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节 少女的倔强

第三十六节 少女的倔强

        这个时候,谢傅也似乎被惊醒一般,朝着瀑口怒吼一声:“老天爷,你什么时候放过我!”

        声音很快就被咆哮的浪潮所掩盖,二人一木被汹涌的水流冲出瀑口,人在空中,轰隆隆的水声还在耳边回响就落入水中,剧痛从腿部迅速蔓延到全身。

        谢傅心中惊喜,没死!

        没来得及有其它的念头,就感觉身体在水底被激流冲的颠倒翻转,极力调整身体,奋力的划动双臂却根本无法对抗强大的水流,没过一会突然身体再次腾空。

        谢傅立即明白什么回事,大喊道:“身体垂……”却不知道方圆听不听的见。

        话未说完,身体再次垂直落水,又承受一次水面冲击,剧痛袭来,脑袋发晕,身体就在水中被冲的四处乱撞,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捉不到任何的东西。

        手臂突然撞到什么东西传来剧痛,紧接着身体又第三次腾空。

        这一次谢傅却没有更多的体力,及时的反应能力来做垂直落水,后背似被大石砸中一般,直接疼晕过去。

        方圆心中充满劫后余生的欢喜,冒出水面,瀑声响彻如雷。

        望去只见水柱如龙从峡谷之间喷泄而出,先落入十丈下面的一处陡坎激起无数水花。

        紧接着又是悬空飞流之下十几丈,稍加缓冲之后,又是一级数丈的落水差,却是一道三连落的瀑布,总落差约有二十多丈。

        正是这三连落,冲击力三次缓冲,身体才免于被分崩离散。

        实在太幸运了!

        方圆在水面上搜寻谢傅的身影,喊了几声之后却没有得到回应,脸上也焦急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次次潜入水中去寻找,心也越来越沉了。

        突然什么东西撞到了她,方圆扯了一下,竟是一只胳膊!连忙把人拉出水面,看清面孔,心中稍微安定一点。

        因为托着谢傅,方圆必须多花几倍的力气来保持浮力,张望左右,两旁山体却均没有可以靠岸的地方。

        没一阵子一只手两条腿的动作也越来越慢,受伤的身体没有什么力气了,好几次都沉了下去。

        方圆咬紧牙根,宁愿自己在水中无法呼吸也要让谢傅的身体浮在水面上。

        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拼尽全力蹬腿,这力道却不足以支撑她也浮出水面来,窒息的脸变得扭曲起来。

        只要她肯放下谢傅,立即就能探出头来呼吸到空气,却宁死不肯松手,在心中一直默念着方圆方圆方圆这两个字,以超强的意志力坚持着……

        终于,方圆支撑不住了,两个人的身体慢慢的沉入水底。

        如果必须抛弃谢傅,她宁愿选择一起死去,紧闭双眼,嘴角露出微笑,虽然只有这么一刻,她却体会到活着的动力,而非苟活……

        什么东西撞到她的胳膊,求生意志让方圆用尽最后力气伸手捉了过去,却是一根浮木,幸运之神再次眷顾。

        方圆一手搂着谢傅胳膊,一手捉住浮木,两人半趴在浮木,随水流动……

        中午时分,谢傅苏醒过来,天色灰蒙蒙还下着小雨,根本看不见太阳,举目望去是茫茫的水面,雨点落在水面上,流霭溟濛宛似海上的雨晨。

        他还活着!感受到有人紧紧的搂住他的肩膀,谢傅扭头望了过去。

        长发条条缕缕凌乱的遮住她的面容,乍一看去就像个鬼女一般,晶莹的水珠涎在发丝上,与发丝一起黏在她的脸上,遮在她紧闭的眼睛,也遮在那如秀峰的鼻子。

        谢傅知道肯定是方圆救了他,在第三次砸落水中,他就已经昏了过去。

        手上轻轻的想要拿掉方圆搂住他肩膀的手,没想到搂的却有点紧,谢傅稍微用力,竟是微丝不动。

        倒是方圆骤然惊醒过来,以为谢傅要脱手掉到水里,手臂用力搂住。

        方圆这一搂的力道竟让谢傅感觉肩膀一阵生疼,连忙说道:“放松。”

        听到谢傅的声音,方圆极为激动,哽咽着说道:“我……以为你已经死了。”说着眼眶一红,差点要哭了,生怕谢傅看见,连忙又把头扭了过去。

        谢傅人刚醒不过,还有些晕晕乎乎,并没有发觉方圆的异样,笑着应了一声:“我命硬的很,没那么容易死,在破庙你好几次要杀我,不是也没杀成。”

        说完哈哈笑了起来,劫后余生却是十分痛快。

        方圆没有应声,心中暗暗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杀你,要不然你此刻已经成为我的刀下亡魂。”

        终于可以腾出一只手来,拨开贴在脸上的shi发,望着茫茫的水面,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谢傅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是在江河之上还是……不远处的露出水面的树冠映入眼中。立即明白不但那四面是山的丘陵之地遭了灾,这外面的世界也同样遭遇了水灾,如今已经分不清是河流还是平地了。

        谢傅应了一句道:“且先看看有什么高地可以落脚再说。”突然瞥见方圆手臂上的伤口,伤口泛白,周围已经出现糜烂,谢傅眉头暗暗一皱,却什么都没说。

        也不知道又飘了多久,终于看见民房瓦舍,只是这些民房大部分浸在水中,只有瓦顶部分露出水面来,水面的漂浮物也多了一些民居日常用品,应该是飘到一个村落。

        如今这个村落却完全浸在水中。方圆眼露惊讶之色,认出昨日才经过的这个村落,仅隔一夜却变成这个样子,这村子的人怕是大部分已经遭难了。

        谢傅双手突然脱离浮木,奋力的游开,却是发现一个飘在水中的坛子,谢傅推着坛子游了回来,打开封口,酒气从坛子冒了出来。

        谢傅惊喜道:“真的是酒!”视若珍宝的将这坛酒搂住,

        方圆见谢傅开心兴奋的表情,心中暗忖,“原来他是个好酒的酒鬼,可惜恶鬼寨那些珍藏的好酒,要不定拿来给他喝个痛快。”

        一路飘着,谢傅不时离开浮木,捞些东西回来,方圆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两人继续漂浮,临近傍晚时分,两人飘到一处屋舍较为密集的镇子。

        眼下全镇却均浸在水中,几乎每处房子的顶端都有等待救援的人,有老人,有妇人孩子,也有壮丁。

        除了渔民,会游水的人却是不多,或许有的人是不愿意抛弃妻儿亲人离开,一场大雨,将所有人陷入灾难之中,无人幸免。

        方圆认出了这是马安镇,马安镇是数个每年都需要向恶鬼寨上供的镇子之一。

        当初恶鬼寨被一个叫做武痴的神秘人拔掉,马安镇全镇还敲锣打鼓家家户户放鞭炮庆祝。

        眼下这个富饶的小镇一夜之间成了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