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耳边像是鼓膜在突突地跳动着,那种心跳一下加速地感觉,让颜晗忍不住撇头看向另外一边。

        可是即便转过头,还是抑不住想要上翘的嘴唇。

        他说站在她这边哎。

        颜晗嘴角微微抿着,待她轻咬着唇瓣,快要憋不住笑意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等颜晗将手机拿到面前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名字,让她嘴巴耷拉下来,再也没了刚才忍不住想要的模样。

        她冲着裴以恒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走到旁边接通电话。

        裴以恒站在原地等她的时候,看着少女将手机贴在耳边,垂着头望着地上,脚尖轻踢着路边的台阶。

        虽然听不清楚她说的话,可是她一会儿皱眉,一会伸出手指不停地搅弄鬓边的头发。

        终于,等到她挂断电话,整个人都没了方才的开心,显得有点儿丧气。

        她垂着小脑袋,没精打采地走过来,低声说:“我得回家一趟了,今天没办法跟你一起回去了。”

        “家里有事吗?”

        裴以恒望着她丧气的表情。

        颜晗摇头,但就是浑身传递着一个信息,我、不、想、回、去。

        家里派车来接她,所以等到车的时候,裴以恒早已经离开。

        司机一看见颜晗挺热情的,亲自下来替她打开后座的车门,笑嘻嘻地说:“颜颜小姐,老先生让我接您回家。”

        颜晗其实是个挺有礼貌的姑娘,低声说:“谢谢。”

        颜家老爷子平时都是住在郊区,空气清新还特别清静,周围还有不少与他年纪相仿的老爷子,时常凑在一起下下棋耍耍太极,日子别提多自在了。

        a大校园在市中心,所以一路开过来,夕阳已经快要落山。

        她下车的时候,就看见老爷子站在自家前花园里,正拎着一个小水壶在那边给花草洒洒水,旁边一条小柯基正绕着他的腿边转悠。

        “二狗子,”颜晗一进去,唤了一声。

        本来正在老爷子脚边转悠的小柯基,四条小短腿一下迈了起来,没一会窜到了颜晗脚边。

        颜晗半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皮光水滑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朝她看着,还不时伸出粉色的舌头想要舔她的手掌。

        她干脆直接把小柯基抱在怀里,走到还拎着小水壶兢兢业业洒水的老爷子身边。

        “爷爷,我回来了。”

        颜晗眉开眼笑地说道。

        她笑得这般开心,本来准备好好教训她的老爷子,这会儿也有点儿舍不得,只是没好气地说:“我要是不打电话叫你回来,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就不回来了?”

        颜晗睁大眼睛,随后眨巴眨巴地望着他,“怎么可能,我哪儿舍得您呀。”

        “就只会说好听的,一点儿行动都没有。”

        老爷子哼了一声,这回看起来是打定主意,坚决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颜晗赶紧把二狗子放下去,伸手挽住老爷子的手臂,娇声娇气地说:“爷爷,要不我今天给你露一手,您不是最喜欢吃我做的蟹黄豆腐,说有您当年的风范嘛。”

        老爷子年轻时候是个厨子,到老了之后,那些钱财公司的时候他反而不愿意提。

        最爱回忆往昔的就是当初他开第一家小馆子的时候,做的菜那真是十里飘香,但凡吃过一次,绝对还会再来吃第二次。

        在哄老爷子这件事上,颜晗有独家秘籍,所以这会儿祖孙两人已经有说有笑的进了别墅里。

        不过老爷子也没真的让她去做饭,“难得回来一次,陪爷爷说说话,做饭让她们去做就行了。”

        此时一个三十来岁的保姆,端着茶过来。

        颜晗看了一眼,随口问了一句:“这个阿姨是刚来的吗?”

        “之前的阿姨,老家有事就走了。”

        老爷子淡淡说道。

        颜晗哦了一声,伸手接过她端过来的水杯,轻声说道:“谢谢。”

        明显保姆愣了一下,赶紧摇头说:“应该的,应该的。”

        “难得你回来,走,陪爷爷下一盘。”

        老爷子喜欢下棋,年轻的时候就爱下,时常念叨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他那会条件不好,根本没有学棋的环境。

        要是他真的学下棋了,还有那什么聂卫平啊、常昊什么事情。

        颜晗每次听到这个,都没好意思打击他老人家,爷爷你都跟人家差辈了,还比什么呀。

        于是两人到老爷子的书房下棋,不得不说,虽然老爷子是比不上职业棋手的棋力,但是毕竟是下了几十年的,颜晗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颜晗之所以想要加入围棋社学棋,就是想要多练习练习,来日能打败老头儿。

        其实她并不喜欢围棋,她目的性挺强的,就是为了她家老头。

        因为颜老爷子答应过她,只要哪天她能下赢他一盘,他就答应她一个条件。

        结果下到一半,颜晗发觉自己又落入下风,赶紧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只是没想到她路过厨房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正忙活的两个保姆在聊天。

        “我看这位小姐,性子真好,我给她端茶她还跟我说谢谢呢。”

        这个声音挺陌生又年轻,应该是刚来家里的彭阿姨。

        另外一个听起来岁数略大的声音响起,“性格好是确实好,看见谁都笑眯眯的,也得老爷子喜欢。”

        这位是许阿姨,在家里干了有十来年。

        结果许阿姨这句话刚说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少跟这位小姐接触,对你没好处。”

        许阿姨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给新人彭阿姨指点迷津。

        彭阿姨立即不解地问:“为什么呀?”

        “我之前不是都跟你说过的,她爸以前被她妈哄的,连家都不要,走了。

        你说咱们夫人能喜欢她吗?

        所以之前夫人可一直跟我念叨,就怕她也像她爸爸那样,被那些长得好看的穷小子哄骗了。”

        说着许阿姨还重重地啧了一下。

        彭阿姨是家里刚来的,估计性子也老实,低声说:“我觉得钱什么都不重要,最要紧是两个性格合适,相互喜欢才好呢。”

        “啊哟,所以我说你天真的呢,这颜家上百亿的公司,这么多钱,你以为跟我们这些小门小户一样,人家要讲究门当户对的。”

        说到这里,许阿姨又说:“哎,对了,我得夫人打个电话说一声小姐回来了。

        要不然她又得生气我没及时告诉她。”

        颜晗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望着前面的洗手间。

        最终她还是转身上楼,去用了自己房间里的洗手间。

        本来她就实力不济,再加上有点儿心事,很快这盘棋就输了。

        正要她们准备出去吃饭的时候,老爷子的手机响了,他嘟囔道:“我就不爱用这个电话。”

        可是说着,他还是接通电话。

        他跟对面说了两句,竟是把电话递了过来,说:“来来,你也说两句。”

        颜晗接过电话,对面的女声响起,问她:“今天回来住了?”

        “嗯,爷爷给我打电话的,我明天就回学校。”

        颜晗乖巧地回道,面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

        对面的人似乎对她乖巧的回答挺满意,说道:“这个周六,一起吃个饭吧。”

        颜晗愣住,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句,于是她闷闷地应了一声:“嗯,好的。”

        她说完又把电话递给老爷子,好在这次爷爷说了两句就嫌对面罗嗦,直接挂了电话。

        这一顿颜晗吃的挺食不知味。

        到了周六的时候,因为想着难得跟她吃饭,于是颜晗特地选了一套应该符合她审美的衣服,一身白色蕾丝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上面一点点,不会太保守也不会太暴露。

        她又穿了一双浅色系高跟鞋,她本来就个子高挑,穿上之后,整个人显得盈盈玉立。

        只是颜晗到了定好的餐厅位置上,等了好久也没人来。

        她想着人家那么一个大忙人,也没打电话过去,继续乖乖等着。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她看着对面一个坐下来的男人,嬉皮笑脸的模样,她立即冷冷道:“这里位置已经被预定,麻烦你去别的地方坐吧。”

        “你是颜晗对吧,”年轻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嗤笑道:“不错呀。”

        年轻男人又开口说:“今晚就我们两吃饭啊,你不知道吗?”

        颜晗正欲发怒,突然愣住。

        她怔怔地看着对方,“我跟你吃饭?”

        “对呀,我们两个相亲,”男人显得极感兴趣地望着颜晗,本来他是不想来的,可是他妈非说这姑娘不错,他就随便来看看,还真漂亮,绝对不是整容脸,跟他平时接触那些的网红,完全不一样。

        这他妈就是个小仙女呀。

        “我叫余皓。”

        对面的人笑嘻嘻地自我介绍。

        本来颜晗想要直接走人的,可是她想了下,最后还是强忍着坐下来了。

        不就是吃一顿饭,只当对面是条狗,她吃她的。

        她实在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再吵起来。

        于是她立即让服务员来上菜,她点菜速度很快,对面余皓则是不紧不慢,悠闲自在的模样。

        趁着他点菜的时候,颜晗低头看了一会儿手机。

        没想到点好菜,她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裴以恒从门口进来。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短发红唇,穿着一件浅灰色格纹长西装外套,里面搭配着白t和黑色皮裙,露出一双腿,笔直又白皙,在餐厅的灯光下好看地发光。

        颜晗看得有点儿愣,直到他们在距离自己挺远的位置上坐下。

        裴以恒坐在背对她的位置,所以并没有看见颜晗。

        这一顿吃的,不管对面余皓说什么,颜晗都只是敷衍地嗯了两声,她不时抬头打量裴以恒和那个短发女人。

        看年纪,应该是他姐姐吧。

        颜晗心底想着,嗯,肯定是姐姐。

        结果下一秒,她就看见短发女子突然拿起餐布,竟是起身替对面的裴以恒擦嘴。

        颜晗:“……”

        这边,裴以恒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平静地问道:“你疯了吗?”

        “没大没小的,”简槿萱轻笑了下,直接收回自己的餐布,她头微偏,果然那边座位上的少女,飞速地离开,看起来是去洗手间了。

        简槿萱干脆放下手里的刀叉,单手托着下巴,极优雅地问:“我亲爱的小师弟,你是不是欠下什么桃花債了。”

        裴以恒神色淡漠地将面前地肉切开,慢条斯理地用叉子送进嘴里。

        待他吃完后,这才轻轻擦了下嘴巴,淡淡说:“别说这种无聊的话。”

        简槿萱挑眉,诧异地说:“可是我看那边的小姑娘,已经偷瞄你半个小时了。”

        她眼睛朝那个座位上看过去,只是这一次她神色微变。

        “卧槽,”她低声怒骂了一句,说道:“那男的是不是在那姑娘杯子里放了东西啊。”

        裴以恒回头看,就见那边的男人将手里的杯子轻晃了两下,重新放回了对面。

        “他这是干嘛?

        给那个小姑娘下药吗?”

        简槿萱被那个男人的操作有点儿弄懵了,在酒吧给不认识的人下药确实不少。

        可是来这里的应该都是认识的人吧,这男的给自己认识的姑娘下药。

        简槿萱嘟囔的时候,裴以恒看见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翩然而至,竟是走到那个位置坐下。

        他直接站了起来。

        “哎,阿恒你干嘛去?”

        简槿萱没想到他直接就走过去了。

        本来颜晗刚坐下,谁知对面的余皓特别热情地非要跟她碰杯,颜晗正觉得他太烦,打算喝一口水,直接走人,餐桌旁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待她抬头,眼睛刚触到男人的眼神,她面前的水杯已经被他伸过来的手掌端了起来。

        余皓没想到这要成功了,突然杀出来一个人,立即怒道:“你他妈谁啊?”

        裴以恒望着他,整个人气势凌人,神色格外冷漠。

        “你是自己喝下去,还是我灌你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