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裴知礼把陈晨从床上拉起来去洗了个澡,陈晨本来抵死不从的,裴知礼见状微微一笑,表示可以抱着她一起洗澡。

        陈晨吓得立马瞪大了眼睛,不顾身体的酸痛,立马去了浴室。

        等陈晨躺在那个她之前经常打扫的巨大浴缸里时,本来她打扫的时候还在想,这个浴缸可真是又大又豪华,谁天天这么奢侈用这玩意儿。

        她绝对没想到有一天是她自己躺在这里。

        裴知礼提前给她放好了浴缸的水,陈晨泡在里面,浑身的酸疼似乎真的好了不少。

        等她慢悠悠地泡完澡之后,这才穿上衣服出来。

        她望着餐厅里忙碌的人,愣了下,这才慢慢地走过去,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有些惊讶:“你点了这么多东西?”

        这一桌子上真的摆地满满,而且居然都是陈晨喜欢吃的。

        虾饺、菠萝牛油包、肠粉、叉烧、白灼芥兰还有一份热腾腾冒着香味的粥。

        裴知礼看着陈晨惊讶地模样,伸手将她按着坐在了椅子上,随后低声笑道:“尝尝喜不喜欢。”

        陈晨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坐在他对面的裴知礼突然笑了下,“我不仅知道你喜欢吃这些,还知道你喜欢吃火锅、日料、韩餐、泰国菜,哦,对,据说你去泰国餐厅一个人吃了一份虾饼。”

        陈晨脸颊一下红透了。

        这事儿她还真的干过。

        陈晨嘀咕道:“这些你怎么都知道?”

        裴知礼淡笑不语,刚开始不知道,后来有了想要了解的欲望。

        其实说实话,他一开始就是觉得这姑娘真的很可爱,她是他第一次注意到的女孩,也是唯一一个他觉得如果是跟她在一起,应该会很开心的女孩吧。

        那样一个姑娘想要更靠近他而努力,裴知礼第一次那么直接地感受到。

        所以他才想要给陈晨留纸条,或许那时候并没有那样深刻的喜欢,仅仅只是朦胧的好感,一个可以支撑着他们走向彼此的好感。

        可是没想到,他在电影院里一直等到电影快散场都没见到陈晨。

        他以为这是陈晨的拒绝。

        之后裴知礼回了英国,陈晨再未出现。

        直到他无意中发现陈晨的微博,那是过年回家的时候,颜晗在他家里做客。

        当时颜晗随手点开了一个微博,笑着说,陈晨这家伙居然在放鞭炮。

        他抬头撇了一眼,看到视频里穿着红衣的小姑娘手上挥着冒着金色火星的烟花,然后视频里的小姑娘振振有词道:“陈晨小仙女挥舞一下仙女棒,希望新的一年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能心想事成、心想事成、心想事成。”

        视频里小姑娘的脸被围巾挡住了点儿,声音有点儿嗡嗡的。

        可是能感觉到她声音的开心和真诚,希望真的要心想事成啊。

        之后裴知礼回到房间里,鬼使神差的下载了一个微博,并且搜到了陈晨的微博名。

        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关注,只可惜他的微博连个头像都没有。

        陈晨哪怕是看到了,也只当是个僵尸帐号。

        这一年之后,裴知礼都在关注陈晨的帐号,她是那种挺发发微博的姑娘,吃到好吃的东西要发一下,看到好看的电视剧也发,图书馆里熬了一夜要发。

        裴知礼明明没看见她发微博的样子,可是却能从每一条微博里猜到她的心情。

        开心、高兴、伤心、难过、气愤,还有永远都在的元气。

        连裴知礼后来都发展到,如果陈晨哪天没发微博,他会给裴以恒打电话,旁敲侧击地打听陈晨的消息。

        至于陈晨喜欢吃的这些东西,也是他在陈晨的微薄上看到的。

        不过这些裴知礼都没打算告诉陈晨,因为他怕这姑娘会以为自己是个变态。

        此时喝了一口粥的陈晨望着对面的裴知礼,低声说:“你笑什么呀?”

        裴知礼做出一个略惊讶的表情,反问道:“我笑了吗?”

        陈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还没笑啊。

        她乌黑的大眼睛微微一转,立即说:“你不会是在想什么坏主意吧?”

        裴知礼被她问的好笑,赶紧说:“绝对没有,你放心吧。”

        可是陈晨低头吃饭,一边吃还一边念念不忘地嘀咕,“肯定是在说我的坏话。”

        陈晨吃完饭之后本来想回家的,可是被裴知礼留了下来,然后她也再次见识到男人的嘴就是夜里的鬼。

        哪怕是她觉得温文尔雅的那一个,也绝对不行。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陈晨一大清早起床,闹腾要回家。

        立即、马上,她要回家,回家。

        裴知礼没办法只能先把她送回去,待到了她公寓楼下的时候,他伸手替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笑着说:“你把你的课表发我一份。”

        陈晨眨了眨眼睛,有点儿没懂,问道:“你要这个干嘛?”

        “这样方便我们约会。”

        陈晨:“……”她双手猛地握紧,眼睁睁地望着裴知礼。

        你,还是个人吗?

        裴知礼抬头看着她的表情,已经猜到这姑娘肯定是猜错了。

        本来他是不打算解释的,可是看着陈晨变换又变换了的表情,还是决定挽回一下自己所剩无几的信誉。

        他说:“是真的约会。”

        似乎生怕陈晨没听懂,他着重强调道:“不是在床上的。”

        陈晨在一瞬瞪大眼睛望着他,几乎是从嘴边溢出两个字,“男人。”

        呵,男人。

        陈晨再也不给裴知礼说任何话的机会,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逃回家里了。

        本来在上楼的时候她还在念念叨叨,不过进门的时候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开门,生怕被方勤发现自己昨晚没回来睡觉。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自己的房间。

        谁知她刚走到自己房门口准备推门进去,后来传来一个笑声,“回来了。”

        陈晨脸色一变,回头看到了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方勤,她手里还拿着一只电动牙刷看起来正在刷牙。

        方勤不紧不慢地在她全身上下扫了一眼,低笑一声:“年轻人呐,体力就是好。”

        陈晨:“……”不是,哎,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她到底脸皮薄没好意思说出来,因为哪里就不是了,昨天到今天,她都忘记自己在那张大床上被翻来覆去过多少次了。

        陈晨被方勤戳穿了有种无脸面对的感觉,干脆躲进自己房间里,当个鹌鹑。

        下午陈晨接到裴知礼电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她没时间。

        裴知礼低笑一声,轻声说:“我本来想跟你一起去图书馆的,既然你没有的话……”

        去图书馆?

        陈晨一听愣了,要说她大学时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图书馆。

        她喜欢的人可不就是裴知礼。

        这件事她真的想了无数遍,他们坐在图书馆的长条桌上,外面阳光正好,从窗子里穿透而来。

        阳光与他,那样美好。

        “我去,我想去。”

        陈晨立即说道。

        反正是在图书馆,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吧。

        况且陈晨也要作业要完成,她昨天已经浪费了一天时间,今天就是熬夜也必须得完成。

        于是她跟裴知礼约好了时间,本来她想自己骑车过去的,谁知她想到自己的自行车还留在裴知礼的公寓那边。

        于是她到楼下去等裴知礼过来接自己。

        当她看到穿着一件白衬衫的人骑着自行车缓缓到来的时候,陈晨显得有点儿惊讶。

        这怎么跟她想到的不一样,他没开车?

        “上车吧。”

        裴知礼笑了下。

        他的自行车后面并没有可以坐人的地方,所以陈晨要坐只能坐在他门前的横杠上。

        此时裴知礼松开一只手,示意陈晨坐上来。

        陈晨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坐了上去。

        等裴知礼开始骑车时,他身体微微前倾,有些微热的气息染在陈晨的耳边,陈晨的脸颊像是被晕染上了一层,渐渐地铺陈开红晕。

        一路上裴知礼还骑车带她围着几个知名的学院逛了逛。

        还遇到了一些来参观游览的国人,瞧见他们的时候主动打招呼询问他们是不是剑桥的学生。

        陈晨点了点头,那个妈妈一脸欣喜地对身边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女儿说:“你看哥哥姐姐就是你学习的榜样,以后你也要努力呀。”

        小女孩本来心不在焉的,谁知在看到裴知礼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

        她看起来并不在意自己妈妈说的话,反而是对陈晨说:“姐姐,你跟这个哥哥是情侣吗?”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对爱情这种事情充满了奇妙的幻想。

        况且裴知礼这张脸着实是太有迷人,哪怕只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看见他的时候,都羞涩的不好意思跟他对视。

        陈晨自然注意到了小姑娘的神色。

        她笑着点头,说道:“对呀,哥哥跟姐姐是情侣。”

        小姑娘的母亲显然一愣,正要歉意地笑了下,就听陈晨说:“因为姐姐考上了剑桥,才能找到这么帅的哥哥当男朋友哦。”

        这下不仅小姑娘和她妈妈都愣住,连裴知礼都被她说愣了。

        等小姑娘和她父母离开之后,裴知礼转头看着她,轻笑着说:“你呀,不能这么夸我了。”

        陈晨看着他轻松的表情,低笑了一声,转而又仰头望着面前高耸着的建筑,这里的一砖一木都透着古老欧洲的传统感,全世界不知道多少学生曾经把这里当作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追赶裴知礼的脚步,或许她不会把自己逼到这样的极限。

        终于她转头望着他,轻声说:“阿礼,你从来都不知道你对我有重要。”

        你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