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程津南昨晚打一晚上游戏,上午勉强上了课之后,中午回宿舍一直睡到现在。

        这会儿正是半梦半醒的时候,所以当枕头下面的手机,嗡嗡地响了一下的时候,他迷糊地拿了起来。

        等程津南看到群里的这句话时,想都没想,直接发了一条。

        “想那么多干嘛,就是干,直接去找她。”

        他打了一个极大的哈欠,准备把手机放回枕头下面,继续睡一觉。

        果然是上了年纪,想当初高中的时候通宵打游戏,他还能在白天上一整天的课。

        就在程津南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的时候。

        他突然伸手把手机又掏出来,迅速地解锁,打开微信群,然后他盯着刚才发那句话的头像。

        裴以恒的头像很简单,就一张雪白的图,正中心落着一枚棋子。

        没错,确实是阿恒发的,他以为是他刚才睡懵了,看错了。

        等拿出手机,再次确认之后,程津南真他妈有点儿魔怔了。

        他正嗷地喊了一声,高尧推门进来,差点儿被吓了一跳,无语道:“老子就下去拿个外卖的功夫,你就疯了。”

        “不是,你看看手机。”

        程津南拼命指着自己的手机。

        高尧因为下去拿外卖,所以手机就放在了桌子。

        没想到这会儿一拿起来,看见群里的消息,当下第一反应就是:“我去。”

        高尧望着程津南,依旧还维持着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还是程津南翻身坐起来,在脑袋上拼命地挠了两下,终于像是认命一样地说:“我们殿下,真的要下凡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居然谁都没敢轻易回复。

        毕竟这可是裴以恒啊,他们两个可以一天调侃裴以恒十八遍,让他赶紧找个女朋友,要是实在不行,在粉丝里面挑了一个也行,毕竟那些小姐姐颜值很好。

        不是有很多明星跟自己的粉丝,最后终成眷属了。

        可是他们调侃归调侃,就是认定了他不会心动。

        怎么说裴以恒呢,真年少有为,少年天才,什么赞誉的词放在他身上都不会嫌多。

        可是真的年少有为到这种程度,那就是一定专注力可怕到一定程度。

        他以前住在老师家里,每天去棋院里学棋,然后就是往返家里。

        因为吃饭不是在棋院食堂就是家里,所以他曾经有过一百块钱放在口袋里,整整一个月没花掉。

        即便他早已经登上了世界之巅,并且牢牢把持着世界第一的位置几年之久。

        可是裴以恒从未有过一丝懈怠,可是他对围棋的钻研程度,依旧让人感觉到可怕和敬佩。

        就是这样的人,居然有一天会说,他很想一个人。

        这种感觉就是,他肯定喜欢惨了那个人吧。

        所以程津南小心翼翼地回复道:“阿恒,你在家吗?

        要不我和高尧去找你吧。”

        裴以恒本来正望着车外,有时候他也会有点儿迷茫。

        其实对于颜晗的退缩,他是有那么些理解的。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干脆拒绝接受。

        桌子上手机嘟嘟地震动了两下,他松开握着矿泉水瓶身的手掌,伸手解锁屏幕,看见群里的消息。

        他望着这条信息,突然咧嘴笑了下。

        看来他这句话,不仅把他吓了一跳,也把程津南和高尧也吓得够呛吧。

        裴以恒心底难得生出几分戏谑。

        好在他还算知道克制,随手回复:“我最近都住在家里,我妈妈身体不太舒服。”

        发完信息之后,裴以恒给自己叫了车,准备打车回去。

        只是当微信群里,再次发来消息的时候,裴以恒没看上面的微信,反而是目光落在了程津南回复他的第一条。

        直接去找她。

        找她。

        他长了张嘴,这两个字像是有了魔力般,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

        裴以恒回去的时候,本来打算直接回房间,结果就看见程颐和蓝思嘉从花园里慢悠悠地走过来。

        他看见程颐,立即微微皱着眉头迎上去,低声道:“您怎么出来了?”

        “这几天在床上都闷坏我了,幸亏思嘉今天陪我说说话。

        这孩子,真是懂事。”

        程颐脸色不错,她的身体是老毛病了,就是要好好修养。

        蓝思嘉听完,低头露出害羞的表情。

        她知道裴家的两个儿子,都是特别孝顺的。

        本来她以为能等来裴以恒跟她主动说话,可是她垂着脸,娇羞地等了许久,对面的人愣是一句话没有。

        蓝思嘉终于小心地抬起头,结果一下撞上裴以恒的眼睛。

        他乌黑的双瞳,明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看起来平静无波,可就是犹如有磁石般,紧紧地吸引着人。

        蓝思嘉心神一恍,立即干笑了下,低声说:“阿姨,都是应该的。

        我妈妈这几天出差,要不然她也早就来看您了。”

        程颐心情确实是挺好的。

        虽然这阵子裴以恒在家里住,可是他一向沉默,况且男孩子嘛,实在没女孩贴心。

        蓝思嘉挖空心思哄她开心,程颐又出来走了走,还真的身心顺畅的感觉。

        “你妈妈和你都费心了,阿姨身体没事。”

        程颐笑着说道。

        蓝思嘉小声地说:“其实我早就想来陪您了。”

        程颐有些惊讶地说:“那怎么不来呀,阿姨随时欢迎你。”

        “阿姨,你这么说,我要当真了。”

        蓝思嘉挽着程颐的手臂,笑得格外开心。

        此时,裴以恒终于开口,低声说:“外面太冷了,您该回去休息了。”

        程颐笑着点头,蓝思嘉赶紧陪着她一起进去。

        等到了客厅,保姆把刚送来的点心端了出来。

        这是程颐叫人去买来的,专门为了招待蓝思嘉的。

        “阿恒,你要跟我们一起吃一点儿吗?”

        程颐望着刚换了拖鞋进来,拿着书包的裴以恒。

        蓝思嘉一脸惊喜,期待望着他。

        没想到,裴以恒淡淡道:“不用,我不喜欢。”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蓝思嘉失落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只不过没想到程颐正一脸淡笑地望着她。

        蓝思嘉赶紧解释道:“阿姨,你说阿恒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

        她露出一点点委屈的表情,轻声说:“那件事我跟您说过的,当时我的包被人弄脏,我是有点儿生气,毕竟那是妈妈送我的。”

        “可是我真的没逼人家喝酒,更没欺负别人。

        阿姨,您是知道我的啊。”

        程颐轻笑了一声,柔柔地说:“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嗯嗯,我知道的。”

        蓝思嘉见程颐不想多说,赶紧点头。

        平时在学生会小干事面前,端着主席团学姐架子的人,如今在程颐面前,可谓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来讨她的欢心。

        蓝思嘉用银勺挖了一口甜点时,望着周围。

        裴家可真漂亮啊,即便来了很多次,她还是觉得裴家漂亮地让人晃眼。

        程颐的品味很好,不管是家里的装饰还是墙上的画,都格外有品味。

        特别是挂在客厅里的那副,蓝思嘉印象特别深刻,这幅画刚到家的时候,她正好也在。

        在挂上去的时候,负责挂画的人,特别对工人说,这幅画价值六百多万。

        蓝思嘉那天在这幅画面前,站了许久许久。

        她父母奋斗了一辈子,在这座城市里,不过有一套价值五百多万的房子而已。

        裴家随随便便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居然比她家的房子还要贵。

        蓝思嘉那时候就暗暗下定决心,她要改变自己的出身。

        什么小富即安,她不要所谓的小康,要做,她就是要做人上人。

        所以不管裴以恒对她如何冷淡,她都不在意,只要她努力,总有一天她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包括这里。

        程津南和高尧来的时候,正好遇见蓝思嘉和程颐在客厅里说笑。

        他们跟裴以恒是发小,几家的关系更是不必说,所以两人一进来,冲着程颐打了一声招呼。

        程颐笑着说:“阿恒在楼上呢,你们快去吧。”

        于是,程津南和高尧赶紧上楼。

        他们直接推门,果然,裴以恒坐在床边,正在下棋。

        他似乎很喜欢在窗边下棋,所以棋桌都是摆在那里。

        “殿下呐……”

        程津南人未至,声已到。

        裴以恒手掌微动,好在多年定力尤在,棋子依旧稳稳地捏在手里。

        他们两人几乎是同时扑倒在裴以恒旁边,这个房间里也铺着厚实的地毯,所以他们过来都是直接席地而坐。

        程津南埋头,拉着长调道:“殿下,老臣护驾来迟,还请殿下赎罪。”

        裴以恒望着面前的棋盘,嘴角终于浅笑。

        这个智障……

        谁知一旁的高尧,突然推开程津南,指着他说:“咱们殿下宽厚,恕你死罪。

        不过活罪可免不了,我今个就奉殿下的命,废了丫的。”

        这一下,他居然伸手将朝程津南裤子那里抓。

        两人顺势打成一团。

        裴以恒望着他们两人,终于叹了一口气。

        好在他一声刚叹完,两人立马坐直,安静地看着他。

        程津南想了下,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阿恒,咱们都是大男人的,我也不好像那些小姑娘似得哄你,你直接跟我们说吧。”

        其实这两人这么闹,纯粹就是为了逗裴以恒玩。

        平时在学校里,好歹也是条顺脸正的帅哥,这会儿为了哄他,简直是不顾形象了。

        他们两人来的时候,反复分析了裴以恒发的那句话。

        然后,两人一致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们的殿下,好像是被人甩了。

        至于是谁,这不是显而易见的。

        程津南这一路上又是心疼他家的阿恒,结果,又要感慨,果然是他一眼就看中的小仙女,连阿恒这样的神仙人物都不要。

        她牛。

        裴以恒转头看着他们,许久,终于淡淡地说:“说什么?”

        “就是,就是……”程津南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了地用手臂猛地抵了高尧一下。

        高尧:“你是不是被甩了……”

        如果此时可以选择,程津南选择立地成佛,先送高尧上西天,然后自己再去。

        裴以恒本来手指刚落在棋盘上,终于他棋子放下之后,缓缓地收回手。

        然后他转头看向他们,用很低地声音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即便她说对不起,可是脑海里却是心疼她。

        他真的很心疼她。

        有着那样经历的颜颜,让他一想起来,心底就像是被揪住。

        “小、小仙女吗?”

        程津南低声说。

        裴以恒微怔,倒是响起那天在火锅店,他就坐在屏风另外一边,听着她发语音告诉别人,他的脸被严重烧伤,让人家帮忙把论坛的帖子撤下去。

        那时候只觉得好笑和荒唐。

        可是现在回想起,那时候,她是那样护着他。

        真好。

        他微垂着眸子,望着面前的棋盘,低低地笑了一声,“嗯,我的小仙女。”

        程津南和高尧同时望着他。

        心底都是同一个念头。

        完了,他们的殿下呐,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