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方勤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陈晨正坐在沙发上,顺口问道:“家里有客人来过?”

        陈晨抬起头,‘啊’地一声之后,低头说道:“我刚才在路上遇到一点儿事情,有个人送我回来。”

        方勤把身上背着的包放在沙发上之后,正要问她遇到什么事情,就看见沙发旁边摆着的医药箱,她立即问:“你受伤了?

        怎么回事?”

        陈晨本来不打算跟方勤说这件事的,谁知方勤一眼看到医药箱,又一直追问,最后她只得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方勤。

        气得方勤当场站起来,怒斥道:“这个王八蛋。”

        她是在骂那个害陈晨受伤的英国男人。

        陈晨点头说:“是啊,这个王八蛋。”

        要不是这个王八蛋她也不会遇到裴知礼,不会又想到过去的种种。

        对于陈晨来说,一直的风平浪静总好过心底突然被掀起的惊涛骇浪。

        方勤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道:“我在国外这么多年,也算是看透了。

        有些白人心底依旧还那么狂妄自大,瞧不起黑人,鄙视亚裔。”

        待说到这里,方勤微顿了下。

        她望着陈晨认真地说:“我给你的建议是别害怕,也别退缩。

        碰到这种人你立即就报警,警察会让他认识什么叫做现代民主。”

        “这种人就是他蛮横的时候,你要表现的还要横,他才不会轻视你。”

        陈晨脑海中突然出现裴知礼拿着对准对方的模样,她低声问:“学姐,在英国可以持枪吗?”

        方勤猛地转头望着她,脸上极是惊愕:“你问这个干嘛?”

        “我只是随便问问。”

        方勤说:“英国这边很多贵族喜欢打猎,所以有些是可以持证持有的。”

        陈晨点点头,心底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裴知礼的打扮确实像是去打猎的,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喜好。

        不过想到这里,陈晨立即狠狠地摇了摇头,不要再想他了,他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多想无益,无益。

        方勤见她摇头轻笑了下,问道:“怎么了?”

        陈晨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说:“没什么。”

        “不过这位英雄救美的是哪位?”

        方勤好奇地问道。

        陈晨想了下,赶紧笑着说:“就是一个中国人,应该是路过看到顺手帮忙了。”

        她知道方勤是认识裴知礼的,况且上次在餐厅的时候听到隔壁女生谈论裴知礼,方勤也问过她认不认识裴知礼。

        方勤笑了下,没继续追问,反而是让她早点儿休息。

        陈晨上床之后翻来覆去许久都没睡着,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重地吓死人。

        午夜的相遇,裴知礼的突然出现,像是一阵清风掠过湖面。

        待风停之后湖面亦是重新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陈晨每周会去打工两次,每次去的时间并不会固定,主人会提前在桌子上留下纸条,告诉她下次来的时间。

        陈晨以为对方是不太喜欢用手机,因此每次离开的时候,也会用笔留下纸条。

        每回在纸条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是,祝您生活愉快。

        对于这位从未见过面的雇主,陈晨是格外感激的,毕竟他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给了自己这样一份工作。

        陈晨总想要尽快把丢掉的钱能赚回来。

        每次来的时候,陈晨都会工作的格外卖力,只要放下包她就会立即打扫整个房间,就连浴缸她都会里里外外的清扫一遍。

        陈晨习惯先拿出吸尘器将整个屋子都吸一遍,然后再擦一边。

        吸尘器的声音真的很大,因此她每次打扫卫生的时候,总会戴上耳机,边听歌边打扫。

        没一会,她欢快地哼出声音,反正这个房子里此时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把吸尘器推到卧室的走廊,突然主卧的房门被拉开。

        陈晨被吓了一跳,猛地握住手里的吸尘器,直到她看到房门口站着的人时,本来处于惊吓中的双眸,睁地更大。

        “你……”陈晨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的裴知礼。

        而一脸病容的裴知礼,紧蹙着眉头,他昨晚开始就发烧了,今天在家睡了一个上午哪儿都没有去。

        直到他听到外面机器吵杂的声音,一向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来了性子,掀起被子连拖鞋都没穿,直接走到门口准备骂人。

        当他微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陈晨时,混沌的脑子里终于有一丝清明。

        今天是她来打扫卫生的日子吗?

        陈晨终于回过神,忍不住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吸尘器还没关掉,声音还在,裴知礼实在受不了地指了指,“你能先把这玩意儿关掉吗?”

        陈晨听罢,立即关掉吸尘器。

        谁知她前脚刚关掉,裴知礼后脚转身就往房间的床上走了过去,陈晨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到床边,然后躺下去,再乖乖地把自己的被子拉好盖住。

        陈晨:“……”

        终于陈晨在十分震惊、格外震惊、特别震惊之后,轻手轻脚地把吸尘器抵在墙壁上,她自己则是走进房间里。

        此刻躺在床上的男人似乎完全不想没听到她进来的声音,依旧紧紧闭着眼睛,脸颊上则是有着异样的潮红。

        他似乎鼻子呼吸有点儿不畅,即便闭着眼睛还不时地皱眉。

        陈晨小心翼翼地蹲在床边,伸手贴着他的额头。

        果然好烫。

        她想了下,还是轻轻推了他一下,低声说:“裴知礼,你吃药了吗?”

        床上的人没有丝毫想要搭理她的欲望,陈晨轻叹了一口气,还是又伸手推了一下,“裴知礼,要不我陪你医院吧。”

        还是不搭理她。

        陈晨站了起来,微微凑近,刚喊了一声:“裴知礼……”

        躺在床上的人这次似乎真的被她惹恼了,伸手抓住她的手臂,虽然是还在生病中的人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虚弱到扯不动陈晨的地步。

        陈晨被他拉地趴在他胸口的时候,裴知礼的声音正贴着她耳边低声说:“难受,安静点儿好不好。”

        陈晨眨了眨眼睛,趴在他胸口,他盖着一层薄被,是真的很薄。

        薄到陈晨的脸颊能隔着被子感觉他身上那股不正常的热度。

        连带着烧的她脸皮都发烫。

        终于陈晨恢复了神智,撑着手臂从他胸口站了起来。

        她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依旧闭着眼睛的男人,咬着唇脑海里疯狂地转动着各种念头。

        说话就说话,你拉拉扯扯的干嘛。

        可是她站在床边站了半天,转身走了出去。

        他这个样子只怕是睡到现在,她在外面连一个外卖盒子都没看见,估计今天到现在为止都没吃饭呢。

        所以陈晨打开冰箱,准备给他弄点儿吃的。

        还好他的冰箱并不是那种单身男生的冰箱,除了啤酒就是啤酒。

        陈晨从里面拿出一包袋装挂面,还有一块肉,准备他做一个肉丝面。

        她来英国之前,老陈生怕她会一直用方便面度日,所以将他独家手艺的肉丝面教给她。

        陈晨洗干净手之后,先切肉丝。

        她刀工不算好,切起来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光是一个肉丝就切了十分钟。

        因为裴知礼家的东西都是她去超市买的时候,所以生姜葱这些东西她都知道放在哪里。

        想到他发烧陈晨自然没敢放辣椒。

        没一会油锅烧热,陈晨将生姜葱放进锅里热炒,接着又将切好的肉丝倒进锅里。

        很快锅里的香味飘了出来,待肉丝被炒熟,颜色从红色变成白色,陈晨加了水在锅里。

        这就把锅盖盖好。

        待锅里的汤汁烧地滚开时,她抓了一把面条放进锅里。

        她还用勺子尝了一口味道,咸香正好,简直是完美。

        陈晨之前做肉丝面的时候都是有老陈在旁边指点,这是她第一次独自完成,别说还真的味道不错。

        她找出裴知礼家里最大的一只碗,盛了一碗面条之后,端到餐桌上,这才去卧室里喊人。

        “真的,先吃点儿东西,然后我绝对不再打扰你睡觉了。”

        陈晨半蹲在他床尾轻声说道。

        裴知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看到她离自己极远,几乎都到了床尾的地方。

        他轻笑了一声,因为睡得太久,头确实是有点儿疼。

        “你怎么站那么远?”

        突然裴知礼开口问道。

        陈晨眨了眨眼睛,“我怕你打我。”

        裴知礼:“……”

        陈晨看着他认真地说:“你都生病了,我还一直叫你吃饭。

        不过吃东西真的很管用的,你吃一碗面,然后再吃点儿药,在被子里捂一身热乎乎的汗,很快就好了。”

        理论谁都知道,但是生病的人确实都没胃口吃东西。

        裴知礼叹了一口气,陈晨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陈晨又默默地往前走了一步。

        裴知礼这次真的被她逗笑,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走到外面餐厅的时候,看着餐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肉丝面,安静地坐了下来。

        陈晨跟着走出来看到他已经坐在餐桌旁边开始吃面,他吃东西是那种细嚼慢咽的优雅,等他吃了几口,陈晨眼睛死死地盯着,似乎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似得。

        直到裴知礼抬起头望着她,陈晨尴尬地扭过头。

        “你怎么做的?”

        陈晨听到这句话,转过头,撞上他的眼睛,就见他眼底的笑意犹如石子落进水中,笑意一层一层渲染,直到铺满整个眼睛,再渐渐地扬起眉梢。

        他望着陈晨说:“怎么能这么好吃呢。”

        陈晨下意识地咬住唇,巴巴地看着他,有种想要笑却又不知所措的感觉。

        直到最后裴知礼真的把一碗面全部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站起来准备把碗送进厨房的时候,陈晨立即走过来把他手里的碗拿过去,低声说:“你再去睡一会儿吧,我来刷碗。”

        “你家有退烧药吗?

        你吃了再睡觉的话,应该效果更好。”

        裴知礼点点头,不过却没立即离开。

        陈晨抬头看向他问道:“还有事儿吗?”

        裴知礼本来是想跟她谈谈关于工作的事情,她是个聪明姑娘,裴知礼知道既然她看到自己,肯定会猜到的。

        可是陈晨却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轻声说:“你先去睡觉,有什么事情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聊。”

        裴知礼确实感觉他浑身有种发汗的趋势,不再推拒,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晨把锅碗刷干净之后,立即躲进洗手间里给方勤打电话。

        待手机里的忙音响了一会儿,方勤接通电话,问道:“陈晨,怎么了?”

        “学姐,你知道我这份工作的雇主是谁吗?”

        另一边本来在实验室里的方勤,干脆拿着手机走到外面。

        陈晨已经工作了快两个月,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如今她突然打电话过来问,只怕应该是她自己发现什么了。

        方勤低叹了一声,“那你能不生我的气吗?”

        陈晨咬了咬嘴唇,“你知道对吧。”

        方勤无奈道:“我跟裴知礼之前只算是点头之交,我们在校友会的聚会上遇到过一两次。

        你丢掉钱包没几天之后,他突然来找我,说有一份工作想要介绍给你。

        他指名道姓是要你。”

        方勤自然会好奇,不过裴知礼说他知道陈晨最近遇到了点儿事情,他弟弟跟陈晨大学的室友又是恋人关系,所以他想帮帮她,给她介绍一份工作。

        只是等到方勤听到十五英镑一小时的工资时,她知道裴知礼可不仅仅是什么热心学长。

        不过对方不愿意告诉她,方勤自然也不会一直追问。

        况且她也觉得那天要不是陈晨跟她去吃饭,也不会遇到小偷。

        所以方勤见有这么好的工作送上门,她也愿意帮陈晨一把。

        此时陈晨既然打电话来问,她也没打算瞒着。

        毕竟她们两人才是室友。

        陈晨说:“学姐,你怎么能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然后你还接受这份工作吗?”

        方勤问。

        陈晨不说话了。

        方勤轻笑道:“说真的,我来英国也有一年多,在你来之前我就听说过裴知礼很多事情。

        他不是那种轻佻的男生,也不是那种仗着家里有钱就到处泡妞的纨绔子弟。

        他人真的挺不错,既然他喜欢你,所以我就顺手帮他一把。”

        陈晨听到他喜欢你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像是站在炭火上,恨不得跳起来。

        她立即否认说:“不是的,他不喜欢我的,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陈晨一口气否认到底,倒是把对面的方勤逗笑了。

        方勤说:“他都用这么古老的手段追求你了,你居然还说他不喜欢你?

        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陈晨在洗手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手指放在嘴里不停地啃咬,完全都乱了。

        他会喜欢自己吗?

        可是如果他不喜欢她的话,又怎么会做这些呢。

        陈晨终于忍不住地抓了下头发,深吸一口气,哭丧着对着手机说:“学姐,我觉得我好乱。

        他真的喜欢我吗?”

        “我敢用我的博士毕业来跟你打赌,他绝对喜欢你。”

        方勤这个赌确实够狠的,陈晨这下再也淡定不了了。

        可是当她挂断电话,再次蹑手蹑脚地走到裴知礼房间的时候,站在门口又想进去,又用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别进去。

        她真的好想冲出去,扯着他的衣领问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如果喜欢的话,那别废话,他们立即、马上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

        要是不喜欢……

        陈晨脑子扭成了麻花,要是他说不喜欢,她会放弃吗?

        好像不会。

        那不管了,哪怕是他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她都喜欢他。

        顶多,顶多她追他呀。

        现在都什么年代,女生追男生又怎么样了,她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跟他在一起,就是要追求他。

        想清楚这一点儿之后,陈晨再也不纠结。

        虽然吸尘器她是不能再用了,但是她还是决定先把家里四处打扫一下。

        等彻底清扫之后,陈晨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可是这次她没离开。

        幸亏她随身的背包里带着电脑,可以顺便把作业写完。

        于是她坐在沙发上敲敲打打,一直到外面的天彻底黑掉。

        裴知礼再次出来的时候,原本以为这么晚陈晨一定已经走了,可是当他走出房间听到一阵轻轻地敲击键盘的声音,突然有点儿愣住。

        直到他走过去,就看到陈晨坐在沙发上,电脑放在盘起来的腿上。

        他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陈晨才发现。

        “你醒了。”

        陈晨立即把电脑从腿上拿下去,站了起来。

        裴知礼低声问道:“还没回去?”

        陈晨眨了下眼睛立即说:“你醒了我就回去了。”

        空气里出现片刻安静。

        陈晨本来弯腰收拾东西,可是当她把电脑放在包里的时候,突然转身望着裴知礼,直勾勾地看着他问道:“你身体舒服点儿了吗?”

        “好多了。”

        裴知礼点头。

        陈晨又咬了下唇,这次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低声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的那次视频电话?”

        生怕他不记得似得,陈晨说:“就是我喝醉酒那次。”

        裴知礼点头,声音里暗藏着笑意:“记得。”

        陈晨这才又点点头,陷入一阵安静。

        终于,陈晨打定主意,像是倾注所有勇气说道:“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喜欢你是真的,想要跟你在一起也是的。

        我知道你或许不会喜欢我……”

        “陈晨。”

        突然裴知礼出声打断她。

        陈晨一下子脸色刷白,她害怕地都不敢抬头看着他。

        难道他是不想听到她的表白?

        她死死地捏住自己的手掌,果然,她还是自取其辱了。

        在她心底给自己判了死刑的时候,对面温润地带着一点儿生病沙哑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陈晨,谁告诉你,我不会喜欢你?”

        “你抬头,你抬头看看我。”

        裴知礼温柔地说。

        陈晨像是被他蛊惑住了,一片空白地望着他。

        直到亲眼看着他开口说:“我喜欢你呀,要不然我不会做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