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十六节 心想事成

第十六节 心想事成

        杜川一个人兜了一圈,实在无趣又返回棋盘边,只见谢礼满头大汗,每下一子都要想很久,举棋维艰。

        而反观秋如意,意态娴雅,因为等待太久,竟闭目养神起来,这副黛眉平舒,闭目凝神的优雅模样,真实有点仙袂飘飘的味道。

        杜川好奇望去棋盘,待看清局势立即大吃一惊,这才中盘,谢礼棋势已被围追堵截,他与仲明下过棋,知道仲明棋力虽然弱他一些,但是仲明先手的话,也有胜他的机会。

        谢礼先前说有与仲明经常切磋,棋力应该也不会太差,这会中盘就大势已去,是谢礼紧张失手,还是与秋如意棋力有差距。

        杜川身为旁观人,认为谢礼早应弃子认输,何以还苦苦挣扎,难道要人家把你大龙吃掉,颜面尽丧才肯放弃吗?

        其实接触至今,杜川对谢礼也有大概了解,此子才学不弱,完全有入学云鹤书院的资格,更难得的是他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有坚韧,强烈的求学意愿,这一些都是学子难能可贵的品格,终于忍不住开口:“谢礼,还不弃子认输,谢秋大家手下留情。”

        谢礼低头看向棋盘,恍然大悟,刚才秋如意落子,特意给他留了一线生机,而本来她完全可以收关屠龙了,虽心有不甘也不得不弃子认输了,躬礼道:“秋大家棋艺超群,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秋如意谦虚笑道:“侥幸而已。”

        杜川见谢礼郁郁不欢的样子,安慰道:“谢礼,输给秋大家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就算是我也恐怕要落败。你也莫要灰心,我送你点东西以资鼓励。”

        杜川实在不想看到此子因为今日惨败而意志消除,手上朝腰间摸了过去,却摸了个空,“哎哟”一声:“我都忘了,把玉佩送给陈安了。”

        此言却让谢礼一颗心沉入谷底,长者赠送随身之物,却是大有含义,无疑已将陈安视作自己学生。

        杜川见谢礼表情,连忙说道:“既然没有实物,我赠你四字。”说着对着秋如意道:“秋大家,可否借你笔墨纸砚一用?”

        秋如意点头。

        杜川借秋如意书案一用,持笔聚神,点墨既一气呵成写下“勤勉笃行”四字,这一举动姿态颇有顺便在秋如意面前展示的味道。

        名士不是白叫的,这四个字笔力雄浑大气,兼带圆劲古雅,杜川自信比客厅那“淡云”两字要胜上一筹。

        谢礼凝视杜川所赠四字“勤勉笃行”陷入深思,先生这是在激励我啊,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只可惜那云鹤书院的名额却落入陈安手中。

        秋如意赞道:“杜先生写得一手好字。”

        杜川哈哈笑道:“秋大家,比起你客厅所挂牌匾“淡云”二字如何?”

        秋如意笑道:“先生已经猜出那二字是我所写。”

        杜川笑道:“这也不难猜,秋大家曾在公众场合说过一句话“与闲云为友,以风月为家”,这闲云二字挂在客厅,是不是暗示秋大家求友若渴?”

        秋如意笑笑不应,她确实说过这句话,却不知道杜川从哪里听到。

        杜川见秋如意不应,自答道:“也许我猜错了,仰望秋大家者如过江之鲫,个中不乏名士儒师,又岂会无友。”

        秋如意如何会不识杜川这打蛇上棍的招数,自己如果应话,他便会说出结识之意,到时候她就不好推辞了。

        她远走长安,落户扬州,又低调不宣,很大原因便是厌了这所谓雅致的交际,结识杜川还不如结识个厨子呢。

        杜川自然猜不出秋如意的心思,还当这就是秋如意高高在上的个性,笑着说了一句:“秋大家看上去似乎乏了。”

        秋如意笑道:“乏了倒是没有,就是两位应该还没用过晚膳,这会应该饥肠辘辘吧。”

        杜川当然不会认为人家是在邀请自己留下来用晚膳,就算说结识多年的好友也要考虑男女有别,何况今日是初次见面,已经打扰够久了,人家的意思是要送客了。

        笑道:“确实如此,何止晚膳,连午膳都没吃。时辰也不早了,我等也不再唠扰了,只是在临走之前还有个心愿,还请秋大家成全。”

        秋如意笑道:“先生请讲。”

        杜川表情陈恳的说出自己请求:“素闻秋大家剑舞乃是人间一绝,今日能否让我大开眼界?”

        秋如意婉拒道:“舞剑还需换衣,怕是不便,等下次吧。”

        杜川惋惜道:“今日一别,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见到秋大家。”

        秋如意道:“淡君,送杜先生和谢公子。”

        杜川连忙又道:“秋大家,还有一事请求。”

        淡君脸露不悦之色,这老家伙好缠人啊。秋如意倒是耐心笑道:“先生请讲。”

        杜川笑道:“是这样的,我今日喝贵府之茶,方识品茶之道,秋大家能不能赠我一对越瓷和少许茶叶?好让我将这品茶之法带回长安。”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秋如意微笑道:“难得先生喜欢,如意岂能扫先生兴致。”说着对淡君道:“淡君,你将一对瓷碗包好,再拿两包茶叶,顺便送先生一程。”

        “如意先行告退。”秋如意施礼之后飘然离开。

        淡君将两人送到大门口,杜川一脸欢喜,今日真是收获颇丰,既见到秋如意满足心愿,又得到这越瓷和上品茶叶。

        谢礼这边却是一副患得患失的表情,虽然杜先生赠字勉励,心中却对痛失云鹤书院名额耿耿于怀。

        杜川笑着问道:“谢礼,今日难得见到秋如意,又能与秋如意手谈一局,这等际遇,连我都羡慕不已,为何闷闷不乐?”

        “先生,实不相瞒,学生未能得到入读云鹤书院的名额,心中十分遗憾,我的才学并不比陈安差,只是稍欠运气,如果我……唉……”谢礼说着却是化作一声叹息。

        杜川听后却是哈哈大笑:“不错,我已经将名额许诺给陈安,既然承诺就再没有反悔的道理。”

        谢礼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如今经杜川亲口说出,却是已成定局,面如死灰!

        杜川笑道:“云鹤书院的学子,可有不少才高识远之辈,我赠你四字,你可要谨记在心,莫落人后。”

        谢礼闻言一讶,颤抖道:“先生不是说名额给了陈安吗?”

        杜川哈哈大笑:“你是我的学生自当入读云鹤书院,何须去争什么名额。”

        谢礼闻言浑身猛地一震,久久说不出话,过了片刻才欣喜万分,一揖到地:“学生谢过先生赏识!”

        杜川笑了笑,轻扶谢礼手臂,让他直起腰板,说道:“我还需月余才回到长安,这一个月你准备一下,到时候我们师生云鹤书院再见面。”

        此时此刻谢礼激动的泪水从眼眶涌出,终于不负爷爷重托,不负堂弟期望,跪下拜礼:“学生谢过老师大恩大德。”

        杜川心中暗忖:“且不说此子将来前途成就如何,就眼前这一幕,定是个知恩图报之人,这个学生没有收错。”

        “好了,你我均一天没吃饭,是不是该先去吃一顿,填饱肚子。”

        “让学生为老师备上一桌丰盛酒席,答谢老师。”

        ……

        淡君返回书房,只见小姐返回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低头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神情安静优雅,不知在想些什么。淡君不敢出声打扰她的思索,一旁静静等候。直到秋如意恍神抬头望来,问道:“走了吗?”

        淡君应道:“走了。”说着问道:“小姐,这姓谢的公子跟李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秋如意轻轻笑道:“淡君,难道你猜不出来?”

        淡君轻轻应道:“小婢不敢乱猜。”

        秋如意没有说出答案,转而说道:“那李公子有多少日子没来了?”

        淡君边掰手指数边说道:“李公子离开那天是十九,今天是……”

        秋如意直接打断道:“九天了。”

        淡君尴尬道:“还是小姐记得清楚。”明明小姐记得很清楚,为何还要问她,大概是想说说话,聊聊某方面的话题吧,淡君何等聪慧,见秋如意情思不快,特意开口道:“会不会小姐那天把他给吓到了?”

        秋如意愣了一下,恢复点精神头,问道:“会吗?”很快摆手否定道:“似他那种人,怎么会被轻易吓到,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淡君顺势说道:“像他那种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那会有什么事情耽搁,依小婢看,就是那天把他给吓得。”

        秋如意想着那天的事情,突然嫣然一笑,“连你都这么说,我倒是拿不准了。”

        “小姐你笑起来真好看,连我都被你给迷住了,吓到就吓到了,他不来是他的损失,天底下青年才俊多的是。”

        秋如意毫不掩饰道:“如果都是这等男儿,我恨不得多认识几个。”

        淡君打趣道:“也是,多了却就不稀奇了。”

        秋如意轻轻道:“是啊,就这么一个!赞我美貌却无色态,敬我声名却无拘谨,亲之如友却持男女之别。朱门明月是个面具,在他面前我可以摘下面具,做回自己,所以我待别人是客,待他是友。”

        秋如意说着,却又低头看向棋盘静静不语,淡君本以为已将小姐情致撩拨起来,不知什么原因,这情致又被浇灭过去。

        秋如意拈起一颗棋盘上一颗白子,问道:“淡君,棋盘上少一颗棋子,这棋还能不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