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节 同舟共济3

第三十一节 同舟共济3

        暗流似冰凉黑暗中的一只手将她往水底深处拉,无论凤睨罗刹多用力也无法游到水面去,反而感觉自己在往下沉。

        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慢,她没有力气了,也放弃了,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捉住她的手腕,传递一股往上拉扯的力道,与黑暗中的另一只手对抗着。

        肯定是他!凤睨罗刹内心莫名的安定下来,看到生机的她拼尽了自己最后的气力,在谢傅的帮助下终于露出水面,呛了几口水出来之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毕竟不是一般小姑娘家,缓了一小会,凤睨罗刹就从劫后余生中平静下来,朝谢傅看去,他方才证明了那句话——我会照顾你的安危!

        “你……”谢傅话说一半突然看到凤睨罗刹,表情顿时呆住。

        她脸上的黑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落,映入眼幕是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双颊如初月清辉,鼻梁挺拔宛如秀峰,唇如花瓣充满少女的灵韶气息。

        只是此刻她有些狼狈,几缕乱发贴在脸上,透着凄楚婉弱,那里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

        凤睨罗刹见谢傅一直盯着自己看,这才恍觉脸上黑纱掉落,凤目一睨,冷冷道:“看够了吗?”

        谢傅笑道:“你这么美丽,怎么看都不够。”

        凤睨罗刹冷冷道:“你不怕我挖了你的眼睛吗?”

        谢傅哈哈大笑,“我不怕,你要挖就挖去!”

        凤睨罗刹绷紧俏容,声音又高一个调,“你别以为我不敢!”

        谢傅微笑着一副等你动手的样子。

        凤睨罗刹气的发抖,却迟迟不动手。

        谢傅看她忍的很难受的样子,笑道:“我怕了,我以后不敢看了。”

        凤睨罗刹这才松了口气,冷声道:“这一次算你无心之过,以后若敢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说着用匕首从自己身上割了块布下来,重新包在脸上。

        谢傅倒是感觉她应该遮住那生人勿进的龙眉凤眼,而不是这俏美中带着凄楚的脸容。

        汹涌澎湃过后,水面慢慢恢复平静,只有密密麻麻下个不停的大雨,还有不时响起的雷声。

        “你受伤了没有?”

        这关心言语,让凤睨罗刹心头一漾,嘴上冷冷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谢傅却表现的十分重视着急,“伤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这番关切之情显形于表,却是让凤睨罗刹动容,就从来没有人这么心疼她,从来都没有,以至于她将周遭的人都视若恶意,封闭自己少女的柔弱,在人前表现出一副不容欺凌的强悍模样。

        眼前人却是唯一的第一人,凤睨罗刹看向自己的手臂犹豫着。

        谢傅透过她的举动,立即捉住她的手臂,还敢来!凤睨罗刹凤目一冷,却看见谢傅紧皱眉头,正盯着她皮开肉绽的伤口。

        心中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谢傅所担心的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么长的伤口很容易得破伤风,吩咐一声,“你呆在原地不要动,我去找点东西。”

        凤睨罗刹看着他游开的身影,表情莫名一呆,等了好久也不见谢傅回来,有点担心他安危,过了一会却胡思乱想起来,他该不会趁机把我抛弃了吧。

        也是像我这样的女魔头,人人避之不及,谁又愿意和我呆在一起,霎时间只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想到这里嘴角露出酸涩的苦笑。

        黯然时候,却看见谢傅推着一根木头游了回来,生怕谢傅看不见她似的,凤睨罗刹喊了一声:“我在这里!”

        谢傅游近过来,他找到一截丈许长的木头,却是被泥石冲折,漂浮在水中,小的浮力不够,大的根本推不动,能找到这样一根不大不小却是运气很好,对着凤睨罗刹道:“你爬到木头上,这样可以省点力气。”

        凤睨罗刹却骄傲道:“不用了,你爬上去吧。”

        谢傅好笑道:“让你爬上去就爬上去,啰嗦什么,你水性没我好,这么一直踩水是要一直消耗力气的。”

        凤睨罗刹看他一眼,犹豫了一会还是领了他的人情,爬上木头,木头却是圆的,人一爬上去就开始滚动摇晃,不好掌握平衡。

        谢傅见状说道:“却是一时忘了,你再等一会,我再去找一根回来。”

        凤睨罗刹见他又要游走,急道:“算了。”

        谢傅不应,还是游开了,凤睨罗刹又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这一次谢傅去的很久,终于看见谢傅推着一根差不多的木头回来,这次运气一般,却是寻了好久。

        凤睨罗刹见他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杀人的狠话能够脱口而出,好听的话语却不知道该怎么讲。

        谢傅虽然喘着粗气,手下并没有停下来,让凤睨罗刹先下来,将两根木头并在一起用早些时候从破庙拿的绳索捆绑起来,凤睨罗刹看在眼里,只感觉他真是有先见之明,心中对他又多了几分佩服。

        两根木头绑好,这下就稳当许多,凤睨罗刹再爬上去,不用再刻意保持平衡,谢傅这才趴在木头的边缘休息起来,突然瞥见凤睨罗刹裙角一大滩血迹,皱眉询问:“你还哪里受伤了?”

        凤睨罗刹淡淡应道:“小腿被树枝给割伤的。”却没有当回事。

        谢傅突然动手掀开凤睨罗刹的裙角,查看她的腿伤,凤睨罗刹“啊”的惊呼一声,本能差点要将谢傅一脚踹死,还是控制住了,脚一缩,手一抬捉住谢傅的手腕轻轻一扭,谢傅立即痛的咧嘴道:“松手。”

        凤睨罗刹面挟寒霜,冷哼道:“再有下次,我就扭断你的胳膊。”说着松开了手,她还是特别留情了,要不然谢傅胳膊早就断了,不!是早就被她一脚踹死了。

        谢傅抖了抖胳膊,没好气道:“我是想看看你的伤势。”

        凤睨罗刹冷声道:“看又怎么样,看看就能好吗?”

        谢傅道:“看看又不会死。”

        凤睨罗刹冷冷一笑:“看看还真的会死!”

        谢傅一头雾水,说道:“你不让我看才真的会死。”说着手又不由分说的伸过去了。

        凤睨罗刹一愣,他是傻瓜吗?见他又掀起自己的裙角,整个人呆了一呆,仰头望去,看见他已经在仔细检查自己小腿上的伤势,又羞又怒,脸上一阵火辣辣的,腿上却蓄足十成力道,这一脚踢出去,这个男人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