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节 金伯差点被吃了

第二十一节 金伯差点被吃了

        秦湘儿自认这辈子没欠过人,心里就觉得亏欠谢傅,这个傻弟弟,没姐姐这秦楼给你遮风挡雨,在外面也不知道会不会饿着冻着。

        都怪我,平日里对你冷容臭骂,心里定将我当成没心肝的女人,你是不是认为姐姐只认钱只认势,姐姐是认这些没错,可你在姐姐心中也是宝贝弟弟一个啊,你倒是回来啊,秦楼那些大家名伶,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不骂你就是。

        谢礼见秦湘儿痴呆一动不动,一会之后眼眶竟是红了,心中震惊万分!忍不住出声:“湘儿姐。”

        秦湘儿回神,意识到自己竟在外人面前真情流露,抬手轻轻抹了眼角,笑着掩饰道:“好惨啊。”

        谢礼实在分辨不出这秦湘儿是真情还是假意,如果是在演戏,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可如果是真情流露,这情分也未免太深了吧。开口道:“湘儿姐,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府内坐下谈吧。”

        秦湘儿敛容起来,脸上的温柔顿消,冷声道:“你们竟敢这样对待他!信不信我把这谢府一把火烧了。”

        秦湘儿对谢傅的袒护之情显形于表,这让谢傅大为讶异,“湘儿姐,这又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秦湘儿冷笑一声,目光轻轻落在谢礼身上,两人目光短兵相接,谢礼顿时有一种被刺穿的感觉!

        秦湘儿直呼其名,“谢礼,你是不是怕李少癫这三个字遮住你的光芒?”

        谢礼一头雾水,“秦湘儿,你说什么?”

        秦湘儿毫不留情,“凭你也配与他相比,就是十个你也远远不如他,他这样一个天才竟沦落到去柴房捡废书的地步,定是你从中作梗。”

        秦湘儿说着怒指谢礼,美丽的俏脸布满寒霜。

        谢礼连忙说道:“湘儿姐,你冷静一点,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少癫名声在外,我自然不敢与之相比,可这又与我何干?”

        秦湘儿冷笑道:“与你何干?你以为我为谁而来,

        谢礼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来找谢傅的吗?”

        秦湘儿看谢礼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只怕他还蒙在鼓里。

        秦湘儿此时满腔怒气,她就是要狠狠打谢礼的脸,她就是要为她可怜的弟弟出气,朗声说道,“你堂弟就是李少癫,那个才华胜你百倍的李少癫!”

        谢礼闻言身体猛然一震!

        难以置信!

        过了片响才稍微镇定下来,这不可能,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同一个人!

        谢礼轻轻望向秦湘儿,却从秦湘儿眼神中看到轻蔑与嘲笑,他颤抖着问道:“湘儿姐,这是真的吗?”

        秦湘儿朗声道:“我秦楼的曲子就是他所作,岂能有假!”

        得到证实,谢礼浑身颤栗,他那不学无术的堂弟是李少癫!

        他那不学无术的弟弟是受无数扬州才子追捧的李少癫!

        他那不学无术的弟弟才华远胜他百倍!

        谢礼拼命的搜寻对堂弟的所有认知……

        南桂枝……李公子……南桂枝……李公子……

        谢礼突然似被点中脑门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我弟是李少癫……我弟竟是扬州第一才子……我谢家竟有此才人……”

        秦湘儿见谢礼突然变得疯疯癫癫的,心中暗忖,他该不会被自己刺.激到疯了吧,活该!

        看着衣装儒雅的谢礼,想起李少癫平时邋里邋遢,受的那些苦,心中就更恨了。

        难怪我给他准备的衣裳,他一件都不敢穿,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秦湘儿望向谢府那大气堂堂的牌匾,先把这望门牌匾拆了再说,刚想动手,突然间谢礼对她施礼,喜极道:“多谢湘儿姐相告。”说完就欢喜的朝府内跑去。

        秦湘儿一愣,她还没有真正替好好出气呢,这就完了?

        脚下一动,谢府牌匾似被什么击落,掉在地上段成两一截。

        秦湘儿冷笑一声,“这种名门腕足不要也罢,你们不稀罕,我稀罕!”

        府邸牌匾掉落,发出巨大动静,金伯急匆匆跑了出来,看了看地上已经断成两截的牌匾,又看了看秦湘儿,怒道:“你干的!”

        秦湘儿见这老奴凶恶的样子,定是平时没少欺负自家好弟弟,冷笑应道:“这才开始,我还要把这谢府给拆了。”

        金伯闻言满脸怒气就朝秦湘儿冲了过去,还未冲到秦湘儿跟前,突然痛叫一声,似被什么东西击中,当场摔了个饿狗扑食。

        秦湘儿冷哼一声,算了,给我那好弟弟留点面子吧。

        要是让宝书知道她的少癫哥哥被你们这么欺负,还不把你们全部人给吃了。

        谢礼似报喜一般大喊:“爷爷……爷爷……”

        谢礼在谢广德房间没找到人,像无头苍蝇一般在府内乱找起来,脸上神采飞扬,那日被杜川收为学生都没有这么高兴。

        他想把这个惊喜告诉爷爷,爷爷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爷爷一定会立即改变对堂弟的观感。

        府内的老奴看见谢礼这个样子都感到十分奇怪,有个下人说了一句:“大少爷,老爷在二少爷房内。”

        谢礼闻言,疾步寻去,刚进谢傅房间,却看爷爷呆呆入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爷爷……”

        谢广德回过神来,笑道:“礼儿啊,大清早的什么事?”

        “堂弟……”

        谢礼刚说两句,就被谢广德抬手打断,“算了,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谢广德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所有的愧疚都涌上心头,如果谢傅此刻在眼前,他不知道该抱一下还是骂一顿。

        谢礼却迫不及待直接道:“爷爷,堂弟是扬州第一才子……”

        谢广德呆若木鸡的听谢礼把话说完,当他反应过来谢礼说的是什么,一股蚀骨的冰冷在心头慢慢扩散开来,冷的他浑身颤抖!

        是悔恨啊!

        自尧卿公,弘道公,数百年了,我谢家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个天才,我竟把他当做废物对待。

        我差点毁了他!

        谢广德扭头看向那堆满书籍的床底,祖宗有灵啊,孙儿好学,天赋并没有因为我而泯灭。

        谢礼见谢广德呆呆入神,久久无语,轻轻唤了一声:“爷爷……”

        谢广德回过神,轻轻吐出一句:“我知道了,如果这里是个牢笼,就让他飞吧,那天……累了,就回来歇一歇。”

        谢礼叹息道:“也许傅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谢广德双手微微颤抖,似永远失去了什么。

        不是因为失去一个天才,而是失去了一个好孙儿。

        悔恨、愧疚、自责,伤心一并袭来,心头一痛,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