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超护短在线阅读 - 第10章 护短10

第10章 护短10

        体育课中途,体育课老师一如既往地吹哨,开始随机集合点名。

        周厌语把体育老师这习惯跟谢酌提了一下,两人并排往集合点走。

        零零散散排好队的二十来位同学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们俩一眼,又匆匆移开目光。

        反正他们俩是兄妹,待一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集合的人越来越多。

        杜行帅看见谢酌往最后一排站,下意识喊了他一声。

        谢酌转头看他。

        “呃……”

        杜行帅噎了一下,他倒是没有记恨谢酌昨晚让他跟周厌语道歉的事儿,只是莫名觉得再见到周厌语时,心情略微有些怪异。

        好像没那么顾虑畏惧她了,但心里依然不愿意主动靠近她。

        杜行帅挠了挠头,看了眼站在前排最外面位置的周厌语,跟旁边的同学换了下位置,挪到谢酌身边。

        “就,打算跟你讲一声,你不刚转来么,我们体育老师喜欢突然集合点名,点到名不在的,都会被记旷课,就算去厕所也要被记名。”

        他说这话时,声音不算大,但旁边的两位同学都听见了,他们似乎没想到杜行帅昨晚被谢酌坑得出了那么大的糗,今天还会好心提醒他这种事。

        谢酌波澜不惊地笑了笑:“谢谢。”

        杜行帅挠挠头,听见体育老师随机点到了周厌语的名字,女生的音调平平淡淡,音色极为特别。

        单听声音,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女生居然是传言中那位权势滔天、一言不合就找二中校霸揍你一顿的大佬。

        “……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啊。”杜行帅看着周厌语嘟囔了一句。

        “可怕的不是她。”谢酌随口说。

        杜行帅“啊”了声,有些迷茫地问:“那是什么?”

        体育老师点名点到谢酌,谢酌懒洋洋应了声,应完微微偏头,冲杜行帅笑了一下。

        “是嘴巴和耳朵。”谢酌说。

        杜行帅有点听不懂。

        谢酌抬手点了点唇角:“说出去的。”又点了点耳朵,“听进来的。”

        杜行帅愣了愣。

        他好像,隐约听懂了谢酌的意思。

        他是指那些校园流言不可信么?

        体育老师最后点的名字是“张惜蔚”,但没有人应,点名薄上便多了个旷课人员名字。

        一般来说,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周厌语每个周末下午都会去顾弥打工的“ea”咖啡厅坐坐。

        咖啡厅的经理和其他几位老员工早早就认识了她,店里人少的时候,还会给她留个安静的位置,单人单座,算是她的专座。

        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ea的顾客络绎不绝,甚至大大有人满为患的趋势。

        给周厌语留的专座也早就被人占了,今天店里的客人着实多,生意好到爆,顾弥只能抽出空跟周厌语讲了下情况,接着去忙。

        老顾客到了这儿没位置,经理自然得说两句,更何况经理和周厌语也不算陌生。

        周厌语倒是不介意坐哪儿,她来这儿的目的本来就只是看看顾弥而已,如果有帮得上忙的,她倒是也可以搭把手。

        经理倒是习惯了,也不客气,索性让她坐柜台前面的椅子上,等会儿人手不够的时候还可以麻烦她上。

        周厌语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往店里看了两圈,目光倏地定格在某一点。

        靠窗的角落,那个位置坐着两个面对面的人,其中一人,看侧脸,似乎是谢酌,至于对面那位,看不大清。

        谢酌今天没穿校服,今儿天气好,阳光充足,周厌语都只穿了呢绒大衣出门。

        咖啡厅里空调温度打得高,她的大衣早就脱了搁后台放着,只剩一件贴身的白色高领毛衣,直掩向下颌。

        周厌语漂亮,哪怕是对她有意见的一中学生,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漂亮的人坐哪儿都是瞩目的焦点。

        ea里便存在两个瞩目的焦点。

        其一,周厌语,其二,角落位置里正跟人说话的谢酌。

        谢酌的大衣搁在旁边的位子上,薄毛衣衣袖向上折了一折,露出一节修韧的手腕,腕骨突出,迎着窗子映下来的光,白得近乎神圣。

        他的相貌原本就格外惹目,更何况对面还坐了位容貌同样绝佳的年轻男人。

        穿西装的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谢酌忽然勾了勾唇角,眼尾都带着笑。

        是真笑。

        “看帅哥呢?”顾弥稍微得了闲,凑过去调侃她,“很帅吧?ea今天这么多客人,得亏那俩帅哥。”

        好看的人自然容易吸引顾客,这么浅显的道理,周厌语也明白。

        她以前过来坐坐的时候,ea也会突然多出许多男性顾客。

        “是挺好看。”

        周厌语倒是并不遮掩,答得坦坦荡荡,这只能说明,她对那边俩人,啥心思都没有,要不然现在早就脸红了。

        “啧,”顾弥被她的无趣打败,“本来还打算给你个机会,过会儿给他们端咖啡借机认识一下呢。”

        店里不少人都巴不得往那桌送咖啡,这机会可是太难得了。

        “认识一下?”周厌语回头看她,“你想认识他们啊?”

        “我想认识,你能介绍么?”顾弥叹气,指了指后面一排捧脸的小姐姐,“我同事想认识认识,不过这天还亮着,做白日梦比较实际。”

        “不会啊。”周厌语说,“我也许可以给你们介绍介绍。”

        顾弥:“啊???”

        周厌语指了指那边的谢酌,特别淡定:“年级稍微大一点的那位,我不认识,恐怕没办法介绍,不过他对面那位高中生,我认识。”

        不仅认识,他们俩之间还有一艘友谊的小船呢。

        顾弥:“哈???”

        周厌语语气平静,面色淡然:“我同班同学。”

        顾弥同事们:“!!!!”

        谢酌对面的男人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窗外人格外多,也不知道他看见了谁,突兀地站起身,侧脸轮廓瘦削清俊。

        男人冲谢酌低声说了句什么,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盒子推到谢酌面前,很快转身离开。

        周厌语惊鸿一瞥,蓦地一怔。

        总觉得那人的脸有些眼熟。

        不过她没多想,经理刚才问了她几件事,然后就过去找谢酌了。

        “我说,真的行么?”顾弥倚着柜台,有些不太信任,“请人家来店里当吉祥物摆着,感觉有点奇怪。”

        “不知道。”周厌语事不关己,“发工资的吉祥物啊,你们经理怎么都没想过也找我当个吉祥物?”

        顾弥:“谁说她没找过你?”

        “找过么?”

        “找过啊。”顾弥说,“你第二次来,我们经理就找过你了,不过你当时正在做数学试卷,估计没听清她在说什么,特别干脆地就拒绝了。一个月四位数的工资,只需要往这儿坐几个下午,多轻松?我还以为你视金钱为粪土才拒绝的呢。”

        周厌语:“……”

        “你说你们经理还会再问我第二次么?”周厌语认真地问。

        “不会。”顾弥冷酷打破她的白日梦。

        经理打算找谢酌谈的事儿暂时没结果,因为谢酌临时接了个电话,边说话边出了ea,然后往前直走,从背后拍了拍某位女性的肩膀。

        女人半侧过身,单手挽住他胳膊,谢酌躲了一下,没躲开,只好认命地随她。

        女人拉着他往旁边的专卖店走。

        周厌语忽然想起来刚才坐谢酌对面的那男人。

        谢酌的容貌和那男人的脸,至少有七分像,而侧脸,同那位挽着他手臂的女性侧脸,又有几分相似。

        ……一家人么?

        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如果是一家人,为什么刚才那年轻男人却像是刻意避开那女人?

        周厌语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就触及了别人的**,嘶了一声,赶紧跳下椅子,原地转了一圈。

        忘了忘了。

        刚才看见的东西,她现在已经全都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酌哥:这个经理是打算让我卖色???

        周妹:我不同意。

        明天就可以换同桌了!!!友情的小船马上就让你们翻了,爱情的巨轮给我冲鸭!!!

        (话说你们给我砸地雷的时候居然都把后面那串文字删了,今天发现霸王票名次首位突然变成5才感觉不对劲,去后台看了一眼,妈诶,有点词穷啊啊啊鞠躬感谢!!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