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六朝传道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七章 白莲

第九百六十七章 白莲

        梅山的人,向来不怎么把玉帝的旨意当回事。

        二郎神杨戬,此时正在自己的宫殿内饮酒,旁边横七竖八躺着几个弟兄。

        他的这些结义弟兄,都是长的奇形怪状。

        当然,他自己也三只眼,属于是神以群分,物以类聚了。

        杨戬坐在一张铺着虎皮的椅子上,敞开胸前的衣襟,喝的满面通红,脚底还踩着一个酒坛。

        “是谁来了?”

        “回神君,是天庭使者。”

        “又有什么事啊?”

        来人知道这个太岁的厉害,也不敢太放肆,恭敬地抱拳道:“陛下有旨,着二郎显圣真君前去长安,救托塔天王李靖。”

        “谁?”杨戬的眼睛霍得睁开,不敢置信地问了一遍。

        “降魔大元帅、托塔天王李靖。”

        这下殿内几个人都醒酒了,康老大拧眉道:“天王被谁抓了?”

        “关羽、赵云、许褚等人。”

        二郎神杨戬眼睛一动,沉声说道:“天使请回,吾当就去拔刀相助也。”

        说完之后,他便站起身来,吩咐康老大:“快去点齐我灌江口人马,到长安救人。”

        “真君.”老二小声提醒。

        杨戬厉声道:“托塔天王乃我兄弟之父,岂能不救。”

        杨戬的师父是玉鼎,为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弟子,阐教“十二上仙”之一,乃姜子牙的同门师兄。

        他的门第比哪吒要好,而且在天庭的地位也不一样,他自己是个封疆大吏,在灌江口可以自己拉队伍,招兵买马,独霸一方,而哪吒只能听天庭调遣。

        不过看样子哪吒和杨戬关系还不错。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有真君这句话,哪吒便承情了,长安我看去不得。”

        话音刚落,哪吒飞了进来,落地之后浑身是伤。

        “你这是?”

        哪吒苦笑一声,“我被那群凡人追杀,几次险些丢了性命。”

        “我帮你报仇!”杨戬怒道。

        “别去,咱们联手,也未必是肯定打不过。”

        杨戬一脸不敢置信,“你怎么说出这种丧气话来?”

        “真的.我哪吒也不是怕事的人,奈何这群人实在是不好对付。”

        “我们联手,凡人能敌?”

        “真君,你多久没有下界了?”

        二郎神想了想,说道:“几年前还下去一次,那时候不怎么想出力,不过是为手下这班弟兄谋个高升,那时候碰到一个道士.”

        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拍了下手道:“你别说,还真挺难缠的。”

        哪吒叹了口气,说道:“那道士是不是长得一副老实巴交模样,眼神却贼兮兮的。”

        “你怎么知道?”

        “那就是正经道士,这几年杀了几十个神仙了。”

        杨戬这时候已经完全醒酒,他皱着眉头说道:“无论如何,你也不能不管你爹吧。”

        “他们八成不会杀了我爹,让他在长安待着就是了,反正在天庭也和坐牢差不多,在长安还不用受那些腌臜气。”

        “还是你看的通透。”杨戬苦笑说道。

        哪吒确实比较睿智,至少在神仙中是这样的。

        他师父手握三界第一大肥差,哪吒却从来不去套近乎,天天跟着他爹当个受气包一样的先锋,说他不孝其实也是纯属胡说八道。

        他只是看的太清楚了.

        杨戬说道:“无论如何,玉帝给我下旨了,便是去逛一圈也好,总不好去也不去。最多不过是不带兄弟们去了,免得被人捉了。”

        “那我陪你走一趟,就不信他们还能留住我们。”哪吒也被激起了傲气,准备再去恶心一下长安的那群凡人。

        这俩人打定了主意,是去打游击了,而不是去攻城救人,这就让情势变得大不相同。

        若是去救人,主动权在长安手里,现在则在这哥俩手中了。

        这俩人的御空术一个比一个高明,瞬间就消失在灌江口,很快便到了长安城外。

        杨戬看了一眼,大骂道:“太阴了,这里都有阵法,摆明了是等我们来自投罗网。”

        “这阵法怎么样?”

        杨戬修炼的功法为九转玄功,也称八九玄功。这可是夺天造化的法门,可能连他师父玉鼎真人都不会。

        别人说嬴在起跑线,杨戬却是拿的主角剧本,出生就在终点处,从一开始参悟的就是大道。

        杨戬望着城上空的阵法,摇头道:“这阵有个说法,星辰洒落,更兼他那里有大妖坐镇,不好闯哩。”

        “妖?”

        “你莫小瞧了妖,上古时候,那些大妖可都不弱于先天圣贤,不过是打输了被压制,以至于现在妖族凋敝,只能沦为坐骑或者占山为王而已。”杨戬说完,还看了一眼城下的阵脚,那几个妖怪显然不是很厉害,但是这都不重要,只要它们体内有妖族血脉就可以压阵。

        阵法这东西,最厉害的还是上古十二祖巫,而他们无一不是妖族。所以很多绝顶阵法,后来都需要妖族压阵。

        哪吒知道他见识多,也不反驳,只是问道:“这阵能绕开么?”

        “自然是能的,既然不救人,哪由得他们来挑战场。”

        杨戬说完,就带着哪吒进到了城郊一个破庙。

        如今人间正在捣毁“伪神”的道场,所以很多庙宇都荒废了下来。

        他们俩一落地,就有一个老头,鬼鬼祟祟地从底下钻了出来。

        “两位上仙,怎么来这里了?”

        “你是此间土地?”杨戬问道。

        “正是。”

        土地一般都是有功德的凡人死后担任,所以没有遭到清算,也算是在天庭和凡间都有编制的单位了。

        “两位上仙不要冲动,长安城如今可是龙潭虎穴,闯不得啊。”土地不知道他们的来意,还当他们是来劫人的,赶紧苦劝起来。

        杨戬和哪吒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本来就怂了,没准备去硬闯,哪吒冷声道:“看来你也投靠他们了?”

        “情势所迫,不得不如此,而且我们这些土地山神,职位低微,只是做一下分内之事,归属于谁对两边都毫无差别。”

        杨戬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问道:“行了,我们不是来审你的,我且问你,那城中的鸟人都还在?托塔天王如今可好?”

        “最近没有厉害人物离开长安,两天后,他们会举行献捷大会,到时候才会决定怎么处置天王。”土地老老实实回答道。

        这些事,随便在路上捉个人都知道,没有必要撒谎。

        即使以后被查出来了,也可以说是被他们两个威逼,也没有说出什么机密去,所以土地也不怕被清算。

        他已经看明白了,如今的凡人的联盟比天庭要宽宏很多,天规一犯可没有法外容情的可能。

        很多厉害的老神仙又怎么样,说宰了就宰了,再差点的打入轮回,贬黜下凡的不计其数。

        杨戬和哪吒一合计,这还要等两天才知道结果,而且照土地的说法,还会有审判定罪环节,两人就无论如何都不能一走了之了。

        “怎么办?”杨戬问道。

        “在这等两天吧。”哪吒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

        长安城,正经门临时落脚的宅子里。

        原本空旷的院落,此时挤满了人,很多弟子都不耐烦。

        其中一个小道童,找到陈泥丸,让他央求着进李渔的风月宝鉴内待几天。

        陈泥丸推开了他,道:“你当那是什么地方,你想进就能进呢,那可是掌教的本命法宝。”

        上次李渔带他们出去,就是把他们收进了风月宝鉴,众弟子觉得新奇又好玩,所以还想再进去一次。

        小道童道:“你莫不是不敢?”

        李渔一向很好说话,所以他宗门的弟子,也不甚畏惧他。

        陈泥丸结巴道:“不是不敢,这个这个,你们懂什么。”

        “那你倒是去啊,难道你不想再进去看看?”

        风月宝鉴内,除了中间地带,周围其实是个巨大的荒漠。

        因为李渔没来得及处理,也没有时间进去开发。

        在众人的怂恿下,陈泥丸壮着胆子,正要去到正在和大乔对弈的李渔跟前。

        突然,他看到在角落里安静修炼的香菱。

        香菱是掌教最心疼的弟子,每次出去都带在身边,让她去岂不是肯定能进?

        陈泥丸大喜,走到香菱身边,弯腰作揖:“师姐!”

        香菱本来正在给海棠讲法,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声,顿时脸红了起来。

        “什什么事?”她抿了下头发,小声问道。

        虽然李渔很注意培养她的自信了,但是没有办法,效果有限。

        有些东西,真不是外力能扭转的。

        陈泥丸把大家的想法说了出来,香菱更加害怕了,竟然是让她去找师父。

        要知道,李渔每次都带着香菱不假,但是和其他人不一样,香菱自己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

        几乎没一次,都是李渔要带着她。而潘金莲、琼英、黛玉这些,都是自己去找李渔,要求一起出去的。

        “师父该不会生气吧?“

        陈泥丸笑道:“怎么会呢,谁都知道,掌教最疼师姐你了。”

        “那我去帮你们问问,不一定能行啊。”

        香菱咳嗦一声,像是给自己壮胆,然后捏着裙角来到李渔跟前。

        李渔棋艺很差,但是却非常喜欢下,也就是大乔愿意陪他玩了。

        虽然每次都很快能赢,但是大乔依然每一次都很高兴。

        “师父.”

        “什么事?”

        “大家想去师父掌心那个.地方去一趟,让我来求师父。”

        李渔皱眉道:“那是去的地方么,你知道里面”

        说到这里,李渔想起来了,自己把灭世黑莲留下的毒雾给打出去了。

        风月宝鉴内,其实没有什么危险了。

        大乔朝着李渔一努嘴,李渔转头一看,香菱眼圈红红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摇头着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她多不好呢。天地良心.”

        说到这里,李渔自己也气笑了,“算了,你让他们都过来,进去之后正好帮我好好收拾一下。”

        香菱这才离开,大乔嗔了他一眼,说道:“你啊,是真偏心。”

        “别胡说。”

        “你还不承认,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大乔笑吟吟地说道:“人家一哭,你就什么事都答应了。”

        她一边说,手上的棋子落得又快又狠,本来一直让着李渔,这下把他杀得丢盔弃甲。

        “我这叫因人施教,这小妮子没自信,胆子小,当然要好好锻炼一下。哪像你们,无风还要起三尺浪。”

        远处的弟子们一声欢呼,都凑到李渔身边。

        李渔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大声说道:“进去之后,不要乱跑,在那些荒漠中,好好感悟。”

        一道白光,将他们全部收了进去,只剩下大乔和香菱。

        香菱不好意思地抹了抹鼻子,她不是傻子,自然能感受到师父对自己格外的照顾。

        她壮着胆子,又说了一声:“谢谢谢师父。”

        李渔无奈地摇了摇头,和大乔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

        太极殿,六朝的帝王没有来,但是各国实质上的宰相齐聚。

        大宋来的是岳飞,大明是于谦,东吴是周瑜,大魏来的是曹仁,大唐是房玄龄,蜀汉没有来人。

        这倒不是蜀国诸葛亮摆谱,也不是其他五国孤立他,而是这次的事和他们没有关系。

        在中原大地上,突然一下爆发起白莲之乱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各地的白莲教一起举事,说他们不是谋划已久串联好的,谁也不信。

        蜀国在这一方面管的太严了,平日里的严苛管理,终于有了效果,是唯一没有白莲造反的。

        事态紧急,而且马上就要献捷了,这时候他们都不太可能离开,所以五国凑在一块,想要商议出一个办法来,彻底解决这些造反大户。

        作为主人,房玄龄率先开口,“诸位,局势至此,已经明了,定是各地白莲串联了。众所周知,白莲教组织松散,一向各自为政,极少联合,甚至很多都是互相仇视,彼此厮杀。这一回能反常合作,必然是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曹仁站起身来,沉声道:“我们大魏斥候,已经探得原因,是有一个妖人出现,将所有白莲教众给统一了。”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白莲教这东西要是统一了.

        那不得三天造九反啊!

        (本章完)

        /60/60218/21156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