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阳光正浓,渐入末夏,渐渐没了那种热得如同蒸人的天气。

        此时厨房里,传来哧地一声长响,显然是有东西进了热油。

        裴以恒本来坐在客厅沙发上,想了下,还是起身走到厨房门口。

        待他在门口站定,望着里面正忙活着少女。

        她把浓密的长发都束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粉色围裙,松松地系在腰间,还是衬地腰身纤细不盈一握。

        此时她正拿着锅铲,认真地在煎着锅里的鲫鱼。

        待她将被煎得金黄的一面翻过来之后,油锅里滋滋作响的声音再起。

        她头顶上的抽油烟机在响,锅里爆出鲜香的味道。

        裴以恒安静地望着她,心底是真的觉得挺神奇。

        明明昨晚她还是站在街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被人抛弃无家可归的彷徨少女。

        可是早上醒来之后,她仿佛自动删除了脑子里的一切负面情绪,重新投入了新的生活。

        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

        这句话在她身上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她还不是那种假装高兴,强行开心。

        她是真的把昨晚的事情抛在脑后,哭过一场,就狠狠地把这段记忆甩掉。

        干脆利落地,简直是过分帅气了。

        裴以恒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样的感觉,就是觉得她似乎每次都能让他觉得惊奇。

        在他以为她就是个狡黠的小狐狸时,她又有着那样柔软又让人心疼的一面。

        可是心疼不过一夜,她不用别人开解,已经自己走了出去。

        此刻煎鱼的鲜香味,不停地钻进鼻尖。

        直到她端起早已经准备好的冷水,顺着锅慢慢地倒进去,打结的葱还有切成片的姜都被放进锅里。

        颜晗顺手把旁边透明的玻璃锅盖拿起来,转身,看见门口站着的。

        她直接挥手说:“不是跟你说了,今天等着吃饭就好。

        快去坐着,快去呀。”

        裴以恒在她的目光,还是转身回到了客厅沙发。

        此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正‘嗡嗡’地震动不停,看起来是有信息进来。

        他坐下后,把手机拿了过来,待解锁看到微信里的聊天记录。

        程津南:“怎么这么无聊?”

        这句话后面,是艾特群里的其他两个人。

        高尧:“我在打游戏,要一起开黑吗?”

        两人接着聊了一堆游戏的事情,本来他们还在聊,裴以恒准备按下锁屏,结果程津南又发了一句话过来。

        程津南:“咱们殿下怎么又不说话?”

        高尧:“肯定又在下棋吧,太子殿下如今虽不在朝中,但是依旧心怀这天下。”

        裴以恒捏着手机看着他们两个臭贫,依旧没有任何回复信息的意思。

        群里的两人继续在臭嗨。

        高尧:“一想到,这种周末,咱们太子还在下棋……”

        程津南:“真可怜。”

        高尧:“阿恒真可怜。”

        “马上鲫鱼豆腐汤就好了,再等一下就能吃饭了哦。”

        少女清脆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显然是怕他饿极了,出言安慰他。

        裴以恒看着手机上的对话,耳边是她脆生生的声音,唇瓣一点点上扬,最终还是溢出一声轻笑。

        终于,沙发上的人舒适地靠着,露出一脸几乎能称得上是有点儿小得意的表情。

        谁说他可怜的。

        他可是,有人给他做饭吃的人啊。

        到了吃饭的时候,颜晗招呼裴以恒过来,雪白色的餐桌上,铺着淡雅的桌布,一道道精心准备的菜肴被端上来了。

        一桌子,具体也说不上是哪里的菜。

        既有鲜香麻辣的水煮肉片,也有焦黄香脆的蛋黄鸡翅,还有她特别做的耗油生菜,绿油油地生菜看起来就叫人胃口大开。

        至于最后盛上来奶白鲜嫩的鲫鱼豆腐汤,汤头被熬的奶白,汤面上还洒了一些葱花入味。

        即便还没尝味道,已经叫人胃口大开。

        这些都是寻常的菜肴,可是红黄白绿地这么摆上一桌子,饶是再矜持的人,都要食欲大开。

        颜晗是因为觉得不好意思,昨晚自己哭了那么久,人家不仅听着她从头哭到尾,甚至送她回来之后,还因为担心她,在她家里的沙发将就了一夜。

        学弟做到裴同学这份儿上,颜晗觉得自己怎么都该表现出学姐的风范。

        “这个汤好喝吗?”

        颜晗怕他饿,先给他盛了一碗,让他尝尝。

        裴以恒喝了一口之后,点头,轻嗯了一声。

        颜晗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早上忙着去买菜,回来之后又一直在做饭,以至于她都没把昨晚的事情,好好理清楚。

        这会儿裴以恒慢条斯理地把一小碗汤都喝了下去。

        颜晗终于开口问道:“那个,替我谢谢你师姐,昨晚真的麻烦她了。”

        “你昨晚已经谢过了。”

        裴以恒语气淡然。

        颜晗点了下头,确实,昨晚已经谢过了,所以她顺嘴说道:“我一开始看见你们,还以为她是你姐姐,没想到居然是师姐。”

        “对了,你们是哪个师门的?”

        颜晗对这个还挺好奇。

        毕竟这种师姐的叫法,虽然有点儿老旧吧,可是透着一股历史的沉重气息,光是从这两个字,就能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师门传承。

        不过他们这个门派,是传承什么的。

        裴以恒看着她,拿着筷子的手微顿,唇角缓缓勾起,“想要知道?

        嗯?”

        颜晗眨巴了下眼睛,居然极快速地说:“求求你了,告诉我吧。”

        裴以恒:“……”

        这声音,有点儿嗲啊。

        颜晗眼尾弯弯,一脸明媚地笑,“你是不是就是想我这么求你的,好了,现在我求你了,快告诉我,你们师门是传承什么的吧。”

        裴以恒:“……”

        这大概就是她神奇的另一面吧,奇特的脑回路。

        裴以恒低笑了一声,极好听地声音不紧不慢道:“是围棋。”

        围棋呀。

        颜晗眼睛睁地滚圆,一脸惊讶地望着他说:“你们师门居然学的是围棋。”

        不过随后她又露出了然的表情,“难怪你围棋下的那么厉害,连钟琎那么厉害都不是你的对手。”

        这会儿颜晗对裴以恒的师门,充满了巨大的好奇。

        于是她强忍着对着裴以恒的抱拳的冲动,再次认真问道:“敢问尊师是哪位?”

        裴以恒望着她肃然起劲的模样,一开始觉得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挺好的,这样就少了那些好奇和想要打探的目光。

        可是这会儿,他心底居然又有点儿让她知道。

        连钟琎那么厉害……

        那个叫钟琎的人,不过是业余六段吧,在她眼中就是那么厉害吗?

        如果是他呢,裴以恒九段。

        他突然挺想知道,她知道自己是谁,会是什么反应。

        于是他说:“我的老师是江不凡先生。”

        对面的少女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然后她用极认真又真诚地口吻说:“原来是江先生,久闻大名,失敬失敬了。”

        裴以恒直勾勾地望着她。

        真的,长这么大,他第一次内心有这么强烈地冲动想要爆粗口。

        你失敬个屁!

        你根本连江不凡是谁都不知道吧。

        因为周末的时候,是围棋社难得活动,颜晗许久没参加,这次钟琎特别给通知她,再不来,作退社处理。

        于是颜晗下去的时候,赶紧去了围棋社。

        围棋社的地方其实挺宽敞的,这当然要得益与他们新校长是围棋迷,而且去年钟琎打败隔壁学校,拿下全国大学生冠军。

        因此得到了校长的亲自接见,当校长一脸亲切地询问他围棋社的情况时,钟琎不顾周围自己院长和系主任的死亡目光,毅然决然地往围棋社的困境说了一下。

        于是很快围棋社的活动地点改了,比以前真是宽敞了许久。

        颜晗入社捐赠的那二十副棋盘,也有了用武之地。

        她到的时候,不少人已经下棋了。

        说实话,她觉得a大围棋社这个氛围挺浓厚的,毕竟都是年轻人,能耐得住性子,在这里一坐就是一个小时,确实挺不容易的。

        她正东张西望地时候,身后传来声音道:“颜晗,我跟你下一盘吧。”

        闻言,颜晗回头,看见钟琎站在她身后。

        “不用,我……”颜晗看了一圈周围,发现大家要不就是已经在对弈,要不就是干脆围观别人下棋,还真找不到跟她下的人。

        于是颜晗硬着头皮,跟钟琎下了起来。

        沈星海过来的时候,看见角落的两人,还挺开心。

        他还特地走到背对着颜晗的角度,冲着钟琎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可是半个小时之后,钟琎望着面前的棋盘,上面黑白子已经在棋盘上布了大半。

        但是显然,黑子早已经后继无力,走入死局。

        钟琎只觉得额头直突突,他努力憋着,尽量用和缓地口气问:“上次跟我下棋的人是谁?”

        颜晗一愣,下意识地说:“我呀。”

        “还想骗我,就你这样的布局,这样的棋力,你能下出上次那样的棋?”

        钟琎几乎是咬着牙。

        他之前根本没想到颜晗骗了他,还以为她只是参考了哪位大师布局下法。

        可是今天两人一对弈,她就彻底露馅了。

        颜晗被拆穿,也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小声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骗你的。”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下棋,”还是这么不想给他做饭?

        钟琎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气不打一处来。

        或许是太过骄傲,以至于她为了避开自己,使出这种手段,钟琎忍不住质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加入围棋社,是为了好玩?”

        “当然不是,我就是想提高自己下棋的水准。”

        钟琎望着她,冷笑道:“你喜欢围棋吗?

        了解围棋吗?”

        颜晗见他这么生气,觉得真的有点儿莫名其妙,她不就是棋力不敌他输了,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好吧,如果他为了上次自己骗他生气,好像也是应该的。

        于是她小声嘟囔道:“我当然了解围棋了。”

        “当今围棋世界第一人是谁?

        你知道吗?”

        钟琎显然不信,冷笑一声问道。

        颜晗犹豫了下,试探性地说:“李……李昌镐?”

        钟琎觉得额头跳地更厉害了,李昌镐的巅峰期差不多是在十年前了,如今围棋的世界第一是他妈中国的裴以恒九段。

        他要说出口的时候,沈星海突然冲了过来。

        沈星海强制把钟琎拉走,待两人到里面办公室的时候,沈星海低声说:“我说你这是什么毛病,哪有对人家小姑娘这么凶的?”

        “我就是不喜欢她把围棋不当回事的态度。”

        钟琎还觉得生气。

        沈星海:“……”

        终于他服气地说:“要不你找个女棋手当老婆吧,这样你们能天天下棋。

        你也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不就是没你那么喜欢围棋,她就得让你教训呀。”

        “我……”钟琎挥手道:“你根本不懂。”

        结果,等他再出去的时候,发现颜晗早已经溜之大吉。

        颜晗到家的时候,就在盘算着,以后围棋社只怕是呆不下去了。

        对,她就是不喜欢围棋,她之所以学下棋,就是想要打败她爷爷,让老头兑现他的承诺,答应自己一件事情。

        当初她之所以选择加入学校围棋社,是因为在学校方便。

        等她出了电梯时,刚准备回家,想了下,还是转身到对面,按下了门铃。

        等里面的人开门时,她劈头就问:“你喜欢围棋吗?”

        裴以恒微愣,但是最后,还是轻轻点头。

        颜晗:“那如果一个人不是喜欢围棋,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去学下棋,你会鄙视她吗?”

        他微怔了下,显然有些错愕。

        半晌后,他轻轻摇头,看着她,认真地说:“公园里下棋的人,他们或许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下棋,可是你会他们不应该下吗?

        没人可以判断你,不管是喜欢也好,利用也好,围棋就是围棋。”

        颜晗笑了起来,像是彻底被安慰到。

        随后她又快速地举起手指,问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当今围棋排名第一的人是谁啊?”

        裴以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