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顽皮,让周围冰冷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熨烫起来。

        裴知礼望着他,低笑了一声,这次是极认真的口吻:“阿恒,我是真的嫉妒过你。”

        裴以恒摇摇头:“我也是真的不知道。”

        空气里先是一瞬尴尬的沉默,接着裴知礼大笑出声。

        “你打小可就是天才,六岁学棋,不到两年就能跟职业选手下棋,所有人都说你是围棋神童,至于我,从小时候开始最广为人知的称呼,应该就是那个围棋神童的哥哥。”

        裴知礼弯腰,打开脚边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两罐啤酒,他先开了一罐,直接递给身边的裴以恒。

        接着他又给自己开了一罐。

        公园湖面平静,不远处各种声音交织成这个平凡世界里最动人的声音,喧嚣、热闹又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冬日里的啤酒,即便没有冰镇过,一口喝下去,依旧透心凉。

        是那种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的凉。

        他喝了一口,转头看向裴以恒,笑着说:“说起来,我们两个人还没一起喝过酒。”

        裴以恒手指微顿,本来快要抵到他唇边的啤酒罐,停在半空中。

        他撇头看向裴知礼,眉头微锁,待想了会,才发现裴知礼说的是实话。

        其实他一向不喜欢喝酒,毕竟酒精会一定程度上对大脑神经有影响。

        很多职业运动员都有拒绝酒精的习惯。

        裴以恒也不例外。

        此时他手腕微转,握着啤酒,轻轻地往裴知礼的啤酒罐上撞了下,“干杯,哥。”

        裴以恒说完,扬起头喝了起来,微敞开的羽绒服衣领,露出白皙的小半截脖颈,因为仰头,颈线绷成笔直一条。

        随着啤酒被喝下去,喉结微微滑动,在半透明的月光笼罩下,有种朦胧又叫人迷醉的诱惑。

        这一口气,他喝了半瓶啤酒。

        待喝完后,裴以恒转头望着他,轻声说:“可是哥哥你一直都是学校第一,中考的时候你还是全市第一。”

        裴知礼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了,不用努力安慰。

        其实以前是我太过局限,怎么说呢,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跟不擅长的地方。

        比如你,不喜欢跟人交流,只沉迷与围棋之中。”

        “在我享受普通又开心的生活时,你已经过早地踏上职业赛场。

        我在英国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有围棋天分的那个人是我,我能够像你这样,做得这么好吗?”

        都说当一个人的专注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会取得一定的成就。

        而当这个人既有天分,又一心只专注一件事时,必会取得了不起的成就。

        他的弟弟,是这个世界上,最会下围棋的人。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突然,一个有些疲倦地声音响起。

        裴知礼有些愣住,他转头望向身边的裴以恒,此时他同样望着自己。

        裴以恒低声说:“你知道的,我不懂的。”

        他又仰头喝了一口酒,这一次,动作里透着一股凶猛,似是在宣泄着什么。

        直到他再次开口说:“哥,不用再让着我,如果有不开心的,你可以跟我说。”

        裴以恒顿了一下之后,直到再次认真开口。

        “如果不想说,你也可以跟我打一架。”

        这么主动求打架的,裴知礼第一次听说。

        他边笑边摇头,居然在喝酒的时候,狠狠地呛一口。

        于是裴以恒斜睨了他一眼,“你能喝酒吗?”

        对于男人来说,挑衅他的酒量,就跟挑衅他的床上功夫一样不能让人忍受。

        裴知礼朝他看了一眼,毫不客气地说:“你哥我大学的时候,宿舍有个东北兄弟。

        那四年,酒量早练出来。”

        相较于女生宿舍里,逛街、吃饭、看电影的休闲活动。

        男生宿舍则是,撸串、喝酒和网吧包夜。

        别看裴知礼一副校园男神,好好学生的模样,歧视曾经也干过网吧包夜三天的事情。

        以至于裴以恒在听到他描述的时候,是真的不敢相信。

        裴知礼伸手按了下额头,低声说:“最后是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上那股味儿,回宿舍洗澡了。”

        那次是宿舍几个人打赌,说谁能在网吧待时间最长。

        而最先离开的那个,要负责请宿舍其他三人吃一个星期的饭。

        别问他们怎么会打这么无聊的赌,男生之间,有时候幼稚起来,别说三岁,一岁孩子都不如。

        “一直到大四毕业的时候,他们才跟我说实话,那次为什么要打那个无聊的赌。”

        裴知礼微微靠在长椅上,仰头望着夜空,今晚星辰密布,点点繁星悬挂与天际,密密麻麻,像是一颗又一颗钻石,在黑绒布上散发着璀璨的光辉。

        裴以恒也挺好奇,“为什么。”

        裴知礼低低地笑了一下,“因为他们三个人那个月的生活费快用完了,又实在没脸跟家里要钱,于是合伙坑了我一星期。”

        室友知道他这人最爱干净,网吧里总有人会抽烟,待一个晚上身上都会有味道。

        更别说三天了。

        其实裴知礼能坚持三天,都已经超过他们三人的预想。

        到了毕业的时候,三人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于是一人出了两千块钱,非要给裴知礼赔罪,要去吃一顿贵的,结果开了几瓶酒,四人全给喝躺了。

        裴以恒这才发现,他从来没裴知礼说起过他大学的事情,可是今天第一次听到时,他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当初他之所以会选择a大,确实是想要跟随裴知礼的脚步。

        两人一边喝一边说,越喝越多,竟是越说越开怀的感觉。

        直到公园人群渐渐散去,周围温度虽然越发低,可是他们喝的酒不少,待裴以恒把最后两罐打开。

        裴知礼伸手接过其中一罐,正准备喝的时候,突然说:“阿恒,回去吧。”

        裴以恒猛地握住手中的啤酒罐。

        裴知礼认真地望着他说:“普通人的世界你也看得够多了,现在回到你的世界,回到属于围棋的世界。

        阿恒,你该回到你的位置了。”

        什么位置?

        “属于你的,世界第一的位置。”

        颜晗刚洗完澡,正准备要上床睡觉,听到门铃急促的声音。

        她急匆匆地走过去,立即打开门。

        本来她以为是裴以恒,但是当打开门时,确实是裴以恒站在外面,但是明显是一个已经醉了的裴以恒,而且旁边还带着一个同样高大挺拔的男人。

        男人微微一笑,这会儿竟还优雅十足地冲着她挥手,“你好。”

        颜晗没想到,会在自己家门口看见裴知礼。

        所以现在她要怎么办,是客气地请这对明显都醉了的兄弟,回他们对面自己的家里。

        还是她应该立即马上打电话给陈晨,告诉她,裴知礼,现在,就在她家门口。

        在颜晗还在这两种可能性中思考时,站着还算稳当的裴以恒,突然弯腰,凑近她,距离太近,颜晗刚想往后退一步时,他双手捧住她的脸。

        随后,他往后拉开一点儿距离。

        就在颜晗心底微微忐忑时,他冲着她笑了。

        是那种足可以称得上甜蜜的笑容,让人看了就会觉得像是掉进蜜糖罐子里的微笑。

        颜晗心底犹如有一头小鹿在拼命地乱跳,一会儿撞撞这边,一会顶顶那里。

        她的心跳声,根本缓不下来。

        待她脸颊微微泛红时,裴以恒深情地看着她,喊道:“颜颜。”

        “我在。”

        颜晗同样温柔深情地望着他。

        或许,那种抵死的温柔,就是他此时眼中的神色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有些微微感动,原来他喝醉了,也会想要带着他的哥哥来见她。

        他想把她介绍给他的家人。

        这样的裴以恒,总是能这么让她感动。

        裴以恒说:“这是我哥哥。”

        颜晗愣住,一颗本来在急促狂跳,突然停止了。

        然后她清楚而明白地看着裴以恒用一种自豪又夹杂着开心地口吻说:“这是我哥哥,裴知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