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钟琎望着裴以恒,竟是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几天a大学生会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裴以恒在a大上学这件事,早已经被媒体报道了好几轮,钟琎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昨天围棋社的微信群里,还有不少人在讨论这件事。

        甚至还有人异想天开,说是能不能请裴以恒来围棋社给他们指点一番。

        就算哪怕没机会听他讲课,能近距离看到,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啊。

        毕竟对于学棋的人来说,裴以恒就是神,本来遥不可及的人,如今居然就在身边。

        在晃神之后,钟琎终于开口说:“你好,我是钟琎,是围棋社的副社长。”

        颜晗望着钟琎有点儿期待,又拼命掩盖着的含蓄表情,差点儿憋不住想要笑出来。

        她发誓这是她认识钟琎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见他这么低眉顺眼。

        裴以恒自然认识这位副社长,毕竟之前曾经棋奕网上交过手。

        在业余选手的水平来说,钟琎很有实力。

        如果钟琎想要考取职业,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喜欢下棋的人,裴以恒一向尊重。

        只是对于明显是自己情敌的男人,裴以恒似乎不太那么心慈手软了。

        他微微颔首,声线里透着一股客气,“你好,我是裴以恒。”

        裴以恒并不是那种会给别人难堪的人,不过情敌嘛,还是趁早死心好了,所以他声音清浅地说:“颜颜最近在跟我下棋,围棋社那边她就不过去打扰了。”

        钟琎点了点头,尴尬地望着对方,他是直男思维,可是不代表他蠢。

        裴以恒一出现,他就隐约猜测到对方的意思。

        如今裴以恒明说,他还是忍不住看向颜晗。

        偏偏颜晗脑海中被身边男人的一句颜颜,叫的心神恍惚。

        他怎么能这么叫她呢。

        “颜晗,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钟琎似乎还有点儿没死心,看着她问道。

        他这一句话把颜晗的思绪拉了回来,颜晗本来是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她要进围棋社的时候就坏了规矩,如今因为有了裴以恒,她又开始不参加围棋社的活动。

        颜晗心底叹了一口气,虽然钟琎这人说话不好听。

        但是他没说错,她的目的性太强。

        但是颜晗还是点了点头,低声说了一句:“抱歉。”

        钟琎望着她的神色,知道她已经打定主意。

        说不失望肯定是不可能,钟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他是喜欢颜晗的,明明沈星海跟他说过无数遍喜欢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是这样。

        可是他根本不懂怎么去跟她表白。

        似乎只要看见她,他身上就像是竖起了倒刺,生怕被她看懂自己的心思。

        钟琎问完这句话,有种再也待不下去的感觉,他匆匆说了句再见,转身离开。

        颜晗望着他的背影,低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他肯定气疯了,之前就一直骂我把围棋社当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现在肯定也觉得我无可救药了吧。”

        裴以恒垂眸,看着她碎碎念的模样。

        显然,颜晗在某方面确实太过大咧咧。

        或许是因为她从来都在刻意回避,以至于她根本看不懂钟琎的心意。

        裴以恒抬眸,望着走廊尽头那个失落的背影。

        前车之鉴犹在,看来有些话,有些事,该做的,一定要做。

        眼看着树枝上的落叶在秋风中渐渐落尽,初冬似乎在不经意间,乍然而来。

        艾雅雅上周就回国了,结果她拼命招呼的宿舍大聚餐,居然没能成功。

        因为颜晗要忙着定段比赛的事情,她认真的程度简直比准备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走这一步的时候,应该落在这里。”

        外面冷风呼啸,房间里,颜晗正认真地望着裴以恒给她复盘。

        待裴以恒掀起眼睑,望着对面的少女,她今天穿了一件奶白色高领毛衣,领口堆在她的下巴处,本来就巴掌大的脸,此会儿被衬得更小。

        “别紧张。”

        裴以恒轻笑了一声,她每次紧张的时候,都会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下唇。

        这会儿少女粉嫩的下唇,被雪白的牙齿咬住一点点,眼看着越要越用尽,裴以恒终于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再咬,就要咬破了。”

        “啊,对不起。”

        颜晗回过神,立即说道。

        说完这句话,她一愣,连裴以恒都微怔。

        片刻之后,裴以恒轻轻笑了起来。

        他看起来是被颜晗的话逗笑的,眉眼上扬,好看的唇瓣微微勾起,视线轻轻地落在她的嘴唇上,“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它又不是我的。”

        颜晗:“……”

        于是她瞪大眼睛,认真地问道:“你还是我认识的裴以恒吗?”

        “你认识的裴以恒是什么样子?”

        裴以恒悠然地在棋盘上又落下一子。

        这次颜晗愣住了,高冷?

        淡然?

        有种高高在上的疏离?

        终于男人望着她,轻声说:“那是面对别人时的裴以恒,跟你看见的不一样。”

        这句话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理解就是,现在的裴以恒,只属于你。

        颜晗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的时候,登时有种心慌意乱。

        明明她觉得自己周围是一道铜墙铁壁,她可以轻易地把任何一个雄性生物驱逐出她的领地,但是好像对他是没用的。

        他身上独属的那种清冽淡雅的味道,他笑起来时,唇角勾起来的弧度,还有他手指间的温度,明明是那么细小琐碎的事情。

        可是就像是利剑一样,劈开了她周围的藩篱,一点点渗透进来。

        颜晗霍地站了起来。

        裴以恒抬头,有点儿惊讶。

        直到颜晗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认真地说:“要吃叫化鸡吗?”

        ……

        颜晗这个遇事不决就做饭的习惯,好像是打遇见裴以恒之后才有的。

        毕竟之前她从来没遇到什么能让她犹豫不决的事情。

        颜晗懒得出门,因此用手机点了处理好的整鸡送上门。

        腌制整鸡的方式,是她从爷爷那里偷学过来的。

        老头儿是个做事严谨的人,当年他旗下的连锁餐厅开到江浙一带的时候,他特地考察了当地人的饮食习惯。

        这道十分闻名的叫化鸡,他还特地跟那里的师傅学了一手。

        颜晗调制好调料之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开始认真地在鸡身上涂抹。

        不过因为她打算用烤箱烤,泥巴肯定是不能用的,于是颜晗弄了面粉代替泥巴。

        她先荷叶将腌好的鸡包好之后,又用面粉仔细地裹上。

        “今天咱们只能吃个简易版的,要是我这次能考上业余初段,我就给你做正宗的叫化鸡。”

        颜晗有些惋惜地说道。

        裴以恒望着她忙碌的样子,每次她做饭的时候,都会把头发仔细地扎好,盘在脑后。

        他轻声问道:“你这么会做饭,是跟谁学的?”

        “我爷爷啊。”

        颜晗弯腰把鸡放进烤箱里,并且伸手调节温度,“他做饭可比我好吃多了。”

        “是吗?”

        裴以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松散的懒洋洋。

        颜晗以为他不信,立即说:“我爷爷做饭真的很好吃,就是他现在很少掌勺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肯定请你尝尝。”

        如果有机会……

        靠在厨房门边的裴以恒,轻垂着眼眸,怎么会没有机会呢。

        第二天就是定段比赛的日子,因为很多业余选手都有工作,还有很多上学的孩子。

        所以主办方特地将比赛定在了周末。

        裴以恒早上去敲颜晗家门口的时候,她许久才过来开门。

        一打开,他就看见顶着一头乱发的少女,垂着眼睛,一副快要昏倒的模样,她低声说:“我好像被昨晚的叫化鸡吃坏了肚子。”

        裴以恒一愣,他也吃了,而且还吃了一大半,怎么他没事。

        直到站在他面前垂着脑袋的小姑娘,继续说:“我今天能不能不去考了啊?”

        裴以恒说:“你觉得呢?”

        颜晗脑袋快埋在地上了,垂死挣扎道:“我觉得可以。”

        可是话音刚落,她手腕就被人牵起,直接扯进了卧室里,裴以恒站在她浴室的门口,用一种很淡然地表情说:“没事,我在这里陪着你。”

        “你为什么这么冷酷、这么无情、这么不可理喻。”

        颜晗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裴以恒,她都说肚子疼了,他还让她去考试。

        倒是裴以恒听到她这戏精附体的模样,神色依旧淡然,“乖,去吧,要是真的昏倒了,我会抱着你去医院的。”

        于是颜晗在挣扎无果之后,认命地去洗漱。

        等她出来之后,把裴以恒推出门口,说道:“我要换衣服了,你先去客厅等着。”

        裴以恒见时间还充裕,自然没催促她,安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身影在他旁边出现。

        待他意识到,跟着转头的时候,真的是愣住了。

        颜晗望着他的表情,脸上露出开心地表情,说道:“怎么样,我看起来像不像个高中生?”

        她今天特地选了一件红色羊毛牛角扣大衣,两边都有大大的口袋,她的手掌正好能插在口袋里。

        而她里面则是穿着白色衬衫和浅色千鸟格百褶裙,衬衫领口不仅有甜美的花边,还有黑色领带,系着可爱的蝴蝶结。

        这一身学院风打扮不说,最让人瞩目的是,颜晗今天还特地扎了双马尾。

        少女浓密的长发被分成两撮,扎在脑袋上,那种扑面而来的青春洋溢,简直是挡都挡不住。

        颜晗认真地说:“我想过了,就算我今天考级失败了,可是大家一看我的样子,肯定会觉得我是高中生,这样子的话我也没那么丢人了吧。”

        裴以恒:“……”

        她这个神奇的脑回路,险些要把裴以恒都说服了。

        于是在这样神奇的自我安慰下,颜晗反而挺开心地去考试。

        结果等到了现场,她一瞧见居然还有六七岁孩子的时候,神色又不太好了。

        她轻轻扯了下裴以恒的衣袖,低声说:“这些小孩子来考试,会不会太早了。”

        裴以恒的目光在众多小朋友身上,轻扫了一圈,淡淡道:“这样也不算很早。”

        颜晗眨了眨眼睛,还没说他要求也太严格了吧,结果就听到身边的人又淡淡说了一句。

        “我十一岁就定段了。”

        结果旁边有个小男孩的家长,一下认出了裴以恒。

        小男孩妈妈激动地拉着自家孩子上来要合影,还让裴以恒给小孩子的签名。

        不过相较于妈妈的热情,这个小男孩有点儿过分酷酷的。

        趁着他妈妈要签名的时候,颜晗望了他一眼,轻笑着说:“你是不是紧张呀?”

        “你才害怕呢。”

        小孩挺酷地回了她一句。

        颜晗呵呵笑了一声,没跟他一般见识:“没关系的,要是待会你抽到姐姐的话,姐姐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谁知这小孩斜视了她一眼,特别冷漠地说:“可是我会把你打哭的。”

        颜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小朋友妈妈听到自家孩子的话,赶紧道歉。

        颜晗本来是不在意的,结果一旁签好名字,把本子递给小朋友妈妈的裴以恒,朝小家伙看了一眼,明润的黑眸清冷地朝他看了一眼。

        小朋友妈妈拉着小男孩离开之后,裴以恒回头望着颜晗。

        “真怕了?”

        裴以恒低声说,他轻笑了一声:“没关系,谁把谁打哭,还不一定呢。”

        颜晗惊讶地望着他,“你这是想让我对祖国的花朵下手?”

        裴以恒淡淡道:“围棋场上,只分胜负,不分大小。”

        望着这样的裴以恒,她忽然眨巴眨巴,忍不住问道:“那你愿意让让我吗?”

        谁知,这句话刚问完,广播里让参加比赛的人,赶紧过去检录。

        颜晗转身准备离开,谁知刚走,就被拉住。

        她回头望着裴以恒,就见他声音里透着浅笑道:“你还落了一样东西。”

        颜晗微怔,什么东西。

        直到他的手臂轻轻搭上来,犹如蜻蜓点水般地抱了她一下,又很快松开。

        “加油,我在外面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