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八节 才压群士

第八节 才压群士

        杜川抚须点评道:“不错,特别是这个“垂”字用的很好,如果用“询”字,就逊色许多了,这“归”用的也妙,透着浓浓的期待之情,的确颇有诗才。”

        没想到弄拙成巧,引得杜川夸奖一句,谢礼欣喜,连忙恭敬道:“谢先生夸奖,先生方才所吟才是佳作,学生要向先生多多学习才是。”

        谢礼也是会打蛇上棍,顺势而上,既反捧杜川又表达了渴望成为他的学生的殷切期望。

        郑蕴武一脸没看出来你小子。

        杜川一声哈哈大笑,算是把这怪异的氛围给解了。

        有谢礼开这个头,其他人也不再感到不好意思,静静将诗写于纸上,偶有中作便吟了出来,让杜川点评一二。

        大厅一片热络欢愉,诗也基本都写好了,统一收集起来由小婢拿到名伶房间,献给心仪的名伶,让名伶过目,再挑选中意的一一面见。

        郑蕴武低声对着谢礼道:“格致,我觉得你这首应该能进前三。”名伶一般都是选择其中最佳的三首。

        谢礼应道:“却不知道那陈安作了一首什么样的诗。”那陈安既然能成为候选,定有几分才学。又花了五两银子叫了壶酒,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暗中观察杜川那一桌,也不知道他们聊着什么,把杜川哄得开怀畅快。

        半炷香之后,有公子的诗分别被碧妙、如苏相中,碧妙和如苏的牌子也从魁榜取了下来,暗示这两位今晚名花有主了。

        一炷香之后,宝书的小婢才回到大厅,只是两手空空,似乎忘记拿回什么重要的东西,有人特意问出口:“小红,你匆匆而来,是不是忘了拿回什么重要东西。”指的自然是那些佳句墨宝。

        小红露出为难之色,终还是开口道:“姐姐再三选择斟酌之后,没有看中,还望各位今晚知难而退。”这意思是都没看中,今晚不打算迎客。

        四下无声!这话看似平平淡淡,却无疑是扔下一个惊雷。

        “什么!”陈安最先反应过来,神情气愤道:“连畅游先生的佳句也没看上吗?”

        小红怯怯道:“姐姐是这么说的,我只是传话。”

        陈安又看向秦湘儿,带着责问的语气道:“秦妈妈,你怎么说?可要给个解释。”

        秦湘儿什么风浪没见过,淡定的很,伸出兰花般细巧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拈了一颗果仁放在嘴里去。瞧都不瞧陈安一眼。韩非凡她都不放在眼里,这无名小辈胆敢对她无礼。

        陈安何成被人这般轻视过,特别今日畅游先生在场,涨红着脸,刚要开口,却被韩非凡给制止住,亲近的称呼一声“湘儿姐。”

        秦湘儿笑着应了一声“嗳”,单单这声“嗳“就让陈安脸面无光。秦湘儿给韩非凡倒了杯酒,笑道:“韩公子,着急什么,先喝杯酒。”看来她是心中有数。

        有人突然说道:“莫非中途把畅游先生的那张墨宝给掉落了,宝书大家没有看见。”

        此话一出,众人只感觉很有可能,目光纷纷落在小红身上。小红却一脸无辜道:“没有啊,我一张不少都交给姐姐过目。”

        韩非凡好声说道:“湘儿姐,有劳你上去问一问。”

        秦湘儿笑道:“韩公子,就这点小事,小红还出纰漏,我还不把她的腿给打断。”一句话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说着轻轻瞟了小红一眼,小红机灵,立即匆匆离开。

        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宝书大家眼高过顶,连畅游先生的佳句都看不上,只感觉这个可能性很低,中间定是有什么误会。

        很快,小红去而复返,带来话:“看了看了,都看了,再没有更好的,我困了,可是要睡了。”

        很明显,这话是照搬原话口吻,能够想象宝书说这话时的娇俏模样和一脸傲气。

        杜川脸色很不好看,陈安见杜川不高兴了,心里急坏了。

        韩非凡也不太高兴了,看向秦湘儿,这钱你拿的欢,却尽给我找不痛快。秦湘儿表面呵呵,心中暗骂:“这死丫头,又给我胡闹。”

        众人听宝书看了,却没相中,大为惊讶,这样一首好诗居然还不能入宝书法眼,宝书今晚是不是故意刁难,果不其然,只听秦湘儿赔笑道:“这丫头肯定是心情不好,不想迎客,所以故意刁难,都怪我平时太宠她了,让她变得如此顽劣,看我一会不好好收拾她。”

        这句话熨帖的很,让杜川好受舒服许多,笑着讥讽一句:“圣人云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如果真是这般,讽刺的倒也恰如其分。

        杜川率先站了起来:“无趣的很,我们走吧。”

        陈安恨得是牙痒痒的,好事全给这宝书给毁了,还有这秦湘儿。

        秦湘儿是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心里把“死丫头”这三个骂了几十遍。

        “来了来了。”小红解围来了,原来她方才又偷偷溜了回去,“姐姐说了,想必你们当中有人不服气,认为我实在故意刁难,特赋诗一首,供大家品鉴”

        众人闻言是既惊讶又期待,望了过去,只见小红手上多了一张纸笺,陈安很是无礼的上前夺过纸笺,“我看能写出什么好诗来。”

        “字写得倒是不错。”陈安淡淡扫了一眼,轻飘飘夸奖一句,待看清楚诗的内容,表情却变得很怪异,嘴巴似一下子被缝住了。

        众人看到陈安的神情变化,却迟迟不念诗,心里都急坏了,暗暗埋怨,你倒是念啊,你不念抢什么抢。

        杜川看出个中怪异,抬手淡道:“我来吧。”

        只见杜川先是颔首微笑,忽的眼睛一亮,手上不停的抚须,眼睛微眯,整个人品味沉浸其中:“独在书中为逸士,堂前夜雨尽孤凄。寒窗十载无人晓,一举成名天下知。”

        嘴上喃喃说道:“好……好……好。”

        见杜川竟连续说了三个“好”字,众人既惊讶又期待。

        初读这前两句,杜川感觉自己十年苦读景象立上心头啊,不知道春夏秋冬,只知日出而读,夜来点灯,个中艰酸全堵在心头,孤寂一人无可倾诉。

        逸字是何等巧妙,是何等贴合他的心境,当年他是寒子一名,虽疏于众人却心中充满傲气,自视逸人。

        堂前夜雨尽孤凄一句如重返光景,不觉已经秋至,夜深忽闻堂前秋雨凄凄,这孤独让人怀念啊。

        十载寒窗又何止是十载啊!比起举荐征辟和门荫入仕,科举这条路却是异常艰辛,却又是寒门子弟的唯一出路。

        这首诗触动了杜川,让他想起久远的那段辛酸的少年光阴,那时虽苦,此刻忆来甘甜,回味无穷啊。

        杜川哈哈大笑:“好诗!好诗!我是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杜川的表现就让人更加好奇了,到底是怎样的一首诗,让杜川也自认不如。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杜川站了起来,低头踏步吟了出来:“独在书中为逸士。”

        在人细细品味之时,杜川抬头望远:“堂前夜雨尽孤凄。”

        不得不说此诗由杜川吟来是十分恰当,他是过来之人,能深深感悟到诗中情景,众人在他的声音举动之下,一下子被带到那个孤独苦读的场景中去。

        谢礼愣了一愣,这不正是他的真实写照吗?那种强大压力负担之下,却不得不负重前进坚持,想到自己前途依然茫茫,不由悲从心来,十分戚然!

        杜川见众人低头默然,进入情景,脸上露出文人的傲气,掷地有声的吟唱后面两句:“寒窗十载无人晓,一举成名天下知。”

        杜川吟完,有种错觉,此诗就是自己所作。

        众人听此最后两句,心中阴霾堵塞顿消,一股豁朗直抒胸臆。陈安击掌而鸣:“好诗!”是的他也有此错觉,马屁立即拍了上去。

        谢礼喃喃而道:“好诗啊,好诗啊!”只觉得此诗来得正是时候,让他在困境中看到光明。

        “好诗!”齐赞声起,杜川的声音已将此诗神韵表达出来,无需相继顿悟。

        “宝书大家果真才高八斗,惊为天人——”

        “宝书大家不愧为诗词一绝——”

        赞声再起。

        杜川对着秦妈妈攻击道:“妈妈,今日务必要引宝书来见,让我一睹才女神采。”

        在座文人立即附和:“必须要引宝书来见!”

        秦湘儿却是一个头两个大,心中暗骂:“这死丫头又给我胡闹,不怕被人识破吗。”她自然知道这诗,是一曲名为《破山川》词曲中的四句修改过来,而《破山川》词和曲均是李公公所作。

        秦湘儿笑呵呵敷衍道:“这可不符合规矩。”韩非凡暗暗伸过手来,一锭大大的银子就强行塞到她的手心。一副今日这事你必须办好的强势态度。

        秦湘儿改口道:“宝书怕羞,让她在大众广庭抛头露面,怕是她不愿意,不过我倒是可以引杜先生入室相见。今日杜先生一诗夺得头魁,怕是大家没有意见吧。”

        众人当然没有什么意见,看着秦湘儿引杜川离开大厅,是既羡慕又叹息,一想到明晚没有畅游先生这个强劲对手,有大好机会见到宝书大家,立即又释然了。

        对于青楼来说,天色还早,节目当然不会就此结束,世俗老奴出现在魁榜前,取下宝书的牌子,这上榜还有一个可琴大家,世俗老奴宣布“谜登科”开始,在座立即又兴致勃**来,谢礼人还沉浸在刚才的那首诗之中,对于这“谜登科”看上去是兴致索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