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陈晨小心翼翼地在群里回话的时候,她本来想趁着国内半夜的时候说一句,这样才不至于被乱拳打死。

        结果她刚在微信群里发了个笔芯的表情包。

        一秒之内,其他三人居然都有动静了。

        艾雅雅:“你快给我从实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晗:“不错呀,我还在国内担心着你会不会难过地想开呢。

        看来是我想多了。”

        倪景兮:“出息了。”

        陈晨战战兢兢看着她们的消息,艾雅雅是真的惊讶,毕竟她们以前总是开陈晨和裴知礼的玩笑,什么裴夫人都喊过。

        之前裴知礼还来跟她们一起过圣诞,他主动跟陈晨说话的时候,大家都是长了眼睛看见的。

        只不过后来又发生了变故,陈晨居然绝口不再提裴知礼。

        大家都以为是两人相隔太远,陈晨打算放弃,这件事也就放下了。

        但是谁都没想到,陈晨才去剑桥几个月,居然真的和裴知礼在一起了。

        那样清冷淡定的男人,都在朋友圈里秀恩爱。

        陈晨颤巍巍地问:“你们还没睡呢?”

        她可是特地挑了一个国内夜深人静的时刻,谁想到这三人像是拿着手机等着她似得,居然全都立即回复她了。

        陈晨正考虑着怎么说的时候,艾雅雅发了个群聊语音。

        陈晨知道倪景兮一向淡然,对这种八卦肯定不感兴趣,况且倪大人现在也在上班,肯定很忙吧,没空搭理她这些小事儿吧,一定不会接语音电话吧。

        结果她看着语音电话一个个被接通。

        最后她只能也点进去。

        一点进去,艾雅雅的声音最先传了出来:“陈晨,你太不够意思了吧。

        居然让我从别人那里知道你跟裴学长在一起。

        你知道别人来跟我打听的时候,我有多懵吗?”

        虽然都毕业了,不过裴知礼毕竟是a大的风云人物。

        当初他在学校的时候担任过学生会的职务,因此很多人都有他的微信,就是他平常基本不发朋友圈,在朋友圈的存在感基本为零。

        但是他本人的存在感可是从始至终居高不下。

        哪怕他远在英国,远在剑桥,国内的校友群里也还依旧有着关于他的传说。

        所以他发完那条之后,立即有人发到了校友群,然后陈晨被认出来了。

        她们宿舍里,倪景兮和颜晗两人是那种跟学校里的人联系极少的,能打听消息的只有艾雅雅一个人。

        因此艾雅雅没想到,她居然比别人还要晚知道这个消息。

        颜晗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敷面膜,今晚裴以恒在棋院下棋到现在都没回来呢,所以她在家等着他。

        她笑道:“要不咱们打死她吧。”

        陈晨立即说:“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

        就是,就是有种不知道怎么跟她们说的感觉。

        难不成她要平白无故地说,她跟裴知礼在一起了?

        是不是显得有点儿炫耀啊。

        况且他们也是刚在一起,最起码要稳定一点儿,再跟朋友说吧。

        陈晨觉得她这是深思熟虑。

        颜晗听完她这个解释之后,呵呵冷笑了两声,“那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会想不开吗?”

        自从她把纸条的事情告诉陈晨之后,这姑娘跟失踪了一样,微信也不怎么回了,连平时一天发八条的微博都不太更新。

        颜晗是真的以为她因为裴知礼有女朋友的事情,受伤太重,这会儿正独自一个人在英国舔舐伤口。

        颜晗昨天还在跟裴以恒说,要不她找个时间去英国一趟,陪陈晨散散心。

        她觉得这事儿要不是自己告诉陈晨,她也不至于消沉成这个样子。

        现在……

        她才知道裴知礼口中的那个刚有了的女朋友就是陈晨。

        艾雅雅立即说问道:“颜颜,你为什么会怕她想不开?”

        之前纸条的事情颜晗没跟她们两人说,毕竟这是陈晨的私事,况且她是觉得陈晨和裴知礼这么错过挺叫人唏嘘的,陈晨要是想要告诉别人的话,那由她自己说好了。

        可是现在,这两人早背着自己勾搭上了,颜晗干脆也不替她瞒着了。

        颜晗大概说完之后,艾雅雅叹服道:“我去,裴学长居然那时候就想对咱们陈晨下手了。”

        陈晨立即说:“也没有啦,他就说那时候觉得我很好,想要试着了解我。”

        她一开口,语气中充满着刚恋爱小女生的甜蜜,简直是一下子甜到隔着重洋的三人。

        突然,一直没开口的倪景兮,终于说话了。

        “你们到哪一步了?”

        陈晨:“……”

        艾雅雅像是被打了一剂鸡血似得,跟着追问道:“倪大人把我最想知道的问出来了,你们到哪一步了?”

        要是陈晨在她面前,肯定能看到她挤眉弄眼的模样。

        陈晨尴尬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有一句:“你们怎么尽关心这些。”

        “睡了。”

        在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之下,倪景兮淡然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出来,那种笃定的根本让陈晨都反驳不了的语气。

        陈晨:“……”

        艾雅雅目瞪口呆了半天,终于憋了一句:“倪大人,咱们不要输了。”

        来跟她打听消息的校友一直说,她们宿舍的都是狼人吧,一个是裴以恒的女朋友,一个是裴知礼的女朋友,怕不是要逆天啊。

        艾雅雅觉得,她不要当背景板。

        于是她语重心长地跟倪景兮说:“真的,倪大人,咱们千万不能等她们结婚了,还没找到男朋友,太悲惨了。”

        倪景兮轻笑了一声,“你努力。”

        艾雅雅点头,对,她努力。

        可是转念间,她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问道:“倪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倪景兮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电话挂了,还有个稿子没完成。”

        不等其他三人说话,倪景兮已经退出通话。

        待她挂完电话,望着桌上的电脑,还有近在咫尺的一个盒子,这是她晚上刚拿到的。

        她伸手拿起盒子,待一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

        找到男朋友,她低头莞尔一笑。

        她刚挂断,艾雅雅立即连声问道:“你们说,倪大人是什么意思?”

        颜晗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脸上还贴着面膜呢,不过她轻轻一笑说道:“意思就是,让你自己努力吧。”

        艾雅雅彻底要哭了,你们,都欺负人。

        倒是陈晨都没想到,这件事会引起这么大关注,以至于她跟裴知礼在外吃午餐的时候,一直盯着周围看。

        他们今天去了那家方勤推荐的中餐厅,这家餐厅依旧人满为患。

        裴知礼拿着菜单看了会儿,正准备问陈晨要不要吃水煮鱼的时候,一抬头看见她不老实地左右张望,好笑地问道:“干嘛呢?”

        陈晨见状,压低声音说:“你说这周围有没有你的粉丝啊?”

        裴知礼失声一笑,无奈地说:“想什么呢,阿恒如果在这儿的话,还差不多有粉丝。

        我哪有什么粉丝。”

        陈晨双手托着下巴,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道:“那可未必。

        上次我跟学姐在这里吃饭的时候,隔壁桌就有人提到你。”

        裴知礼一愣。

        其实他自己不知道,但是裴知礼的名气确实很大,特别是在中国留学生圈子里。

        学历好、家世好,甚至连长相都不比娱乐圈的那些小偶像差,被人关注实在是正常。

        倒是裴知礼自己不在意,他成天不是在实验室里,就是在图书馆,不太喜欢跟人扎堆。

        裴知礼不打算接她这个话题,笑着问她:“水煮鱼要吃吗?”

        陈晨立即点头:“要。”

        她有点儿无辣不欢,特别喜欢吃辣的,可是国外的中餐有些被改良的都不地道了,为了迁就外国人的口味吧。

        别说两人刚点完,旁边确实又来几个人,男女都有看起来,一看就是亚裔,甚至是中国人。

        果然他们一过来,有人注意道这边,有点儿惊讶地喊了一声:“裴知礼?”

        裴知礼一转头望见他们,微微颔首:“你们也来吃饭?”

        跟他打招呼的是个男生,朝陈晨看了一眼,笑道:“你跟女朋友出来吃饭?”

        裴知礼点了点头。

        至于其他人也跟了打了个招呼而已,因为不算熟悉,裴知礼甚至都没邀请他们一起坐,很快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另外一个座位。

        在国外地道的中餐厅少,所以留学生也只爱去吃几家餐厅,碰见并不算罕见。

        倒是他们坐下之后,一直没说话的女生们,终于开始忍不住叽叽喳喳起来了。

        “之前有人说裴知礼找到女朋友,我还不信呢。”

        有个短发女生唏嘘道。

        因为男女生是分开在桌子两边坐下的,此刻对面最先跟裴知礼打招呼的那个男生笑道:“这有什么不信的,人家朋友圈都把女朋友晒出来了。”

        短发女生说:“可是我听说唐晓蔓追裴知礼不是追得挺紧的。”

        一旁没说话的另一个眼镜女生,终于缓缓开口:“唐晓蔓还是算了吧。”

        语气里挺不屑的。

        眼镜女生打扮挺朴素的,一看就是那种不太注重穿着打扮,一心埋头学习的类型,她扫了一眼对面的男生说:“不信你问问他们,会找唐晓蔓那样的女生当女朋友吗?”

        对面的男生哈哈笑了一声:“也别把唐晓蔓说的一无是处,好歹算个白富美嘛。”

        他们口中的唐晓蔓确实是个白富美,毕竟英国这种地方要是家里没点儿钱,还真舍不得过来读书,毕竟成绩真的够稀烂的。

        唐晓蔓就是留学生圈子里的另外一种,在国内高考实在是上不了好的大学,干脆从高中开始就在这边读书。

        不过就算是高中就过来读书,大学还是上了一个不怎么样的。

        这种姑娘估计逛名品店的次数都比去图书馆的次数要多。

        这次跟裴知礼打招呼的几人,都是在剑桥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家里条件没几个差的,还真看不上唐晓蔓那样的姑娘。

        真的聊不到一块儿去。

        眼镜女生瞥了一眼那个男生,淡淡道:“你都不会找,你觉得裴知礼那样的会喜欢?”

        虽说白富美家有钱,可是看看人家裴知礼,家里就有上市公司,亲弟弟还是如今世界第一围棋大师,人家找女朋友压根不看这些,找的就是自己喜欢的。

        要是裴知礼喜欢唐晓蔓这种女生,对方这么穷追不舍,他何至于等到今天。

        那个男生被她这么一说,有种又气又恼,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最后他无奈道:“你看不上唐晓蔓就看不上呗,干嘛非得把我也贬低一顿。”

        此时周围人赶紧提起别的话题,把这件事给带转了过去。

        至于陈晨自然是不知道她们正在讨论的这些事情,只是这一顿吃的还真的是有滋有味。

        因为隔壁那桌人时不时往这边投过目光。

        裴知礼当然知道,不过他低笑道:“要是不想吃了,咱们现在走?”

        陈晨立即说:“凭什么走?

        我还没吃完呢。”

        于是陈晨认认真真地把这顿饭吃完了,毕竟也很贵的好吧。

        自从陈晨和裴知礼在一起之后,去裴知礼家工作的事情,陈晨算是彻底干不了了。

        本来以为是个人傻钱多的土豪非得来给她送钱,如今发现居然是裴知礼。

        她,好意思坑自己的男朋友吗?

        陈晨没这个脸,自然得找另外一份工作了。

        其实家里发给她的生活费是够的,可是老陈偷偷给她的那笔小金库被陈晨弄丢了,陈晨怎么都不好意思,打算自己打工把这笔钱赚回来。

        好在只要想打工,还是能找到机会的。

        不过之前就请方勤帮忙,陈晨挺不好意思的,这次没找方勤,自己去找了。

        还是方勤之后知道她要打工顺嘴问了一句:“裴知礼现在还找人收拾房间吗?

        要不我去吧。”

        别说,一小时十五英镑,是真的有钱。

        陈晨脸色都绿了,她无奈道:“学姐,你这不是存心逗我呢。”

        方勤笑了下,说道:“跟你说笑呢,这价格是他给你的,正常打工的价格一半还差不多。”

        不过这代人的留学条件可要比以前好太多了,之前出国留学的人,谁没在餐厅里给别人刷过盘子。

        如今这些学生,本科就来英国读书的,都是家里条件极好的。

        至于研究生来读的,英国读研挺快的,虽然花费贵,可是时间短啊。

        所以很多人留学其实并未打工过。

        就在陈晨打算找工作的时候,突然一个有个a大校友联系她,这姑娘叫焦婷婷,也在英国读研。

        “宴会打工?”

        陈晨有点儿惊讶地说道。

        焦婷婷笑着说:“对啊,你也知道国外很喜欢举办各种派对,有些高端派对是需要侍应生的。

        这种派对的时薪都很高的。”

        陈晨倒也不是不认识焦婷婷,毕竟都是a大的学生,她们在a大的时候因为留学咨询的事情遇见过几次。

        不过焦婷婷成绩不如她好,申请的学校虽然也是名校,但是比剑桥差远了。

        焦婷婷笑着说:“我一个人不太想去,所以想找一个人陪。”

        陈晨问了时薪之后还心动的,于是约定跟她一起去面试。

        裴知礼知道陈晨每天忙里偷闲居然还要去打工,无奈道:“要不你还是继续去我家?”

        陈晨立即说道:“不要。”

        随后她直接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他面前,“给你的。”

        裴知礼本来还以为是信,含笑接了下来,可是拿到手里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于是他当着陈晨的面儿,直接打开信封,里面居然是钱。

        他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陈晨低声说:“我知道之前你是因为我,才把时薪定的这么高的。”

        这钱,她拿着挺理亏的。

        裴知礼望着她,半晌,才开口说:“可是你知不知道,这是你劳动所得。

        我还没见过,有谁会把钱还给雇主的。”

        陈晨理所当然道:“所以我没全部还给你,只退还了一半。”

        确实这是她的劳动所得,不过陈晨还没脸大到觉得自己打扫卫生比别人干净到,可以拿到别人两倍的薪水。

        其实之前陈晨就想把高出薪水的部分还给裴知礼,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

        也就是今天他问起来,陈晨干脆把一直放在包里的信封交给他。

        裴知礼把信封又递了回来,盯着她认真地说:“陈晨,拿着。”

        陈晨没动手,她这个人有时候也是一根筋拧到底的人。

        直到裴知礼再次开口说:“拿着,这是你应该拿着的,没有道理再还给我。”

        陈晨猛地抬头望着他,咬着唇半晌终于带着些许自嘲地笑意,直到她低声说:“我知道自己的份量。”

        最后陈晨还是坚持把信封晒给裴知礼,似乎生怕他不给自己,小姑娘骑着自行车就跑了。

        裴知礼站在原地,望着她越骑越远。

        陈晨心底也挺难受的,其实总是说门当户对,或许一提起来都会被鄙视成什么老观念、封建思想。

        可是不同家庭出身的两个人走在一起,本就会面临很多问题。

        比如颜晗和裴以恒,他们两个人肯定不会为了这一两百英镑的事情,发生争执。

        陈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倒头睡在床上。

        她并不是抱怨父母,她也绝对不会抱怨父母。

        只是哪怕刻意回避,可是两人之间的家境差距,还是那么大,大到哪怕是陈晨都没法忽视。

        之后几天,因为裴知礼又在忙,他的学业比陈晨忙的多。

        有时候需要提交论文的时候,熬个几十小时都不再话下。

        好在到了周末,陈晨跟焦婷婷一起去面试,没想到很容易通过了。

        毕竟她口语水平不错,长相又可爱甜美,对方很满意,甚至直接安排了工作。

        “明天晚上就要去?”

        陈晨有点儿吃惊。

        她惊讶地问:“这个难道不需要培训吗?”

        焦婷婷低声说:“放心吧,侍应生嘛,机灵点儿就好了。”

        结果还真的是,她们早上过去培训了两个小时,晚上直接上岗。

        据说这次派对是生日派对,而且客人就是中国留学生。

        等到了派对举办的地点时,陈晨有点儿咋舌。

        这是一栋独立别墅,周围花园面积格外大,他们要提前为宴会做准备,因此提前到来了。

        陈晨低声问焦婷婷:“是留学生举办的派对?”

        焦婷婷看着她惊讶的模样,敛住心底的情绪,低笑道:“对啊,有些有钱人为了让自家孩子在英国上学,都是直接在这里购置了房产。

        我们比不上人家的。”

        陈晨点头,倒是没什么特别羡慕的情绪。

        就是觉得这栋别墅真漂亮。

        当夜幕开始降临时,周围灯光被点亮,整个别墅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珠宝盒子似得,远远望着只觉得闪耀华丽。

        陈晨早就换上了侍应生的衣服,因为侍应生男女都有,男生是穿着长裤,女生是穿着裙子。

        她低头看了一眼裙子,长度刚好在膝盖上面,就是有点儿紧。

        等她出来的时候,焦婷婷看着她,脸上露出惊讶地表情,低笑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前凸后翘的。”

        陈晨的腰特别细,侍应生穿着的是白衬衫和黑裙子,外面还有一件马甲。

        她的裙子哪怕是拿了最小的码,依旧有点儿宽松,显得腰肢格外纤细,别说这么一身穿在身上,真有种前凸后翘的感觉。

        很快,客人陆续到了,虽然主人是中国留学生,不过客人倒是什么人种都有。

        陈晨盯着一个看起来是俄罗斯来的小姐姐看了半天,人种优势啊人种优势,真的是脸蛋只有巴掌大,眼窝特别深,眼睛是那种瓦蓝瓦蓝,泛着清透的光。

        还有那个挺立的鼻尖,陈晨觉得自己的鼻子在女生当中长得挺好看的,谁知对方的鼻子是那种又挺又尖,特别立体。

        好在陈晨也没多盯着看,一会儿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此时陈晨还在别墅内忙碌的时候,有几辆跑车开到了别墅门口。

        当为首的一辆红色跑车停下来的时候,从副驾驶上走下来一个人。

        之后几辆车都下来了几个男女。

        特别是这群女孩身上,真的从头到脚都是一身名牌。

        “晓蔓,你今天可要好好威风一下。”

        有个身上穿着白色皮草外套的女孩走了几步上来,挽着唐晓蔓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

        唐晓蔓瞥了她一眼,又看了身后几个女孩。

        一个圈子里的女孩都有个领头的,她唐晓蔓就是这样的。

        只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件让她憋屈的事情,她知道这几个人里面有人等着看自己笑话呢。

        谁不知道她对裴知礼有意思呢,之前她还信誓旦旦地说过,裴知礼迟早是她的。

        结果她不管找上门也好,想法设法接近他也好,都不管用。

        反而是前阵子人家直接在朋友圈里公布了女朋友的消息。

        当天不少人给唐晓蔓发了消息,都是假借关心之名,来看她的笑话呢。

        唐晓蔓周围围绕着一群整天无所事事的女孩,反正读书是不喜欢的,惹是生非倒是挺在行。

        于是有人给唐晓蔓出主意,哪怕是追不上裴知礼,也好好教训教训他这个女朋友。

        只是陈晨一向都在剑桥周围活动,连伦敦都很少来。

        唐晓蔓自然不会上门找她,不过倒是费了点儿心思而已。

        唐晓蔓进入别墅的时候,先看了焦婷婷,她冲着焦婷婷笑了一下。

        焦婷婷本来正在给别人倒酒,看到唐晓蔓她们进门的时候,垂下了头。

        她跟陈晨是校友,甚至之前还有几面之缘。

        可是她跟陈晨是同一届的学生,也就是说,当初她入学的时候,也是看着裴知礼在新生典礼上讲话的。

        那样光风霁月的少年,哪怕是到了今日,也依旧还留在她的脑海中。

        焦婷婷本来是不讨厌陈晨的,她就是讨厌成为裴知礼女朋友的陈晨。

        凭什么大家都只能仰望的那个人,如今却成了她一个人的。

        哪怕裴知礼一直不谈恋爱也好,即便她无法靠近裴知礼,她也心满意足。

        或许这就是人性的自私,明知道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可是没关系,她得不到真的没关系,只要大家都不要得到就好了,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就行了。

        当然,唐晓蔓她们进来之后可没立即找陈晨麻烦,毕竟这时候派对才刚开始,这么有趣的事情最起码也应该等到派对最热闹的时候吧。

        陈晨并不知道这些,她依旧在认真工作。

        之前培训了两个小时,陈晨也知道派对上做侍应生最重要的就是机灵。

        反正她穿插在人群之中,来来回回,丝毫没有偷懒。

        此时唐晓蔓等人趴在二楼往底下看,旁边的女生抬了抬下巴,指着对面说;“那个就是吧,挺普通一女的,也不知道裴知礼到底喜欢她哪儿。”

        唐晓蔓手里端着酒杯,里面是金色香槟。

        她嘴角一撩,极恼火地说:“让她等着。”

        这次一定会让她认清一下自我。

        陈晨替一个女生换了酒杯之后,正端着托盘往回走,谁知有只手挡住她的去路,将她托盘上的最后一杯香槟拿了过去。

        “陈晨?”

        段书成有些惊讶地喊了一声。

        陈晨抬头还以为自己在这里遇到了熟人,可是她看着面前陌生的男生,脑海中怎么都没有印象。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问道:“你是?”

        段书成真的挺惊讶的,下意识地问:“你怎么在这儿啊?”

        陈晨还是不记得他是谁,不过人家既然问了,她笑着回道:“我同学介绍我来兼职的。”

        她见他一口把手里酒杯里的香槟喝没了一半,笑了下说道:“要不我再给你拿几杯香槟吧。”

        段书成还没回过神呢,实在是没想到陈晨会在这里打工。

        直到他又喝了一口酒,随意抬头看了一眼,此时二楼栏杆那里,围着几个人看起来也极热闹。

        可是在他看到唐晓蔓的时候,脸色微变。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次办生日派对的是个男生,不过他女朋友跟唐晓蔓她们玩得好。

        英国这么多打工的地方,这么多举办派对的地方,陈晨偏偏出现在这里。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段书成心底一咯噔,觉得这个事情太过凑巧,凑巧到有点儿诡异,就像是有人刻意安排似得。

        于是段书成放下手里的酒杯,走到一个安静地地方,给裴知礼打电话。

        谁知第一个电话,居然没人接通。

        他眼睛还望着大厅里,这会儿陈晨又端着酒杯出来了。

        不管怎么说,得先跟裴知礼说一声,要不然真的出事也是麻烦。

        好在这次裴知礼接通了电话,他说;“我在实验室。”

        这话的意思就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那么多时间听你说废话。

        段书成立即说:“我在参加派对……”

        “我没空去。”

        裴知礼以为他又是喊自己去玩,立即打断他的话,拒绝道。

        段书成一听生怕他挂断自己的电话,赶紧说:“我看见你女朋友了。”

        裴知礼本来确实准备挂电话,这下终于顿住,开口说:“怎么回事?”

        见他终于给自己时间说话,段书成也不耽误,赶紧说:“我今天来参加一个朋友的派对,结果居然碰到你女朋友。

        她来派对这里打工当服务员呢。”

        裴知礼忍不住伸手捏了下自己的眉心,他以为陈晨放弃了打工的想法。

        这几天他实在太忙了,每天见面的时间都没有,顶多就是睡前发发信息。

        没想到陈晨居然跑到派对打工。

        “结果我看到唐晓蔓她们也在,你说伦敦这么多派对,你女朋友怎么就这么凑巧在这里打工。

        你也知道唐晓蔓一直对你不死心的,你说会不会有事儿?”

        裴知礼:“先帮我看着她,我现在过去。”

        几乎是一句废话都没有,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段书成看了一眼手机,又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陈晨,小姑娘大眼睛一笑起来别说,真的甜甜的。

        真的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群姑娘没什么别的坏心思吧。

        这次派对酒水是无限提供,陈晨端着托盘刚开始还好,可是过了这么久真的手臂特别酸。

        再看看整个别墅里的人,年纪都不算大,这么一群人怎么那么能喝酒。

        陈晨借上洗手间的功夫,稍微休息了下。

        谁知她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一对男女相互啃咬着对方,打开了储物间的门,钻了进去。

        呃,她就当没看见好了吧。

        等她再次进入准备间的时候,领班看见她立即指了指吧台上的托盘,说道:“你把这个送到游泳池那边。”

        陈晨忍不住抖了一下,现在都十一月份了,游泳肯定是不可能的。

        就是室外也比室内冷的多,居然没还有人跑去泳池那边。

        不过他们冷不冷,不是陈晨要考虑的事情。

        等陈晨端着托盘到了泳池旁边的时候,发现在这里的人居然还不少,而且还有不少女生坐在泳池边的长椅上。

        陈晨看了看她们,知道这次办派对的主人是中国留学生,这次来的也多数是中国人。

        这些人应该也是吧,所以她直接用中文问道:“请问谁需要香槟呢?”

        她刚开口说完,一旁坐在长椅上的几个女生都不约而同地转头望着她。

        陈晨眨了眨眼睛,难道她说错话了吗?

        直到其中一个女生用英文说:“现在这些服务员到底怎么回事,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而另外一个挑染了一头银灰色头发的女生则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有点儿嘲讽地说:“你不会连英文都不会吧?”

        陈晨听着她们用英文左一句的嘲讽右一句的鄙视,突然发现,她怎么有股想要把香槟都要倒在她们脸上的冲动呢。

        果然,跟倪大人在一起待久了,她这是近朱者赤了。

        不过倪大人身上那股子不服就干的气势,她还是没彻底学到。

        要不然这会儿她就不是安静地站在这里,而是动手就干了。

        唐晓蔓见陈晨没说话,笑了下,倒是挺沉得住气的。

        于是她朝左右看了一眼,于是有个女生站了起来,走到陈晨面前,从她手里端着的托盘上拿起了一杯酒。

        陈晨见有人拿酒,正打算走过去把托盘里的酒杯放在长椅旁边的小圆桌上的时候,突然那个拿着酒的人把酒杯砸在了托盘上。

        酒杯一砸下来,托盘上的其他酒杯几乎都无幸免,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酒杯全部东倒西歪,更有的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至于杯子里的香槟,自然是溅的四处都是。

        砸酒杯的女生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笑着说:“啊,对不起,我不小心的。”

        说是不小心,可是脸上透着一股恶意的笑。

        陈晨上衣都湿透了,她端着托盘,酒杯一倒下里面的酒水全都洒在了她的身上。

        呵呵,真当她是吃素的了。

        可是这个女生刚说完,旁边又有人开口嘲讽道:“有些人还真是低贱不自知,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到底配不配上人家。

        不过是个端盘子的,也敢打豪门的主意。”

        “可别这么说,万一人家真的手段了得,最后结婚了呢。

        你们还不得叫人家一声裴夫人。”

        “我去,裴知礼可真够掉价的,找了个端盘子的当女朋友。”

        这些冷嘲热讽陈晨先是一愣,随后她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裴知礼。

        虽然这帮人一口一个端盘子的,可是陈晨家境普通,却能打小一路名校读出来,靠的就是她勤奋还有足够聪明。

        对,陈晨几乎是一瞬间就串联了所有事情。

        为什么焦婷婷会突然找自己一起来打工,为什么她都没培训直接就开始干活,还有就是为什么刚才那么多人还准备间里,领班单单让她一个人端着酒到游泳池这边来。

        陈晨环视了一圈,几个男的虽然没开口,可是明显在旁边看笑话呢。

        这几个女生倒是嘴巴吧啦吧啦个不停,似乎一个一个端盘子的,真的能把陈晨猜到脚底下。

        可是她们也不想想,就算陈晨此刻是端盘子的,可是她会是一辈子端盘子的吗?

        这帮人无非就是靠着父母的荫庇,耀武扬威罢了。

        陈晨再也不想忍耐下去,直接扔掉手上的托盘,砰地一声脆响,托盘上的酒杯这次更是粉碎,酒杯的碎片溅地到处都是。

        甚至还溅到一个女生的手臂上,惹出一声尖叫。

        陈晨知道这几人把自己找过来,无非就是想羞辱,不过她凭什么,凭什么要被这群垃圾侮辱。

        她看了一眼他们,包括是那帮幸灾乐祸的男生,“一群垃圾。”

        离她最近的一个女生,伸手就推了她一把,“你说谁呢?”

        陈晨没动手,反而是望着他们冷笑道:“当然是说你们,对,我今天是在这里端盘子。

        不过我是用自己的能力赚钱,没什么可羞耻的。”

        “况且你们算什么。”

        陈晨真的是气笑了,她望着这帮人说道:“我靠着自己考上了剑桥,你们这帮人要是没有父母,别说大学,高中都上不了的废物。”

        这句话一下子把其中一个男生惹恼了,他拔腿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你说是废物呢,老子真的还真的要打女人了。”

        结果他刚走到陈晨面前,还没动手呢,居然整个人一下子飞了起来一样,直接掉进了旁边的游泳池里。

        泳池里的水被溅起数米高的水花,动静格外大,几乎连大厅里的人都被惊动。

        陈晨转头看着裴知礼收回自己的腿,然后走到自己身边,低声问:“没事吧?”

        她立即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至于掉水里的人在水里扑腾了起来,终于浮在水面上,怒骂道:“谁他妈偷袭我。”

        可是当他看到泳池边的裴知礼时,突然愣住。

        留学生圈子本来就不大,这些富家子弟几乎都相互认识对方,况且哪怕是不认识,也知道对方的背景。

        裴知礼这样的人,没人会去故意得罪。

        至于这帮女生要捉弄他的女朋友,这群男生只当是看戏,反正他们也是看裴知礼不爽很久了。

        本来想着羞辱羞辱这个女生就好了,反正裴知礼能怎么办。

        可是谁都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唐晓蔓也没想到裴知礼会来,登时惊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裴知礼看着还在水里飘荡着的人,声音极冷地说:“这次你没碰到她,是你走运。

        要是敢有下次……”

        他冷笑了一声,“你们陈家三个儿子,你算什么东西。”

        这句话说的在场之人,都是心底一寒。

        可是裴知礼并没有打算这么放过他们,特别是那几个女生,他看着这帮人,冷漠地说:“跟她比,你们确实什么都不算。”

        他这人性格温文,确实对这些女生说不出什么狠话,不过也是不想说。

        在他看来这帮女生整天不是想着买包就是想着这些小算计,完全是一群没脑子的草包,要不是这次牵扯到陈晨,他根本不会看着这些人一眼。

        “我们走吧。”

        裴知礼温柔地握住陈晨手掌,低声说道。

        陈晨点头,不过在她刚要转身的时候,突然说:“你等一下哦。”

        在裴知礼的注视下,陈晨转身、伸手,直到用力地推了离她最近的那个女生一把,刚才她也推了自己一下,来而不往非礼也。

        陈晨可不是吃亏的人,她推了自己一下,自己也推她一下,绝对不多推。

        但是肯定不能吃亏。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对方站地离泳池近,她这用力一推,直接把人推进了泳池里,溅起一地水花。

        裴知礼拉着陈晨离开的时候,段书成站在一旁冲着他竖了竖大拇指。

        刚才他因为出去接裴知礼,所以这才没看住陈晨,可是裴知礼也是不含糊的,一脚就把人踹进了泳池里,够厉害。

        陈晨临走的时候带走了自己的东西,这才跟着裴知礼离开了别墅。

        直到快走到车旁边的时候,陈晨开口低声说:“对不起。”

        裴知礼转头看着她,望了她许久,终于说:“陈晨,抬头看着我。”

        陈晨缓缓地抬头,可是刚一抬头,她被裴知礼抱住。

        头顶月光的清辉洒落着,还有不远处那个犹如宝石盒子别墅,人声依旧鼎沸。

        其实刚才,她是害怕的。

        可是她不想被人看出来她心底的胆怯,所以她鼓励勇气说了那些话,但是当他出现的时候,陈晨彻底地放松。

        因为他来了。

        裴知礼微微松开她,在月光的清辉下,他望着她脸颊的轮廓,还有那双柔亮的眼睛。

        “别怕。”

        他轻声安慰她。

        陈晨的眼睛牢牢地望着他,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镶入自己的眼睛里。

        直到他伸手从她的脸颊侧抚摸了下来,他的手掌特别的温暖,暖地陈晨忍不住地想要更贴近他的掌心。

        “陈晨,对不起,让你等我太久。”

        这句话是他一直都想要说的,因为她先喜欢上的,在他不知道的那些岁月里,她就在为了能靠近他而一直努力着。

        都是她一个人在独自努力着。

        陈晨突然咬住唇瓣,她怎么有种想要哭的冲动呢。

        可是当裴知礼开口说:“但是以后,我会陪在你身边,一直,一直。”

        终于,黑暗之中有一滴泪落了下来。

        她从不后悔,从不后悔喜欢上他,从不后悔等待这么久。

        因为他值得。

        三年之后。

        又是一年一度剑桥的毕业典礼,不管相隔多远,家长们都想要赶到这里,来参加自己孩子人生最重要的一刻。

        这一天会有大人物告诉即将进入社会的学生,各种道理。

        可是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庄园里,泛着青绿的草坪似乎一眼都看不到头。

        而不远处有人正在忙碌着,偌大的主舞台后是鲜花搭成的造型,上面还有清楚地两个字母。

        pc,这是今天新郎和新娘的姓氏。

        这是一场只邀请了家人和朋友的小型婚礼,虽是小型却丝毫不随便。

        整个婚礼处处都透着细节,一切都是关于两个即将走进殿堂里的新人的点点滴滴。

        而在新娘休息室内,艾雅雅把陈晨的电话递给了她,笑着说:“这个电话你必须得接。”

        颜晗在一旁微笑地看着。

        陈晨握着手机,就听到对面倪景兮的声音说:“抱歉,今天没办法去参加你的婚礼。”

        此时正在以色列的倪景兮拿起身边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认真地说:“虽然没办法参加,但是我真心地祝福你能永远幸福,快乐。”

        “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完,她仰头将整杯酒喝了下去。

        陈晨听到她喝酒的声音,突然有点儿忍不住,眼泪眼看着要掉下来,“倪大人……”

        倪景兮听出来她的哭腔,立即说:“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不许哭。”

        陈晨抽泣了一下。

        “你别以为我吓唬你呢,等我回国你也差不多回国了吧。

        要是敢哭,到时候找你算账。”

        果然倪景兮的一句话彻底把陈晨给吓唬住了,她真的不敢哭。

        此时倪景兮还想说话,可是她的房门被敲开,外面有人喊道:“快,刚刚电话打来,外面有爆炸袭击。”

        倪景兮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得挂电话了,陈晨。”

        似乎最后的时候,她还是说了一句:“要一辈子都幸福。”

        随后她挂断电话,匆匆地收拾行李,打开房门。

        很快她跟着同事出了门,可是他们出门后,倪景兮望着停在外面的车子,在她望过去的一瞬间,车窗微微往下移。

        直到露出车里人的侧脸,待他微撇头看过去时,那张过分俊逸的脸透着玉质的润泽。

        只可惜因为面无表情,显得格外清冷寡情。

        倪景兮站在原地望着他,他也看着倪景兮。

        直到倪景兮从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霍慎言。”

        ……

        当婚礼的音乐响起时,陈晨挽着老陈的手臂,站在鲜花铺成的花路尽头。

        老陈望着前方穿着白色礼服长身玉立的男人,心中真是悲喜交加,他的小闺女要嫁人了,要被别人家的臭小子领回家了。

        谁知他正沉浸在这种难过之中时,陈晨轻轻扯了下他:“老陈,咱们该走了。”

        老陈眉毛一挑,这,这丫头是迫不及待了。

        可是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老陈也没耽误时间。

        因为来之前,他媳妇说了要是敢为难裴知礼一下,这个家从此就没他的容身之所了。

        看看,这小子不仅要拐走他的女儿,连他媳妇都被他收买了。

        此刻陈晨并不知道老陈心里的想法,但是她满眼里都是不远处的裴知礼,他穿着纯白色礼服,整个人高大挺拔,站在玫瑰花墙前,那样的英俊。

        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成为夫妻了。

        裴知礼望着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姑娘,想起了那年a大花园的长廊里,那个拿着书在哭的姑娘,那个以后要当裴知礼老婆的姑娘。

        今天,他终于娶到她了。

        当老陈将陈晨的手交给裴知礼的时候,老陈眼圈一红,一旁的陈晨更是一副要哭的模样。

        直到裴知礼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掌,那样地用力。

        就像是在告诉陈晨,这一辈子,他都会这样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掌,绝不放心。

        当两人给彼此带上婚戒的时候,裴知礼倾身亲吻他的新娘。

        在这个浅吻结束时,他轻声说:“裴太太。”

        从此以后,你也会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