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小说 - 大观风华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节 安魂曲

第四十七节 安魂曲

        谢傅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再次回到马安镇,马安镇的境况却比那夜浸水还要凄惨。

        在飓风和洪水的摧残之下,房屋倒塌无数成了废墟,残存的民屋也是摇摇欲坠,满目疮痍,空气弥漫着腐烂阴shi的臭味,死寂沉沉。

        十户九空已不足形容眼前凄凉,却是百户百绝,有的只有尸体,看不到一个活人,就是座鬼镇。

        幸存者早已撤离此地,留下的不是尸体又能是什么。

        终于遇见一个活人,一个靠坐在墙壁上的老头,身子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若不是他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谢傅还以为他是个死人,

        人还未死,几只鸟已经停留在他溃烂的腿上啄食,老头却连驱赶一下的能力都没有。

        老头看到谢傅,死寂的眼睛亮了一下,嘴巴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似在哀求食物。

        谢傅上前驱鸟,掰出一小截芭蕉根,轻轻的塞在老头的嘴唇上,老头动也不动就这样含着那截芭蕉根,眼睛缓缓闭上。

        谢傅找了点东西盖在老头身上,不让鸟再去啄食他的身体。

        眼看天色不早,谢傅打算先寻找地方过夜。

        一会之后,看见一个宅院,门庭还屹立不倒,应该是户大户人家,走了进去,院内已是一片水浸后的狼藉不堪,主人家也是人去楼空。

        一路行着,院内似乎还有被打砸抢夺过的痕迹,寻到库房门口,就闻到一股臭味扑面而来,走了进去,只见仓房内躺在几具尸体,尸体发臭已经是死去多日。

        看仓房内布置,应该是平时储藏粮食的地方,架上空荡荡,地上一堆破碎的碗碗罐罐和一些米粒,还有一些被割裂的米袋,袋内已经空空如也,眼前境况可以想象几日前发生了什么。

        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恶臭充鼻,谢傅并没有多作停留,终于在一间房间寻找一个酒囊,又在厨房地方找到了个水囊。

        这些不能食用的东西被人舍弃,对于谢傅来说,却是宝贝,因为水灾之后必是瘟疫滋生,水源处处受到污染,水将变得格外珍贵。

        谢傅在后院找到一口水井,水井有自我洁净功能,洪水虽然退了好几天,谢傅还是不放心水质,突然大声自语起来:“古人说饮水洁净,不得瘟病。在这种环境下得了瘟病,基本是无药可救的,所以水不能乱喝。”

        “那什么水最安全呢,烧开的水最安全,现在我要将这些水拿去烧一下再喝……”

        呆在屋顶的少女见谢傅自言自语像个傻瓜一样,忍不住笑了笑,突然却摸了摸肚子,比起饥渴,她更饥饿。

        昨天傍晚她强迫自己咽下一个芭蕉根,勉强充饥之后,坚信自己能捕捉到猎物,结果却令人失望,此刻倒希望有个芭蕉根能够充饥。

        谢傅在大堂架起大锅,拆了些家具当做柴火,费了些功夫点燃柴火。

        这会夜幕降临,火焰熊熊,亮着火光,在这万籁俱寂的黑夜中多一丝活力。

        待开水凉下来之后,谢傅分别将酒囊和水囊装满水,从竹篓里取出芭蕉根,伴着水喝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饿着了没有,她本事这么好,不至于饿着吧。

        谢傅实在拿不准,拿出一个芭蕉根放在地上,同时留下一个水囊,拿着火把人暂时走开。

        少女就在大堂对面的屋檐上,透过明亮的火光,将一幕看的清清楚楚,冷哼一声,“我就算饿死也不吃你的东西。”

        “我才不吃贱.人的水!”

        “我才不吃狗东西的食物!”

        ……

        谢傅的举动却惹来少女一顿暗骂,骂着骂着,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

        谢傅这边依照建筑布局,很快就找到书房所在,书房内藏书不少,可惜经过大水浸泡之后均毁坏了。

        随便找了张椅子在门口点燃,把屏风和屏门也拿来当柴火,他是爱书之人,书虽然已经毁坏却依然不舍得拿来点火。

        书浸的坏,笔墨砚这些却浸不坏,谢傅找了块布,把笔墨砚包起来,小心收藏起来。

        刚想离开书房,想着方圆不知道吃好了没有,就干脆再逗留一会。

        琴桌上有把断弦残琴,谢傅走了过去,看着这把残琴笑了笑,手有些痒了,看着文弦武弦已经断裂,也就作罢。

        扫见榻几上有副棋子,谢傅倒是一时来了兴趣,坐了下来。

        有棋却没有对手,谢傅干脆一人执黑白两子,白子当做秋如意杀气腾腾,黑子就是随心所欲,剑走偏锋的自己,自娱自乐演练起来。

        他每日与青楼女子对弈作陪,棋艺也练的难逢敌手,那日却是惨败于秋如意之手,事后回想复盘越觉不对劲,今日正好探清个中蹊跷。

        夜渐入,谢傅不知不觉也将黑白两子演练至终盘,结局却是出人意料,黑子胜出,这个结局更是让他疑惑,为何秋如意走出来的白子大胜,他走出来的白子却是败了。

        谢傅敏锐隐隐约约察觉到其中玄机,只是不敢去肯定,就是秋如意这个看似娇娇弱弱的女子却是真正充满杀气,而他只不过是一种可以营造出来的杀气。

        门口火堆突然呼呼,顶端的火焰似被掰弯,却是突然起风了,树叶也沙沙作响,本来万籁俱寂的天地,这点声响让人心底发凉,似乎是外面鬼魂在游荡凄叫。

        一股夜风从门窗吹了进来,在书房内钻洞觅缝,谢傅只觉凉意袭体之后,周围阴风阵阵聚而不散,浑身不由自主的起鸡皮疙瘩,就好像无处归隐的冤魂缠绕着他,要索走他命。

        一想到院子里还有数具死尸作伴,阴森恐怖在心头蔓延,脸色也慢慢发白,眼神恍恍惚惚,好似被夺走魂魄一般。

        谢傅感到越来越难受,心头似乎要被人挖空一般,扫了琴桌上的断弦残琴,不过思索的走了过去。

        这琴是一把七弦琴,文弦武弦已经断裂,谢傅直接盘坐地上,以膝做桌,弹奏起《安魂曲》来,此曲在文王武王加弦之前就以存在,只需五音,无需文弦武弦。

        铮铮几声,就是喜乐祥和,琴声和平中正,入耳柔和喜悦,好似佛门梵梵之音。

        然此曲周代之前已有,若说是焚音,谁又才是本源,曲至中段,突作变化,曲调正大威严,庄重大气,宛似宫廷雅乐,而宫廷雅乐本也是古曲风演变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