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裴以恒跟老爷子这盘棋,到底还是没下完。

        因为老爷子说他头一回到家里来做客,要亲自下厨做几个菜给裴以恒尝尝。

        “怎么能让您这么麻烦。”

        裴以恒立即说道。

        老爷子望着他,问道:“吃过颜颜做的菜吧?”

        裴以恒点头,“特别好吃。”

        这句话倒不是因为颜晗是他女朋友的原因,而是她做菜真的很好吃,当初要不是因为被她做菜的香味吸引,只怕他也不会去敲响她的房门。

        或许对于他来言,颜晗只是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学姐而已。

        老爷子笑呵呵地说:“她做菜跟我一比,那可差远了。”

        裴以恒倒是想起之前颜晗说过她爷爷做菜,于是他问道:“颜颜说,她会做菜都是跟您学的?”

        “那可不就是。

        她要是能有我做菜的一半功力,以后也不怕被饿死。”

        老爷子这会儿说着,兴致直接上来。

        他们走出书房之后,正好撞见颜之润下楼。

        老头儿指了指颜之润说:“这是颜颜的哥哥,你们还没见过吧。”

        “见过。”

        倒是颜之润先开口说道。

        老头一瞧,瞬间愣住,立马道:“你见过裴大师?”

        颜之润挺淡然地说:“之前去颜颜家里,正好撞见。”

        老头一听到这话,转头朝裴以恒望了过去。

        裴以恒脑子瞬间嗡了下,有种瞬间的清醒。

        他想起颜晗之前担心的那件事,没想到反而是他先被误会上了。

        他说:“我是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没想到跟颜颜正好是对门。”

        “这可真是缘分。”

        颜老爷子一听,瞬间笑了。

        他当然知道颜晗住在学校外面,只是没想到裴以恒居然跟她住这么近。

        这缘分呐。

        其实老人家挺相信这些的,而且颜晗父母的事情之后,他和老伴儿也想了很多。

        当初他们觉得颜晗的母亲齐沅是个孤儿,而且性格太过执拗,并不是良配。

        可是如果当年他们能接受齐沅,颜书出事之后,她会不会就没那么绝望。

        不至于万念俱灰地跟着颜书一起离开。

        连带着颜晗也成为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

        或许人步入了老年之后,强势褪去,便会开始反思当年的过错。

        老爷子这么刚强的一个人,在先后失去儿子和妻子之后,也如那些垂垂老矣的老人一般,只希望自己的孙子孙女,能过得开心,幸福。

        老爷子左右瞧了一圈,问道:“颜颜人呢?”

        颜之润摇头,就听老爷子说:“你先陪以恒说说话,我去做几个菜。”

        “爷爷,您要做菜?”

        颜之润诧异地说道。

        老爷子点头:“以恒这是第一次来家里,我亲自下厨,才能体现咱们家的待客之道。”

        颜之润望着裴以恒,叹服道:“我爷爷往常可是只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做菜,而且只做几道而已。”

        老爷子可不管这些,已经开心地招呼两个阿姨,给他准备食材。

        颜之润瞧着老爷子风风火火的模样,低声道:“我爷爷还挺喜欢你。”

        “是我的荣幸。”

        裴以恒不卑不亢道。

        颜之润神色挺复杂的望着他,自然一方面是因为他是颜晗的男朋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是简槿萱的师弟。

        他轻咳了一声,问道:“她怎么样?”

        这么没头没脑地一句,裴以恒听得愣住。

        直到他略想了下,淡声反问:“你是问我师姐吗?”

        颜之润清了下嗓子。

        好在裴以恒说:“她一直很好,最近中兰杯比赛她也要参加,还有下个月世界女子围棋大赛。”

        颜之润:“……”他都不知道裴以恒是故意的,还是真不懂。

        不过他想了下,还是放弃了,点头称赞道:“挺好的,确实是她的目标。”

        围棋,她可是亲口说过的,比他重要多了。

        颜之润看起来心情格外差劲,指了指外面说:“如果你想找颜颜,她在花园。”

        裴以恒过去的时候,颜晗正抱着拼命扭动的二狗,她指着短腿柯基的鼻尖,低声斥道:“不许动了。”

        二狗显然不习惯跟她这么亲近,又扭了一下。

        颜晗在它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终于二狗老实了下来。

        裴以恒站在不远处,安静地望着她温柔地给二狗抚背。

        春日里的花园植物翠绿,透着一股生机勃勃。

        颜晗坐在白色秋千架上,双脚轻轻地瞪着地面,来回地悠荡,轻松又惬意的模样。

        阳光洒落在她浓密的长发上,她的头发是那种很纯正的黑,以至于在阳光下有点儿泛着鸦青色。

        二狗刚开始还挣扎,可是颜晗一边荡着秋千,一边儿抚摸它的后背。

        许是给它摸得极舒服,它温顺地趴在她的腿上。

        不知过了多久,颜晗抬起头,发现了站在对面的裴以恒。

        少女本来表情清冷,似乎沉浸在心事里。

        可是一瞬,她眉眼上扬,笑意在眨眼之间染上她的脸颊。

        她滚圆澄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他。

        透着甜蜜笑意。

        裴以恒走过来,颜晗抬起头望着他,笑着问:“你跟我爷爷下完棋了?”

        “怎么这么快?”

        颜晗还挺奇怪。

        裴以恒在一旁的长条椅上坐下,嘴角一抬,低笑声溢了出来,“因为爷爷说很喜欢我,要亲自下厨给我做菜。”

        颜晗惊讶地张了下嘴巴,还是不敢相信地说:“爷爷说要亲自下厨?”

        “对啊。”

        裴以恒双手插在兜里,一双长腿支在草坪上。

        颜晗是真的服气了,原来偶像的力量真的这么大。

        可是这会儿她望着裴以恒的脸颊,想起刚才在书房里,他说的那句话。

        这会儿看到他,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她伸出双手,轻声说:“阿恒,你过来。”

        裴以恒望着她软乎乎的模样,心底如同被暖暖的阳光照射着,整个人都软塌了。

        他慢慢地走过去,颜晗双手搂住他的腰。

        她坐在秋千上,他站在她的面前。

        颜晗伸手抱住他,低声说:“让我抱抱。”

        不知过了多久,裴以恒终于松开她,半蹲下来,目光与她平视。

        他声音挺软地问:“怎么了?”

        颜晗觉得自己挺不好意思,于是想转移一下话题,“你居然想当我爸爸?”

        裴以恒:“……”

        这又是什么话。

        别说他愣了,颜晗自己都懵逼了。

        不是,她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她刚才听他说,谁都代替不了她爸爸照顾他,但是他往后要照顾她。

        她就是想皮一下,结果给自己皮劈叉了……

        裴以恒望着她一脸懵了的神色,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谁都不能代替你爸爸。”

        颜晗眼巴巴地望着他,结果半天都没等来。

        她咬唇轻声说:“不是还有一句呢。”

        生怕裴以恒没听懂,她提醒道:“就是你跟我爷爷说的那句话。”

        偏偏裴以恒微蹙了下眉,轻声说:“你偷听我们说话了?”

        颜晗耳朵根微红,虽然她不是故意听的,可是确实也无意听到了他和爷爷的对话。

        她有点儿着急,生怕他把话题转移了。

        她有点儿泄气,微嘟着唇,算了吧,他肯定害羞。

        反正她也亲耳听过了,即便他不是对着她说的,但是也是为了她说的。

        谁知她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她对面的男人勾唇笑了。

        “往后余生,我会照顾你的。”

        终于,他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说出这句话。

        中兰杯的第二轮比赛很快开始,因为这是裴以恒休赛之后,第一次出战,不管是媒体还是棋迷都十分关注。

        最重要的是,他这次签运不算好。

        居然抽到了一名韩国四段选手,这位选手并不算太知名,但是从预赛到中兰杯的正赛,都表现的格外出色。

        之所以说裴以恒的签运不好,因为他有个习惯,倒也不能说是习惯,而是弱点。

        就是他时常会输给一些并不出众的黑马棋手。

        他可以连克三四个职业九段的棋手,也会输给一些并不出名的选手。

        所以这次抽签结果一出来,大家都看不好他的签运。

        如果这次他抽到薛斐或者是其他职业九段,他反而获胜的几率更大。

        毕竟他跟这些人时常对局,战绩又有极大优势。

        颜晗看到这次抽签出来之后,论坛上的一些回复,实在是生气。

        特别是在看到有个人大放厥词说,如果裴以恒这次比赛能赢,他就把脑袋割下来。

        “就算给我当球踢,我都会嫌弃的。”

        颜晗厌恶地说道。

        一旁的陈晨同情地望着她,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道:“算了,颜颜。

        别看了,这种键盘侠,一只键盘在手,天下都是他的。”

        颜晗实在是想不懂,她说:“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想看他输?”

        陈晨认真地思考了下,“或许是为了享受看见天才堕进人间的那种痛快感吧。”

        颜晗愣住,这他妈什么人呀?

        “很多人都很平庸,然后他们拒绝承认自己的平庸。

        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天才,而像裴大师这种人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他不仅是个天才,还他喵的长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

        你说他能不引起公愤吗?”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替阿恒高兴?

        因为他足够优秀。”

        颜晗面无表情地说。

        陈晨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

        旁边的艾雅雅终于舍得从手机上抬起头,她问:“颜颜,这次比赛你会去看吗?”

        颜晗:“不去。”

        陈晨和艾雅雅立马转头望着她,简直是不敢相信她说的话。

        陈晨:“这可是我们裴大师重新复出之后的首战,你真的不去看?”

        “人家比赛呢,我去凑什么热闹。”

        颜晗硬梆梆地说。

        其实她也想去,可是她也怕自己真的会影响他。

        毕竟这个比赛很重要,她希望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

        陈晨啧地一声,“你不会觉得你过去,裴大师就会立即分心吧?”

        颜晗望着她,难道不是吗?

        陈晨哈哈大笑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做什么美梦呢,你真当自己是妲己附体,能祸国殃民呀。”

        ……

        以至于颜晗坐车到了拍摄地点的时候,还在想这个问题。

        今天的主题是青团,因为下个月就是清明。

        因此为了应景,颜晗这次的美食主题是清明。

        说来也是巧,本来今天天色阴沉沉,没想到她们到地点的时候,居然外面飘起小雨。

        这个地方是颜晗日常来拍摄的地点,有落地窗,镜头一打,便是外面小雨飘落而下。

        因为大家都很配合,所以很快第一条短片拍了出来。

        颜晗过去回看,这是她的工作习惯。

        等她看了一大半的时候,还没看结束的时候,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工作的时候,她习惯把手机设置为震动模式。

        邱戈倒是挺贴心的,冲着她挥挥手,“去接电话吧,我帮你接着看。”

        “不好意思。”

        她冲着导演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接电话。

        颜晗柔声说:“你练习结束了吗?”

        那边似乎还有别人的声音,等又过了一会儿,裴以恒这才开口:“嗯,刚结束。”

        后天就是比赛了。

        颜晗叹了一口气,结果对面的裴以恒问:“叹气干嘛?”

        小姑娘一怔,她以为自己是在心底叹气的呢。

        她扣了下自己的手指尖,轻声说:“你比赛加油。”

        “你会来看吗?”

        终于裴以恒问了出来。

        其实他本来没想到这么多,只是今天训练的时候,有年轻棋手打趣地问他,女朋友会不会来看他比赛。

        裴以恒一直没问过颜晗这件事。

        突然,他听到她叹气的时候,想起来问了。

        颜晗问道:“您下棋的时候会想我吗?”

        本来站在窗口安静地捏着手机的人,微微怔住。

        虽然他没有谈过恋爱,可是程津南之前跟他说过,女孩子谈恋爱的时候,总是会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比如,她和妈妈一起掉进水里,他救谁?

        又或者是,副驾驶的位置应不应该只让女朋友坐。

        裴以恒沉默了半晌,所以,这是一个新题型吗?

        颜晗见他半天没回答,幽幽地说道:“我是怕你比赛的时候,会因为我分心,所以才不敢去看你的比赛呢。”

        裴以恒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

        他低笑了一声,说道:“我不会的,你来吧。”

        听到这么干脆利索的回答,颜晗又愣住。

        原来,真的是她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