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冰汽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004章、生死一线

第00004章、生死一线

        这是二叔临死前给他的,他差点忘了。

        打开纸张一看,他眉头皱起。

        这是一张写有一个电话号码,一个人名,一个地址的便条。

        并注明这人在卡达尔港口等候,可以安排飞机回国。

        董库默默捏着那张纸,脑海里念头翻滚。

        别的路径他不知道,周围什么地方没野兽群也不确定。

        既然二叔让找纸条上这人安排回国,那就要去海边,去卡达尔港了,起码那里可以安排回国。

        而回国,是目前他最渴望达成的目标。

        半响,董库收起纸张做出决定。

        可惜他没电话,要不是不是可以询问下?

        确认目的地,他快速将苫布盖上,留下尾部随时可以轻易掀开,撕掉一块苫布坐进驾驶室,塞住车门上的窟窿,在车里翻到指南针,确认大致方向,这才启动卡车。

        外面的温度这会已经零下,虽然还不算太冷,但单衣的他已经瑟瑟发抖。

        要不是卡车上还保留着热风供暖,他真需要寻找棉衣御寒。

        抱着方向盘精神高度集中,他稳稳开着车,向着预想的方向港口方向奔去。

        这些昆虫和异兽哪来的不得而知,但前进中没有发现踪迹,说明这个方向或许安全。

        只是他连手机都没有,所以他必须寻找有人烟的位置,才能想办法联系家里,最低限度联系上卡达尔港口那里。

        他现在的方向是直奔红海,最终目标是那里的卡达尔港口。

        对于他目前来说,不幸的是五百多人就剩他自己幸存。

        幸运的是,卡车里不但有四桶一共将近一千升的汽油,还剩十几箱弹药,几根备用枪管,还有五十几箱十公斤的90压缩饼干,一百多份09军粮,十升的矿泉水二十几桶,十几袋五十斤的白面和大米,一箱二十斤的咸盐、几个纸壳箱各种调料、几大桶色拉油,以及一些干活用的工具。

        除了没有锅碗瓢盆,这些足够他生活一段时间,最坏打算,起码可以找个安全的位置,想办法跟家里联系上,等待安排回国。

        武器,目前一挺重机枪,一把AK,弹夹只有一个,一把格洛克17    ,算是好枪的手枪,20发的弹夹四个。

        但对上凶猛的野兽和昆虫,只有勃朗宁重机枪管用,AK对付单个还行,格洛克怕是打不穿甲虫的壳。

        可重机枪固定在车尾,一旦前方出现野兽和甲虫,他还真不好抵御。

        所以,他车速不算太快,五六十那样,精神高度集中,视线不时观察左右,一旦前方出现兽群他会立刻调头,用车尾的重机枪来对付兽潮。

        此时,获得力量的兴奋已经淡去,两个小时的车程,这会剩下的只有神经紧绷。

        车外越来越冷,风挡上不吹热风都结霜。

        雪,也有几公分厚了。

        董库不知道天黑前能否能遇见村镇,也好知道方向是否正确。

        遇不到的话,他要开六百多公里才能赶到海边,至于找到港口,到了海边才能知道港口具体方向。

        就在他游目四望避免错过时,行进方向的左侧隐约一个大鼓包,细看,是一辆车顶被雪盖住的皮卡。

        董库急忙减速,画个弧线绕到皮卡附近。

        没等到近前,越过边沟时,他知道皮卡是停在公路上的。

        抱着AK靠近皮卡,从破碎的窗户里,他看到皮卡上没人。

        可紧接着他神经紧绷,快速搜索周围。

        皮卡里,已经干透的血迹上并没有霜花,但那暗红的色泽是那么刺目。

        驾驶员的靠椅上,一个割裂出来大洞说明,驾驶员或许是被甲虫鏊肢刺穿胸膛死掉的。

        已经远离驻地三四百公里了,这里出现甲虫踪迹,董库能不紧张吗。

        确认视线内的雪地看不到异常,董库这才重新观察车内。

        车窗碎裂,车内血迹横飞,但没有尸首。

        车棚顶上也有大洞,估计是甲虫留下的。

        从这些痕迹看,这是一辆被袭击的皮卡,人,都被拖下车吞噬了。

        确认车里没有活物,董库只是略微犹豫,随之拽开车门迅速翻找。

        一通翻找,在后备箱找到两条半新的毯子,两个空的五十升油桶;一根二十米左右长度,手指粗的尼龙绳。车里手扣中找到俩一次性打火机,一把小刀。

        拿着这些东西快速返回车内,打着哆嗦坐了会,这才用小刀割开毯子,像第一滴血里兰博一样,做起简易衣裤。

        外面,这会零下一两度恐怕要多,没有御寒的衣物,他连车都下不去。

        拆开尼龙绳分成小股,把一条毯子对折中间掏个洞套在脖子上,肋间缝合,一件大马甲就快速成型。

        紧接着是裤子,鞋套,以及套袖一样的袖子……

        足足二十多分钟,在光线已经看不清东西时,董库鞋外头包着毯子,身上难看,但很暖和的衣裤跳下卡车,拎着空桶来到皮卡前。

        不确定自己要走多久,不确定前方会不会有油,就算还有三大桶油他也不敢大意,抽干皮卡油箱里的油,大致三十升左右,这才启动卡车,犹豫了下打开车灯,近光,顺着依稀可辨的公路,背着皮卡小心开进昏暗的夜幕。

        这会他更小心了。要不是天光黑暗看不清路,他连车灯都不想开。

        唯恐灯光吸引到甲虫和野兽的注意。

        他不知道这么寒冷的情况下,昆虫是不是还会活着,但光是野兽他也同样受不了。

        行驶一个多小时后,董库在灯光里看到前方似乎有树林。

        树林,在非洲意味着要么有水源,要么有居住点。

        野外,除了森林很少有成规模的树林。

        董库判断有人的可能更大。

        前方或许是一个村子,也可能是小镇。

        再次靠近一二十米,董库熄灭车灯,想了想原地调头车尾冲着已经确定的树林,解开盖着的苫布,抖掉积雪,抹黑检查了下机枪,见可以使用这才蒙上虚盖着,抱着AK,在风中慢慢靠近树林。

        穿过树林,他看到黑暗中的雪地上一个个鼓包。

        趟着十多公分深的积雪小心靠近,他确认了那是废墟,是倒塌的土房子。

        停顿足足一两分钟,确认这里没有野兽,他这才掉头将车开过来。

        没有灯光,他什么也干不了,想找东西或者检查这里都做不到。

        最起码,目前他看不到这里是废弃的村落还是地震留下的废墟。

        大灯照射下,董库没下车就做出判断,这是一个曾经住人的村落或者小镇,规模不大,几百户那样,不是自己要找的镇子。

        回忆着见过的村落格局,车轮压着杂物,顺着可能是街道的空挡开向繁华位置。

        也就是超市应该存在的地方。

        非洲,只要有点规模的永久居住点,一般都有同胞开的超市。

        如果这里也遭到异兽昆虫袭击,那里就应该有自己需要的物资。

        连续停留两个位置,在雪下的废墟里没有找到超市痕迹后,第三次停车,董库在雪下发现饮料,成瓶的橙汁。

        就是这!

        董库看看了下橙汁在保质期内,知道找到地方了。

        果然,这里是超市,货架能证明,还有那满地的商品。

        董库快速在废墟里寻找,能用上的都堆积到车头前,一会再做最后筛选。

        超市里东西很齐全,大多完好。

        可董库能用上的真有限。

        吃的,无非就是方便面,火腿肠之类的。

        用的,除了急需防寒衣物外,基本没啥可需要的。

        不过他在还立着的墙壁上找到了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一把狗腿刀,一把AK47,以及一个胸包。

        胸包里有四个弹夹两枚毛子的FI防御手雷。

        哗啦检查了下枪支,确认完好,略微松口气。

        他目前最缺的就是AK子弹,他就一梭子了。

        应该还有!

        董库收起这些放进驾驶室,回身继续翻找。

        果然,在墙根废墟里,他找到被杂物压住的柜子,在里面,他找到一箱一千发7.62毛子产的子弹。

        还找到两个迫切需要的强光手电,以及一个头灯。

        估计超市的主人有打猎的爱好,头灯在这大部分是打猎用的。

        柜子里,还有几件单衣,看大小,能穿。

        董库毫不客气收起。

        就在他准备离去时,旁边不远处的响动惊扰到他。

        他一下扔掉手里的东西,顺下枪,打开头顶刚套上去的头灯。

        光柱刚刚扫过去,两个绿莹莹的光点猛地窜出雪下,吱的尖叫声中扑来。

        董库手一抖,下意识扣动扳机。

        哒哒的枪声打破雪夜寂静,也打的那只大老鼠血花飞溅,噗的砸进雪里,挣扎几下,染红灰白的雪不动了。

        还有老鼠!

        董库惊出一身冷汗,枪口移动刚要搜索周围,一阵响动中,光柱里再次冒出几对绿莹莹的光泽。

        还有!

        董库瞳孔骤缩,枪口一甩,一个散射覆盖所有光点,打的光点吱吱乱叫,几处火花四溅。

        一个散射,卡卡声中子弹打空,没等他更换弹夹,几个黑影就迎面扑来。

        “我……”

        董库咒骂着手里枪奋力抡起,嘭的一声打飞一只长嘴,像是鼹鼠的大老鼠。

        击飞老鼠,后退半步手忙脚乱抽出刚捆在大腿上的狗腿刀,死死攥住刀柄身体转动,险之又险避开咬来利齿,手臂挥起,刺啦砍开对方脖颈,不等血剑飙射,一个跨步,刀身翻转力劈而下,闪电一般的砍掉一只大甲虫的小脑袋,顺势一脚踢飞。

        可扑来的昆虫异兽速度同样不慢,刚刚踢飞一只甲虫,刺啦,后背的毯子就被一支螳螂的巨鏊撕开,一阵火辣辣的痛感传入脑海。

        要不是他跨前了一步,这一下必保身首异处。

        “滚开!”

        董库怒目圆睁,大吼一声一枪轮飞一只老鼠,跟着再次跨前一步一刀砍在一个似乎要拖走同伴的鬣狗的脖子上,一刀砍掉半拉脖子。

        血剑飙射中,满头满身的血浆刺激的他大脑一阵阵停顿,猛地一个回身,一刀正劈,砍开一只飞扑而来的老鼠脑袋。

        在老鼠吱的尖叫声中身体转动,枪支轮开刺来的尖刺。

        还没等他有新的动作,一个镰刀一样的鏊肢猛地挥来,到了近前骤然打开,锋利的齿状物咬向他的上半身。

        董库大骇,头发根根竖立奋力后退。

        可脚下一绊,一下仰倒。

        完了……

        他看着那个合拢又张开的鏊肢再次袭来,一阵绝望袭上心头。

        他躲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