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颜晗,你没事吧。”

        陈晨望着像是傻了一样地人,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要不是讲台上老师正讲到兴高采烈之际,陈晨只怕真的要站起来把她晃醒。

        此时颜晗终于有了反应,她缓缓转过头,望着陈晨。

        她眨了眨眼睛,浓密的长睫在眼睑上颤啊颤,终于低声问道:“是裴以恒吗?”

        “我又没看过他的脸,你不是看过的吗?”

        陈晨低声说道。

        确实裴以恒之前一直都是戴着口罩。

        颜晗又低头,看了一眼百科上的那张配图,他穿着黑色西装,满脸的沉着冷静,那张乌黑深邃的眸子,透着一股坚定。

        原来,他在真正的围棋赛场上,是这个样子。

        可是颜晗的思绪却突然飞回了昨晚。

        在便利店坐了很久之后,颜晗终于叫了人,把人哄上了车。

        她还生怕车里闷,让他不舒服,请司机师傅把前后的窗户都打开了。

        裴以恒本来安静地坐着,谁知司机开车有点儿莽,他头往她这边偏了过来。

        一下靠在了颜晗的肩膀上。

        夜幕笼罩,车窗外各种灯光交织汇聚,明灭光线犹如流水般在她脸颊上滑过,她肩窝上有点儿沉,可是她却一动没动。

        刚才那句难受,此刻仿佛还萦绕在心头。

        司机从镜子看了他们一眼,低声说:“喝醉了?”

        颜晗没动,只轻轻应了一声。

        司机挺热心地,说道:“回去弄点儿解酒的,我年轻时候也是爱酒如命,我老婆总是抱怨,不过每回都给我弄醒酒汤。”

        等到了小区门口,颜晗叫他下车的时候,刚伸出手想要拉他出来,没想到坐在座位上的人,居然乖乖牵住。

        他的手掌握着她的手,有点儿滚烫,叫她心颤。

        其实他很乖,喝完酒,也不闹事,那么乖乖地跟着她上车,跟着她回家。

        甚至连下车之后,还乖乖牵着她的手,跟着她一路进了电梯。

        电梯里,颜晗望着他,低声说:“待会回家,我给你做醒酒汤好不好。”

        他染上了一层水光的黑眸,安静地望着她。

        颜晗突然笑了起来,伸手在他脸颊上轻轻捏了下,低声说:“你怎么这么乖哟,来,叫一声学姐。”

        他好像还一次学姐都没叫过她呢。

        可是裴以恒静静地看着她,颜晗觉得这么欺负一个喝醉的人,也挺没意思的。

        结果她刚收回自己的手掌,安静的男人猛地凑近。

        因为两人突然靠的太近,连鼻尖都快要碰到。

        颜晗吓得瞪大了眼睛。

        裴以恒呵呵一声轻笑,然后不紧不慢地学她的样子,伸手捏了下她脸颊上的软肉,压着声音说:“来,叫一声哥哥。”

        ……

        男人低沉动人的声音,在电梯里响起,声声入耳,像是敲打在她的心头。

        他眼睛还紧紧地盯着她,眼尾扬起,连嘴唇都勾起一个弧度,整个人身上那种沉稳淡漠的气质早已经这满身酒气冲散,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在他身上看到那么一点儿浪荡气息。

        像是游戏人间的浪荡小公子。

        ‘叮’地一声轻响,终于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局,裴以恒懵懂地转头,望着电梯。

        似乎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门会打开。

        颜晗轻吐了一口气,她觉得她要是再被他这么盯下去,只怕她真的要……

        “到家了。”

        裴以恒转头望着她。

        颜晗还没回过神,他已经拉着她,走出了电梯。

        等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他按下密码,很淡然地打开门,然后把她拉进去。

        一直到他把颜晗拉进自己的卧室时,颜晗终于回过神了。

        “裴以恒……”她微微拔高声音,喊了一声。

        走在她前面的男人,微微转头,有点儿诧异,柔声说:“该睡觉了。”

        颜晗:“……”

        她睁大眼睛,眼看着他松开自己的手掌,竟是伸手要去脱他身上的卫衣,颜晗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按住他的手掌。

        她贴着他的胸膛,手掌按着他的手背。

        直到颜晗抬起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眼睛,低声说:“我觉得不脱衣服睡觉,也是可以的呀。”

        裴以恒淡淡地望着她,突然一撇嘴,“可是不舒服。”

        所以他喝醉就是这样吗?

        要说他闹人,可是人家还不是乖乖让人牵回来了,而且说话这么有条理,连脱衣服的理由都这么有理有据。

        可是要说他没醉,他的行事作风,完全跟他平时判若两人了呀。

        “不会的,你先躺下来。”

        颜晗哄着他先躺下来,结果他抓着她的手,还是一直没松开。

        于是颜晗又软着声音说:“你乖乖躺着,我去给你做醒酒汤好不好。”

        可是这句话说完,他还是没松手。

        “你松手好不好?”

        颜晗小声地跟他打着商量。

        没想到,她话音刚落,男人突然双手拉着她的手,将她的手掌枕在耳边,轻轻地,也没压着。

        待颜晗看过去时,他已经轻轻地闭上眼睛,低声说:“不喝醒酒汤,你别走。”

        他,怎么突然这么黏人呀。

        陈晨叫了好几遍颜晗,才把这人叫回过神,“你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颜晗叹了一口气,昨晚她看着他睡着之后,才轻轻把自己手掌抽回来,本来她是准备回家睡觉的。

        结果回去睡完澡之后,她又想起来上次,人家可是在她家沙发上睡了一夜。

        如今他这三杯酒全都是替她喝的,按理说,她也应该照顾他吧。

        于是洗完澡,颜晗又回到他家里,幸亏她还记得密码。

        裴以恒睡觉是真的很乖,还保持着刚才她走时候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动弹。

        于是颜晗安心地出门,抱着自己带来的小毯子,乖乖在他家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一看手机,已经过了上课的点儿。

        之前陈晨打的电话,因为她设置了静音,都没接到。

        于是她才匆匆忙忙赶过来的。

        只是没想到,来了学校之后,还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她呢。

        陈晨突然说:“你之前说人家烧伤,你真的不知道他就是裴以恒啊。”

        “哦,不知道。”

        颜晗冷淡道。

        陈晨一脸震惊,突然又低声道:“还有这个贴吧里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你昨晚真跟蓝思嘉撕起来了呀?”

        “班里女生不小心把饮料洒到了她包上。”

        颜晗捏了下眉心,她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给她来一套恶人先告状。

        其实她挺不懂对方把这事儿发在贴吧上是什么意思。

        是想让广大的校友通过键盘来谴责她?

        颜晗登时笑了,a大学生好歹素质挺高,即便是用键盘谴责,也都是文明谴责。

        作为一个当红美食博主,她见过的喷子,只怕比她蓝思嘉见过的人还多。

        如果蓝思嘉觉得这点儿非议就能对她怎么样,颜晗还真的要怀疑,她到底怎么考上的a大。

        只不过,这会儿新闻一班的矛盾,显然都是小事了。

        因为这件事已经在微博上发酵起来了。

        在帖子里有人认出裴以恒之后,立马这个帖子就被搬上了微博。

        一颗龙眼丸子:“裴以恒居然现在在a大上学,你们敢信吗?

        要不是有照片为证,我真的没想到他会上学,难怪他最近一直没有参加比赛,他是打算退役了吗?

        不要啊,他才多大。”

        这个爆料的人,直接把贴吧截图都搬上来了。

        特别是裴以恒递卡的那张照片,他的帽子和口罩都没有戴,所以即便只是拍了一个侧面,但是很多粉丝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还一直在骂棋院,信了江湖传闻,说他跟棋院闹矛盾,才一直没参赛,所以原来他是去上学了吗?”

        “这可瞒地太紧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我就是a大的学生,请告诉我他是哪个班的,我立刻、马上、现在就去偶遇。”

        ……

        “作为一个知情人士上来说一下吧,他从入学开始一直戴着帽子和口罩,之前又有人传言说他是因为脸被烧伤才戴口罩,所以压根没人把他跟裴以恒联系在一起,以为只是同名。”

        “脸被烧伤?

        麻烦请看看我们的脸,统一了整个围棋界审美的一张脸。”

        于是裴以恒的名字很快上了微博热搜。

        居然在一个小时之内,直接冲到了前十。

        下课之后,因为她们只有早上两节课,陈晨问她:“你现在就要回去?”

        “嗯,回去有点儿事。”

        颜晗心不在焉地说。

        陈晨立即道:“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跟裴大师一起吃个饭啊,我还没见过活着的名人呢。”

        ……

        终于一旁的倪景兮开口说:“你还是闭嘴吧。”

        一路上,颜晗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他是裴以恒呐,是当今围棋界里当仁不让地世界第一呀。

        她上次怎么问他来着。

        对,她是不是还问过他这个问题。

        颜晗一下捂住自己的脸,所以他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吧。

        呵呵。

        但是她又有点儿恼火,对,她是不太关心围棋,可是他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那种恼火是带着不爽的。

        就是有点儿那种,我们关系都这么好了,你居然还瞒着我,害我跟个笨蛋似得。

        这么带着一边懊恼一边不爽的情绪,颜晗终于进电梯上楼。

        等她刚走出电梯,正好对面的门打开了。

        一个穿着奶白色卫衣的身影,从对面门里出来,他顶着一头半干未干的乱发,整个人处于异种刚洗完澡的清爽之中。

        他转身时,正好看见颜晗。

        于是,两人四目相对,居然谁都没开口先说话。

        颜晗的眼睛就那么眨巴眨巴,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老师,你还收不收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