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颜晗望着面前的人,后知后觉地才发现,在刚才他靠近的那一瞬,她居然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男人过于强大的气场,在她周围铺天盖地地覆盖着。

        两人贴地很近很近,近到她觉得自己的鼻息随时都能袭到他的脸上。

        半晌,她突然轻笑了,身体微微往后。

        少女乌黑晶亮的眼睛染上几分笑意,像是偷吃得逞的小狐狸儿,眼尾上翘,有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妩媚劲儿。

        或许这种撩人不自知,反而更勾人。

        裴以恒望着她的脸,她眼睛微眨的模样,眼尾翘起的弧度,每一处小小的变动,都被他收入眼中。

        而在颜晗轻轻地抬起手指,用白皙的手指尖轻轻地抵着他的脸颊,轻敲了两下,“你是以为我写的,所以才回了纸条。”

        说着,她的舌尖在唇瓣上轻舔了下,饱满粉嫩的嘴唇,显得更加水润。

        裴以恒倏地往后退了下,颜晗的手指尖离开了他的脸颊。

        明明她什么都没对他做,可是裴以恒却在这一刻,深吸了一口气。

        他倏地转过身,不再正面对着颜晗。

        那种血流猛地往一处窜地感觉,以前从来只在夜晚时,才会出现。

        那时候也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罢了。

        他的脑海中总是一片空白,不是都说少年人都有自己的女神,当某个时刻,脑海中总会想着自己的女神。

        可是他从未有过。

        但是这一刻,他有了。

        在身体升腾起变化的时候,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她。

        颜晗继续笑,这次是伸手抵了抵他的手臂,“你笨不笨呀,怎么会以为是我写的啊。”

        不过随后她想起什么似得,猛地又靠近,歪头望着他的脸颊,低声说:“你回了什么呀?”

        这个问题,颜晗还真的好奇了。

        裴以恒这次干脆再次扭开身体,背对着她。

        如果说颜晗本来对这个还没那么在意,但是看见他抗拒的模样,颜晗来劲儿了。

        她打量着他,低声说:“那个纸条你没扔吧,你肯定没扔吧。

        拿出来。”

        可是她说话的时候,裴以恒已经转身往回走了。

        颜晗一瞧,立马追了上去。

        要不是考虑在图书馆,要保持安静,她肯定把他按在书架上,让他把纸条交出来。

        裴以恒回到桌子旁的时候,颜晗跟着坐了回去。

        见他这样,颜晗真的越来越好奇了,她趴在桌子上,脸颊贴着桌面,压低声音说:“裴以恒,你到底写什么了呀?”

        男人低头看书,连眼神余光都没留给她一点儿。

        颜晗用笔抵他,他不搭理自己。

        于是她又在桌子下面,伸脚去踢他,力道一点儿不重,就是那种故意闹他。

        她踢了一下两下,旁边的人纹丝不动,仿佛没感觉一样。

        于是她越踢越开心。

        其实人好像就是有这样的毛病,突然幼稚一下,如果对方不搭理自己的话,就会越来越幼稚,幼稚到让他忍无可忍,最终无法忽视你的存在。

        这会儿颜晗就是。

        她觉得自己本身挺成熟一个人,可是这会儿他越是不想让她知道,她就越想知道。

        而且他的性格还真的是,好像任由你闹,他也不会生气。

        于是颜晗越来越有点儿肆无忌惮,瞧着这模样,马上就该骑到人家脖子上了。

        她正踢他的鞋子踢的开心时,突然她的脚不动了。

        颜晗眨巴了下眼睛,试着把自己的脚收回来,可是还是动弹不了。

        因为她的脚被旁边男人的两只脚紧紧夹住。

        再试一次。

        ……

        还是不行。

        颜晗悠悠地,不紧不慢地转过自己的脸,望着旁边的男人,她嘴唇微抿,正想着怎么让他乖乖松开。

        裴以恒也转头了。

        两人脸对着脸。

        裴以恒直直地看着她,半晌,突然他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乖,别闹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语气透着一股子软呢,有种像是哄孩子的口吻。

        这样的语气……

        颜晗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她居然有点儿紧张。

        可是面前的人,微垂着眼睛,浓密长睫在下眼睑落下一小片阴影,乌黑的眸子有点儿被挡住,叫人看不见他此刻眼中的情绪。

        可是……颜晗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

        这样的他,配上这句话,真他妈有点儿诱人呀。

        所以当裴以恒松开她的脚时,颜晗迅速把自己的脚拿回来,这次再也不作怪了。

        彻底,安静如鸡。

        颜晗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被子盖在身上,平时睡眠挺好的一个人,今天有点儿辗转反侧睡不着。

        主要还是因为下午图书馆的事情。

        倒不是因为别的,她觉得她的气场好像被裴以恒压了下去。

        她把被子往身上继续拉了拉,在入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下一次,她得拿出点儿学姐的架势。

        不能输了呀。

        结果还没等她想到怎么让自己气场全开的时候,一直跟她们有时差的艾雅雅,终于在群里冒泡了。

        艾雅雅:“姑娘们,我下周回国了,你们有什么想让我帮忙带的吗?”

        陈晨是最快回复她的,“我有,我有。”

        随后她发了一张截图过去,上面立满了她要买的东西。

        艾雅雅:“……”

        陈晨连发了十几个笑脸,又接着发了一条:“英国有什么土特产吗?”

        艾雅雅:“没有,只有土豆。”

        倒是艾雅雅立即又发了一条:“但是,有一个惊喜。”

        这次倪景兮倒是回复了:“呵。”

        但是艾雅雅在群里发了一个小视频,即便没点开,封面也是一个男人的身影,站起来就挺拔修看。

        颜晗看到群里信息的时候,显然气氛已经到达了顶峰。

        陈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知礼哥哥,是我的知礼哥哥呀。”

        艾雅雅:“你知道我在会议上看见他的时候,有多激动了吧。

        我们周围那一圈人,都要疯了。”

        艾雅雅:“真的,全程没人听到他在讲什么,只想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脸啊。”

        陈晨:“是知礼哥哥,是我的知礼哥哥没错。”

        陈晨:“暴风哭泣,他在英国好吗?”

        艾雅雅:“放心吧,英俊依旧,发际线也一点儿没上移,依旧辣么帅。”

        颜晗点开小视频,会场里很多人,可是镜头里的男人丝毫不显局促,举手投足,从容淡然。

        裴知礼,a大的大神级人物,长得帅,履历更是爆炸厉害的那种。

        从a大本科毕业之后,他就去了英国剑桥。

        她们比裴知礼低两届,所以她们入校的时候,正是裴知礼风头正胜的时候。

        宿舍里,艾雅雅和陈晨简直是他的死忠迷妹。

        特别是陈晨,天天在宿舍知礼哥哥,知礼哥哥的喊着。

        结果就是那种见到本人秒怂的,曾经她们参加一个活动,正好有裴知礼在,陈晨紧张到,连话都不会说了。

        颜晗慢悠悠地看完视频,只是在结尾,裴知礼的眼睛望向镜头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一件事。

        他跟裴以恒,好像有点儿像哎。

        于是颜晗又把视频看了一遍,还真的是越看越像。

        最后,她在心底感慨,果然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点儿相似。

        连姓氏都相似,哦,是一样。

        本来艾雅雅要回来,颜晗没放在心上,结果班里的大二女班助文梦清打来电话,说是开学大家还没聚餐过,而且马上艾雅雅要回来,以后颜晗就不用再带新生班了,所以大家都想跟她一起吃饭。

        颜晗有点儿惊讶,她总觉得自己没做什么,没想到这帮大一的孩子,居然还这么有心。

        于是她大方说道:“好呀,也别用班费了,我请大家吃饭吧。”

        文梦清赶紧说:“学姐不用的,怎么能让你请客呢。”

        颜晗对这个倒是不在意,笑着说:“我本来也没做什么,请一顿饭还是可以的。”

        因为颜晗没什么时间,她让文梦清帮忙确定吃饭的时间和地方。

        颜晗望着电脑屏幕,伸手揉了下脸颊,最后她落下一子,结果果然,她输了。

        她看着自己最近的战绩,有点儿惨不忍睹,已经五连败了。

        她抬头朝门口望了一眼,最后终于把电脑合起来,抱着就往外走。

        等她按了一会儿门铃,里面没动静。

        颜晗有点疑惑,难道没在家?

        就在她准备抱着自己的电脑回家的时候,里面的门突然打开了,脖子上还盯着毛巾的人,穿着一身黑衣站在门口,头发湿湿哒哒地往下落水珠。

        裴以恒在看见她的时候,明显有种松了一口气,他低声说:“我在洗澡。”

        这是解释他没及时开门的原因。

        随后他眼睛落在颜晗的电脑上,嘴角微抿,竟是轻轻弯起。

        “要下棋吗?”

        瞧瞧,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费劲。

        于是颜晗得以抱着她的电脑,跟着他进了房里。

        她直接把电脑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因为裴以恒客厅铺着长毛地毯,看起来就特别柔软舒服。

        之前颜晗来过几次,每次都想坐下来感受一下。

        这一次,总算找到机会了。

        等她把电脑打开,男人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他也跟着她一样,坐在地毯上,两条长腿支着,背部靠着身后的沙发。

        “你下,我来看着。”

        他坐在她身边,低低地说道。

        颜晗发现,他话是真的不错,可是说出来,格外让人心安。

        于是她当着他的面前,重新打开网站,准备一扫之前的颓势。

        等真正下棋的时候,颜晗才又一次感觉到他的强大,就是那种走一步棋,却已经是在为之后的十步布局。

        等一局下完,颜晗霍地转头,差点儿撞到他的鼻尖。

        她认真地问:“你的老师还收学生吗?”

        裴以恒已经猜到她为什么这么问,他轻笑一声,带着磁性的声音那样好听,“我是老师的最后一个内弟子。”

        “这样啊,我觉得你老师肯定很厉害,毕竟你这么厉害。”

        颜晗觉得挺可惜,毕竟这么厉害的老师,居然不收学生了。

        谁知她眼睛微转,声音极软地说:“要不,你收我当学生吧。”

        这时,颜晗想起他刚才说的是内弟子,她以为这是围棋界的术语,于是她又说道:“收我当你的内弟子吧。”

        客厅的灯光微亮,笼在男人的脸上,他的表情渐渐从惊讶变地有点儿没法形容,直到他轻轻挪开视线,低声说:“内弟子,是要吃住都跟老师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