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大三学生的课基本都是专业课程,而专业课就意味着给你上课的老师,基本都是本院的老师。

        特别是这节课,是新闻一班和二班一起上的。

        颜晗来的挺晚,而从她走入教室的一瞬,本来在玩手机的,在跟旁边人说话的,在听歌的,居然像是约定好了一样,纷纷抬起头朝她看过来。

        陈晨早就占据好了她们的老位置。

        待颜晗一坐下,陈晨凑过来,往周围看了一眼,低声说:“还是咱们颜颜有排面,你一进来,谁不朝你看呀。”

        呵呵。

        颜晗把带来的课本放在桌子上,神色淡然,轻松地说:“是我长得太漂亮了吧。”

        陈晨张了张嘴,望着身边的姑娘,她脸型长得是真好,额头饱满,下颚轮廓圆润,从侧面看的时候,既不会太显得扁平,也不会显得额骨突如,是那种线条柔和的鹅蛋脸。

        至于五官,陈晨敢说她还没真见过几个比颜晗长得更好看的了。

        当然宿舍里的倪大人,算是一个了。

        虽然她说的是实话,不过陈晨这会儿真的听不下去,她低声说:“还不是你和蓝思嘉的事情。”

        自从上个星期的贴吧事件之后,这件事甚至被搬到了微博上,正好最近微博上有好几起关于高校学生会行为如何不规范的事件。

        正是风口浪尖上,这件事正好被炒了起来。

        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裴以恒。

        毕竟其他学校的新闻一天就没了热度,a大这事儿一直持续到现在,还有网友一直在讨论。

        近三个月内,裴以恒未参加任何赛事,与他往年充实的参赛日程实在太不相符。

        特别是他主动放弃了天星杯的卫冕之战,外界本来就在揣测。

        可是谁都没想到,真正的原因,居然是他低调入学。

        这件事不仅在国内引起巨大舆论,就连日韩媒体都在连番报道。

        特别是韩国媒体,这几年来,裴以恒作为绝对的世界第一,打破了韩国在围棋上的多年霸主地位,韩国围棋界一向视他为头号劲敌。

        如今传出裴以恒进入大学,这在韩国围棋界看来,无非是自断手臂。

        毕竟一旦进入大学,肯定会有所分心,不管是为了融入同学之间也好,还是为了获取学分好好读书也好,都无法再全身心地专注与围棋。

        陈晨低头看了一眼,朝颜晗看了一眼,低声问道:“裴大师怎么样啊?”

        颜晗手里转动的笔,一下顿住,轻笑着反问:“什么怎么样?”

        “现在都传疯了,都说他是为了你解围的哎。”

        陈晨轻撞了下她的肩膀,有一种特别欠的口气说:“快说说,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牵小手肯定有吧。”

        陈晨突然想到什么,捂住自己的嘴,笑了起来,等她笑完,声音压地更低:“你们没这么纯情吧,亲应该是亲了吧。”

        颜晗斜睨了她一眼,嗤笑一声,“有没有跟你说过,脑补也是一种病。”

        “你,需要治治。”

        坐在最里面的倪景兮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是昨晚打工太晚,陈晨这会儿只恨艾雅雅不在,要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形单影只。

        好在上课铃声响起。

        颜晗抬起头,正好蓝思嘉跟她几个室友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她进教室的一瞬间,教室里的同学先是看她,又立即转头看向颜晗。

        难得当事人都在场,生怕眨了一下眼睛,就会错过精彩画面。

        不过众人想象中的默默对峙和示威,并没有出现。

        蓝思嘉拎着她的包在前排安静地坐了下来。

        因为负责上课的教授紧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众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上课。

        陈晨还在看手机,一边刷一边感慨道:“说真的,难怪咱们这位大师学弟,能在围棋这么冷门的圈子里,有这么多粉丝。

        你看看这些照片。”

        颜晗低头,就看见屏幕上的照片,是他准备进入棋室备战的抓拍。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脸庞还带着一点儿青涩的俊朗,但是身上那股子沉稳的气质却凸显无疑。

        这张照片中,他的周围都是媒体相机,可是镜头的焦点始终是他。

        颜晗微咬着唇瓣,眼睛有点儿挪不开了。

        “还有这条微博,都被转发了一万多条了,咱们裴大师也是个流量呀。”

        陈晨把手机拿过去,又递了回来。

        居然是一开始在贴吧曝光的那张照片,就是那张他把银行卡递给蓝思嘉被抓拍到的那张。

        “路人抓拍,直男视角,然后我们裴以恒九段还能这么好看,服气。”

        “这个男人我有三个月没看见了,先让我吸一口。”

        “楼上你们重点有没有搞错?

        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我男人路见不平,拔卡相助吗?”

        被转发最多的就是这条拔卡相助。

        “虽然我想说弄脏东西确实应该赔,不过都是穷学生,人家已经说打工还你,还这么咄咄逼人,难怪让裴大师看不下去。”

        “必须要说一声,小裴一直是个很平和的人,我们粉都知道,能让他这么看不下去,可见这位副主席多过分了。”

        “对呀,现在大学里这些主席团,一个个年纪不大,官威倒是不小。”

        “让一个女生喝三杯白酒赔罪,果然最为难女人的,还是女人呀。”

        于是在裴以恒被疯狂夸了之后,蓝思嘉和两个部长被喷的挺惨。

        特别是有人通过那张抓拍照片,认出来蓝思嘉还上过几个电视节目,而且她微博粉丝还不少,有十几万。

        于是很多网友涌入她的微博下面。

        这几天,据说连a大的官博都被攻陷。

        陈晨撇嘴说:“估计这几天蓝思嘉的日子,不好过啊。”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一旁正埋头写笔记的倪景兮,淡淡地来了一句。

        陈晨立即狗腿子的竖起大拇指,表示道:“倪大人,高见。”

        只是等这节课下课之后,一班的班长过来找颜晗,跟她说,系主任让她待会去办公室一趟。

        颜晗心底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把笔记放进包里,点头:“我知道了。”

        “我去,系主任让你去办公室干嘛,这事儿你还是受害者呢。”

        陈晨挺激动的。

        倒是一旁的倪景兮拿上书包,直接说:“走吧。”

        颜晗被她这么一说,反而愣了,“去哪儿?”

        倪景兮脸上没什么表情,唇瓣轻启:“看看会出什么幺蛾子。”

        说实话,颜晗跟倪景兮是真的气场很合,两人都是那种,不爽就干的性格。

        只不过颜晗吧,伪装的太好,况且她长得还软,脸上挂着笑,欺骗性太强。

        倒是倪景兮,那张脸长得就足够冷艳,眉眼如刻画地那般。

        颜晗轻笑,摇头说:“我自己去就行,我要是带你们两个去,真指望打一架呀。”

        三人到了楼下,颜晗挥挥手,自己一人往传媒学院行政楼走去。

        等颜晗走了没多久,蓝思嘉也出现了,她身边这次懒得没别人跟着。

        她跟倪景兮插肩而过的死后,倪景兮突然站住。

        陈晨问道:“怎么了?”

        “你有大一新闻一班班长的电话吗?”

        倪景兮问道。

        陈晨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说:“我找找应该能找到吧,要人家电话干嘛。”

        “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你觉得系里那些老师会不生气?”

        确实是,a大这样的顶级名校,最怕的就是有损学校声誉的事情出现。

        只是陈晨不太明白的是,“给大一的班长打电话有什么用啊?

        我觉得还没我管用呢。”

        “他能联系裴以恒,你能吗?”

        倪景兮一句话算是点醒梦中人,陈晨点头,兴奋地说:“对呀,让裴以恒去,他可是一般的大一新生,我觉得系主任怎么也不好意思教训他吧。”

        颜晗站在走廊,望着面前的门,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敲响。

        “进来。”

        等她推门进去,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系主任一抬头望见她,说道:“是颜晗对吧。”

        这几天为了她们这事儿,可算是弄得鸡飞狗跳。

        颜晗进来,系主席指了指长沙发,“你先坐下吧。”

        显然要处理这个事情,当事人得全部到场。

        颜晗安静地在沙发上坐下,一副不急不躁,安心等候的模样。

        ……

        反而是这边裴以恒刚下课,下面两节是英语课。

        因为英语课是公共大课,程津南和高尧两人特地选了跟他一节课。

        这会儿三人在教室最后排坐下。

        而前排的学生,则是不间断地假装不经意调头。

        或者是干脆直接调头,大大方方地看。

        反而是裴以恒自从被人认出来之后,他反而没再戴着口罩和帽子,如今穿着一身衬衫和长裤,整个人清爽又俊朗。

        本来只有在电视上或者新闻上才能看见的人,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谁能不好奇。

        就在有两个女生跃跃欲试,捏着本子真的准备上来要签名的时候,裴以恒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班长的电话。

        谁知一接通之后,就听到班长急急地说:“裴老师,颜晗学姐被系主任叫到办公室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咱们班级聚会的事情。”

        本来旁边的程津南和高尧正在打游戏,两人就感觉,裴以恒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然后消失在教室里。

        程津南眨了眨眼,即便自己被对面的人打死,也顾不得,诧异地问道:“阿恒这是去哪儿?”

        高尧同样摇头,他也不知道啊。

        等他们两人诧异的功夫,裴以恒已经离开教学楼,往行政楼去了。

        他不怎么爱上网,但是程津南和高尧两人没闲着,就连韩国那边的报道,他们两个都知道。

        只是裴以恒一向淡然,之前对他不利的报道,也不是没有。

        但是一想到,学校或许会因为这件事找她的麻烦,他就淡定不了。

        这些年修炼来的淡定沉稳,在遇到她之后,就会轻易粉碎。

        蓝思嘉进来的时候,颜晗没意外。

        系主任瞧见她来了,示意她也坐下。

        待瞧见她们都坐下之后,系主任挺无奈地说:“我叫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事情,都知道吧。”

        两人都没说话。

        好在系主任态度还挺温和,说道:“这事儿可不是在咱们学校的影响差,就是社会上舆论都特别不好。

        这几天本来就挺多学生会的事情……”

        “系主任,对不起,是我的错。”

        蓝思嘉立即开口。

        她这人其实挺长袖善舞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坐到副主席的位置,她眼圈微红,轻声说:“是我不好,我不该在颜晗要喝醉赔罪的时候,没及时阻止她。

        要不是我处理不当,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但是我真的没有欺负任何人,我在学生会任职也不是一两天,我的工作态度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蓝思嘉说到这里,伸手抹了下眼睛,显得委屈至极。

        颜晗目瞪口呆地朝她看了一眼,此时蓝思嘉垂着眼睛,但是眼眶里当真泛起了水光。

        真够厉害。

        说实话,颜晗确实是佩服蓝思嘉的,说哭就能哭。

        而且她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着她的面儿就敢颠倒是非的本事,究竟是怎么练成的?

        是打定主意,她不敢当着系主任的面儿撕了她?

        颜晗对于蓝思嘉的这种蜜汁自信,挺好奇的。

        系主任也不是个多古板的人,见她认错态度良好,低声说:“你们年轻人呀,就是太冲动。

        本来也就是一个小误会而已,结果非要发到什么贴吧,现在又闹到微博上。

        小事变大事,现在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思嘉,老师相信你的为人,知道你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还没说话,门一下被推开。

        门口站着的男人,手掌握着门把手,一推门,眼睛先望向了蓝思嘉和颜晗坐着的沙发方向。

        系主任一瞧见来人,立即露出惊喜地表情,赶紧站起来笑道:“你怎么来了?

        是过来有事情吗?”

        “主任,您好。”

        裴以恒客气地冲着他点头。

        这会儿系主任满脸笑容,别提多和蔼可亲。

        颜晗是见过不少变脸的,不过这样的,也是少见了。

        原来传媒学院这演戏天分,还挺源远流长的呀。

        她坐在沙发上发呆。

        裴以恒已经问道:“主任,您把颜晗叫来,是因为聚餐的事情吗?”

        系主任愣了下,不过一想到颜晗是新闻一班的班助,倒也理解,学姐嘛。

        于是他笑着说:“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毕竟有点儿问题,所以找她们过来聊聊。”

        因为他们站在靠门口的地方,裴以恒突然低声说:“抱歉,我能单独跟你说一句话吗?”

        对于他这么小小的要求,系主任自然开心地答应。

        于是两人走到走廊上,裴以恒低声说:“主任,抱歉。”

        系主任知道这件事他也有份,不过根据各种爆料来看,他只是解围的那个,所以系主任觉得吧,到底还是下围棋的人,做事沉稳。

        这样优秀的孩子,你看看,即便他没找到他,还是自己过来主动解释。

        身上一点儿都没那种名人的高傲和浮躁。

        难得,真是个难得的好学生。

        所以系主任还特别安慰他说:“这事儿我知道,跟你没多大关系。”

        终于裴以恒低声说:“这件事引起这么大的影响跟我有关系。”

        “我不该因为喜欢颜晗,就在别人欺负她的时候,没有忍住护着她。”

        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