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小说 - 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在线阅读 - 第3章 幸运

第3章 幸运

        次日,云奕起了个大早,在孵化场之中满状态复活之后,就以最快的速度,拿着自己的装备前往湖边,为自己的第一条幼虫而奋斗。

        因为有着昨天的的经验,在看准时机之后,云奕第一次出击,就收获了一条认不出名字的大黑鱼。

        将其挂在旁边的树上,云奕信心满满,意外这不就来了嘛,自己插鱼实力提上了,不用四天,自己就会有工蜂干活。

        时间过得很快,云奕在挥汗如雨的捕鱼,并且收获颇丰,这才半上午,就已经有了昨天一下午的量。

        随便趴在水面上喝上两口水解渴,云奕继续用眼睛搜索着水面之下游动的大鱼。

        至于喝了生水,这算什么,反正有孵化场在,不会再生病就是了,一切从简就好了。

        看准时机,判断目标的游动轨迹,计算水的折射角度,这一切都在短短一秒钟完成,云奕随即出手。

        木矛深深的插入潭底的泥土之中,但是,目标却跑了,不是云奕没有插中,而是只插中了尾鳍,被目标挣脱逃走。

        面露无奈之色,云奕只能抬脚进去水潭,想要将给扔出去的木矛给拿回来。

        就在他脚掌入水的一瞬间,整个水潭就好似沸腾了一般,大鱼小鱼都胡乱的跃出水面,甚至还有些直接冲上岸边。

        我的脚有这么臭?不可能,肯定有问题。

        自己都没穿鞋,怎么可能臭脚,云奕先是自己怀疑了一下之后,就赶紧远离水潭。

        里面的鱼出现这种情况,鬼知道是什么情况,万一是要地震,或者是潭底有一座火山呢?

        虽然几率极低,但又不是不可能,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躲在一颗不算很大的树后,云奕静静的观察了水潭很久,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而里面狂躁的鱼群,这个时候也沉寂了下来,看着岸上已经无力继续翻腾的倒霉鱼,云奕终于是忍耐不住。

        管它怎么回事呢,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反正水里的鱼已经不乱跳了,应该是没事了,赶紧捡岸上的鱼喂给孵化场才是正事。

        抄起身侧的木矛,云奕一脸警惕的走向潭边岸上的死鱼,一条,两条,三条。

        云奕对它们的死像和腥味一点也不嫌弃,反而因为潭水一如既往的平静,越捡越兴奋。

        心中盘算着还有多少就可以凑够生产所需的资源,随着最后一条大鱼被云奕捡回来,看着面前接近百条的死鱼所形成的鱼堆,他笑了,笑的很猖狂。

        这就是自己踏向星辰大海的第一步,别人的起步资金是多少多少小钱钱,自己则是一堆死鱼。

        不过问题不大,自己有些星际虫族的底层基因库,一堆死鱼,也能向往星空,问题不大,有那条件。

        收集一些从高大灌木之上垂落下来的藤条,加上几根树干,将其编制成一个简陋的藤席,再铺上巨大的蕉类植物叶片,用以拖拽。

        不知过了多久,拖拽了一下已经被装满死鱼的藤席,发现已经过了极限,根本拖不动。

        只能将席上的鱼货卸下一些,这才勉强拖动,没有犹豫,也没有去掩盖一下卸下来鱼货的意思,直接拽着藤席,步履维艰的向着孵化场的方向走去。

        随着云奕拖拽藤席的声音逐渐消息,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湖面,再次沸腾起来,只是这次沸腾,只持续了十几秒,就再次平静下来。

        顶着时不时透过树叶撒下来的炙热阳光,云奕终于来到了孵化场,“噗通”一声趴在菌毯上,云奕现在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双腿也是酸麻胀痛。

        在菌毯上趴了不知多久,云奕这才坐起来,轻轻触碰一下肩膀上的伤痕,疼的嘴角抽搐。

        雨林之中,都是高大的灌木,地上也都是腐败的树叶,拖着装满鱼货的藤席,哪怕是有着被孵化场改造过的身体,行路之难堪比蜀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见云奕为了能够将自己的启动资金带到孵化场,到底有多艰辛,甚至都让云奕的肩膀血肉模糊。

        轻轻吹了两下,让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减弱几分,云奕没有再休息,而是直接起身,拿起藤席上的鱼货,一条条的丢进孵化场。

        随着最后一条鱼货丢进孵化场,云奕也跟着钻进孵化场,进入温暖的孵化场,副脑链接成功。

        拒绝孵化场要给自己治疗的要求,云奕第一时间想要查看孵化场的资源储备。

        不同于游戏,这里是现实,虫群也不是机械,所以孵化场并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资源数量,而是告诉云奕,现在储备的资源,能够生产两条幼虫,但还不足以上幼虫转化成工蜂。

        至于差了多少,云奕根据副脑给出的信息判断,应该是还差个两三条。

        想到被自己丢在岸边的鱼货,没有犹豫,云奕再次钻出孵化场,拿起被放在外面的木矛,快步向着水潭走去。

        至于为什么不用跑的,很简单,腿软,腿酸,腿痛,跑不动。

        十几分钟之后,云奕看着岸边本来放着鱼货,现在空无一物的地方,有点蒙圈。

        什么意思?怎么就没了,明明就是放在这里的呀,难道被什么东西吃了。

        想到这里,云奕第一时间持木矛作防御姿态,先是观察一下周围灌木上的情况,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以及不对劲。

        这才带着警惕之心,来到刚刚放鱼货的地方,想要观察一下情况,是不是能找到什么鱼货消失的线索。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平静的湖面上,有着一对淡青色的眸子,阴冷而贪婪的看着他。

        看着因为自己搬运鱼货而杂乱无比的现场,云奕有些头痛,狼藉一片,线索去哪里找?

        不过该找还得找,毕竟一个能够吃下十几条大肥鱼的动物,体型肯定不小。

        体型大就代表的危险,自己必须得了解一下才行。

        当然,如果是一群小型动物将鱼货吃光,那也没办法,只能说自己判断失误。

        不过,云奕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他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见过多大的小型生物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