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冰汽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027章 ?唯一路径

第00027章 ?唯一路径

        但他还是忍住了,站在那里细细看着眼前仅剩楼顶的大楼,眼中精光闪烁。

        这已经不难看出了,当时海啸的浪峰有多高。

        别说海港了,机场也啥也剩不下了。

        也就是说,二叔让找的人已经没戏。

        看来只有找地固守待援了……

        琢磨半响,董库猛地吐出一口哈气,扭头就走。

        这里既然被淹没波涛之下,那就只有固守待援一途了。

        是不是可以回找到战刀的小城?

        扭头的一刻,董库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

        可脚步还没迈出,董库又顿住,回头看向卡森总部大楼。

        卡达尔港被淹没他没有丝毫沮丧焦躁,其实已经预料到了的,来,只是本着亲眼看看证实猜测而已。

        可他准备离开,执行之前的思路,固守待援的一瞬,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转过身,他快走几步站到楼边,打开头灯。

        玻璃破碎的楼里海水冻结,可以清晰看到冰里漂浮的杂物。

        他慢慢走进楼里,蹲下身看向冰下。

        那些漂浮的杂物可以大致判断出冰层厚度。

        目测,这里的冰层超过五十公分,能看到的厚度估计也有八十公分到一米厚。

        董库是东北人,松江,冬季的河里是可以跑车的,就顺着冰面跑,底下,河水还在流淌。

        他的卡车连带自重,目前超过二十吨,一路开到这,他没听到冰裂的声音,也就是说,沿途冰层足够厚,完全没有被压裂。

        董库慢慢站起身,看向楼外的黑暗。

        那里,是红海的对岸。

        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开车渡海,然后顺着海岸线开车回家。

        这念头冒出,他越分析可行性越大。

        越过红海,他可以一直在陆地上开车,或者陆地和海洋结合部的区域,一路进入亚洲。

        到了那边,如果那边没有出现异常,那弃车求助使馆,回家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也许对岸没有受到异兽侵袭呢……

        站到楼外看着远处的黑暗,董库不确定那边是不是被兽潮侵袭,有没有异兽存在。

        但回家的方案,这会怎么看怎么可行。

        董库深深吸了口气,徐徐吐出,转身直奔卡车。

        到了卡车近前,踢开轮边的积雪确认了一点,冰面,没有丝毫裂纹。

        但这并不代表开车渡海就完全可以。

        海面宽度太大,是不是存在青眼,也就是局部没有冻透的,还是海水的区域。

        那样,就算一层薄冰,卡车也会陷落。

        这会海啸涌进来的海水还没退去,水面还这么高,显然是出水口的位置狭窄,泄洪速度并不快导致。

        而且运河还会继续往这边流动,也是水位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上冻,才十来天,而且低温是最近一周才开始超过零下二十度的,最近几天才超过零下四十度。

        也就是说,一天,冰面可以冻十多公分,四五天也就半米多厚。

        海面中心还不见得能保证足够厚度的冰面。

        可继续等,董库很清楚那要冒多大风险。

        随着水位下降,冰面会下沉开裂,到时候别说海水冒出,就算冰裂也不适合重卡在上面跑啊。

        这会,应该是最合适的时间段之一,再拖,能安全拖几天,董库是没底。

        快速分析着,董库没有开车门,而是转身狂奔而去,迅速没入黑暗。

        狂奔出去两三公里,董库才站住脚步。

        这里,没到中心,但已经属于海面了。

        这里,可不是三十几米深那么简单,这里,是可以轻松走潜艇的。

        到了这,冰面用脚跺,依旧厚实,这说明冰层不薄。

        可董库绝对不会刨开冰面看看的,那样是自寻死路。

        一旦冰面漏气,那冰面就会下沉开裂,压出海水。

        到时候别说浮力了,连起码的冰面完整都无法保证的,开车,在有裂纹的冰面上基本是自杀。

        呼……

        猛地吐出一口半米多长的哈气,董库掉头就跑。

        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回家的路径,否则,他只能找个位置固守待援。

        越过红海,就算徒步也有回家希望不是。

        返回卡车近前,董库跳上车就开始忙碌。

        拿出一个大背包,董库快速往里塞着压缩饼干,塞着各种药品,抗生素啥的,都是生活必须的东西。

        睡袋和隔潮垫也都捆扎好,就横在背包上。

        连带一个汽油压力灶,和多出的一套羽绒服,他背的可说满满的。

        全部背好试了试,确认能背走,这才摘掉,抓起座子上安静看着他的雪球塞进怀里,两杆枪一把刀再次整理了下,拉上拉练,背包挂在钢板门上,董库挂挡起步,慢慢加速。

        随着发动机轰鸣,卡车的速度慢慢攀升,很快达到八十公里时速。

        速度上来了,董库侧身站到脚踏上,松开方向盘,一脚踩着油门,快速将背包背在后背,捆扎好。

        大灯雪亮撕破黑暗,光柱里雪花翻卷,卡车以八十公里左右时速平稳疾驰。

        董库一脚脚踏,一脚油门,一手方向,一手推着车门,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神经紧绷。

        这是东北河面跑车的基本操作,一旦冰面炸裂,车门如果关着就很难打开了,所以,人把着车门踩着油门,一旦压塌冰面,卡车会有短暂停顿才会下沉。

        这会,就是逃命的最佳时机了,扔下卡车跳到冰面上,远离卡车,人还是能活下来的。

        可惜这些肉了……

        董库把着方向,脑海里念头就闪动。

        弹药带的不多,食物只有压缩饼干和军粮。肉,只有背包外一边挂着的一大袋烤熟的,其他的带不走了。

        那些财物,他只挑了几个大钻石宝石,其余的全扔车里了。

        一旦压塌冰面,他依旧有机会徒步跨过红海,卡车里的东西就没了。

        但对于可以回家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

        就算卡车掉海里,根据冰层厚度,他相信整个海面都覆盖了,徒步不是问题。

        卡车平稳疾驰着,开出大致五公里,咔咔声突然传进耳鼓,清晰无比。

        声音,就来自车下并迅速远去。

        冰面,炸裂了!

        董库浑身肌肉紧绷,死死盯着前方,脚下的油门不动,把着车门,做好随时跳车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