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颜晗跟女性长辈相处的经历并不算多,除了她自己的妈妈之外,最多接触的就是自己的亲姑姑颜明真。

        只可惜颜明真一向只把她看作是回来跟自己儿子抢家产的小丫头,以至于本该亲密的姑姑和侄女,反而变得格外尴尬。

        况且颜明是那种女强人性格,说一不二,颜晗在学校里不怕自己的老师,在家反而挺怵这个比老师还可怕的姑姑。

        总而言之就是,她对跟这样年纪的女性相处,内心始终有点儿抵触。

        以至于她看着面前捂着嘴笑得格外开心的程颐,反而有种惊讶,脑子里就剩下来一个念头,原来这个年纪的妈妈,也不都是严肃又认真。

        程颐确实是很有趣,她得知颜晗很会做菜后,一个劲地询问她。

        甚至在知道颜晗还会做松鼠桂鱼时,一双眼睛睁得很大,看起来很吃惊,可是模样又有点儿可爱。

        颜晗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程颐还想再问的时候,突然手机里响起了声音。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惊喜地点开按钮,笑着开口说:“儿子。”

        视频电话里的裴知礼望着她,认真地说:“妈妈,生日快乐。”

        “不快乐,我的阿礼都不在家。”

        程颐轻叹了一口气,声音略哀怨的说道。

        裴知礼知道她是装的,也不戳破,哄道:“我给你买了生日礼物,开心点儿。”

        程颐立即警惕地问:“生日礼物?”

        对面的裴知礼轻笑着嗯了一声,程颐已经拖着长调,“不会是个包吧?”

        裴知礼微怔了下,程颐把手机的摄像头调转了下,对准桌子上的袋子,笑着说道:“这是你弟弟准备的礼物,麻烦你们不要买重复了。”

        颜晗憋住笑。

        好在裴知礼还挺淡然的,“还好,我们不是买了同一个品牌。”

        程颐嘴角一下耷拉了下来,“那就还是包包咯。”

        裴知礼:“……”

        颜晗肩膀都在轻颤,是真的很有趣。

        好在程颐没有沉迷在生日礼物这个话题上,反而是把手机屏幕转过来对准颜晗,有点儿炫耀地说:“你看哦,阿恒今天还带了他女朋友一起来陪我过生日。”

        颜晗没想到她会把镜头对准自己,一时惊讶地愣住。

        反而是裴知礼开口打招呼:“颜晗,欢迎你。”

        “裴学长,你好。”

        颜晗尴尬地笑了下,一想到他跟陈晨的事情,颜晗就有种想要问清楚的感觉。

        好在这个场合不对,颜晗很清楚。

        程颐惊讶地说:“你们认识?”

        颜晗点了点头,轻声说:“我们是同一个学校的,裴学长以前在学校很有名。”

        程颐很少听到裴知礼大学的事情,毕竟男生都不是那种很爱跟父母分享自己学校的事情,况且就算分享,也不好意思自己夸赞自己是什么男神吧。

        所以程颐特别好奇地问道:“我们阿礼以前在学校受女生欢迎吗?”

        “……”

        颜晗扭头朝裴以恒看了一眼,虽然裴知礼是他哥哥,不过当着自己男朋友面儿,拼命夸赞另外一个人的话,应该也不算太好吧。

        可是程颐是真的好奇心格外浓烈,一直追问,哪怕裴知礼打算阻止,都没用。

        于是颜晗没法,稍微把他在学校的事迹说了一下。

        程颐一双眼睛里全都是星星,感慨道:“原来阿礼在学校的时候,这么受欢迎呀。”

        “可是他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呢?”

        程颐看着颜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像是极无奈地说道。

        颜晗:“……”她,她怎么知道呀。

        不过随后她微怔,轻笑着说:“裴学长这么受欢迎,不会在英国也没女朋友吧?”

        此时电话另一边的裴知礼听到这句话时,微微抬起头,脑海里却一下窜起来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她,跟颜晗关系很好吧。

        “没有。”

        “没有。”

        两个声音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响起,程颐低头看着电话里的裴知礼,“你自己还好意思说没有呢,你看看阿恒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这个当哥哥的,好好反省一下吧。”

        裴知礼:“我知道了。”

        随后他要挂断电话,不过程颐忙说道:“不要总是光说不做,你要是认真反省的话,我希望我下个月去英国的时候,能看见你的女朋友。”

        可是手机里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程颐耷拉着嘴角望着手机,长叹了一口气,望着颜晗低笑着说:“颜颜,我别笑话我们家阿恒。”

        颜晗一怔,刚想说她怎么会笑话裴学长呢。

        程颐已经再次幽幽开口:“二十好几岁了,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真可怜。”

        颜晗听着这来自老母亲的心疼时,努力地想要在眼角挤出一些悲伤,可是一想到裴知礼到现在都没女朋友,她怎么可能悲伤得起来。

        至于旁边的裴以恒,望着颜晗努力做表情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颜晗转头,就看见他窝在沙发里,看着自己,嘴角勾起。

        “对了,颜颜,咱们加一下微信吧,以后还可以一起喝个下午茶呀。”

        程颐熟练地把自己的手机拿起来,还问道:“我扫你吗?”

        颜晗伸手找自己的手机,等从口袋里拿出来,迅速打开微信,并且找出自己的二维码。

        等她看到自己好友申请表格里的头像时,一朵硕大又明艳的菊花。

        所以用花当头像,是每一位中年女性都逃不过的魔咒吗?

        颜晗觉得她到这里之后,好像每隔几分钟都想笑,偏偏还要得憋住。

        不过她有点儿好奇地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怎么会养成裴以恒这样冷淡沉稳的性格。

        他真的不会每天都想笑吗?

        程颐跟颜晗加完好友之后,继续闲聊了起来。

        以至于当程颐聊起她这么会做饭,是谁学的时候,程颐笑着说:“是跟家里人学的吗?

        你爸爸还是你妈妈会做饭呀?”

        虽然知道来男朋友家里拜访,多少都会聊到关于自己家庭的事情。

        颜晗明明是想要继续保持微笑,但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微笑渐渐凝固。

        两个人谈恋爱的话,不会考虑那么多。

        但是上升到家庭层面的话,会有很多父母介意这个的吧。

        有些父母连单亲家庭都介意,觉得父母离异会对孩子性格造成很大影响。

        她呢,是父母双亡。

        裴以恒在这么幸福的家庭里长大,但是她,是个孤儿。

        本来坐在沙发里的裴以恒一下直起腰背,他转头看着颜晗,她脸上的笑意一点点凝固,嘴角不再是刚才那样活泼的弧度。

        “妈。”

        他喊了一声,准备找个借口带颜晗上楼。

        颜晗已经开口说:“我父母已经去世了,在我很小的事情。”

        程颐眨了眨眼睛,一瞬间,她脸上闪过惊讶,但是随后她立即说:“抱歉,我不知道。”

        她立即伸手握住颜晗的手掌,声音有点儿歉意,“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又不是您的错。”

        颜晗抬起头,望着程颐,努力笑着说。

        她脸上的笑意虽然再次回来,可是那双澄澈的黑眸,从她进门起就闪着欢愉的光亮,此刻有点儿黯淡,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灰。

        程颐震惊之后,又有点儿难过,她心底真的很难受。

        于是很快,她不再拉着颜晗说话,而是让裴以恒带着颜晗去楼上,参观参观他自己的房间。

        裴以恒握着她的手掌,轻轻地拉着她,一起上了楼。

        待推开门,走进他卧室的时候,整个房间里因为窗户被拉开,铺满一室阳光,还伴随着缕缕清风。

        颜晗打量着他的房间,很素雅,白色为主色调。

        不过他房间里摆着不少手工制品,有绣着他头像的抱枕,而靠墙的柜子里装着大大小小的奖杯。

        颜晗看得认真的时候,整个人从背后被抱住。

        裴以恒贴着她的耳垂轻轻蹭了下,“颜颜。”

        他唤她的名字时,声音总是特别温柔,像是裹着一层化不开的蜜。

        颜晗陷在他的怀里,安静地听着。

        “别难过,都过去了。”

        他低声说着,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垂边,轻轻掠过,“我妈妈不是故意提起来的。”

        颜晗轻轻嗯了下,许久,她轻声说:“我不是因为阿姨提到这个,我是……”

        她安静了几秒。

        “阿恒,我就是羡慕你跟裴学长。”

        幸福的家庭总有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

        在颜晗接触的婚姻里,她的父母是相爱的,可是最终的结局并不算好。

        至于她姑姑的家庭,颜之润曾经说过,他跟她两人,还不知谁更幸运些,谁更不幸。

        裴以恒将她搂得更紧,“以后我们也会有一个这样幸福的家庭。”

        颜晗轻轻挣脱他的怀抱,转身,望着他:“像你的家庭这样的?”

        “也可以像你父母那样,你不是说过他们很相爱。”

        裴以恒低头看着她,声音低沉,“他们如果还在的话,也会疼爱你,也会是叫人羡慕的家庭。”

        颜晗轻轻抽了下鼻子,伸手抱住他。

        他怎么总是那样好呢,好到叫她觉得,真的要离不开他了。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又有动静,应该是裴克鸣回家。

        颜晗跟着裴以恒下楼,刚走到门口,她指了指斜对面的门,“那是裴学长的房间吗?”

        裴以恒斜睨她一眼,“你想看?”

        颜晗眨了眨,他还真是懂她。

        裴以恒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忍不住地低笑一声:“真想看?”

        颜晗点头。

        裴以恒推开房门的时候,颜晗看了一眼房间,震惊了许久,低声说:“裴学长居然喜欢收集手办?”

        因为他房间有一个专门的玻璃柜,全都是各式各样的手办。

        裴以恒想了下,“之前妈妈曾经很认真地说过,如果哥哥每次多买一个手办,她就刷他的卡,买一个包。”

        是个狼人。

        颜晗被程颐这个脑回路折服了。

        不过等见到裴克鸣的时候,颜晗似乎有点儿明白程颐这种性格的原因。

        直到吃饭的时候,裴克鸣一直照顾程颐,不是那种因为有客人在,装出来的模样,而是真的很随手,看起来日常就经常会做的事情。

        颜晗不由多看了两眼。

        突然程颐笑着说:“颜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感情特别好?”

        颜晗一时有些愣住,好在回过神,立即点头。

        “那是当然啦,毕竟老夫少妻嘛。”

        程颐手掌抵在下巴处,她嘴角翘起,露出那么点儿得意地说,“你别看阿恒爸爸看着年轻,其实他都六十多了,生阿礼的时候,他可是老来得子,你说能不对我好嘛。”

        颜晗震惊地看着裴克鸣,六十多?

        她因为太过震惊,脸上的表情都没管理好,以至于对面的程颐哈哈大笑了起来。

        裴克鸣和裴以恒几乎是同时叹了一口气。

        裴克鸣看着自家媳妇,低声说:“你不要逗颜晗了,看把人家吓得。”

        他无奈地朝裴以恒看了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抱歉,我没管好自己媳妇。

        至于裴以恒则是一脸无奈地望着颜晗,低声说:“她骗你的。”

        颜晗‘啊’地一声轻呼了出来,转头看向裴以恒,就听他轻叹了一声,“她骗你的,小傻子。”

        小傻子,可不就是他的小傻子。

        程颐这会儿已经笑得前仰后伏,她真是越发觉得养个小闺女实在是太好玩了,瞧瞧,她说的话,小姑娘居然全都信了。

        裴以恒解释:“我爸只比我妈大两岁而已。”

        随后他说了一下父母的年龄,程颐听到立即皱眉,讨伐道:“怎么能把女士的年龄到处说呢。”

        “因为有人一直在招摇撞骗。”

        裴以恒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程颐还要说话,裴克鸣夹了一只大虾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语重心长地说:“吃饭吧,小娇妻。”

        颜晗低头,因为拼命憋住,肩膀抖啊抖。

        这顿饭吃完,颜晗的嘴角就没放下去,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等吃完饭之后,颜晗又陪着裴克鸣和程颐坐了一会儿。

        阿姨端来水果的时候,程颐招呼她吃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哦,对了,颜颜,这次阿恒比赛,你会去吗?”

        颜晗一怔,愣了会儿神,才说:“我不一定会去。”

        “不要胡闹,人家颜晗还是个大学生,需要上课。”

        裴克鸣低声说。

        程颐脸上露出惋惜地表情,“我还想邀请你一起看我们阿恒拿冠军呢。”

        颜晗听着程颐理所当然地口吻,心底竟是生出一种羡慕。

        对面的裴克鸣叹了一口气,郑重地说:“夫人,大战在前,您能不能不给己方大将这样大的压力?”

        “我不管,我儿子就是世界冠军。”

        程颐哼了一声。

        颜晗眨了眨眼睛,终于点头赞同:“对呀,他就是冠军。”

        程颐没想到居然还有人附和自己,当即感动不已,当即冲着颜晗比了一个小心心。

        颜晗冲她眨了眨眼睛。

        裴克鸣一见,立即说:“阿恒,快把颜晗带走,我怕好好的姑娘跟你妈妈在一块待久了……”

        程颐转头朝他横过去,哪知道裴克鸣脸不红心不跳,淡然地说:“会变得像你妈这样善解人意。”

        裴以恒跟颜晗同时看着裴克鸣。

        厉害了哟。

        颜晗从裴家离开之后,跟来时那种紧张的情绪完全不一样,坐在车上的时候,整个人有点儿兴奋地过度。

        待车子开上高架的时候,她把车窗降了下来。

        夜风从窗外吹进来,颜晗趴在床边,望着高架旁边的灯海。

        “真的不要去日本吗?”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颜晗回头,清风吹拂起来她耳边的碎发,窗外昏黄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肌肤上,犹如上了一层釉色的白瓷,漂亮的耀眼。

        她轻声说:“其实,我很怕现场看你比赛。”

        她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这里会爆炸。”

        裴以恒伸手抱住她,哄道:“那就不去。”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颜晗没告诉他,其实自己有一个三年往返日本多次的签证,是去年颜之润带她去日本玩的时候办理的。

        那时候还没认识他,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有点儿派上用场。

        裴以恒离开的那天,颜晗没去机场送他。

        她打算去日本,不过没打算告诉他,毕竟这样重要的比赛在前,她还是希望他能全神贯注与比赛。

        “加油。”

        颜晗伸手抱住他。

        裴以恒轻笑一声,同样伸手抱住她,只是在她松手的时候,他轻轻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头,在她嘴角吻了下。

        “等我回来。”

        裴以恒离开之后,颜晗立即回去收拾东西,她乘坐的飞机比他晚五个小时,这样他到达日本之后,会跟她打电话报平安。

        到时候颜晗接完电话,乘机前往日本,这时候他应该已经休息了。

        完美的时间差,颜晗算的挺好。

        几个小时之后,颜晗在登机之前,接到了裴以恒的电话。

        她刻意找了个洗手间接电话,等她说自己正在家里时,旁边对着镜子补口红的年轻女人,从镜子里朝她看了一眼。

        颜晗微微一笑,对方一楞,同样报以微笑。

        等挂了电话之后,颜晗看到微信群里的信息,是陈晨问她上了飞机没。

        她去日本这件事,瞒着裴以恒,倒是没瞒着陈晨她们。

        艾雅雅:“你直接跟裴大师一起去呗,这是什么情趣呀?”

        陈晨:“我也不懂。”

        颜晗看着屏幕,其实她这个心情也挺好懂的。

        怕自己过去现场会影响他,可是如果不去的话,离这么远又实在想要关注。

        所以她飞去日本,哪怕他不知道,可是她就在他周围。

        她就觉得安心。

        这不是颜晗第一次来日本,之前颜之润带她来玩过,什么景点颜晗自然不想去。

        她就是在酒店里等着看比赛。

        这次富士杯的决赛,虽然是两个中国人比赛,但是国内的直播平台格外给力,会全程直播比赛。

        颜晗窝在酒店沙发里看了第一场比赛。

        因为决赛是五番棋,五盘三胜制,每天下一盘,对于选手来说,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力上都是极大的挑战。

        况且这是裴以恒和韩书白的比赛。

        究竟是裴以恒王者归来,还是韩书白守卫王座,国内争论不休。

        况且韩书白性格开朗,长相清秀,时常会在微博上跟粉丝互动,相较于高冷到连微博都没有的裴以恒,他显然更有亲和力。

        他的粉丝在棋坛是仅次于裴以恒,虽然竞技体育是实力说话,不过大战在即,双方粉丝颇有点儿争锋相对的意思。

        “裴以恒九段,力争第四冠,冲呀。”

        “我觉得韩书白赢面更大,真的,裴以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发现有些后辈粉丝挺大言不惭的,不就是趁着小裴不在的时候,偷了一个世界第一。”

        这种明里暗里的言论,简直是层出不穷。

        比赛在早上十点开始,从双方选手入场开始,直播平台已经转播的格外清楚。

        当双方缓缓步入会场内时,镁光灯闪烁。

        裴以恒穿着一套黑色西装,他身材实在太过优越,穿上西装时,长腿显立。

        记者们在他的前方,不停地对准他,他本来就白皙的脸颊,被镁光灯闪成更加耀目的白。

        颜晗紧紧地盯着屏幕,他今天穿西装的时候,并没有打领带,反而是白衬衫的纽扣被解开了两粒。

        微敞的领口下,露出修长的脖颈,还有微凸起的喉结。

        围棋比赛是漫长的,但并不无聊。

        在棋盘的方寸之间,黑白博弈,每一步都在运筹帷幄。

        都说下棋如做人,可是偏偏裴以恒和韩书白两人下棋的风格反而跟性格又不尽相同。

        裴以恒性格清冷锐意,他下棋处处透着一股沉,特别是官子阶段,简直可说是独步天下。

        而韩书白性格开朗阳光,但是他棋风凌厉,并不像他性格那般。

        犹如最精巧的剑,对上最沉稳的盾。

        比赛进行了两天,颜晗足足在酒店里待了两天没有出门。

        这两天,谁都没想到能下成0:2的结果。

        在所有的预测之中,前两盘两人都有胜利的机会。

        大部分的人猜测,两人会战成1:1。

        可是在刚才结束的比赛中,裴以恒再次失利,目前他以0:2落后。

        颜晗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谁都知道他现在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

        其实并不是裴以恒下的不够好,而是双方已经犯了最少的错误。

        他们都下得太好了。

        即便颜晗没看过太多比赛,但是她觉得这个五番棋,足可以名列史上最精彩的对局之一。

        颜晗在酒店房间里走来走去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她急急地走过去,没想到居然是陈晨发来的信息。

        陈晨:“你没事吧?”

        裴以恒比赛的情况她们都有关注,今天又输一局,陈晨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赶紧发信息问问。

        颜晗窝在沙发里,望着这条评论。

        她能有什么事情呢。

        哪怕再着急,她也不是比赛的那个人。

        阿恒,他此刻会紧张吗?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他的心情,因为她从来没经历过,站在悬崖边的感觉。

        现在他就是那样站着的吧。

        颜晗心烦意乱,准备退出微信的时候,却不小心点到朋友圈,看见那个显眼又明艳的菊花头像。

        程颐刚发了微信?

        她立即点进朋友圈,果然第一条就是程颐发的。

        程颐:谁知道日本的哪家中餐比较正宗?

        颜晗脑子咯噔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等她冲出酒店,根据酒店前台的指示,找到最近的一家超市时,她觉得自己几乎是在飞奔着买东西。

        牛肉,是他最喜欢的。

        她看见老干妈酱料的时候,差点儿喜极而泣。

        颜晗当时订房间的时候,就是订的套房,里面是的锅灶器具一应俱全。

        当她把最后一道麻婆豆腐乘在便当盒子里的时候,她定睛看着面前的菜肴,长吁了一口气。

        他应该会喜欢吧。

        颜晗住的酒店其实离裴以恒住的酒店只有三分钟的路程,所以她直接背着一大包东西走了过去。

        她知道裴以恒比赛的时候,全程都不会用手机。

        所以她在楼下大堂给程颐打了个视频电话,请她到大堂里来一趟。

        程颐将信将疑地下楼,一眼看见站在沙发旁边的小姑娘,穿着浅蓝色衬衫和白色长裤,脚上是一双板鞋。

        简单的打扮却挡不住她的好看。

        程颐走过去,惊讶地问道:“颜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颜晗看见她松了一口气,直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递给她,轻声说:“这是我做的菜,食材都是我亲自去超市买的,可以放心吃。”

        程颐看着白色手提袋里整整齐齐放着的饭盒,还是hellokitty的,特别可爱。

        程颐更震惊了,“你做的?”

        她立即反应过来:“你在日本好几天了?

        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呢。”

        颜晗:“我不想让他分心,所以食物就麻烦你交给他吧。”

        程颐真的说不出任何话了,她觉得这件事简直是太疯狂了。

        可是最后她还是答应颜晗,没把她也来日本的事情告诉裴以恒。

        她把食物拿上楼的时候,裴以恒刚洗完澡。

        等他在饭桌旁边坐下,安静地吃饭时候,刚吃两口,他抬头问一旁的程颐:“这个谁做的?”

        程颐心底咯噔一下,立即哈哈笑道:“是我找的中餐厅啦,如果你喜欢吃,明天咱们再点。”

        裴以恒嗯了一声,一口一口地认真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