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仙界第一卧底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天地之初生,万物归混沌。始有圣祖现,开天定乾坤。混沌分清浊,造化魔与神……”

        化魔经最开始的内容并不是修行功法,而是讲述了神与魔的由来,和神话传说也差不多,只不过这个的可信度似乎会高一点。

        林云接着往下看,便看到了熟悉的马赛克。

        “**造**,**造**,**造**,生灵分五类,妖魔鬼神人……”

        对此,林云也是一阵无语,要么就别给我看,给我看就别打码,又让我看又打码,是想吊人胃口么?

        “神以清气生,魔以浊气存。人妖皆凡物,鬼类更无凭。悯众生之苦,试创化魔经……”

        说了这么多前言,总算是开始了正文了,正文倒是简单,将天地之浊气存于体内,便可化魔。

        无论是人,是妖,还是鬼。

        只要吸纳足够多的浊气,就能让身体发生根本的变化,从一个物种,变成另一个物种。

        也就是说,那些被林云当成魔气的,其实不叫魔气,应该叫浊气。

        林云头皮发麻,他体内的筋脉有一半都黑了,也不知道这是吸了多少,也不知道还差多少会让他发生变异,反正林云的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林云体内的窍穴在自发地吸收空气中游离的魔气,以前林云没发现,修炼了化魔经之后,林云眼中的世界都不同了。

        魔气无处不在,只是太过薄弱,平时也看不出来。

        但林云现在就像开启了虹吸似的,越靠近他,魔气也就更明显了。

        这一副大反派的画风到底是什么鬼?

        我难道真的拿错了剧本,其实我才是大反派?

        林云瞎捉摸着,想要停止这种虹吸效果,但现在压根就停不下来。

        就在林云放弃了治疗,甚至打算看看自己会变成什么魔的时候,他的耳朵却是一痛,下一秒,他就从那种玄奥的境界中退出来了,体内的窍穴也停止了运转。

        林云顿时松了口气,没魔化就好,真要成了魔,也是个麻烦事。

        不过,他眼下遇到了更麻烦的事情。

        让他耳朵痛起来的正是东方红月,她找到林云的时候,便看到林云在发呆,也不像是在修炼。

        呼吸均匀,似乎在睡觉。

        东方红月当时就怒了。

        她都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了,林云居然就这么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哄哄她!

        一气之下,东方红月揪住林云的耳朵一通拧,这才让林云醒了过来。

        “啊,月儿,痛痛痛……”

        “叫什么月儿,我是谁?”

        东方红月满脸寒霜,显然是非常生气。

        今天不好好哄她,这事绝对没完!

        “你是我爱人啊!”

        在这个世界,修仙者之间管另一半叫道侣,凡人则是称之位夫君和妻子。

        林云这爱人的说法,东方红月还是头一回听说,但这不妨碍她理解“爱人”这两个字的意思。

        顾名思义,爱人,就是所爱之人嘛!

        只有这个能恰到好处地描述她和林云的关系,林云和她并未成婚,所以妻子和道侣都不能算。

        师徒也不能算,她们两个现在都这种关系了,还叫她师父,这就太生分了。

        “你倒是会说话,难怪能哄得那么多女人团团转。”

        东方红月说着,鼻子又动了动。

        “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是谁?”

        东方红月又闻了闻,惊怒道:“不只是江沉鱼的,还有方雨的,赵灵玉的,还有一个,是谁?”

        林云:“……”

        卧槽,我服了!

        东方红月鼻子的灵敏,刷新了林云的认知。

        这个时候,说谎已经无用,林云索性坦诚地道:“是玉璇的弟子,真理的。”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她的味道!你难道有了这么多女人还不够么?”

        东方红月越说越气,越说越委屈,她觉得自己能容忍花仙子和林玉以及雪女,已经是自己忍耐的极限了,结果林云这一个接一个,现在连玉璇的弟子都盯上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这还没当皇帝呢,先把后宫佳丽三千安排上了?

        面对爆炸的醋坛子,林云也是头皮发麻,但是他不得不平心静气开始操作。

        “月儿,你先别激动,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

        东方红月气鼓鼓地看着林云,懊恼道:“我知道你只要解释,我一定会被你说服,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

        这句话有几层意思,林云略一琢磨,便品出了其中的深意。

        东方红月这是在撒娇,也是在控诉。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林云就是知道她会接受,会妥协,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欺负她,还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小五……

        现在都排到七八九十了!

        林云看着东方红月的眼睛,也不禁有些愧疚。

        他拉住东方红月的手,认真地道:“月儿,你真好。”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开心了吗?”

        “这里有一个我准备送给你的礼物。”

        林云拿出了天魔手,现在已经不能叫天魔手了,样貌也和原来完全不同,以至于东方红月一眼也没看出来这是个啥玩意。

        一只金色手套而已。

        “你以为送我礼物我就会开心了吗?你就只会用这种方式哄我了吗?”

        东方红月傲娇地别过头,疯狂暗示。

        林云很识趣,得寸进尺地搂住东方红月的腰,用脸蹭着她的头大,道:“这东西才不是想着哄你才送给你的,只是我拿到之后,就想到给你了。”

        “哦?是嘛?不先送给林玉?你可还没给她送过礼物呢!”

        这阴阳怪气的话,林云当然不敢接茬。

        虽然被提醒了,但现在肯定是不能提林玉的。

        不过林云也暗自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以后找到机会,得给林玉送点东西,不然这个醋坛子也会爆炸。

        果然,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出现了,多个老婆互相攀比,以后他得着多少宝物才能分得过来啊……

        “月儿,不要生气了嘛……”

        女人吃醋了怎么办?

        多半是饿的,喂饱就没事了。

        东方红月脸色渐渐红润,她和林云分别也有段时间了,态度也软了下来。

        “你就知道欺负我!”

        东方红月凶狠地瞪着林云,凶巴巴的眼神中还带着点妩媚,以及对林云的鼓励。

        林云将天魔手塞进唤魔井的空间中,两个宝物都没有完全回炉完成,现在又正经事要干,炼器的事情只能暂且搁置了。

        此时的太清道场,已经是一片惨淡。

        当真理将玉璇的道袍带回太清道场,门人和长老都沉默了。

        从玉璇设计骗无心打开幽冥间隙之后,他们就有预感要出事,果然,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人群中,玉权的表情十分平静,他早在几天前就知道今天会发生的事情,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尽管如此,他的心还是很痛,只是,现在玉璇倒下,他就成了太清道场最后的顶梁柱了,他不能在这里表现出自己太多的情绪,冷酷,平静,就是他应该做的。

        相比之下,玉秀的状态就糟糕了很多。

        短短一天一夜之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死了那么多陪伴了那么久的师兄,他悲痛的捂着脸,悲伤的情绪也感染着太清道场的每一个人。

        玉权环顾了四周,用灵力将自己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弟子的耳朵里。

        “师兄他早就算到了这一天,今天的事情,他也做好了安排。掌教之位,由真仁接任,天下事,顺其自然,我们能管就管,管不了,也别勉强。”

        玉权的一番话,又让一些长老精神一振,他们这才知道,原来玉璇已经算到了这一天。

        人群中,真仁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开心。

        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掌教之位,但是,他的师父却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真仁回想起玉璇对自己的教导,内心的悲伤又在翻涌。

        “真仁。”

        “弟子在。”

        “日后你要肩负起身上的重担,要时刻记住,你是太清道场的掌教。”

        “弟子遵命。”

        玉权见真仁恭恭敬敬,又将视线放在了真理的身上。

        真理麻木地抱着玉璇的道袍,她现在还在回想己和玉璇的最后一面。

        当时的她也没有想到,只是那普普通通的一别,竟已成了永远。

        也是在这一刻真理才知道,人和人的缘分,总是在某个不经意间就结束了,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已经追悔莫及。

        “真理。”

        玉权的呼唤声,将真理从沉思中唤醒过来,真理转头看向玉权,行了礼才道:“师叔有何吩咐?”

        “你随我来,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玉权很干脆利落地将处理玉璇后事的事情交给了真仁,真仁是未来掌教,也是玉璇的弟子,让他来料理玉璇的身后事最合适不过了,玉权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找真理了解情况。

        他领着真理到了偏殿,才道:“按照你的说法,最后见到你师父的,应该是林云?”

        “嗯。”

        按林云的说法,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林云有没有拿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真理听到这里,便想到了林云说过的要等她到了守心境才会给她的东西,或许那东西是存在的,又活着,只是林云为了给她一些动力。

        总之……

        那是她和林云之间的秘密。

        “没有。”

        真理一脸认真地说道。

        玉权不由叹息了一声。

        这傻孩子,想骗人能换个表情吗?

        一脸紧张害怕的样子,几乎是在明摆着告诉他,还有别的东西,但她不说。

        不了解其中的缘由,玉权也不好胡乱揣测,玉璇既然将真理当做真仁当掌教失败的后手,肯定是值得信赖,也有过人之处,道家主张清静无为,玉权也不想干涉太多。

        只不过,他对无心说的那些话比较好奇。

        她说真理是神灵转世,这点让玉权比较在意,神灵到底是什么样子?

        偏偏这些又不能直接问,玉权快被自己的好奇心折磨死了。

        “也罢,既然没有什么,那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不必沉溺在悲伤中,吾辈修士,早已将生死看穿,你的师父也是如此,人生而赴死,正如花开花谢,乃自然之理,师兄求道而生,求道而死,也算是不虚此生了。”

        “我知道了。”

        真理知道玉权说得对,但人的心却没那么容易控制。

        她也只好自己静静,没必要在人前表现自己的情绪了。

        离了玉权,行至大殿时,便听到有弟子高声呼喊:“北方急报,草原人挥师南下,雪女凶威难挡,已下七城!”

        真理听到这个消息也愣住了,就一天的时间,中原在召开问鼎大会,草原就攻了进来,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七城沦陷。

        玉权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阴沉。

        如果不是山海关之变,玉竹叛乱,有他们镇守山海关,雪女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轻易攻城略地。

        就算是山海关破了,连下七城也太夸张了。

        来参加问鼎大会的并不是各方势力的全部高手,至少朝廷方面和神霄宗都留人看家了,他们难道就没有对抗草原的力量?竟然放任草原人南下,这得死伤多少人!

        玉权活到现在,对生死已经看得很轻了,尽管如此,他也不愿意神州之地的人被外族欺凌。

        问鼎大会时玉璇说提防的事魔族,没想到,这会儿草原人直接背刺了。

        说起来,他不是留了两只大妖在战线内圈防守么,那羊妖和蝎子精一定是完全没有抵抗吧!

        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一定在盘算什么!

        玉权心里对两个投降的妖族产生了警惕之心,现在的当务之急,却不是找他们算账,而是怎么抵御来势汹汹的草原人。

        “传讯各宗门,商量退敌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