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九节 那怎么藏的住

第九节 那怎么藏的住

        郑蕴武也看出来了,问道:“格致,你怎么了?”

        谢礼回神一笑:“没什么,我们回去吧。”今晚对于逛青楼已经有了大概了解,一开始订下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两人离开秦楼,走在更加热闹的十里长街,两个人却一言不发,毫无刚来时的兴奋劲,一会,郑蕴武打破沉默笑道:“可是在想那个宝书大家。”

        谢礼笑了一笑,“想有什么用,还不是见不到。”

        郑蕴武安慰道:“你也不用泄气,也就是隔个帘子,聊聊天说说话。”

        谢礼问道:“仅此而已吗?”

        郑蕴武应道:“那你以为呢?第一次见面也就这样。不知道要在她身上花多少银子,才能成为红颜知己。”

        谢礼轻轻道:“其实我是在想刚才那首诗,想自己的处境,我在想我今晚是不是不应该来,是不是应该把时间用在读书上面,是不是应该把我这些日子荒废的学业给补回来。”谢礼突然向好友倾吐自己的真实内心。

        谢礼叹息道:“机不待我啊!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就算我明晚带畅游先生来逛这秦楼,又能改变什么,如果今晚我有宝书诗才,又何须当一个阿谀谄媚之辈,说到底还是我不够用功,才学不够优秀,今晚这首诗倒是点醒了我,用功苦读才是正道。”

        郑蕴武却道:“话不能这么说啊,怀才不遇者古今有之,比起才学,机遇更是难得,如今机遇就在眼前,如何能轻言放弃!”

        谢礼自嘲笑道:“修文兄,听不出来我是在自我安慰吗?何故还来揭我伤疤,若是能够捉住,我又何须舍遇求学。”

        郑蕴武“哎呀”一声。

        走到路口,两人不得不分道扬镳。

        谢礼回到府邸,府里静悄悄的,刚刚还从那么热闹繁华的地方回来,有点不太习惯,经过爷爷院落的时候,见爷爷屋内的灯还亮着,本想前去看望,想起早上爷爷满脸殷切期望,却感觉没有脸面去面对。

        谢礼让书童石溪去休息,一个人径直走到书房,点灯读书。

        秦楼。

        秦湘儿送走杜川等人,伸手打了和哈欠,走到后院,这后院位于秦楼后面,临河而建,内中池水皆是引河水而设,因为是活水,池水沉淀清澈,夏而不臭。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便是秦楼这不夜地,也陷入夜深人静,书香阁是一座两层阁楼,楼下是待客大厅。

        楼上是宝书安寝之所,四面明窗,后可赏临河水流,前可俯瞰阁前院貌,因宝书喜阅,这阁内藏书最多,每到一处便散发着书香气息,所以宝书取名书香阁。

        此时的书香阁,一楼灯火已经熄灭,这二楼却还亮着灯火,秦湘儿知道宝书还未入睡,对着掌灯小婢道:“你门口候着。”

        说着踏入阁内,直接登上二楼,房门已经掩上,房间里烛光莹莹透窗而出。秦湘儿轻轻喊了一声:“宝书,睡了吗?”

        一把甜美动听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出来:“妈妈,请进。”

        秦湘儿推门走进屋内,屋内空间宽敞,与一般女子闺阁不同,右边摆有一个书架,架上书籍法帖,纵横层叠有序。

        左边器玩文房也是一备俱全,因为物件摆设整齐,加上屋子空间宽敞,非但没有繁杂之感,反而散发出浓浓的书香气息来。

        正中一张圆桌,几张锦凳,桌上一盏烛台,壶酒数杯,果盘糕点,杜川刚才便在此处坐过,因为刚刚方才离开,这桌上物品却还没有收拾。

        正前方垂挂这一幅亮白纱帘,纱帘中间镶一片晕黄苏纱,上面绣着夕阳菊黄图案,这幅纱帘将房间一分为两,透着薄薄纱帘隐约可看到一道婀娜身影坐在梳妆台前摆弄头饰,这番幽情,确实容易引人遐想万千。

        秦湘儿直接揭帘走了进去,宝书端坐在梳妆台前,面向铜镜,上身只穿一件薄薄短衫,半只雪白藕臂露了出来。

        此时这双藕臂正从头上取下一件件珠簪宝饰来,她的动作很缓慢,缓慢的就好像微风吹过水面,如水轻轻荡漾,她的动作又很柔,柔的那双藕臂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宝书待珠簪全部取下轻轻晃动了下螓首,结在头顶的一头云鬓立即如瀑漾垂下来。

        秦湘儿见了,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这个妖精迷人的功夫怕是又见长了。”

        宝书修长的玉颈轻轻转过来,望向秦湘儿,肌如白雪的一张鹅蛋脸,双颊珠润,长眉如月,星眸透着慵懒的风情,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这个妙龄女子无需特意梳妆就能勾人心魂,秦湘儿问道:“可与杜川见过面?”

        宝书咯咯一笑,“没有,隔着帘子哩。”

        秦湘儿淡淡道:“见面也是无妨,杜川明日就要走了,留个印象也好。”

        宝书嫣然一笑,红唇贝齿,柔魅顿生,“他受得了吗?还是好好说话的好。”

        秦湘儿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不悦道:“我可没叫你诱惑他?”

        宝书轻笑:“色不迷人人自迷”说着拿了条丝巾沾了点澡豆水,将红唇抹除,檀唇轻启问道:“妈妈这么晚过来,该不会单纯为了这杜川吧?”

        秦湘儿随手触捉纱帘,纤指揉搓,目光似有点留恋,宝书察觉到她的异样,又转头朝秦湘儿望去。

        秦湘儿放下纱帘,纱帘荡漾微摆,莫名其妙的吐出一句来:“这时光虽然糊涂,却也逍遥自在。”

        宝书轻笑:“怎么?妈妈如此多愁善感,又是哪个没心肝的男人伤了妈妈的心。”

        “伤我的心?”秦湘儿轻蔑一笑之后,嘴上淡淡道:“上面有人让我到苏州。”

        宝书平静笑道:“那就去呗,我这里就不用妈妈担心了。”

        秦湘儿声音突然一沉:“到苏州掌管仙乡。”

        听到仙乡二字,宝书微微动容,却没有出声。

        秦湘儿问道:“宝书,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能说些什么呢?只能说妈妈手腕通天,掌管仙乡非妈妈你莫属。”

        宝书说着扭头看向秦湘儿,见秦湘儿表情严肃,不禁掩嘴噗哧一笑,打趣道:“我还没见过天不怕地不怕的秦湘儿怕成这个样子。”

        “听说天下十大恶人,这仙乡里面就占了两位,妈妈你可不能似平时这般折磨女儿,可要好生侍候,小心她们半夜把你给宰了。”宝书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秦湘儿冷笑一声,走到床榻边沿坐了下来。

        宝书止住笑容,看向秦湘儿,一本正色道:“妈妈,我的床谁也不能坐。”

        秦湘儿轻笑道:“我也不能坐吗?”

        宝书冷容道:“妈妈知道我的规矩的,任谁碰都不能碰。”

        秦湘儿笑道:“可我见那李少癫在你这床上四仰八躺。”

        宝书笑道:“除了少癫哥哥,谁都不能躺。”

        秦湘儿听见少癫哥哥这称呼,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恬不知耻,臭不要脸的老妖精。”

        宝书见秦湘儿依然安坐不起,笑道:“妈妈尽管坐就是,明日这床我就扔了。”

        秦湘儿讥讽一句:“你倒是贱的很,任他这么折磨你。”

        “让少癫哥哥折磨,我心里愿意哩。”

        听到她又叫少癫哥哥,秦湘儿内心一阵恶心,忍不住道:“老妖精,你能别哥哥的叫个不停吗?”

        宝书闻言脸色骤然一变,变得很阴郁,那双原本水汪汪的眼眸变得冰冷的似要杀人。

        秦湘儿豪放大笑起来:“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

        宝书轻轻一笑,很快恢复自然,“说正经事吧。”

        秦湘儿淡道:”我想找个人陪我去苏州掌管仙乡。”

        宝书淡淡道:“妈妈,有人选了吗?”

        秦湘儿手指宝书,檀唇吐出一个“你“字。

        宝书倒也一点都不惊讶,一副似与毫不相干的表情道:“原来妈妈打的这样的如意算盘。”

        秦湘儿也不出声,一副不容你拒绝的表情看着宝书。

        宝书叹息一声,“先说好了,我可治不了那帮疯婆子。”

        秦湘儿站了起来,淡淡道:“那你准备一下吧,七天后出发。”

        宝书讶道:“这么快?”

        秦湘儿笑问道:“那你想等到什么时候。”

        宝书道:“至少也得跟少癫哥……李少癫道别啊,告知我的去处,免得他今后找不到我。”

        秦湘儿讥讽一笑:“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宝书眸子轻瞥秦湘儿,咯咯笑道:“我知道,你心里酸酸的是不是,你就是看不得我跟李少癫好,你就是巴不得我跟他分开。”

        秦湘儿淡淡一笑:“你就这本事,拿个男人来讥笑我。”说着揭开纱帘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只听宝书追问一句:“妈妈,那日他解手的时候,你可瞧清楚了?”

        秦湘儿豪放大笑:“我说是根驴鞭你信吗?”

        宝书咯咯一笑,“骗人,那怎么藏的住。”

        秦湘儿却冷冷道:“老妖精,我警告你,你可不要把他给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