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钟灵山脉

第三百一十七章 钟灵山脉

        洛虹本想双修之后便立刻开始练宝,但初尝其中美妙滋味的二人,都颇有食髓知味之感。

        在一起厮磨了半月之久,才开始了各自的修炼。

        虞若曦闭关炼化灵酒,而洛虹则来到洞府之外,峰顶之上。

        他要在此处炼制五行旗。

        因为修为的提升,这一次炼制五行旗洛虹不再需要他人相助,核子黑炎又是最好的灵焰,所以也不需要专业的炼器房,只需要一个安静无人打扰的环境即可。

        由于之前有过一次经验,对于炼制五行旗,洛虹可以说是驾轻就熟,材料更是早已准备好了。

        所以在历经半年的炼制,和闹出一番颇大的动静后,洛虹很是顺利的便将五行旗炼成了。

        此时此刻,因为法力消耗有些面色发白的洛虹,正被五杆颜色各异的大旗围绕。

        它们所散发的灵气和宝光,远超之前损毁的五行旗,单独一面就能列属于难得的古宝。

        若是能用其施展五行神雷,洛虹有信心能力敌元婴中期的修士。

        纵使现在还不能,用其布阵或是施展大威力的五行法术,也能保证洛虹在与元婴初期修士的对抗中不落下风。

        炫光魔境虽然颇具神通,但损耗的法力太多,只能作为杀手锏使用,通常情况下还是五行旗用到的机会最多。

        法术分为低级、中级和高级,各级又细分成三阶,到了元婴修士这个层面,已是能够修习高级法术。

        不过因为高级法术修习困难和释放速度慢的原因,在斗法中并不太实用,所以元婴期修士中钻研法术的极为稀少。

        洛虹很早就知道灵术就是法术,只不过灵术比法术普遍要难很多,只因灵术中比法术多了一些粗浅的,勾连天地灵气的技法。

        所以就是幕兰人的上师,也少有掌握高级灵术的,就是掌握了,也不能用于一对一的斗法中。

        但对洛虹而言,法术修炼的限制,只有他自身的法力,除此之外不过是简单地重复之前的研究成果而已。

        所以洛虹当日才会在交易会上,拍下那枚灵术玉简,灵术的修炼对他而言不成问题。

        至于施法速度,洛虹也有大五行通圣诀炼成的五行灵体和火行旗,这两者相助,即便还是不能瞬发,但肯定能缩减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再加上,可以用核子黑炎来施展火行灵术,洛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这套体系成型后,将会有多强大的战力。

        畅想了一番后,洛虹将五行旗收入丹田之中,令其环绕在元婴周围。

        紧接着,他便盘坐下来恢复法力,这次的炼宝还远未结束。

        除了五行旗以外,洛虹还计划炼制另外两样法宝。

        一是用那化形龟妖的壳炼制一面灵盾,在叠甲这个件事上,洛虹从来都是认真的。

        二是用那一堆疑似金乌神铁的灵材,给樊梦依炼制一套飞剑,省得这丫头总是想方设法地提醒他。

        运功调息了一日多后,洛虹才将法力补满,然后便又开始了动静极大的炼器工作。

        ......

        铧神峰下,聂盈神情复杂地凝望着峰顶,一会儿目露坚毅之色,一会儿又唉声叹气。

        如此纠结了好一会儿后,她突然转头望向后方,只见一道玉色的遁光,从天边而来。

        “终于来了。”

        聂盈轻舒了的一口气,接着略显肉痛地取出了一只玉盒。

        很快,遁光就落到了聂盈不远处,萧翠儿的身形显化了出来。

        “聂姐姐,你约我到此是为了何事?”

        萧翠儿似乎与聂盈的关系很好,见面后没有感到一丝拘束,脸上满是活泼与欢笑。

        就在这时,峰顶突然爆发出一道蓝色灵波,才扩散出数里,便撞上了峰顶的禁制,顿时整座灵峰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虽然仅有少量的灵波挤出了禁制,但其中狂暴的水灵力,仍是令萧翠儿不禁咂舌不已。

        “雷师兄他们都说洛师叔是在炼制什么法宝。

        真想见识一下,炼制时能闹出这般动静的法宝,有多大的威力!”

        萧翠儿满脸的憧憬之色。

        聂盈瞧见她真诚的模样,心中的焦虑不由一缓。

        他与萧翠儿结缘已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这丫头练气期时,就一心向往着要成为筑基期修士,筑基之后,又一心向往着成为结丹期修士。

        而今成了结丹期的真人了,自然是将目标放在了元婴期上。

        聂盈非但不感到惊奇,反而十分肯定这丫头有朝一日能成为元婴期修士。

        对于这般澄澈的向道之心,聂盈心中只有羡慕,根本生不出嫉妒的念头。

        “啊,抱歉,我走神了。聂姐姐有什么事你便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定会鼎力相助。”

        发现聂盈一直含笑盯着自己后,萧翠儿大感失礼,灿笑道。

        “此番我确实是有事相求,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为难翠儿妹妹,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聂盈脸上再度浮现愁苦之色,她也不遮掩,直言道:

        “妹妹应该知道,在北凉国与玉江国的交界处,有一片绵延数千里钟灵山脉。

        百余年前,我们六派撤入北凉国时,为了在后续与当地修仙势力的争斗中,不伤及所携带的凡人,便在钟灵山脉的外围,用法术修建了几座城池,供凡人居住。

        后来因为钟灵山脉的资源丰富,以及六派修仙者留下的一些灵石,这几座城池还兴盛过一段时间。

        但就在六十年前,钟灵山脉突然爆发诡异的兽潮,失去神智的野兽,疯狂地攻击周边的凡人城镇。

        我夫家在世俗的家族,总共数百口人都未能逃过此劫。

        此事我原本早已放下,但半年之前,门中一队前去钟灵山脉猎鬼的低阶修士,与一伙怪异的修士起了冲突,还出现了死伤。

        门派调查此事时,我鬼使神差的过问了一下,没想到在一枚留影珠内,发现了我夫君亲侄子的身影!”

        聂盈说着便取出一颗发黑的留影珠,法力一催,便将其中的影像显化了出来。

        只见,在一片灰蒙蒙的山林中,数个衣衫褴褛,双眼赤红,神情呆板的人族,怔怔地盯着这队猎鬼弟子。

        手持留影珠的弟子明显是被吓了一跳,影像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随着周边灰雾的剧烈翻滚,影像一个模糊后,就彻底消失了,应当是什么法术干扰了留影珠。

        展示过完整的影像后,聂盈又将其倒回,停留在最初的那一幕,并指着左下角的一人道:

        “此人便是我夫君的侄子,与六十年前相比,容貌没有一丝变化。”

        “聂姐姐,难道你是想深入钟灵山脉找他?

        你应当知道这其中的危险!”

        萧翠儿听到一半,就没了刚才快活的样子,此刻一脸肃然地道。

        钟灵山脉的兽潮,当年闹得挺大,萧翠儿怎能不知。

        六派最初撤离的时候,其余五派虽不像黄枫谷那般彻底,但也是大为精简了人员,并未携带多少凡人。

        所以那几座凡人城池起初并不算大,但随着六派与魔道的停战,六派陆续从越国迁移了许多凡人到这些城池中,全都是当初遗留的。

        想必聂姐姐夫家的世俗家族,便是那个时候迁移过来的。

        寻常凡人城池被毁,只要确认没有修仙者或是妖兽参与其中,六派便不会有什么作为。

        但钟灵山脉附近的几座城池与六派关联极大,而且那兽潮也来得诡异,所以六派修士第一时间便介入了其中。

        可在兽潮爆发的同时,一股浓郁至极的灰雾就从钟灵山脉深处涌出,将方圆数千里的地界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六派的修仙者没有深入灰雾多少,便发现此雾具有迷人神智的作用,若不是当时有元婴修士在场,不知要有多少六派弟子迷失其中。

        而后,巨剑门的元婴老祖亲自遁入灰雾深处,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

        光是如此倒也罢了,至少元婴期修士能够不惧此地,可这六十年来,山脉深处的灰雾喷涌就从来没有停下,虽然灰雾的范围没有扩大,但是其浓度却在不断提升。

        最重要的,是其迷人神智的作用也在同步增长,如今便是元婴期修士也不敢深入山脉了,成为了一处彻彻底底的绝地!

        不过,此番异变带来的也不全是坏处。

        每三年一个轮回,迷神灰雾会出现一种类似回潮的现象,钟灵山脉外围的灰雾浓度会大减,这时就是筑基期修士进入其中也能无碍。

        可相应的,此时钟灵山脉深处的灰雾就会浓郁到极致,

        若是误入其中,那就必死无疑了。

        不过灰雾的浓度用肉眼就可以分辨,只要不是瞎子,就不会因此出事。

        而极可能是由于灰雾的关系,原本并不拥有灵脉,没有灵药产出的钟灵山脉,竟然出现了一些阴属性灵药的踪迹。

        而且这些灵药的药性,远高于其存在的年份!

        这样一来,原本纯粹的恶地,就变成了宝地。

        除了灵药之外,钟灵山脉还滋生出许多似鬼非鬼的邪物,击杀它们可以有概率获得一种名为【阴魄珠】的灵材。

        此物对低阶修士来说,有着不小的价值,所以每到灰雾回潮的那七日,六派中的许多低阶弟子都会进山猎鬼,顺便采摘灵药。

        而今,还未到三年之期,聂盈却是一副急着进山寻人的模样,这让萧翠儿如何不担心,如何能不劝。

        “我知道的很清楚,可这六十年来,进山猎鬼的修士每次都不少,我夫君的这个侄儿却只被发现了一次。

        想必是一直以来都藏身于钟灵山脉深处,要想寻他就得在灰雾没有回潮的时候。”

        聂盈神情坚毅,显然是早已下定了决心。

        作为聂盈的好友,萧翠儿很是清楚,为什么对方要如此拼命地救一个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