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成为病娇大佬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第384章 最初的相遇(11)

第384章 最初的相遇(11)

        赵梁很好地秉持了不该问的绝不多问这一原则,和妻子默默地跟在了孟繁辛的身后。

        楚八荒倒也不是真的需要一个像孟繁辛一样的仆从,现在的她心态其实更多的是偏向于对先前他的行为的报复。

        不得不说在甩掉了一大群累赘之后,他们的行进速度要快了许多。

        这一回只走了大约两天,他们就在楚八荒的带领下寻到了一处藏在深山里的小村落。

        奇怪的是,整个村落里稀疏错落着分布了十几户房屋,但似乎是因为长期没有人居住,有不少房子的黄泥墙面都因长时间的风吹日晒雨淋而倒塌了。

        一眼望去,保持着完整墙面的房屋竟然只有两个。

        而这两座房屋还并不相连,一南一北相隔甚远。

        楚八荒自己独自生着闷气,倒也没有冷落了赵家三人,指着北边的那个小院便分配好了住处。

        “你们去那处,我要住南边。自己规整规整,有什么缺的慢慢凑齐了便是。”

        赵梁兴高采烈地应下了。

        分了行李之后,孟繁辛便跟着楚八荒去了她选的那处小院。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挑眉询问出声。

        “姑娘是如何得知此地有这样一处隐于山林的村落,又适宜藏身的居住之地的?”

        同样好奇的还有一只拟人形象的统。

        这个世界完全没有数据可用,连它这无所不能的统都对世界背景一无所知,楚八荒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她不是不记得从前的许多事了吗?

        还是说这个村落里发生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才会让她如此记忆犹新!

        楚八荒:……

        她怎么可能知道为什么!

        她连这个鬼地方在什么城什么县都不晓得!

        正打算开口反驳,她就先自己一步,听到了自己清脆的声音轻荡荡地飘了出去。

        “当然是住过,这村子还是我建起来的。”

        楚八荒:“……?”

        统子:“……?”

        她俩怀疑自己见鬼了。

        明明她没有想要说话啊!

        孟繁辛的眼眸里闪过淡淡的诧异,却也不再追问。

        但从外表只能看出这村子里的房屋大概是空了有些时日了,但当她们真正进到屋内,才看出具体的时间。

        如果村里的人是同时离开此地的,那这些房屋应当空了有将近十年左右的时间了。

        屋里的家具并不算太少,拂去灰尘蛛网细看的话,还能分辨出是上好的木材所制。

        想来曾经住在这里的主人也是个注重生活品质的人。

        孟繁辛的余光扫过一旁掩着鼻子四处打量,明显对卫生环境充满嫌弃的女子,下意识地觉得,如果当初住在这里的人就是她,那就合理了许多。

        楚八荒四处巡查了一番之后才不情不愿地走出门去,朝远离唯二存在的另一个人抬了抬下巴。

        “院里就有水井,这些粗重脏累的扫洒就交给你。”

        脏成这种鬼样子,不知道要打扫到什么时候才能住人!

        明明是绕绕手指就能解决掉的事情,她偏偏就要劳动孟繁辛去做,其中若是没有包含着报复的意味,连楚八荒自己都是不信的。

        但孟繁辛没有往这方面想。

        可能是因为先前她的蝼蚁一说太过惊世骇俗,而且她本人也的确是这么做的,所以孟繁辛并不以为她是在折腾自己。

        也可能天女单纯是因为这点小事不值得她浪费法力吧。

        该说不说的,整个村子虽然看起来破败不堪,但各样生活物品倒是一点都不缺的。

        哪怕自己屋里没有,去别处院落里翻一翻也总能找到。

        孟繁辛打扫了两三天,才总算是将整个院子收拾得符合了楚天女的住宿要求。

        这几天楚八荒都是睡在树桠间的。

        早在第一天晚上因为腰酸背痛而半夜醒来的小楚就已经后悔了。

        她为什么要用这么愚蠢的办法去折腾孟繁辛啊!

        到头来受伤的只有她一个人呀!

        孟繁辛一点都不嫌脏,在收拾干净的床榻上早就已经睡得人事不省了!

        她好恨。

        所以在得知屋子已经收拾好了之后,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踏进了焕然一新的小院。

        面上虽然不显,但楚八荒心里一惊。

        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小院实在是过于眼熟。

        这不正是当初在幻境中看到的,孟繁辛向她求娶的那个小院吗!

        心中骇然归骇然,她看着屋内干净整洁的摆设,到底还是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还行,勉强能住人罢了。”

        除了一些如泥土稻梗筑成的墙,有些歪斜破落的门板之类硬件设施上的缺憾,其他的基本没有什么可以挑刺的了。

        孟繁辛见她点了头,转身便要去收拾自己的行囊。

        “姑娘便在此地住下,我去与赵梁同住。”

        “若是有什么吩咐,姑娘尽可唤我便是。”

        楚八荒的脸蓦地皱了起来。

        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既生气又不满地红了眼眶,一把拉住了孟繁辛的臂膀。

        “你这是什么意思?与我同住委屈你了吗?”

        孟繁辛愕然了片刻,自己咀嚼了许久才明白她的意思,脸上第一次浮上了不自在的表情。

        “姑娘是清清白白的女子,若是我与姑娘同住,只怕污了姑娘清名。”

        楚八荒冷哼一声,细长的指尖使劲戳着他胳膊上坚硬的肌肉。

        “赵梁他娘子就不是女人?你去他家住,就不怕污了人家的清名?”

        孟繁辛好笑地摇了摇头。“弟妹已然成婚,况且赵梁素来知晓我的为人,我与他如亲兄弟一般,怎可相提并论?”

        尤其他和楚八荒二人男未婚女未嫁,无论从礼数还是乡俗而言,二人同住一屋檐下都于理不合。

        楚八荒才不管这么多,她收回自己发疼的手指,干脆板起脸来,眉目沉沉。

        “我不管,你既然说了要为我马首是瞻,那我说什么你便要做什么。”

        “我说你不许走,你就只能住在这里!”

        孟繁辛看着打定了主意无理取闹的楚八荒,思虑良久之后只能长叹一口气。

        “某性情粗犷,日后若是有不周全的地方,望姑娘直言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