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漆黑夜幕,只有远处亮着昏黄的灯光,周围冷风呼啸。

        可是比起风声,更加叫人无法忽略的,是她乱的毫无章法的心跳声。

        剧烈、急速。

        扑通扑通,一声急过一声。

        当她的唇瓣上有一个陌生的触感时,颜晗的心跳在这一瞬漏了一拍。

        裴以恒的手掌轻轻地抚在她的脸颊上,温柔却又有种不容拒绝的力道,他的唇已经压在颜晗的唇瓣上。

        男人的嘴唇,竟是出人意料的软。

        颜晗也不知是怕,还是怎么太过紧张,脖颈微微抬起。

        可是她刚动了一下,腰身上横搁着一只手臂,稍一带劲儿,将她整个人重新压在身下。

        两人在草地里滚了好几圈,倒也不差这一下。

        可是刚才是慌乱之中,此时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感官触觉同样被放大。

        周遭全都是属于他的气味,他温热的呼吸轻轻扑在她脸颊上的温热,他柔软的唇,还有……

        当颜晗感觉到唇瓣被顶开时,即便此刻她看不见自己的脸颊,但她知道肯定是红透了。

        像是有东西一瞬在脑海中引爆。

        耳边是呼啸的夜风,而她被裴以恒紧紧地拥在怀中。

        那样温暖坚实。

        当两人终于气喘吁吁地松开对面时,颜晗被拉起来抱在怀中,她埋在他的肩窝处,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低低地笑了一声。

        裴以恒伸手摸了下她的脖颈,他的手指有点儿凉,冷得颜晗下意识缩了下脖子。

        他贴着她的耳边,声音像是能融化一切:“笑什么?”

        颜晗微微抬起头,即便周围漆黑,可是她的眸子在夜色之中,隐隐发亮,“我绝对没想到我的初吻是这种情况。”

        她顿了下,“有点儿意外。”

        本来她是想抱住裴以恒,翘起脚尖去亲他。

        谁知反而把两人带的都摔倒,有点儿好笑,可是又觉得很神奇,就像是只要跟他在一起,哪怕是在窘迫的事情,最后都变得甜蜜。

        “我也是。”

        裴以恒伸手将她抱地更紧,贴着她的耳朵,声音格外温柔:“一个新奇的初吻经历。”

        颜晗抱着他,突然低声说:“我是不是挺没出息的?”

        “因为害怕,干脆就拒绝。”

        她在他的外套上轻蹭了下,低笑着说:“我总是说陈晨很怂,看见裴知礼,她连话都不敢说。

        其实我也是,我明明喜欢你,却还要强装不在乎地拒绝。”

        “没关系,没关系的。”

        裴以恒听着她在这儿检讨自己,是心底是真的软化了。

        他当然知道她的担忧和害怕,在经历了那样的童年之后,她怎么会不害怕呢。

        “你知道我性格里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裴以恒低声说。

        颜晗抬起头,沉默地望着他。

        这个问题显然需要裴以恒亲自来回答。

        他说;“是坚持。

        我从很小那时候就喜欢围棋,即便到现在,还是觉得围棋是这个世界最有意思的事情。

        别人的十九岁或许充满了不确定性,可是我不会。”

        “喜欢你,也会像我喜欢围棋这样。”

        颜晗回到房间的时候,倪景兮正从洗手间里出来,她头发湿漉漉的,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看起来刚洗完澡。

        在看见她的一瞬,颜晗突然想起来,隔壁还躺着两个喝醉酒的人。

        “糟了,陈晨的醒酒汤。”

        她说道。

        倪景兮用毛巾擦了一下头发,喊住要转身的人,“我已经喂她喝过了。”

        “抱歉,我出去了一趟。”

        颜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倪景兮倒是挺淡然,“照顾她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顶多让她明天起床之后,给我们当牛做马吧。”

        倪景兮偏头看了她一眼,提醒道:“你不去洗澡吗?”

        颜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羽绒服外套上全都是泥土,还有裤子也是的,看起来格外狼狈。

        她刚才回来的路上都没注意。

        她眨了眨眼睛,解释道:“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

        倪景兮点头:“那应该摔的挺严重,没事吧。”

        “没事,没事。”

        颜晗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赶紧打开自己的箱子,把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拿了出来,逃进洗手间。

        等她洗完头发的时候,把吹风机找了出来,往外面看了一眼,倪景兮还躺在床上,并没有睡觉。

        她问:“倪大人,我吹个头发。”

        “嗯,你吹吧。”

        倪景兮抬头说道。

        于是颜晗安心地开始吹头发,她一头乌黑长发跟缎子似得,柔软顺滑,平时她自己打理的也挺用心。

        等她这么一好,终于要上床睡觉的时候,随后拿起放在床头柜充电的手机。

        她划开屏幕,看见有一条语音信息。

        颜晗偷偷摸摸地往旁边看了一眼,倪景兮刚关掉她那边的床头灯,躺在床上。

        于是颜晗也关掉自己这边的灯,哗地一下掀开杯子,整个人钻进去。

        她把手机音量调到最低最低,低到大概只有一小格音量。

        颜晗点开裴以恒发来的那条语音,他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了过来,“我刚洗完澡。”

        她整个人捂在被子里,手机她是搁在耳边的,他的声音很低,又带着那种磁性,莫名地有种撩拨的感觉。

        就像是一小截羽毛在心头挠。

        这感觉可真奇妙。

        直到她开始慢慢打字,回道:“我也刚洗完澡,头发有点儿长。”

        所以花的时间也很长,不是故意这么久才回复他的消息。

        发完之后,颜晗盯着手机屏幕,在等着对面的回复。

        只是她盯了好久,对面还是没动静。

        就在她以为裴以恒终于睡了的时候,手机叮地一声。

        是那种信息回复的声音,明明声音很小,但是她还是抖了下。

        于是她赶紧手忙脚乱地把手机调成静音。

        生怕吵到隔壁床上的倪景兮。

        这种感觉,就像是高中生怕被老师发现,自己正在偷偷跟男朋友发信息似得。

        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种想法。

        但是当男朋友三个字刚划过脑海的时候,颜晗忍不住捏着手机,在床上翻了一下。

        就是那种有点儿飘的感觉。

        他们刚才确定了男女关系了吗?

        这样应该算是吧。

        颜晗脑子里都乱了,有种似梦非梦地感觉。

        难怪人家都说结婚跟谈恋爱是不一样的,结婚的时候可是有一个正规的小本本发给你的。

        最起码实物在手,心底踏实。

        这会儿她像是踩在浮云团上,没什么实感。

        于是她再次点开裴以恒的语音,他说:“现在准备睡了吗?”

        颜晗眨了眨眼睛,要是说睡了,他是不是就要跟自己说晚安了。

        于是她很有小心机地回复道:“还没呢,我是个夜猫子。”

        因为她回复的两条都是打字,估计裴以恒也想到她今天还有室友,这次也是回复的信息。

        他回:“睡得太晚不好。”

        颜晗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其实挺普通的,可是这是她男朋友在关心她呀。

        好甜哦。

        要不是顾虑到旁边的倪景兮,颜晗此刻大概已经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不过就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翻了个身。

        待她开心地翻完,回复道:“嗯,我知道。”

        这次对面回复的挺快,他又发来一条:“晚安。”

        颜晗鼓了下腮帮,手指已经搭在屏幕上,也准备发一条晚安过去,可是没想到又是一下震动。

        然后她看见屏幕上出现的另外三个字。

        “女朋友。”

        啊,颜晗咬着唇瓣,一直盯着屏幕,终于还是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在她的轻笑声响起的同时,隔壁有个幽幽地声音同样响起:“你谈恋爱了吧。”

        颜晗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她慢慢地扯开被子的一角,眼睛瞄向对面。

        房间里虽然有点儿暗,但是她还是看见对面床上,倪景兮用手肘撑着自己,半侧在床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吵到你了?”

        “没有。”

        倪景兮干脆坐了起来,拨弄了下自己的长发,转头望着她,淡笑道:“是这空气中恋爱的酸腐味吵到我了。”

        颜晗:“……”

        倪景兮压着声音里明显的笑意,说道:“所以你正在跟我们伟大的裴以恒九段在谈恋爱吗?”

        颜晗:“你这样说,我挺害怕的。”

        倪景兮微笑:“这大概就是跟名男人谈恋爱的问题吧。”

        颜晗:“……”

        她有时候是真的佩服倪景兮,比起她们来,她往往是冷静的可怕那个。

        “好了,不吓唬你。”

        倪景兮轻声说:“恭喜,我们小颜颜成了第一个脱单的人。”

        颜晗本来抿着的唇,终于扬了起来。

        颜晗第二天早上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

        她眼睛还眯着,但是伸手在床头摸了半天,嗡嗡嗡地声音,闹得她有点儿心烦。

        终于她摸到了手机,都没看屏幕,直接接通。

        直到对面的声音传来,她整个人像是兜头一盆水浇了下来。

        一下醒了。

        裴以恒清润的声音透过电波传到她耳边,他说:“山庄的自助早餐还不错,要一起来吃吗?”

        “好呀。”

        颜晗慢慢地靠着床头坐了起来,她揉了揉眼睛,轻声说:“我起床洗漱一下。”

        “不着急,我等你。”

        颜晗有点儿不好意思让他久等,毕竟女孩子嘛,出门总要打扮一下,况且她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所以她赶紧说:“你先去餐厅吧,我待会就来。”

        等挂断电话之后,颜晗赶紧冲到洗手间里洗漱。

        没一会儿,她听到外面门开的声音,穿着一身薄运动服的倪景兮,走了进来,看见她:“起床了?”

        “我要去吃早餐,你去吗?”

        颜晗问道。

        倪景兮挑眉,轻笑:“当电灯泡吗?”

        虽然是这么调侃,不过倪景兮还是跟颜晗一起去了自助餐厅。

        刚才她们本来想去叫陈晨和艾雅雅的,不过考虑到这两人昨晚喝了那么多,也就没叫。

        没想到她们到餐厅的时候,一眼看见了裴以恒。

        还有他那两个时刻不离身的朋友。

        倪景兮愣了下,笑道:“这两位是你男朋友的带刀侍卫吗?”

        颜晗还真的想了下,说实话,她很多次遇到裴以恒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在。

        别说程津南还挺热情,瞧见她们,立即挥手招呼她们。

        因为他们坐着的是一个圆餐桌,颜晗刚走过去,裴以恒拉开他左边的椅子,颜晗眨了下眼睛,还是走过去坐下。

        程津南和高尧都朝他们看了一眼,不过大家都没觉得奇怪,毕竟昨晚裴以恒都已经当众表白了。

        颜晗起身要去拿东西,裴以恒站起来,“我也去吧。”

        于是倪景兮懒懒道:“那我就不去了。”

        这家山庄的早餐还真的不错,中式和西式的都有。

        颜晗用余光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他今天穿了一件耐克羽绒服,里面是一件黑色卫衣,黑发有点儿长,估计是早上刚洗过,刘海有点儿遮住眼睛。

        他正用夹子拿荷包蛋,转头正要问颜晗时,就看见她正在偷瞄自己。

        他下意识地抿嘴,又笑了下,低声问:“看什么?

        嗯。”

        颜晗眨了下眼睛,这次她光明正大地看了,黑眸在他脸颊扫了一圈,抿嘴浅笑说:“看我男朋友,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

        裴以恒愣了瞬,低声说:“调皮。”

        等两人把早餐拿回去的时候,没想到陈晨和艾雅雅也来了。

        陈晨盯着一张宿醉的脸,横刀立马地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口第一句就是:“我昨晚做梦,梦到我跟我男神打电话了。”

        众人:“……”

        待她瞧清楚桌子上还坐着别人,又尴尬地笑了下。

        倒是颜晗说:“不是做梦。”

        陈晨神色一顿。

        随后她脸上浮现惊悚的表情,颜晗点点头:“对,你是真的跟你知礼哥哥打电话了。”

        “不可能,不可能。”

        陈晨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得,她朝满桌子的人望了一圈,还是不死心地说:“你们怎么会有我男神的电话?

        肯定不可能呀。”

        倪景兮抬了抬下巴,指向对面的裴以恒说:“你可以感谢一下裴大师。”

        陈晨惊恐地望向裴以恒。

        终于裴以恒轻声开口道:“裴知礼,是我哥哥。”

        这下,轮到四个女生震惊了。

        裴知礼居然是他哥哥?

        陈晨怔住,在餐桌上一片死寂的时候,她又突然干巴巴地笑了起来,哈哈两声之后,说道:“原来是小叔子呀。”

        ……

        颜晗望着对面猛地捂住脸的人,好吧,陈晨大概这辈子都不想看见姓裴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