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节 杀人不眨眼

第四十一节 杀人不眨眼

        或是屠三豹已做榜样,或是信极了屠三豹,又有一人捉起匕首动手刺瞎自己眼睛,却痛的惨叫起来,鼓不起勇气再刺第二刀,拼命叩头哭着求饶:“家中还有老母要养,求你老人家留我一只狗眼。”

        方圆淡淡“嗯”的一声,似是答应,这时谢傅疾步跑来,嘴上喊道:“慢着!慢着!”

        谢傅的本意是让方圆惩戒这帮厚颜无.耻之徒,绝不是弥释恐怖,让人怕极方圆,再扬恶鬼之名。

        其他人见能保住一只眼睛,心中惊喜,争前恐后的拿起匕首刺瞎自己一只眼睛,生怕慢了,罗刹女就改变主意。

        当谢傅抵达,已经有七八人刺瞎自己一只眼睛,连忙喊道:“都住手!”

        只是这群人却根本不听谢傅的话,谢傅只好朝方圆瞪了一眼,方圆被一瞪之下,连忙出声喊道:“住手!”声音因亮而厉,却把人吓得心胆欲裂。

        其他人害怕罗刹女临时改变惩罚之法,又有两人抢先刺瞎自己一只眼睛,匕首落地,剩下几人扑上抢夺,争先恐后刺向自己一只眼睛。

        方圆看见这些人面目又凄又怖的样子,心头大为畅快畅快,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

        少女的笑声如银铃般动听,远处的灾民却只觉阴森恐怖,妇人更是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浑身颤抖起来。

        谢傅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望着方圆,她若是义愤填膺还罢,可她却发出如同玩乐一般的笑声,她的心理已经扭曲。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那个娇戚楚楚,需要人照顾是少女都是错觉。

        谢傅回头望向那些灾民,无一不是充满惊恐,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如此残忍的魔女。

        这十几人对于方圆一顿叩头感谢,爬着从方圆身边离开。

        方圆上前盛了碗粥,双手捧碗,端到谢傅面前,刚刚还冷冰冰的脸这会却是充满温柔道:“谢大哥,您吃粥。”

        谢傅没有接过粥,冷漠道;“我们走吧。”所有人视方圆如同恶鬼,他也讨厌这样的方圆,可他却……

        见谢傅冷冷转身,方圆看着自己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粥,愣了一下。

        就在这时,从道观内迅速冲出二十余人,清一色道袍,个个手持长剑,最前方一个老者道士朗声喝道:“大胆魔女,敢犯我白龙观。”

        方圆冷笑一声,“犯又如何?”她从来不需给别人好脸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需要理由。

        谢傅回头立即转身,恭敬道:“道长,我们马上离开。”

        只见一名年轻道士在老道士耳边低语一番。

        这名老道士听完,指向两人,“罗刹女杀人无数,罪大恶极,我今天要替天行道,你是她的同伙,今日也要把命留在这里。”

        方圆咯咯而笑:“来拿哩。”

        老道士怒喝道:“杀了这魔女,不必留情!”

        话音刚落,老道士持剑率先上前,余者立即跟上。

        谢傅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一起被围在中间。

        这些道士杀气腾腾,势要将方圆手刃,方圆却目光盈盈,如同嬉闹一般。

        双方交手,剑光闪闪,方圆身影轻灵,虽目光笑意盈盈,手上却没留情,道士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尽管二十多人围攻一人,非但伤害不了方圆分毫,没一会儿功夫,反而倒下一半,在地上哀嚎。

        有两名年轻道士看出谢傅是这魔女软肋,持剑朝谢傅刺来。

        谢傅目露惊色,他一个文弱书生在这个时候却只能等待死亡降临。

        方圆虽然作嬉闹一般,注意力却不离谢傅,见状凤目倏地一睨,快上一步来到谢傅跟前,手中寒芒一划,将两名年轻道士喉咙切断。

        这个时候方圆才脸布寒霜,冷声道:“敢害我谢大哥,全部该死!”

        方圆身动如流星飘絮,手中匕首如条条金蛇咄咄逼人,每一招都是刺向敌人要害,却是想大开杀戒。

        惨叫声快的如同齐声一般。

        谢傅回神,知道方圆要痛下杀手,喊道:“妹子,我们走吧。”

        谢傅话刚说话,这二十多名道士悉数倒下,无一活命。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也就是说一句话的空隙。

        谢傅整个人都呆住,紧接着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心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

        也分不清楚是嗜杀如魔鬼的方圆让他难受,还是……

        一个正值芳龄的少女,怎么能如同恶鬼一般……

        方圆立于其中浑身沾血,看上去是那么的狰狞恐怖,忽然哈哈一声狂笑,“全部该死!”

        笑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那些吓傻的灾民终于回过神来,纷纷四处逃窜。

        谢傅看着那些畏之如虎,四处逃窜的灾民,所有人都远离她,如她所说一般,没有人会愿意跟她呆在一起。

        “谢大哥。”

        声音突然飘来,不复狂妄,反而有几分温柔。

        谢傅回过头看向方圆,她那遮脸的衣布已经被染红,凤眼微微垂着,眸里透着几分少女青涩的温柔。

        谢傅心头有种被针刺的感觉,她并不是恶鬼,她只是一个少女,她只是一个我见犹怜的少女。

        “谢大哥,我把他们全给杀了!”

        乍闻此言,谢傅感觉有一把刀狠狠扎进他的心头,那么的心痛,如同珍贵的东西被残酷夺走一般。

        谢傅凝视这个凶残与青涩的少女,就算所有人都抛弃她,我却不能抛弃她……

        敞大的白马观前安静的只剩下两人,只要方圆还在这里,就没有人敢在这里呆着。

        “我们走吧。”谢傅说着冷冷转身而行。

        方圆愣了一下,柔声问道:“谢大哥你不吃粥吗?”

        谢傅没有应声,此时此刻只想离开白马观,离开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

        谢傅外表看似平静,内心却是波澜起伏……

        她的冷漠,残忍,嗜杀已经深入骨髓,这是一条不归路,迟早有一天她会死在别人的手上,这也并不是她的人生。

        循循诱导?

        若是能循循诱导就没有江山难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

        沉疴顽疾,需下猛药。

        想到这里,谢傅做了一个决定。

        一个冒险的决定!

        方圆在后面安静而小心翼翼的跟着,见谢傅一直没有说话,出声轻轻问道:“谢大哥,你刚才被吓到了吗?”

        “一开始就应该把他们全部杀死。”方圆说着凤目又露出阴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