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方勤开门的时候就听到客厅里念念叨叨的声音。

        “会给我打电话,不会给我打电话……会给我打电话……”

        方勤走到客厅看到陈晨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认真严肃地念叨着,忍不住问道:“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陈晨朝她看了一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那个雇主说,如果满意我的工作会给我打电话。”

        方勤看着她手里扯地稀烂的纸巾。

        陈晨赶紧把纸巾扔掉,又把她折腾出来的垃圾全都整理到垃圾桶里。

        等弄好之后,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望向方勤,叹道:“我完全被这个高薪迷昏了脑袋。

        他要是不给我打电话的话,我……”

        都说财帛动人心。

        陈晨没想到她也是这么俗气的人,完全被这个薪水迷花了眼睛。

        方勤看着她这模样,笑着说:“别说你动心了,我都恨不得亲自打工。”

        陈晨眨了眨眼睛,“那你怎么还把工作介绍给我呀?”

        她反问的时候方勤一愣,立即说:“还不是我实验室太忙了,别说了兼职了,连睡觉的时间都少。”

        这点陈晨是相信的,每次她晚上起床的时候,看到方勤屋子里的灯都是亮着的。

        万恶的博士生,真的太辛苦。

        倒是方勤看着她点头赞同的模样,有种暗暗发笑的感觉,这份工作之所以能有十五英镑一小时,完全是因为需要这份工作的人叫陈晨。

        陈晨双手微微握起,很认真地说:“要是我能被雇佣的话,我就请你吃饭。”

        方勤立即笑道:“还是别了吧,第一次你请客吃饭害得你掉了钱包,这次要是再掉点儿什么东西,我真的是万死都不能谢罪了。”

        “哪有这么夸张,况且我丢钱包是我自己不小心,跟你没关系。”

        陈晨跟方勤聊天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一下。

        她从来没想过一个不经意的短信提醒声音会对她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在她的耳朵听到声音的时候,整个人僵在原地。

        方勤注意到她的反应,低声说:“怎么了?”

        陈晨深吸一口气,双手格外虔诚地捧起面前的手机。

        直到她滑开手机屏幕点进刚发来的那条短信,果然是一个陌生号码。

        “陈小姐,谢谢你的晚餐。

        如果你方便的话,下周二可以吗?”

        陈晨眨了眨眼睛,将这条短信看了好几遍,这才确定对方是正式雇佣她了。

        等她抬起头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方勤:“想吃什么?”

        留学的生活说无聊也无聊,毕竟远离自己的国度和亲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什么都要从头学起,就连语言偶尔也会有不通。

        陈晨的口语交流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就像中国各个地方的口音不同,在英国同样会遇到这种问题。

        不知不觉,陈晨已经来英国一个月。

        相较于刚来的时候内心的彷徨不安,如今似乎有了几分游刃有余。

        连老陈和妈妈跟她视频的时候,都说她现在看起来自信了。

        特别是老陈似乎恢复从前她在大学时候的那副模样,每天打电话总是问她在英国的事情,没事居然还让她说几句英语。

        陈晨家是普通家庭,父母也随大流地出国流行,不过大多数都是去的泰国、越南这种东南亚国家,花费不算高又能见识一下异域风情。

        对于这么遥远的英国他们真的从未来过,顶多提到的时候,老陈咬牙切齿地说一句,这个国家以前可侵略过咱们。

        老陈望着陈晨,突然语重心长地说:“晨晨,你跟爸爸老实说,谈恋爱了没?”

        陈晨本来跟他们聊天聊得好好的呢,结果这小老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于是她立即说:“当然没有。”

        “那就好,我跟你说,你可不许找一个外国男朋友。

        语言不通就算了,万一你以后被这小子拐跑了,一直留在英国我跟你妈想见你一面都难。”

        陈晨哭笑不得,“我也不喜欢外国小哥哥,您只管放心吧。”

        旁边的妈妈笑着拍了下老陈,“我就说咱们陈晨不可能的吧,你别听风就是雨的。”

        但是剑桥这个学校的光环太过耀眼,当初陈晨的offer刚出来的时候,老陈恨不得打印出来贴在墙上。

        最后因为他到处炫耀,连她高中的老师都知道这件事。

        于是高中母校特地弄了一张喜报贴在校门口,供往来家长各种参观。

        等陈晨来英国之后,老陈单位里的人也会打趣,说陈晨以后要是留在英国找了个英国老公可怎么办。

        此时老陈一脸严肃地说:“你跟爸爸保证,不会找个外国人。”

        陈晨立即说:“当然不会了,我不喜欢金发碧眼的。

        我就是黑头发黑眼睛的……”

        突然她脑海中出现一个身影,长身玉立,面容清俊,乌黑的短发与深邃的漆黑眼眸那样相得益彰。

        当他站在礼堂的最前方时,抬眸缓缓地望着台下的人,那种身上散发出来的坚定和光亮,照亮了她的心。

        如果没有遇到裴知礼,她还会是现在的陈晨吗?

        或许她不会出现在英国了,因为当初她之所以那么迫切的想要来英国,就是知道他在剑桥,他就像是矗立在海岸的灯塔,指引着她漂泊的方向。

        他那么好,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不喜欢她吧。

        陈晨心底默默自嘲道。

        等挂了电话之后,陈晨躺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说真的,剑桥这地方可真的大,除了那天吃饭曾经听到隔壁桌的女生提到裴知礼这个名字。

        她再未遇见过他。

        这么大的剑桥,却容不得她和他的相逢。

        第二天的时候,陈晨晚上到家的时候,正要开门发现身上没有钥匙。

        等她想了下,才记得她上午的时候把钥匙借给了方勤。

        不过她说自己会提早回来,但是到现在她还没回来。

        于是陈晨给方勤打电话,刚开始没打通。

        于是她随便找了个店把自己的晚餐打发了。

        夜幕降临之后,陈晨眼看着自己的手机没多少电量,于是又打电话给方勤。

        这次她接通电话,原来她跟实验室的朋友一起去了酒吧,只怕得很晚才能回来。

        “要不你来找我,你跟我们一起玩吧。”

        方勤笑着说道。

        英国人喜欢酒吧,不管是看球喝酒还是消遣也好,酒吧简直是日常生活不能缺少的。

        陈晨的性格是开朗外向的,不过她很少去酒吧,毕竟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没人爱泡吧。

        去倒是去过一两次,不过里面太过吵闹,她自己也不是很喜欢。

        但是现在钥匙在方勤那里,她只能过去拿。

        陈晨说:“我就不去玩了,我去拿钥匙就回来了。”

        方勤叮嘱她骑车小心点儿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剑桥郡的治安还不错,所以晚上八点多出门路上人虽少,但是很安静。

        陈晨骑着车顺着方勤发给她的地址定位,一路骑了过去。

        等她到了酒吧门口,又给方勤打了一个电话。

        方勤从里面出来,陈晨看着她穿着黑色吊带长裙,妆容比平时要浓烈些,红唇有种娇艳欲滴的水润。

        陈晨在车上没下来,一只脚撑着地,在看到方勤的一瞬间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学姐,你今天真的美呆了吧。”

        陈晨笑着说道。

        方勤看着她一身白衬衫和牛仔裤,脚上穿着白色板鞋,一副清爽亮丽的打扮,伸手在她脸颊上捏了下,“你这个才是清水出芙蓉呀。”

        陈晨哈哈大笑,冲着她眨了眨眼睛:“我觉得我们两个这样相互吹捧,有点儿不要脸啊。”

        “深有同感。”

        方勤点头。

        等方勤把钥匙递给陈晨的时候,还是问了一句:“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玩吗?

        等到结束大家一起回去。”

        “真的没关系,我还有作业呢。”

        陈晨假装很酷的甩了下头发,帅气地说:“等下次我打扮地美美的,再跟你们一起玩。”

        跟方勤告别之后,陈晨骑车回去。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在一个拐弯处一辆车居然直接违反规则的冲了过来,陈晨立即改变方向避免自己跟对方撞上。

        就在她狠狠地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对方也停了下来。

        一个又高又胖的白人男子随后从车里走了下来,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仔细地检查之后这才恶狠狠地望着陈晨。

        陈晨因为摔倒的太过严重,压根都站不起来。

        可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一句fuck。

        当男人恶狠狠地开始辱骂她的时候,陈晨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这个男人此刻已经开始侮辱她的肤色,侮辱她的国家。

        陈晨知道国外总有一群狂妄自大的人,抱着让人作呕的种族主义思想。

        但是她没想到自己会遇到。

        于是她毫不惧怕地让他道歉,谁知她刚说完,对方竟是冲了出来,似乎想要打她。

        陈晨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但是对方的拳头并没有落下来。

        当周围突然安静的时候,陈晨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然后她看到裴知礼。

        裴知礼拿着一把猎枪正抵着对方的后背。

        “现在,道歉。”

        他的声音冷漠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