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但是又似乎夹杂着那么几分不甘心的怨气。

        颜晗此时心底才明白,为什么颜明真安排那么多名门淑媛,都打不动颜之润这颗铁石心肠呢。

        之前因为他没有表现出,丝毫对女人的兴趣。

        以至于颜明真在慌乱之际,居然开始对他身边的男人严防死守。

        颜晗现在觉得,她姑姑可以放心了。

        最起码她哥哥还是跟姑娘有过纠葛的。

        颜晗好奇看了看简槿萱,又转头打量她哥,满脸好奇,早已经是掩都掩不住。

        倒是颜之润斜睨了她一眼,“不是要煮面的?

        还不快去。”

        “哦。”

        颜晗心底憋着笑,几乎是一步三回头。

        好在裴以恒跟着她一起去了厨房,此刻客厅里站着的两人,显然还在对峙,特别是简槿萱,下巴恨不得要抬地高过颜之润的发顶。

        颜晗小声地问道:“你师姐跟我哥哥居然是前任的关系吗?”

        “你不知道?”

        裴以恒轻笑着反问道。

        颜晗一愣,看向他;“你知道?”

        毕竟听他这个口吻,确实像是知道内情的样子。

        裴以恒低声道:“以前见过她失恋的样子,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哥哥。”

        “她跟你哭了?”

        颜晗低声说。

        如果是这样,看来他们两人分手分得不算愉快呀。

        裴以恒说:“不是专门跟我哭诉,只是那时候我们都住在老师家中,我偶然碰见的。”

        他和简槿萱都是江不凡九段的内弟子,江不凡九段是国内第一个获得世界冠军的人,当初日韩棋坛兴盛,中国则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学棋的人本来就少,而专注围棋的人更是很少。

        直到江不凡杀出重围,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这才重新让国人关注这个古老的博弈运动。

        简槿萱也是自小在江不凡家中长大。

        不过是因为她母亲跟江不凡妻子是亲姐妹,她父母工作繁忙,只能将她寄养在江家。

        江不凡与职业棋手交往甚多,每天家中总有人来下棋,那时候简槿萱算是耳濡目染之下,开始学棋。

        其实当初江不凡收裴以恒的时候,还在国内棋坛引起了不少的争议。

        在国内棋坛,拜师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成为内弟子却是很罕见。

        况且裴以恒的家世不算什么秘密,他爷爷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他父母又是谁,其实大家稍微了解的都清楚。

        因此在裴以恒刚拜师的时候,就有人说过,江不凡肯定是收了裴家巨额的拜师费。

        或许是江不凡只是为了巴结裴家老爷子。

        反正都是一些揣测之意。

        颜晗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裴以恒低声说:“老师收过三个字,可是他从未在任何一个弟子身上拿过一分钱。

        就连我妈逢年过节时,想要送些礼物,他都一点儿不收。”

        江不凡性格疏阔外放,倒也不怕跟程颐说,他直言不讳道,本来外头就说他是收了钱才收裴以恒的,他要是真的收裴家的东西,那不就被坐实了。

        程颐没办法,让裴克鸣带着酒上门跟江不凡喝。

        这位老师,除了围棋之外,就喜欢酒。

        颜晗越听越觉得兴奋,她有些激动地说:“阿恒,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老师就像那种古代的风流雅士。”

        裴以恒脑海中闪过,小老头胖乎乎的模样。

        再看着面前,明显已经脑补了一通的颜晗。

        但是颜晗还越想越兴奋,说道:“之前艾雅雅为了让我帮她带代理班助,把她的酒方送给我了。

        她爷爷酿的酒真的很好喝,马上我也试着酿一下。

        这样,还能请你老师尝一尝呢。”

        颜晗确实已经浮想联翩,那种魏晋风流雅士,广袖流仙的飘逸模样,简直怎么都散不去。

        “你呀。”

        裴以恒实在不忍心,这会儿就戳破她的幻想。

        算了,她高兴,随便她怎么想吧。

        颜晗开开心心地开始煮面,没一会,还切了一盘卤牛肉给他们。

        因为是在颜晗家里,所以不管是简槿萱还是颜之润,看起来已经是克制至极。

        直到两人在桌前坐下,简槿萱挑了一个离颜之润最远的位置坐下。

        颜晗把卤牛肉端来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放在了中间。

        只不过颜之润离得稍微近点儿,手臂又长,筷子很轻松就夹到。

        简槿萱冷笑一声,不就是一盘牛肉,她、不、吃。

        可是当她挑起面慢条斯理地吃起来时,颜之润夹了一片牛肉,还放在旁边的调味碟里沾了下,牛肉片瞬间被染上一层亮晶晶的红色。

        这碟调味料是颜晗特地调制的,辣油是邱戈前几天送过来的。

        她拍视频不会专门打广告,但是邱戈会桌子上放一些东西,自然会有粉丝问起来。

        这个辣油,颜晗吃过确实是好吃。

        简槿萱本来就是无辣不欢的人,颜晗煮的肉丝面确实是好吃,可是如果她也能吃上牛肉就好了。

        她心底又骂了,颜之润一句。

        “要不我再给简姐姐你切一盘牛肉吧。”

        颜晗望着她不时悄悄抬头,望着那盘牛肉的模样,赶紧说道。

        简槿萱多会装模作样一个人,当即正色道:“不用,不用,我觉得这个面就很好吃。”

        “没关系的,反正我家有很多卤牛肉呢。”

        颜晗立即表示不麻烦。

        没想到,颜之润抬起头,冷冷一声:“惯得她。”

        房间内一片死寂,简槿萱抬起头,狠狠地盯着他。

        颜晗赶紧冲裴以恒使眼色,又转头对颜之润说:“哥哥,人家是女孩子呀。”

        简槿萱生气的时候,特别容易气得脸红。

        这会儿她脸色越来越红,颜之润看了一眼,心底叹了一口气。

        他他妈又发生什么神经。

        “把这盘端给她,再切一盘多浪费。”

        颜之润说道。

        ……

        颜晗几乎能听到安静的空气中,一串乌鸦嘎嘎嘎地从她头顶飘过。

        哥哥,你可是一个一出手就上亿城堡的男人,能不能请你不要在一盘牛肉上这么抠门。

        但是为了在简槿萱面前,替他抱住,伟岸哥哥的形象。

        颜晗很听话,赶紧把一盘牛肉端到简槿萱面前。

        简槿萱深吸一口气,感觉像是要高傲地拒绝,颜晗立即说:“简姐姐,我哥他认输了。”

        颜之润:“……”

        简槿萱性子里,不服输三个字简直是贯穿始终。

        本来她是不想要这盘被他吃过的牛肉,可是一想到他确实是认输了,于是微微点头,含笑收下这盘牛肉。

        这个修罗场,颜晗是真的不想再搀和了。

        于是她借机去了厨房,裴以恒跟着过去时,就见她轻拍了下自己的胸口,低声感慨道:“原来我对付女人,还这么有一手。”

        裴以恒愣住,片刻后,眉眼微扬。

        “那你什么时候,对我也有一手?”

        颜晗一脸惊懵地转头,片刻后,脸颊爆炸泛红。

        第二天的时候,裴以恒依旧照常上课,只是他一直盯着手机,也不知是在期待什么。

        或许,就像颜颜说的那样,他不必一直等哥哥。

        这一次,他也要去找裴知礼。

        于是下课之后,他直接回家,刚到家的时候,司机张叔看见他还很惊讶,连声问道,怎么不叫自己去接呢。

        “我哥在家吗?”

        裴以恒问道。

        张叔低声说:“在呢,昨天晚上在医院一直到人家护士赶人,才回来。

        今天一天也没出门。”

        裴以恒点头,说了声谢谢,直接上楼。

        他们两人的房间都是在三楼,待他慢慢地走到裴知礼的房门前时,他垂眸望着门上的把手,几次想要抬手,可是心底却犹豫着。

        裴以恒并不是那种善于跟别人谈心的人。

        相反,他打小便有点儿沉默寡言,后来学了围棋更是。

        不管是输也好,赢也好,他看起来都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以至于江不凡曾经说过,他是天生的棋手,大心脏。

        其实他不是没感觉,当在赛场上落后的时候,他也会紧张,会担心输。

        而当真的输的时候,他心底会难过,会伤心。

        只是他太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似乎这么多年以来,他唯一一次能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就是对于颜晗。

        喜欢她的心情,想要明明白白地让她知道。

        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底。

        就像那天在湖边对颜晗说的话一样,就把他心底的想法,也同样告诉裴知礼。

        终于,裴以恒握住门房上的手把,猛地一下推开门。

        谁知,这一下,差点儿撞到里面,正好要走到门边的裴知礼。

        两人四目相对,有那么几分相似的黑眸,望着彼此,竟是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

        “阿恒,你回来了。”

        裴知礼看见他,脸上似是有几分轻松。

        裴以恒看着他身上的外套,低声问:“你要出门吗?”

        “对。”

        裴知礼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本来正想给你打电话的。”

        裴以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有些惊讶。

        裴知礼低声说:“咱们谈谈吧,阿恒。”

        裴以恒有些怔住,但是随后他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就是爷爷以前常带你来下棋的地方吗?”

        裴知礼坐在长椅上,望着周围,两人身上穿着一样的黑色羽绒服,并肩坐着。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冬日里的黑暗总是来的那么快。

        但是不远处,似乎格外的热闹。

        大概是到了晚上的原因,小摊贩陆续出现,卖那种戴在头上可以闪闪发光的发饰的摊子,还有小朋友最喜欢的玩具车摊子,简直就是小朋友的天堂。

        裴以恒点头,想了下,“不过以前没有这么多卖玩具的摊子。”

        “你知道那时候我期待什么吗?”

        裴知礼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似得,转头看着他。

        裴以恒愣住,他真的完全不知道。

        裴知礼自然没指望他答出来,他说:“那时候我最喜欢就是你跟爷爷出门,虽然我挺羡慕的。

        不过最期待的是你们回来,因为你每次都会给我带好吃的。”

        裴以恒这次是真的有些怔住。

        可是裴知礼显然依旧记得,“带的最多的就是肯德基,其实妈最不喜欢我们吃这些。

        不过因为是爷爷买的,她也不能多说。

        还有烤红薯,爷爷总说起他以前吃烤红薯的时候,红薯皮都是一层黑漆漆的灰。

        我每次都觉得你给我带的烤红薯不正宗。”

        说到这里,他自己笑了起来,裴以恒也跟着笑了下。

        待笑过之后,空气似乎凝滞。

        直到裴知礼低声说:“阿恒,对不起。”

        裴以恒看着他,忍不住道:“这句话,不应该由你来说,应该是我。”

        “你有什么错?”

        裴知礼饶有兴趣地望着他。

        裴知礼自嘲地笑了下,“是太过优秀让我活在你的阴影下?”

        这次,沉默变得更久。

        终于裴以恒说:“是我太不够关心你。”

        裴知礼突然伸手在他脑袋上,狠狠地揉了好几下,竟是特别开心地样子,“这事儿我真是早就想做了。”

        “摸一摸裴以恒九段的头,看看这么天才的脑袋,到底是他妈怎么长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