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冰汽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007章、一个人的战斗

第00007章、一个人的战斗

        董库摆正位置,对路上车内遗留的财富再不看一眼,开车推开挡路的小车,径直开向远处。

        开出预计一公里,路上,路两边车越来越密集。

        最多的地段满道都是,不得已只能下路基,越边沟,提心吊胆开进荒野绕行。

        董库的驾驶水准其实只限于会开,不是没驾照,在国内就考了,可惜出了驾校就没开过。

        还好,目前没有什么难度,雪地里开车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体验,雪地,他见多了。

        绕过密集的车堆再次返回公路,董库看到光柱尽头黑乎乎的,似乎有建筑了。

        果然,开出不到百米,前方出现倒塌半截,或者全倒塌,堆积成堆的楼房。

        不多,且看得出都不高,但的确是楼房。

        董库慢慢减速,随即原地调头,车尾对着城市,熄灭大灯,背上装钱财的那个空背包,抄起AK背上一把,抱着一把,检查了下狗腿刀和手枪,关上车门走向城市。

        他不敢离车太远,所有武器中只有重机枪能给他安全感。

        他有八个AK弹夹两枚手雷,加上格洛克17的四个20发弹夹,遇到异兽昆虫数量少还能逃回来。

        一旦遇见大军,那就别惦记活命了。

        也只有重机枪能遏制住兽潮,并消灭,其他的都白搭。

        再说,他简易防寒装备在零下十多度的环境里,连半小时都支撑不住的,他不能离车太远,否则会冻伤。

        黑暗中,他小心翼翼靠近第一个最大废墟,见已经全部倒塌,遂摸向就近的废墟。

        慢慢靠近废墟,发现还有大门,知道是那栋灯光里倒塌一半的楼房。

        打开头灯,踩着满地碎屑碎玻璃,慢慢摸进这栋侧倒,还留下半截站立的大楼。

        一进去,董库心里一紧。

        光柱中,楼内装潢多有破碎,但血迹虽然干枯,却依旧鲜红刺目。

        地上的灰尘里满是梅花爪印以及爪子的抓痕,节肢蹬动留下的深深划痕。

        这里,同样没能幸免,同样被异兽昆虫大军袭击过。

        董库深吸口气,徐徐吐出哈气,慢慢靠近楼梯。

        楼梯左侧的铁皮防盗门打开着,右侧防盗门一个狰狞大口子敞开,门上到处深深的抓痕划痕。

        董库探头看向开着的门里。

        门内,是一排排上下铺,看样子足有二十张铺位。

        房间里,到处的血迹,铺位歪倒,杂物满地,没有一具尸体。

        光柱扫动中,他眉头一挑,但没有靠前。

        一侧的墙壁上挂满胸包,还有看着像凯夫拉头盔,下面一排排AK47靠在架子上。

        这里竟然是警卫睡觉的房间。

        确认没活物,董库慢慢退出靠近另一侧被攻陷的铁皮门那里。

        探头瞄了眼,他随之慢慢钻进破洞,走到电脑前。

        这是一个有电脑的办公室,或许能找到点信息,弄明白这些野兽昆虫到底咋回事。

        试了下无法开机,没电,董库视线移动,落在一张交通地图上。

        细细看过,他手指按在要去的目标上,用力点了点,随之收起。

        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偏离之前预定方向大概二百公里,目前距离海边要去的卡达尔港口还有五百多公里。

        快的话十小时能到,慢的话一天一夜也到了。

        收起地图,他快速转遍一楼,随即爬上二楼。

        二楼墙体开始破裂,但房间都完好,只是大多都被打扫过,除了满地杂物,没啥有用的东西。

        袭击是地震后……

        这个念头一闪,董库快速下楼赶到警卫住宿的房间,挑了几把顺眼的AK,拿走几个胸包,其余的弹夹全部掏出,还收集到五十多枚进攻手雷。

        连续三趟将这些装进车斗,弹药塞进驾驶室一部分,董库坐在驾驶室里暖和十几分钟,这才挂挡起步,顺着街道开进搜索过的区域。.

        刚刚开到找到物资的那栋楼不远,光柱里,几点绿莹莹的光点在雪花翻卷中让董库捕捉到。

        不好!

        董库大惊,一把方向搂住,车身一甩,在宽敞的位置直接调头。

        为避免停车被包围,调过头董库没有摘档,让卡车怠速一档缓慢前进,自己拉开车门拎着AK爬上车斗。

        还没等他解苫布,身后灯光余晖中密密麻麻的绿莹莹光点迅速靠近。

        这么多!

        董库大惊。

        但他手脚没有停顿,放下AK在卡车缓慢前行中扯开苫布,迅速拉开机头。

        嗵嗵的爆鸣跟着响起,雪花立时被吹的喷涌而出,视线瞬间模糊。

        嗵嗵爆鸣搅动漫天雪花翻卷,火舌喷吐,远处奔来的光点瞬间成片爆开。

        血雾立时弥漫,狂奔的光点也随之扩散。

        渗人的撕咬声吞咽声在远处响起。

        那些被打爆的尸体甚至没落地就被撕碎,被奔跑中的同伴吞进肚子。

        一路上,血浆横飞,但却没留下一具尸体,尸体都被吞噬一空。

        奔跑的浪潮也变成翻卷的喷泉,慢慢左右扩大中,尸骸翻滚,血肉横飞。

        12.7口径的巨大子弹,别说血肉之躯,就算薄皮的装甲都抵挡不住,分分钟打爆。

        子弹过处,穿过不止一具尸体,短短二三十米,留下最少百具尸骸。

        可尸骸一具没剩,都被前赴后继的同伴吞噬。

        追击,因为车速慢,就算有重机枪阻挡,依旧靠近着。

        董库神经紧绷,扫射中眼观六路。

        这局面是他不想遇见的,但遇见了他也不会退缩,更不能退缩。

        异兽昆虫也是血肉之躯,也是会死的!

        不抗争就是兽粪,拼命还有活路!

        嗵嗵爆鸣中,值得庆幸的是烟尘都被风吹散,飘荡翻卷的雪花也遮不住视线,让他清晰知道野兽的位置和距离。

        咔哒声响起,董库一把抓起胸前的两枚防御手雷,奋力向前扔去。.

        手雷翻滚着,在风雪中显的很小,却没有丝毫惧怕,径直飞向四五十米外的兽群。

        手雷脱手,董库快速更换弹盒,在爆炸中,哈腰拽过装手雷的背包,拉开拉链。另一只手拽过装AK的箱子一把掀开箱盖。

        叮当的声音里,车尾远处两团火光一闪而逝。

        咻咻刺耳尖啸声掠过头顶,奔涌的浪潮瞬间终止。

        董库哪里知道FI防御手雷里还有钢珠,杀伤半径三十米都不止。

        要不是他哈腰拽弹药枪支,这会身上怕是要多几个血洞,不见得穿透,也会受伤……

        咻咻声掠过头顶,董库也直起腰一拉机头,嗵嗵声再次响起。

        可枪一响他顿了顿,远处,灯光余晖中他没看到太多野兽昆虫扑来,就没有几个绿莹莹的眼睛。

        也就一顿,弹链连五秒都没停住,绿莹莹的光点再次增多。

        两枚防御手雷,清空直径三四十米内的所有活物,才让追击的浪潮断绝。

        董库嗵嗵一个长点射,随即哈腰抓起几枚进攻手雷,叮叮声中扬手扔过油罐,落地蹦跳着滚向追来的身影。

        轰轰轰!

        连续四声剧烈爆炸,追击的浪潮再次断折。

        不知多少野兽昆虫被炸碎。

        但这次爆炸并没有完全挡住进攻,已经铺散开的兽潮并不是只局限在车走过的车辙后,而是在废墟间纵跳狂奔,追赶一档怠速前进的卡车。

        董库看到绿莹莹的眼睛,枪口一甩,一串弹链抽过,左侧眼睛立时不见。

        跟着调转枪口,弹链抽向右侧,不等枪口火光消失,哈腰抓起手雷,左右开弓,扬手扔向左右废墟中。

        轰轰的猛烈爆炸让雪花翻滚激荡,视线瞬间模糊,也炸飞几只绕道的野兽昆虫。

        中间,更多的野兽昆虫狂奔追赶,距离渐渐拉近。

        董库没有开枪,哈腰抓起手雷一枚枚投出,想用这种爆裂的方式杀伤并吓阻兽潮。

        可手雷几乎扔没,车歪歪斜斜开出二三百米了,兽潮依旧没有减弱,前端面积越来越大,已经呈扇形,围堵而来。

        扔出最后两枚手雷,董库深吸口气,在爆炸中拽过两个弹药箱,一拉机头,嗵嗵声中,弹链画着弧线横扫而出。

        弹链抽过,立时血雾弥漫,肢体碎块横飞。

        但野兽并没有被挡住,依旧快速靠近,已经逼近到三十米以内。

        “来吧!”

        董库大吼着弹链来回耕耘,绞碎靠近的每一只异兽昆虫。

        这会距离近了,他已经确认这是跟袭击二叔矿场一样的野兽和昆虫,都是熟悉的外貌,只是体型巨大。

        鬣狗,有狮子一般的体型,而狮子,有水牛一样强壮块头。

        里面他还看到了角马,瞪羚,甚至还有兔子!

        只是兔子个头比小猪大多了,有成年二百斤开外肥猪那样的身躯。

        食草动物凑什么热闹……

        董库在弹链抽过,抽碎那些看着就熟悉的食草动物,狐疑在脑海中一闪。

        但这会没时间细琢磨,生死攸关,哪有时间想别的?

        咔哒声中,弹链到头,枪口火舌也戛然而止。

        董库手一闪,一个弹盒就更换上。

        可没等弹链扣下,一只巨型猎豹跳上车斗,一个飞扑,直扑董库。

        “滚下去!”

        董库大喝一声,一手拉动机头,一手抽出狗腿刀,枪口喷出火舌的同时,避开利爪一刀劈在豹子的脖颈处。

        嗷的一声惨嚎,豹子被劈断半拉脖子,冒着热气掉落车下。

        这也就是狗腿刀太短,要是大刀,这一刀必保砍掉豹子脑袋。

        在他劈中豹子同时,几只窜起的身形被弹链抽中,纷纷爆开掉落车尾。

        董库身体悠荡,重机枪火舌喷出一尺多长,弹链扫过车尾和左右车厢,打碎数个靠近跳起的身影。

        掉落的尸体立时被哄抢,渗人的撕咬吞咽声传进耳鼓。

        董库知道最危险的时段来了。

        他丝毫不畏惧,弹链再次扫回,将车近前的身影撕碎,来不及更换弹盒,脚一挑,一把AK进入手中。

        哒哒哒!

        左手的AK一个点射。

        一个窜起的昆虫头部碎裂,汁液飞溅,发出嘶嘶的怪叫,打斜飞出车厢,掉落下面的兽潮中,呼吸间被撕碎吞噬。

        哒哒!

        又是一个点射,一只水牛一样的身躯刚冒出箱板就掉落车下。

        董库甚至都没看清那是啥。

        其实他也来不及细看,枪口火焰喷出,右手的狗腿刀随之挥起,咔嚓,一个老鼠的脑袋被劈掉,身体转动中,一个扫踢,冒着热气的尸体就被踢下车斗。

        紧接着一个散射,三个体型巨大的身影一顿,跃起空中无处着力,被子弹动能打下车斗。

        卡车还在缓慢行走着,没有因车斗惨烈白刃战而停顿。

        但也没有动物打破车窗,摘挡停车。

        显然,它们的智慧不在这,不知道要让车停下来更有利于攻击车斗上的食物。

        董库在一只只动物昆虫跳起扑来中,右手的刀不断闪起,左手的AK也点射不断。

        一个个身影被打落车下,一个个冒着热气的身影打着旋飞出车外。

        短短数个呼吸,董库身上就被血浆喷满,并快速冻结。

        连带车尾的重机枪也粘上一大块一大块的血浆,冻结在上。

        董库手里的AK短短时间就没了子弹,但他连更换弹夹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个飞扑的身影前赴后继,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要不是卡车缓慢行走,要不是尸骸落地就会被撕碎吞噬,他这会恐怕会被埋上,连带卡车。

        子弹打空董库随手扔掉枪,脚尖一挑,又一把AK挑起被他一把抓住,单手再次扣动扳机。

        哒哒爆鸣连续响起,刀光闪烁,一只只体型略小的异兽被劈下卡车。

        咔哒声中,AK子弹再次打空。

        可异兽似乎并没有减少太多,而且已经有绕过车头的,跳起踩着驾驶室扑上车斗,扑向站在车尾的董库。

        董库丝毫不退缩,握着AK枪管抡起,格挡击打一个个跳起的身影,身形开始游走,劈砍中不断割开一只只异兽的喉咙。

        这会,他近乎本能挥动唯一有杀伤力的狗腿刀,浑然顾不上血浆几乎冻住手柄,刀身更是一绺绺冻结的血浆条。

        身上已经血红,原本羽绒服的颜色消失不见,彻底被遮盖。

        奋力劈砍,在激战中求生,车身一晃,猛地颠簸了下,跟着车灯似乎在转向。

        董库并不知道车压到东西后,方向转动,依旧奋力劈砍,手里已经严重变形的AK击飞一具具尸体。

        刚砍掉一只老鼠的脑袋击飞身躯,一只巨大螳螂在热气蒸腾,血腥弥漫中跳上车斗,镰刀一样的鏊肢连续挥起,一左一右袭来。

        董库瞳孔骤缩,一挥AK,近乎金铁交鸣的撞击声响起,挡住一只鏊肢同时欺身而进,刀光一闪,咔嚓迎面劈开螳螂的三角脑袋。

        一刀中第,在螳螂节肢乱蹬的刹那,抬脚蹬在它立足的一只节肢上,在螳螂飞起同时身体翻滚倒射而回,一个半跪,刀拄在箱板大口喘息着。

        几乎同时,螳螂尸骸掉落车下的一刻,卡车咚的一声撞在什么东西上,怠速的油门无法提供更大动力,卡车一下被憋灭。

        但灯光还在,只是照在前方障碍上,没有及远。

        结束了吗……

        董库半跪大箱上,大口喘息,抬起湿漉漉的头看向周围。

        卡车熄火,耳朵里除了呼呼的风声,再就是雪花打在车身发出莎啦啦响声,再没有其他动静。

        吱吱的尖叫声没了,吼叫声消失不见,嘶嘶的怪叫也不见踪影,世界安静了。

        只有已经冻结和正在冻结的血浆在诉说战斗的惨烈。

        董库喘息着,静心倾听,在安静的环境下,猜测这场他一个人的战争应该是他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