附近最好的毁车地点就是这江边。”黄极说道。

        老王点头,这点他也想得到。

        黄极继续说道:“虽然甩掉警车后,来到这江边有两种好路径,但那是你以为,其实只有一种。”

        “只有一种?怎么会,你看这条路,进入左边的巷道,从这小区后门插过去,不也挺好的嘛?”老王看着地图不解道。

        黄极摇头道:“警车被铁龙高超的车技甩掉了,然后呢?就回家了?不会的!老王,你只考虑了铁龙最好的逃跑路线,却没有考虑警车继续追击搜寻的范围!”

        “这!”老王也是老油条了,黄极稍微点一下,他就立刻明白。

        看着地图,回想铁龙甩掉警车的路段,他马上模拟出警车们四散搜寻铁龙踪迹的辐射范围。

        而左边那路径看似很好,实际上小区后面那条路是极有可能被警车搜寻到的。

        铁龙考虑到了条子继续搜索他的范围,所以选择了彻底避开他们的路径。

        “铁龙恰恰是个聪明人!”老王感慨着,却为这聪明人感到悲哀。

        毫无疑问,铁龙不是个雏儿,甚至是马爷势力里最厉害的人,经验丰富,果断有谋。

        他预判了警车被甩掉后的选择,踏上了最佳的逃跑路线。

        可惜,黄极预判了他的预判,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