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章

        陈晨回来的时候,看见颜晗站在那里,整个人有种梦游的感觉。

        “你怎么了?”

        她从后面伸手拍了一下颜晗。

        这一拍似乎一下把颜晗拍醒了,她转头看着陈晨,“你东西拿到了。”

        陈晨点头。

        颜晗直接说:“那我们走吧。”

        陈晨一愣,指了指旁边说:“你不是说要算账的?”

        “今天我还有点儿事情。”

        颜晗显然有点心事重重的。

        两人准备直接离开,谁知这会儿先前围在钟琎身边的几个女生离开,钟琎脱身之后,朝这边走过来,喊住颜晗。

        “这个周末有空吗?”

        颜晗微怔:“有事儿?”

        钟琎没想到他能得到这么一句话,于是他浓眉紧皱,那张薄唇,看起来马上就要喷出恶毒的话。

        “还好意思问我有事儿?

        你都多久没下棋了,本来就比别人差一截,还不努力。”

        这话,难听。

        但是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颜晗本来就被裴以恒弄得心绪不宁,此时听到这句话,心底跟起了一阵邪火似得,极其不耐地说:“谁说我别人差的,你见过我最近下的棋吗?”

        钟琎没想到她胆还挺大,于是睨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要不咱们两下一盘?”

        颜晗望着他脸上的表情,一声冷笑,露出睥睨众生的冷傲眼神,竟是想也不想地说:“下就下,我还怕你不成。”

        钟琎这下真笑了,他点点头:“行,咱们周末约个时间。

        你可别反悔呀。”

        这会儿颜晗身上气场全开,全身都充斥着一种,你尽管来的气势。

        “谁反悔谁是小狗。”

        等钟琎离开之后,陈晨望着颜晗,目瞪口呆,直到她抬手冲着颜晗比了拇指,“颜晗,你牛,你是真的牛逼。

        真的,你身上这股子自信的劲儿,我服。”

        颜晗还沉浸在那股热血冲脑门的后劲儿里。

        直到陈晨继续说:“你知不知道,钟琎是去年全国大学生围棋大赛的冠军,人家是业余六段级别。”

        这事儿当时在学校挺轰动的,因为a大校长是一位围棋棋迷。

        所以去年全国大学生围棋大赛,就是在a大举办的。

        本来大家都没报什么希望,毕竟学校里围棋社里当时段位最高的就是沈星海的业余四段。

        可是没想到钟琎作为一匹黑马杀出,不仅杀进决赛,更是与隔壁q大的学生打得不分伯仲。

        本来两所大学就因为靠的太近,又实力相当,争得不可开交。

        但凡两校学生参加的比赛里,a大学生还喊出一个口号。

        a大可以输,q大必须死。

        当然q大那边也不可能放过他们,两校甚至印证了,相爱相杀,没完没了这八个字。

        颜晗回过神,终于想清楚刚才自己做出了一件什么事。

        果然,人一冲动,就容易上头。

        她眨了眨眼睛,反问:“现在我还能反悔吗?”

        陈晨无语地望着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觉得呢?”

        谁反悔谁是狗,颜晗脑海中响起自己这句掷地有声的话,下吧,万一她就赢了呢。

        陈晨这会儿准备回宿舍,问道:“你回家吗?”

        “不去,我去一趟行政楼。”

        其实行政楼她早就该去了,在裴以恒那天扯下自己口罩的时候,她就该去了。

        那天她看见他脸的一瞬间,就明白自己是弄错了。

        所以她想去找曾怡问问,这个烧伤的同学,到底他妈去哪儿了。

        ……

        “不是我们班的学生?”

        颜晗一脸惊讶地望着她。

        曾怡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个记性,真是一孕傻三年。

        这位学生虽然是咱们传媒学院的,不过不是你们新闻班,是隔壁广告一班。

        这不开学挺忙的,这事儿我就忘了跟你说。

        你也一直没联系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颜晗心里还真的是除了冷笑,找不出第二种情绪。

        所以到了现在,才告诉她,是搞错了。

        但是当曾怡问道:“你突然来问这个,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

        颜晗立即摇头,毫不犹豫地否定。

        绝对没有,她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问题都没遇到。

        可是当她乘坐电梯下来时,突然想起那天她就是在传媒学院的行政楼遇到他,那个眉眼让人惊艳的少年。

        以至于她在教室里看见他,一下就主观认定,他就是被烧伤的学生。

        如果单纯只是她自己误会了还好,可是她还告诉了文梦清和何扬名。

        现在更是整个新闻一班都知道了。

        如果她再去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误会,只是我认错了。

        估计这帮新生大概都会觉得,这个学姐,只怕是个傻子吧。

        颜晗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颜晗一连几天心情都不太好,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总爱做菜消磨时光,似乎在这些油盐酱醋茶中,她能找到一刻的宁静。

        可是这边裴以恒有点儿无奈。

        因为从小就太专注于围棋,有时候下棋,下着下着,他就会彻底放弃吃饭的时间。

        但是这几天,每当他下棋的时候,隔壁飘来一股香味,提醒他应该吃饭了。

        今天隔壁似乎做了葱爆牛肉,香味浓郁。

        此时他手中捏着一枚白子,眼睛明明盯着棋盘,可是许久都未落子。

        直到他突然将手中棋子重新扔回棋罐里,起身,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

        这个房子之前就是他家里人在住,所以装修地格外有品味。

        他搬进来之后,只是换了一些东西。

        只不过就是这个厨房,干净的一尘不染。

        此时那股香味像是专门往他鼻尖里钻似得。

        裴以恒仰头又喝了半瓶水,随后他拿起手机,准备去楼下吃点儿东西。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楼道里的香味弥漫着更甚。

        突然,裴以恒想起他的师母。

        他从八岁拜师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并未跟家人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他的老师家中。

        师母就是一个极会做饭的人,老师总是说自己吃太多,下棋的时候,时常会感觉到饿。

        还让裴以恒千万要以他为戒,不能找一个会做饭的女人。

        这样会降低他作为棋手的斗志。

        他以前太过专注围棋,从未考虑过,以后他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姑娘。

        可是他站在楼道等电梯的时候,一边是他过于安静清冷的家,另一边是不断传来美食香味的隔壁。

        似乎,这样的烟火气息也很不错。

        ……

        此时陈晨放下筷子,下定决心说:“你明天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再打我也不会来的。”

        颜晗做菜之后,总有人来吃吧。

        宿舍里的其他两人都不在,只有陈晨在学校。

        于是颜晗每天都会给陈晨打电话,叫她来吃。

        陈晨此时正陷入甜蜜的痛苦之中,她掐了一把自己的腰,哭丧着说:“我昨晚在宿舍里称了一下,五斤,我这几天在你这里吃饭,一下胖了五斤。”

        女生,不是在减肥途中,就是即将要减肥。

        她们宿舍里的人都不胖,但是有个万恶的颜晗在,大家都要挣扎在,吃胖的危险中。

        不过陈晨喝了一口水,真心实意地说:“颜晗,我真的太羡慕你,这么会做饭。”

        颜晗坐在她对面,她其实吃得也很少。

        这会儿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待放下杯子的时候,她的眼睛落在自己的手指上。

        因为她皮肤白,所以手掌也很白。

        但是并不细腻,甚至可以说不仅不柔软细腻,反而因为常年做菜,有点儿粗糙。

        她摇头道:“也不用羡慕我,不会做菜就算,学会了反而把手弄得糙了。”

        陈晨自然知道她的心结,之前她们宿舍夜谈的时候,大家都聊过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颜晗倒是挺明确的,她说她就想找一个手特别好看的。

        作为一个手控,结果她自己反而没有一双好看的手。

        真是挺遗憾的。

        陈晨赶紧说:“男人的大猪蹄子有什么好看的。”

        颜晗跟着笑了起来。

        第二天,颜晗还打算继续做饭,本来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还想着做什么,结果突然响起昨天陈晨的那句大猪蹄子。

        得,今天的主菜,就是椒盐猪蹄好了。

        为了这道菜,颜晗还亲自去了一趟超市,买了猪蹄回来,又请师傅用大刀将每个猪蹄对切成四半,这样做的时候,更容易入味。

        这道菜,做起来其实挺简单的,就是要有足够耐心罢了。

        猪蹄买回来之后,她立即放进冷水锅里焯水,随后再放在盛满温水的透明玻璃大碗里冲净。

        在猪蹄泡在温水里的时候,她顺手把待会要用的调料准备好。

        香叶、桂皮、八角,还有姜片、蒜瓣、冰糖、生抽、老抽和干辣椒。

        这些是待会要闷猪蹄用的,是为了让猪蹄更入味,需要放在砂锅里煮上一个小时左右。

        颜晗在做菜上总是有极大的耐心,她给自己订了一个小时的闹钟。

        正好邱戈把上次拍摄的视频发了过来,她走到放在客厅的电脑旁边,点开视频。

        那天拍摄的时候,山里下起了细雨。

        一阵微风刮过,有种密雨斜斜的韵味。

        特别是那天她是在一个凉亭里做饭,周围还挂上了竹帘。

        清风、密雨、古竹帘,当真是美如画。

        这期视频拍的是真不错,颜晗之所以每次检查,都是为了确定自己的脸并没有出境。

        所以在确认无误之后,她把视频发到了微博上。

        忙完之后,锅上煮着的东西,早已经溢出了香味。

        待时间到了,颜晗将猪蹄从砂锅里捞出沥干,随后放进滚油里炸的焦黄脆香。

        颜晗行动干练,没一会已经到了最后一步。

        炒锅里,加了少许油,加入洋葱还有青红椒爆香。

        之后就是猪蹄入锅炒,最后撒上椒盐粉,不停翻炒。

        颜晗将猪蹄盛进盘子,刚端出厨房,正好门铃声响起。

        她以为是陈晨今天不用打电话就自觉过来,端着猪蹄,直接过去开门。

        打开门。

        她望着那只举在半空中,似乎还准备再按一下门铃的手掌,手指修长白皙,骨节是那种男人特有的分明,好看地让人几乎挪不开眼睛。

        她心神恍惚之际,看见裴以恒的脸时,彻底愣住。

        直到好一阵,大脑反应过来时,她下意识地端起自己手里那盘刚做好的猪蹄。

        “同学,要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