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今天因为是周末,外面天气阴沉沉,裴以恒依旧在家下棋。

        随后他手机微信响了两下。

        他没看,而是继续下棋,直到手机不停在响,他终于拿起来。

        最先是程津南在群里转发了一条微博。

        高尧:“这什么?”

        程津南:“我女神,做菜一流,特别是这期视频把我带回了刚喜欢她的时候。”

        高尧:“丫变心的也太快了吧,你不喜欢你的小仙女了?”

        高尧特地打了几个坏笑的表情。

        程津南:“你他妈就是故意的吧,那是未来太子妃,我就算再喜欢,也不可能跟阿恒抢的。

        对吧,阿恒。”

        高尧:“算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因为就算你跟阿恒抢,人家小仙女也不喜欢你的。”

        裴以恒在看到这条的时候,已经关掉微信。

        直到许久之后,隔壁再次传来浓郁香味,这次似乎是在炸什么东西,带着一股椒盐的鲜香味道。

        裴以恒沉默地站了起来,准备去厨房烧热水,给自己冲一杯咖啡。

        这几天,他难得不能专注在围棋上。

        可是找了许久,他都没成功打开燃气。

        此时他鼻尖还在缠绕着那股香脆的味道,经久不散,即便是他,此刻脑海中都忍不住在想,隔壁,究竟在做什么呢。

        他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突然,转身走出厨房,直接拉开自家房门,走到了对门。

        对面的人天天都在吃饭,她应该知道怎么用燃气吧。

        嗯,就算问一下,也不算很打扰吧。

        于是,他伸手按下门铃。

        直到门口打开,露出一张莹白精致的小脸,她头发都扎在脑后,那双本来就大的眼睛,此时瞪地圆圆的,看起来她似乎比自己还要愣。

        好一会,她端起自己手里的盘子,扬起小脸,问道:“同学,要吃吗?”

        此刻,盘子上金黄脆响的猪蹄散发着阵阵椒盐香味,离地这样近,那股子香味彻底钻进了他的心里。

        面前淡漠的少年,终于轻启薄唇。

        “好呀。”

        颜晗站在厨房里,开着大火里的锅里,正冒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她出神地望着面前的锅,直到锅盖噗噗要掀起来,她这才回过神。

        待她将火关小,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少年,显然比她淡然冷静地多。

        就在刚才,当她打开门,看见裴以恒的脸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像是有一根弦崩断,一张嘴居然是问他要不要吃猪蹄。

        而让她更崩溃的是,这个一向淡漠的男人,居然答应了。

        此时,他坐在外面沙发上,神态自然轻松,看起来反而是她这个主人比较紧张。

        颜晗深吸了一口气,有什么可紧张的,不就是认错人了。

        况且,她还是好心。

        于是抱着这个念头,颜晗居然昂首挺胸地把剩下三个菜做完,蒸饭的锅里也传来了米饭的清香。

        颜晗将菜端上桌的时候,招呼道:“家常便饭,你不要嫌弃。”

        她说话的时候,稍微拖了一下尾音,听起来有点儿撒娇似得。

        她自己没那个感觉,正在沙发上站起来的裴以恒,动作一顿。

        此刻他回头看她,就见颜晗已经重新进了厨房。

        她今天因为在家,穿得格外简单,宽大的白t恤和短裤。

        只是白t恤太过宽松,穿在她身上空落落的,显得她特别清瘦。

        特别是那张小脸,明明别人把头发扎起来,显得脸大,可是她反而越发有巴掌脸的感觉。

        裴以恒站在白色饭桌旁,颜晗把筷子拿了出来,摆在餐桌的两边。

        她低头摆餐具的时候,微垂着头,鬓边松软的头发跟着垂下。

        等都收拾好了,眼看着两人要落座,颜晗心一横,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

        这还是上个学期期末的时候,宿舍里的人在她这里吃火锅留下来的。

        她平时不爱喝酒,不过这种时候,她觉得酒还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她打算跟裴以恒,一笑泯恩仇呢。

        两人坐下之后,颜晗抬头望着对面的男人,大眼睛眨了下,终于酝酿好语言:“那个,我先跟你解释一下。”

        对面的男人稍微挑眉,但是并未开口,好整以暇的模样。

        一副,你说吧。

        虽然颜晗还是觉得挺丢人,但决定把事情说清楚,毕竟要是一直不清不楚的,大家都挺尴尬。

        于是她清了清喉咙,开始解释。

        待把这个乌龙说清楚之后,颜晗低声无奈道:“我前两天去重新问了行政老师,她才告诉我,那个被烧伤的学生,根本不在我们班里。

        是她弄错了。”

        她一直没找裴以恒说清楚,就是觉得自己这次干了一件挺笨的事情。

        有点儿没脸儿。

        听完这话,他抬起头,“是这样?”

        从进门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乍一开口,声音依旧那样清润好听。

        说实话,颜晗都觉得真有点儿真不公平,你说这世上怎么就有人独占所有好处呢。

        长了这么一张漫画脸,颜晗真没夸张,他的脸好看到让你觉得就乍然看见少女漫里的男主走了出来。

        还有他的手,想到这里时,她的视线无意落在他放在餐桌上的手掌。

        他的手是真的漂亮,手指修长削瘦,微蜷的时候,手背骨节根根分明,肤色太过白皙透出一点儿血管的颜色。

        颜晗觉得她好歹还有一点儿缺点呢,因为做饭手掌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柔软纤细,有点儿粗,也有点儿大。

        面前这人,似乎占据了老天爷所有的偏爱。

        颜晗突然想起,她中二时期看的漫画,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她觉得用在他身上还真的挺合适。

        天选之子。

        就在颜晗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男人开口打断她放飞的思绪,“就这些吗?”

        “对啊,就是这样。”

        少女点头,眨巴眼睛望着他。

        裴以恒微垂了下眼睑,待重新抬起后,直勾勾地望着她,“那现在可以吃饭了吗?”

        啊……颜晗愣住,随后意识到自己吧啦吧啦了大半天,人家等得不耐烦了。

        于是她特别不好意思点头:“当然可以,你吃,你吃。”

        颜晗伸手拿起啤酒,说道:“要不要喝一杯,然后这件事就算我们说开了,以后大家都没误会。”

        裴以恒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默不作声。

        直到颜晗笑着说:“现在误会解开,我觉得世界都变美好了。”

        少女的声音清润,一口就带着三分甜,听起来还真得挺像个活泼又天真的少女。

        直到裴以恒淡淡说:“我觉得你还是那天说话的样子,比较像你。”

        颜晗怔住,见他没继续说下去,于是不耻下问地开口说:“哪天啊?

        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现在是打你们一顿呢,还是打你们一人一顿呢?”

        裴以恒说完,唇角弯了弯,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浅笑,而且看起来心情挺好。

        颜晗本来已经食指勾起了啤酒罐的拉环,砰地一声,拉环被她硬生生掰断。

        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裴以恒,所以那天她教训那两个女生的话,都被他听见了。

        那时候他已经在旁边了吗?

        她直直地盯着眼前这张脸,终于,心态崩了。

        她他妈上辈子一定是欠他的,这辈子来还债了。

        一顿吃完,颜晗味同嚼蜡,可是对面的人似乎胃口极好。

        这人,哪怕颜晗看见他心态持续崩溃,都不得不承认,跟他在一起吃饭,是一种享受。

        优雅、慢条斯理。

        她起身把碗筷端进厨房的时候,裴以恒跟着进来。

        他望着背对着自己,已经熟练带上围裙收拾碗筷的少女,声音低沉:“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先出去吧。

        我能搞定。”

        可是裴以恒始终没走,只是站在门口望着她。

        颜晗这里有洗碗机,所以把碗筷放进去之后,也不用自己动手洗。

        此时她突然想起来,问道:“对了,你刚才敲门,是知道我住在这里吗?”

        身后没有声音,她扭头看向门口。

        “我打不开家里的燃气。”

        男人站在门口,神色淡然,仿佛他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你过来。”

        颜晗望着他,在确定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后,说了一句。

        裴以恒没动,颜晗干脆走到门口,直接伸出两根手指捏着他的衣摆,“你过来嘛。”

        她从头到尾做了一遍,回头望着他。

        裴以恒眼神出现几分了然,原来这么简单呐。

        颜晗本来在他面前丢脸了好几次,这会儿总算找回了点儿场面,她也不好太得意,干脆拿出水壶准备烧一壶热水。

        她边把水壶放在水龙头下,边说道:“要喝茶吗?”

        “要不喝奶茶?

        我还挺会做奶茶的。”

        提起自己擅长的事情,颜晗眉眼带着笑。

        因为颜晗转头看他,水从壶里溢满,裴以恒朝着水池里点了点下巴:“水满了。”

        颜晗这才发觉,赶紧把水壶拿出来,只是她微微用力,壶里的水又泼出一些在地上。

        颜晗伸手去拿干净的抹布,准备擦一下水壶外壳。

        可是她穿着的拖鞋在踩到地上的水迹时,脚下一滑。

        颜晗手里还抱着水壶,她轻呼一声,整个人光速往下摔过去。

        裴以恒见状,立即冲过去,伸手将她抱住。

        可是她手里的水壶脱手,一下砸了下去。

        啊,颜晗一声抑制不住地痛呼。

        即便水壶里的水洒了很多出去,可是还盛着大半水的水壶,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她的脚背上。

        裴以恒都能感觉到,怀里的女孩,突然身体的僵硬。

        颜晗腾地一下,眼泪都下来了,一双大眼睛瞬间变得雾蒙蒙。

        此时裴以恒还抱着她,刚才要不是他及时抓住她,只怕整个人得摔在地上。

        此时她疼成这样,裴以恒竟是一时没松开她。

        直到他低声问:“脚怎么样?”

        “断了,断了,肯定断了。”

        颜晗声音里带着哭腔,饶是再坚强的少女在这样巨大的疼痛之下,都有点儿惊慌。

        裴以恒扶着她靠在流理台旁边,轻轻松开她。

        待他缓缓蹲下,伸手轻轻将她的脚掌从拖鞋里拿出来,等他要捏她脚背的时候,颜晗下意识地往后。

        男人垂着头,一开口说话,声音没了平时的冷漠,像是哄孩子似得。

        “别动,我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