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裴以恒醒来的时候,虽然窗帘拉地严严实实,可是外面显然已经天亮许久。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头跟炸了一样,特别沉也特别难受。

        他不是没喝过酒,之前有一次比赛输了,而且是输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选手。

        当时媒体大肆报道,仿佛这是一件什么天塌下来的事情。

        本来他只是心情有点儿不好,可是后来被媒体这么一渲染,他确实挺烦。

        只是裴以恒自小就性子太沉,他不是那种喜怒会轻易表达在心上的那种人。

        因此不管是父母还是老师,都只当这是一次普通的失败罢了。

        结果高尧从他爷爷家里偷了一瓶茅台,而且是二十年的那种。

        他们两人经常会弄点儿酒喝,裴以恒从来没喝过,但是那次他一个人喝了小半瓶,自然是醉的不省人事。

        只是他醒了之后,程津南特别叮嘱他,以后别喝酒。

        特别是在外面,跟那些围棋界的人在一块的时候,千万别喝。

        裴以恒只当是自己酒量太差,他们这么叮嘱的。

        之后他也确实少喝酒,虽然职业棋手里好酒的人不少,但是裴以恒却很少沾杯。

        毕竟酒这东西,不仅伤身,而且伤脑。

        算起来,这是他第二次这么喝醉。

        裴以恒进洗手间洗了个澡,脑袋似乎比刚起来那会儿轻了点儿,但还是有点儿昏昏沉沉。

        等他洗完澡之后,用干净的毛巾随便擦了擦头发,就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而等到他看见手机上,程津南和高尧各十几个未接电话的时候,他手指微顿。

        待他点进微信的时候,把他们两人之间发的聊天记录重新看了一遍。

        特别是看见贴吧那张照片,就是他把卡递给蓝思嘉的时候,唇线微抿。

        其实他昨晚去的时候,就没戴口罩和帽子,颜晗说的对,如果他想要适应大学生活,早晚有这样的一天。

        他正思索着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简槿萱这三个字,在屏幕上跳动着。

        待他接通时,还未开口,那边先笑出声了。

        简槿萱说:“我还在想,我们小少爷的微服私访还要多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曝光了呀。”

        裴以恒听着她幸灾乐祸的声音,声音沙沙道:“还有事儿吗?

        没事,我先挂了。”

        “怎么跟师姐这么冷淡,我是来告诉你,恭喜你,又喜提热搜。”

        简槿萱语气轻松随意,反正就是一副我终于看到好戏的口吻,她说:“还有棋院的领导都已经打电话给我了,说让我劝劝你,尽早回来参加比赛,要不然你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真的保不住了。”

        裴以恒的名字一挂上热搜,简槿萱这边就有无数人来打探消息。

        既有围棋界的前辈,也有跟她平辈的,当然还有跟裴以恒一代的棋手。

        简槿萱比裴以恒大六岁,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在围棋界也算是个前辈了。

        她性格疏朗,平时交友甚广,而且谁都知道她是裴以恒的嫡亲师姐,找她打探消息准没错。

        对面陷入沉默。

        就在简槿萱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对面淡淡开口说:“不知道。”

        裴以恒望着面前的水杯,他的手指搭在杯子上,他垂着眼睑,低声说:“我也不知道。”

        就像是在寻找一个一个答案。

        从前他喜欢围棋,有种强烈的胜负欲,以至于他的人生似乎只剩下围棋。

        他除了打小认识的发小之外,再也没什么其他要好的朋友。

        从小学开始,别的孩子周末可以玩耍,他就是在下棋。

        他过早地进入了成年人的世界,别人的童年是彩色的,他的童年只有属于他的黑白。

        其实父母并没有逼迫他专心围棋,而是他喜欢,是真的喜欢。

        在他看来,童年时候那些孩子们的游戏,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围棋。

        对于他来说,这世上再没有比围棋更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当过于专注时,总会忽略身边的人。

        等他回头再看的时候,似乎陷入一种自我否定,他这么喜欢的围棋,真的就是他的全部吗?

        简槿萱是知道他的症结,一向疏朗的人,都难得心思敏巧地说:“阿恒,你知道吗?

        其实我最羡慕的人就是你。”

        “对我们而言,投身围棋,就像是既定的命运那样。

        而阿恒你,也是注定要站在山顶的人,你才十九岁,就已经拿到了好多人一生都无法夺取的成就。”

        “所以阿恒,去享受你的人生吧,即便看不见未来,但是既然认定了自己的选择,就走下去。”

        简槿萱的话,直到她的电话挂断,依旧还是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后来就是班长小心翼翼地发来微信,告诉他,今天早上老师点名。

        但是让他别担心,虽然他没来上课,班里已经有男生帮忙喊到了。

        班长末了,还小心翼翼地附上了一个醒酒小良方。

        裴以恒望着手机上的醒酒小良方,轻笑了一声,只是他转头时,就看见餐桌上压着一张纸。

        “冰箱里有我做的醒酒汤,醒来后,一定要喝,凉饮,不用再热哦。”

        之后裴以恒走到冰箱里,拉开冰箱门,就看见一个玻璃小罐,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乌梅莲子醒酒汤。”

        裴以恒看着便利贴上,画着的大大的微笑,唇角勾起。

        等他喝完,换了衣服,准备回去上课的时候,刚打开门,就看见从电梯里出来的少女。

        “老师,你还收不收我啊?”

        裴以恒站在原地,脑海里想着刚才简槿萱对他说的话。

        如果说以前他的人生只有围棋,可是这一刻,他开始有了别的。

        他站在原地,定定地望着颜晗,低声说:“你过来。”

        颜晗慢慢地走过去,等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点儿纠结,似乎在想着,要是万一他不打算收我当学生,我究竟该怎么说服他呢。

        结果她刚在他面前站定,眨了眨眼睛,低声说:“你真的是裴以恒吗?”

        可是话音刚落,男人伸手将她抱住,他一只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脖颈处,力道极重地将她带入了怀中。

        颜晗的鼻尖猝不及防地压在他的胸膛。

        那样的温热的气息,跟昨晚的一样,是独属于面前这个人的。

        他身上还带着清爽干净的味道,淡淡清冽的香味,那样诱人,仿佛能迷乱了人的心智。

        终于她发顶上的男人,轻轻开口,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儿宿醉的低哑,“颜晗。”

        颜晗的心脏砰砰砰地在跳,从被他拉进怀抱里时,就一下比一下快地跳跃着。

        而在他开口喊她名字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那种不受控制的波动,是她从未经历过的陌生。

        终于,颜晗急急地开口,声音特别干涩地说:“你是不是还不舒服,宿醉之后肯定很难受的,我给你准备的醒酒汤喝了吗?”

        她靠在他的怀里,喋喋不休,仿佛生怕自己不开口,就会等到裴以恒开口。

        她继续说:“要是醒酒汤不管用的话,我再给你做小馄饨吧,你早上起床肯定没吃东西呢吧。”

        “好了。”

        裴以恒终于低声打断了她的声音。

        他的下巴轻轻靠在少女的发顶,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所以他伸手在她的后背轻抚了下,低声说:“别怕。”

        “我们慢慢来。”

        颜晗回去之后,在沙发上躺了好久,她抱着枕头翻来覆去。

        他好像对她很不一样,是吧。

        是她想的那种不一样吧。

        可是她呢,颜晗伸手摸了下自己胸口处,那种如鼓般的心跳,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我在家呀。”

        她接通电话,声音软软地。

        直到她听完对面人的话,有些诧异地说:“现在吗?”

        颜晗猛地从沙发坐了起来,低声说:“好呀。”

        一个小时之后,颜晗穿着衬衫和黑色a字裙子站在公寓门口,等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过来时,在她旁边缓缓停下。

        颜晗上车之后,冲着前面的司机看了几眼。

        司机笑着说:“颜先生在公司有点儿事情,请您直接去公司。”

        颜晗没在意,点头,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等到了公司那边,因为一路上有点儿堵车,正好到了五点。

        其实颜晗很少来公司,跟着司机一路进了电梯。

        等她到了顶楼的时候,秘书笑着喊了一声颜小姐,起身带她进身后的办公室。

        秘书在门口敲了两下门,里面似乎应了一声。

        门打开之后,颜晗望着办公室里的人,居然还有不少人。

        只见本来站在窗口的男人,转头望着颜晗,指了指办公室里的那张桌子,低声说:“你先坐着玩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众人看向她,颜晗觉得自己有点儿尴尬,这就好像一下子回到初中那会儿。

        “怎么了?”

        窗边高大的男人,轻笑了一声,好似想起什么似得,对秘书说:“给她弄点儿甜点,她就喜欢吃。”

        其他人听罢,轰地一下笑了起来。

        办公室里本来紧张地气氛,在这一刻被驱散。

        颜晗立即说:“我现在不喜欢吃了。”

        只是她看出来这里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极为关键的会议,于是也没多说,灰溜溜地在那张办公桌后面坐下。

        只是当她望着桌子上摆着的铭牌时,撇了撇嘴。

        ceo,颜之润。

        此刻站在窗前的颜之润,终于缓缓走到桌子旁边,他微微倚靠在桌边,两条长腿随性地搭着,明明姿态随意,但是有种莫名地气场,叫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着他说的每一个字。

        好在这个会议,在颜晗到来之后,迅速地结束。

        秘书小姐也把早就准备好的甜点,端了起来,柠檬慕斯,确实是她最喜欢的。

        那种酸甜的味道,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

        她刚拿勺子出来,结果还没吃一口,颜之润突然扔了一份东西过来,沉声道:“签了吧。”

        “什么东西?”

        颜晗正要伸手翻开。

        可是颜之润却一把将合同翻到了最后一页,只有签名的地方。

        他低声说:“准备把你卖掉,签字吧。”

        颜晗望着他递过来的笔,轻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在上面签了名字。

        等颜晗全部签完之后,颜晗才把合同让她看见。

        颜晗本来只是随意扫了一眼,此时看清楚,惊讶地说:“这是个酒庄?”

        “十九世纪的城堡,也是个酒庄,我买下的,本来打算给你当二十岁的生日礼物,不过提前给了也没关系。”

        颜之润把笔帽盖在笔上,伸手摸了下她的脸颊。

        颜晗眨了眨眼睛,在合同上迅速找了起来,直到她看见1600万美元这个价格的时候,她脑子一下子懵了。

        接近一个亿的城堡。

        “为什么送我这个?”

        颜晗是真的懵了。

        就在她问这句话的时候,颜之润办公司的门,再次被打开。

        走进来的颜明真,本来满脸笑意,但是再看见颜晗的一瞬,有些凝滞。

        颜之润看见她,轻笑了一声,朗润的声音响起道:“既然两位女士都到齐了,我们就来说一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吧。”

        颜晗一愣,显然颜明真的脸色是难看。

        颜之润望着颜明真,伸手捏了下眉骨,有点儿无奈地说道:“妈,看来我跟您说的话,您是一直没放在心上。

        那好,既然是这样的,我就彻底说清楚吧。”

        他将桌子上的那份合同举了起来,轻晃了一下,眉眼带着的浅笑,让人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他是在威胁别人。

        “您给她安排一次这种相亲,我就给她送个城堡。”

        “您下次再安排的话,我就送股份。”

        颜明真瞪大眼睛。

        颜之润轻笑着说:“你别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如果您一直不改,我会直接对董事会宣布,颜家下一任的继承人是颜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