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邪物或是天魔

第三百一十九章 邪物或是天魔

        邪物?

        看来聂盈身上的麻烦还不小,就连结丹期修士都有性命之危。

        “速带我去。”

        身为黄枫谷的太上长老,洛虹享受宗门供奉,自然是要出力的。

        黄枫谷的结丹长老就那么几个,少去一个宗门实力便弱一分,洛虹认为他理应出手相助。

        萧翠儿大喜过望,当即便给洛虹领路。

        聂盈的洞府就在岐黄峰附近,洛虹结婴后的遁速比原先快出一倍,没一会的工夫,便带着萧翠儿来到了一座被阵法覆盖的小谷中。

        进到谷中,洛虹发现果然如萧翠儿所说,雷万鹤和慕容兄弟也在聂盈的洞府之中,脸色都因法力消耗过多而发白。

        其中,雷万鹤在前厅内走来走去,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雷师兄,我将洛师叔请来了,聂姐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萧翠儿出声询问后,雷万鹤三人才发觉洛虹的到来,纷纷上前行礼。

        “陆师弟方才将令狐师叔请来了,现在他老人家正在里头为聂师妹驱邪,想必很快就会没事了。”

        其实不用雷万鹤多说,洛虹已经感应到了一股莫大的法力气息,在黄枫谷中,只有令狐老祖才有这样的修为。

        萧翠儿闻言神情一下放松下来,有元婴中期的令狐老祖出手,灭杀一只邪物应当不难。

        洛虹却觉得情况并不乐观,他能感应到令狐老祖的法力气息浮动得厉害,这显然是驱邪不太顺利的现象。

        心惊之下,洛虹不免好奇,开口问道:

        “萧师侄,你可知聂师侄是如何沾染上的邪物?

        你此前求见,可否是为了此事?”

        “师叔明鉴,聂师姐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深入钟灵山脉,晚辈怕她出事,便联合了清虚门的两位道友一同进山。

        钟灵山脉深处虽被灰雾笼罩,但只要不接近核心地带,再依仗一些驱阴辟邪的法宝器物,结丹期修士还是能够在其中活动一段时间的。

        但没想到,在浮云子道友采摘一株阴血芝时,突然冒出一群阴鬼袭击了我们。

        阴鬼的数量众多,且占据了地利,不过在我们四人联手之下,尚能抵挡。

        然而就在这时,藏于阴鬼群中的邪物猛地发动突袭,袭击了聂师姐和浮云子道友!

        此邪物似乎有无形鬼体的神通,我当时试图用玄玉尺阻拦,但直接穿了过去,没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聂师姐和浮云子道友被邪物附身之后,就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剩下我和另一位道友拼尽了全力,才将阴鬼群击溃。

        随后,我便带聂师姐赶回黄枫谷,寻求雷师兄等人的救助。”

        说完聂盈沾染邪物的经过,萧翠儿不禁看了内室一眼,接着对洛虹道:

        “晚辈此前求见就是知道钟灵山脉的危险,想请师叔一同前往。”

        “嗯,我之前正在炼制法宝,你就算见到我,我也不会答应的。”

        洛虹淡淡地回应道。

        对于钟灵山脉他也有所耳闻,只知道那是近年来刚形成的禁地,且没人知道山脉成为禁地的原因。

        话音刚落,内室突然传来一道痛苦的惨叫声。

        听声音,正是聂盈发出的。

        众人面色不由一变,刚看到洛虹化作遁光冲了进去后,他们也紧跟而上。

        进到内室之中,洛虹先是看向令狐老祖,只见对方法力还算充盈,但是面有难色,心中便有了推断。

        接着,他目光一扫,移到了侧倒在地,已经晕厥过去的聂盈身上。

        就见此女额头青筋暴出,衣物都被香汗浸透,纵使已经晕厥,仍是双眉紧缩,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令狐师叔,聂师妹的情况如何?”

        雷万鹤是看着聂盈长大的,一直将其视作后辈传人,否则也不会在闭关的时候,将慕容兄弟交给她来看顾。

        当下,他见聂盈性命垂危,自是心急如焚。

        令狐老祖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怎么会连元婴修士都没有办法!”

        “令狐师叔,那邪物当真有那么厉害?!”

        慕容兄弟与聂盈的感情也是极深,情急之下有些失礼地道。

        令狐老祖也不怪罪他们,只是无奈地道:

        “那邪物强倒是不强,但是实在是难以处理。

        它已与聂师侄的元神部分融合,如果是强行分开,聂师侄也在受到牵连。

        老夫刚才尝试了一次,她立刻就痛晕了过去,若出狠手,纵使邪灵可灭,聂师侄的元神也会崩溃。

        为今之计,只有暂时将其封印,慢慢再寻解决之道。”

        众人一听情况如此严重,眼中都不禁闪过悲切之意。

        元神融合的现象,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更加严重,若是现在不能及时救治,日后恐怕会更加困难。

        “咦?”

        就在这时,细细感应了一番聂盈泥丸宫内情况的洛虹,突然惊疑出声。

        “洛师弟可是看出了此邪物的来历?”

        聂盈可是黄枫谷中少有的几个年龄尚浅的结丹长老,将来有望结婴。

        因为之前出过宗门传承险些断绝之事,令狐老祖对聂盈的安危十分关心,发觉洛很可能有办法,立刻就眼睛一亮地问道。

        “此邪物的来历,洛某尚不清楚,不过确实有一个法子可以一试。”

        洛虹眼神闪动着,若真是他猜测的那东西,效果应当是立竿见影的。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洛师弟尽情施为。”

        令狐老祖停下手中拿出封印器物的动作,身形一闪退到一旁道。

        见洛虹抬步上前,萧翠儿等人眼中不禁露出了希翼之色。

        只见,洛虹没有施展什么神妙法术,单单就是手掌一翻,取出八角封魔塔,而后神念一动就将其中的心魔放出。

        当然,为了不让月华宝露之事曝光,洛虹故意让放松了对心魔的禁制,令其呈现出那副恶心邪异的样子。

        就在萧翠儿等人因为心魔血肉恐怖邪异的样子,而皱眉瞪眼时,一道灰色的虚影,“嗖”的一下从聂盈头部飞出。

        “就是它!它就是害了聂师姐的邪物!”

        萧翠儿大声提醒道,同时与雷万鹤三人都不禁后退了一步。

        令狐老祖掌中法力一提,就要施展神通灭了这灰影,耳边却响起了洛虹的声音。

        “师兄且慢,此物有些门道,还请留下让师弟好好研究研究。”

        微微一愣后,令狐老祖尽管觉得有些不妥,却也没落了洛虹的面子,散去了提聚的法力,道:

        “这邪物竟对师弟的心魔如此趋之若鹜,敢问师弟其中是何缘由?”

        此言一出,萧翠儿等人也都伸直了耳朵。

        他们都想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连元婴期修士都拿之没办法的邪物。

        “具体我也不知,洛某只是在一篇前辈高人的游记中,见过关于此邪物一鳞半爪的描述,知其是靠吞噬生灵灵智突破进化。

        心魔中含有众多极端念头,对于这类邪物的吸引力最大,可谓是它的灵丹妙药。

        在本能驱使下,此邪物自然会不顾一切地袭击心魔。”

        洛虹半真半假地道,其实他刚才之所以惊疑出声,就是因为发现此邪物的气息,与域外天魔极为相似。

        这一发现立刻让他对钟灵山脉大感兴趣起来,若是那里真的存在域外天魔的话,那就可能是出现了沟通人界与域外的通道。

        不管是什么出于什么缘由,都极有研究价值。

        灰影一进入心魔血肉体内,便欲吞噬藏身其中的心魔。

        洛虹心魔的力量一直未得到补充,神识力量与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相差不多,又怎是能将结丹初期的聂盈,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灰影邪物的对手。

        一口下去,洛虹心魔就被吞噬了三分之一,灰影还想再“啃”,四周的禁制之力袭来,将它与心魔分隔了开来。

        这团血髓就是洛虹用禁制打造的牢笼,灰影邪物现在就是心魔的狱友了。

        当血髓被洛虹收回宝塔后,萧翠儿等人才真正放下心来,纷纷上前查看聂盈的情况。

        “雷师侄,即刻将邪物的特征及危害通报全宗,以防此事再度发生。”

        令狐老祖神情凝重地吩咐道。

        “是师叔!不过,此事是不是该上报九国盟?

        这灰影邪物应该是钟灵山脉近些年才孕育出来的,若是一直放着不管的话,日后恐酿成大祸。”雷万鹤此时大感后怕,不禁想到若是山脉中的邪物,有朝一日像当年的兽潮一般冲出来,该如何是好。

        “九国盟现在的精力都放在了幕兰人身上,这等还未显露端倪的劫难,他们不会去管的,且再看看吧。

        洛师弟,钟灵山脉的事恐怕要交给你了。”

        令狐老祖很清楚眼下的局势,九国盟不可能因为黄枫谷的一名结丹长老遇袭,就大张旗鼓地清理钟灵山脉。

        就算大战之后九国盟还存在,到时也得先休养生息。

        钟灵山脉的问题不拖个百余年,是不会有结果的。

        令狐老祖自知活不到那个时候,带着些许托孤的意味道。

        “师兄放心,洛某近日先去一探,摸摸山脉中邪物的数量。”

        洛虹本就对钟灵山脉感兴趣,当下便一口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