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唐解签六年,才知是西游在线阅读 - 第405章为我主人蚩尤大帝卜生死吉凶【求订阅求月票】

第405章为我主人蚩尤大帝卜生死吉凶【求订阅求月票】

        无数海兽从海底冲出。

        苏尘在它们面前,如同尘埃,渺小不可言状。

        但是。

        他身处长空,脚踩东海。

        成千上万的海兽,却仿佛是飞蛾扑火。

        苏尘皱了皱眉头,这些海兽数量太多了,而它们最弱都有太乙金仙,而金仙境界恐怕也有数百之多。

        如此多的海兽若是靠近沿海居住,怕是能够把人间化为炼狱。

        到底是谁,能够在此处豢养如此之多的海兽。

        不过。

        都无所谓了,敢对他动手,这些海兽是别想活了。

        苏尘拿出了陷仙剑,随后身上剑气纵横,引来海底万吨神铁,吐出三昧真火将之炼化。

        神铁化为铁水,随着苏尘剑指而去,顿时化为剑之洪流。

        唰唰唰!

        铁水化为铁剑,铁剑所过,血流成河。

        无数海兽瞬间被剑气和铁剑波及,而当剑气所过,磕着就死,碰着就伤。

        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

        一头又一头的海兽倒下,而更多的海兽在同伴倒下的刺激之下,竟然更加疯狂的扑向苏尘!

        苏尘二话不说,直接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身躯瞬间变大。

        传闻法天象地不过是把人最强大的形态释放出来而已,因为普通渺小之躯根本无法承载庞大的力量。

        苏尘已经修炼到了祖巫之躯,这一次,他将肉身放大万倍,虽然也只是如同一头海兽的眼珠子那么大而已。

        但是,释放出来的威力,却强大了百倍。

        剑气所过,数十上百头海兽倒下。

        「引我九天神雷,化为真我,降下天罚,我是天地,我之怒,便是天谴!」

        轰轰轰!

        无穷雷霆在天空凝聚,无数剑气在海面上蒸腾。

        苏尘一道雷霆万剑,顿时将方圆万里的海兽都给清空,死伤至少过万。

        虽然还有更多的海兽冒头,但是它们似乎也都理智一些了,见着渺小如同尘埃的苏尘,愣是不敢再上了。

        苏尘神色平澹,抬手又是一剑斩出去,这一剑蕴含无穷剑气,斩出一条十万里的海痕大裂谷!

        海痕之内的海兽,统统都化为齑粉。

        就这一剑,彻底的击溃了所有的海兽斗志,它们都是发了疯的下潜,疯狂的转头就跑。

        苏尘见状,也没有追杀,本想引一瓢海水洗涤身上血迹。

        但是奈何大海已经化为血水,浑浊不堪,哪能洗身。

        便是呼风唤雨,下一刻倾盆大雨而下,苏尘张开双臂等待洗礼。

        下一刻,一滴雨水落到他面上的时候,他张开了守护罩,将雨水隔绝。

        而他看到的是,雨水竟然是血水。

        苏尘都无语了,「都怪这些海兽,完全不要命了,方圆十几万里海域,估计都是血水,连天空都是血气,雨水下沉带着血气,也化为血水了!」

        正当苏尘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有两道身影出现,他们面带笑意。

        「呵呵,苏天王好本事啊,十万里东海巨兽,连千万天兵天将都只能葬送海口,却被你顷刻之间斩杀殆尽。」

        来人一男一女,都是老夫老妇,老头风度翩翩,一身白衣,胡子更白;老妇一身蓝衣长裙,风韵犹存,体态婀娜!

        苏尘没见过他们,但是可以肯定,他们不简单。

        乍一见面,苏尘没看出他们的修为高低,只是通过他们的眼睛,看得出来他们岁数不小。

        以及,不简单。

        苏尘

        抱拳,道:「两位是谁,认得在下,而在下眼拙,认不得二位。」

        男的拱手道:「风伯列臣。」

        女的微微欠身,道:「雨师九炼虹。」

        随后二人对视一眼,笑呵呵道:「苏天王没听说过我们也正常,毕竟我们都是没用的老东西。」

        苏尘倒吸冷气,他可不敢接这话。

        风伯列臣和雨师九炼虹乃是轩辕黄帝的手下两名大神,早已经在十几万年就已经名扬洪荒。

        他们凭借大神通的修为替轩辕氏打下了偌大的江山,立下了无边功德,因此据说他们借助功德已经成为准圣。

        但是是否如此,还不得而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天庭的司雨神庭的创建,是请教过他们的。

        而且玉帝当初创建天庭的时候,曾经请他们出山助朕,但是被他们拒绝了!

        不过他们也帮着培养了一堆晚辈,成为了如今的风雨雷电天师。

        不管二人实力高低,但是他们分身尊贵,地位奇高。

        最重要的是,他们代表了轩辕氏,而轩辕氏乃是功德成圣的存在。

        因为圣位有限,轩辕氏迟迟无法成为圣人,却已经是亚圣。

        实际上,如今圣位有缺,那些亚圣是最有资格成圣的。

        轩辕氏更是如此。

        苏尘见到他们二人出现,若有所思,随后恍然。

        拱手道:「苏尘见过两位前辈,不知两位前辈忽然出现,有何指教?!」

        风伯列臣拱手道:「苏天王客气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如今修为通天造化,普度众生之名早已经名扬天下,不必如此客气,折煞我等!」

        雨师九炼虹也是点头道:「不错,直呼我们名字便是。」

        苏尘也不客气,他虽然尊敬前辈,但是也知道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他有实力,得到认可,那就没必要装孙子。

        除非没得到认可,而他要当老六。

        苏尘道:「好,那我不客气了。敢问二位,此次出现,所为何事?!」

        风伯和雨师似乎都没想到,苏尘如此快速适应身份,不过他们本来也是希望苏尘能够平等论交。

        否则的话,传出去会让人说他们倚老卖老。

        而此时,苏尘已经是第二遍问及他们来此的目的。

        风伯列臣道:「我等听闻苏天王遍寻东海,找火炼岛的踪迹,故而前来。」

        苏尘道:「哦?你们也想上岛?」

        风伯列臣道:「正是如此,我等打算上岛寻找一样宝贝,但是又怕过不了这十万里海兽大阵,只好趁着苏天王动手之际,跟在身后过了,抱歉也多谢了。」

        雨师九炼虹道:「苏天王法力无边,不会怪我们吧?!」

        苏尘呵呵道:「你们若是真的想跟着捡漏,那倒是没什么,就怕你们别有所图。不过无所谓了,二位既然认识我,就该知道我连如来都敢打。」

        他若有深意道:「我没什么不敢做的。」

        风伯列臣和雨师九炼虹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和惊悚。

        当然,更多的还是眼底深处的无奈。

        很显然,苏尘多半已经猜测到了他们二人的用意,而他们也是十分无奈,必须前来。

        雨师九炼虹道:「我们不明白苏天王到底是什么意思,若是苏天王不想让我们行个方便进去,那就算了。」

        苏尘道:「哦?真的能算了的话,那就算了,你们别进去!」

        雨师九炼虹震惊了。

        她没想到苏尘竟然如此决绝,一时之间有些下不来台了

        。

        风伯列臣急忙道:「苏天王何必如此,我等已经遍寻此地百年,若是无法进去,就无法回去交代了。」

        苏尘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随后纵身进入了东海空间裂缝之中,传闻火炼岛就在其中,而当初火炼岛据说是西牛贺洲的一片土地,上面的人口比大唐也不差多少。

        却因为上古大战,直接打裂,漂泊到了东海深处,随后被旱魃据为己有,最后人口凋零。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卡在了空间裂缝之中。

        不管什么原因,苏尘来了!

        他来此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找旱魃,将红孩儿的灵骨给带回去。

        不管是为了完成金榜的签卦,获得不灭真火,还是收服红孩儿一家。

        他都必须把事情给办好。

        虽说苏尘就算不把灵骨带回去,红孩儿也会对他死心塌地,毕竟红孩儿天真好骗。

        但是。

        牛魔王夫妻不好骗,若是不能帮到红孩儿,他们肯定不会收心。

        故而,此举势在必行。

        不灭真火必须拿到,牛魔王一家也必须归心。

        进入了空间裂缝之中,并没有立即就进入到火炼岛,而是在这裂缝之中,竟然还有层层空间风暴,里面罡风如刀肆虐。

        唰唰唰!

        罡风落到苏尘的身上,将他的衣服轻易绞碎,但是却根本伤不了他的皮肤分毫。

        风伯列臣和雨师九炼虹紧跟着苏尘的脚步进来,二人都是头顶法宝,一个是风神幡,一个是九彩飞虹玉如意,都散发出光芒,将他们护住。

        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是脸色凝重,不敢怠慢,紧跟着苏尘身后。

        风伯列臣感叹道:「想不到这空间裂缝之中的罡风如此可怕,恐怕没有大罗金仙的修为,踏入其中必定顷刻之间就化为齑粉。」

        「即使是有大罗金仙的修为,没有强横的法宝或者肉身,想要渡过,也十分狼狈,甚至是度过了也损耗巨大。」

        随后他们看向了苏尘,雨师九炼虹见着苏尘换了一套衣服,并且张开了护体罡元,让罡风无法绞碎衣服。

        雨师九炼虹便道:「苏天王好霸道的肉身,普通的先天灵宝都未必能够抗得过罡风,但是落到苏天王的身上,如同微风拂面。」

        苏尘澹然道:「二位实力也不简单,凭借法力也可轻易横渡。」

        风伯道:「裂缝不知深浅,若是如此,就怕撑不到过去。」

        雨师九炼虹道:「这也是我们要跟着苏天王的原因,到时候若是遇到困难,还请苏天王帮我们一把!」

        苏尘瞥了他们一眼,澹然道:「你们的实力,不需要我出手。告辞!」

        风伯雨师一愣,还不明白告辞是什么意思,就见到苏尘竟然在空间裂缝里面加速前进。

        徒手噼开了前面的罡风,轻易地就打开了一条道路,直接钻进去。

        一天之后。

        苏尘钻出了空间裂缝,而他早已经把风伯雨师给甩掉了。

        而跨过了空间裂缝之后,依旧是在茫茫的大海之中,但是眼前出现了一块一望无际的大陆。

        大陆上空火烧云密布,幻化为各种模样,一会儿是麒麟瑞兽,一会是苍龙密布,一会儿又像是千军万马。

        陆地之上荒凉一片,放眼看去,基本上都是破败荒凉,沙漠和赤土居多。

        苏尘落到沿岸,就察觉到地底有强大的气息在钻出来。

        下一刻,身前百丈之地,立即就有一个巨大无比的赤土蝎子钻出来。

        蝎子庞大无比,足有百丈高,巨大的尾巴散发出恐怖的威胁力。

        而且蝎子竟然是人脸,面目狰狞,眼睛猩红,看不到理智。

        口吐人言,「新鲜的人,活人,上万年了,没见过活人了,快到我的嘴里来!」

        声音尖锐,仿佛是女音。

        苏尘道:「万年都没见到活人了,那也就是说还是有活人的?!那些人生活在什么地方?!」

        人面蝎子桀笑着,没理会那么多,就扑向了苏尘。

        苏尘无奈,抬手一拳打过去,顿时人面蝎子从头到尾逐步化作尘埃。

        不过。

        人面蝎子虽然被杀了,苏尘却仿佛是捅了马蜂窝,地面震颤,仿佛地龙翻身。

        苏尘能够感觉到,地底之下有许许多多道强大的气息冒出来。

        这让他皱了皱眉头,随后腾空而起,而他先前所在的位置快速下沉,下方一张血盆大口张开。

        锋利的獠牙仿佛要将他撕碎,竟然直追上天空。

        苏尘看清了,竟然是身躯庞大千丈的巨大毛毛虫,但是毛毛虫的嘴巴里都是獠牙。

        张开口就有一个湖泊大!

        除此之外,方圆万里都因为人面蝎子的死,血腥味引来了更多的怪物。

        它们纷纷从地底钻出来,体型比起东海之上的海兽差了一些,实力却是丝毫不差。

        苏尘也不惯着,一口三味真火直接就将他们都给烧死。

        而他三味真火所过之处,无数怪物纷纷殒命。

        烧杀了成千上万妖怪之后,还有更多的妖怪仿佛要冒出来的,结果却都寂静无声了。

        一些还没死的怪物都是拼了命的逃跑。

        苏尘道:「比东海上的海兽聪明多了,才交手一次,就知道逃命了。」

        下一刻。

        一道声音传来。

        「它们不是很聪明,实际上他们悍不畏死,就算是死再多的同伴,它们也不会畏惧退缩,甚至会更加兴奋。」

        「但是,它们怕火,从你的三昧真火之上,感受到了威胁,故而它们就不要命的跑了!」

        苏尘往左边看去,就见到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那女子身穿白衣,一头黑发,脸颊之上涂着红粉,仿佛九天神女,散发出神圣的气息。

        但是怎么都跟火烧岛的气质不符。

        苏尘道:「多谢告知,在下苏尘,来自人间大唐云渊山,受天庭封谪凡天王。敢问仙子是何人?!」

        那女子道:「原来是天王,小女子不过是无名小卒,天王可以称小女子为猫竹。」

        苏尘拱手道:「多谢猫竹仙子告知,在下还有一事请教,敢问火炼岛之上可还有活人踪迹?」

        猫竹仙子道:「有的,但是不多了,也就十几万人,在火炼岛中烧山吧,但是我劝你还是别去,因为那里有个女人很可怕。」

        苏尘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叫旱魃?」

        猫竹仙子点了点头道:「你们外人应该是这么称呼她的,不过我们都称她为女魃!」

        苏尘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也确定了心中的一些猜想。

        随后道:「猫竹仙子,我正是要去寻她,能否带我过去?」

        猫竹仙子有些犹豫,挠了挠头,又都了都嘴。

        正想摇头拒绝。

        苏尘道:「有重谢。」

        猫竹仙子道:「怎么个重谢法?」

        苏尘道:「看仙子需要什么。」

        猫竹仙子道:「我喜欢吃竹子喝酒,你有没有?」

        苏尘道:「我手里有一根紫竹,至于仙竹都种在云渊山了,并未随身携带。不过,好酒倒是随身带了不少。」

        说

        着,他拿出了一根紫竹,这是打杀了木吒之后,从他身上搜刮来的。

        又拿出一坛子老酒,打开盖子,酒香扑鼻。

        猫竹仙子闻到味,顿时眼睛放光,口水直流,直接来到了苏尘面前,伸手就夺过去。

        苏尘感受到那速度,暗中咂舌,若是陌生人如此靠近,他早就拉开距离或者直接反击了。

        但是。

        猫竹仙子靠近,苏尘感受不到丝毫敌意,而且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苏尘也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在,猫竹仙子并未有危险。

        老酒被夺走,紫竹也是落入猫竹仙子手中。

        她便是一口将老酒灌了,哈出一口气,又啃了一口竹子下酒。

        「好酒好竹子,你是好人。」

        「呐呐呐~~」

        猫竹仙子便是大口喝酒,大口吃着竹子,很快就把紫竹都给吃完了,又将一坛子老酒都倒入腹中。

        但是,她还觉得不够。

        脸色微红,眼巴巴地看着苏尘,「还有吗?」

        苏尘道:「竹子已经没了,不过我家里有。老酒还有一些,但是你总要做点什么,我才好给你吧?!」

        猫竹仙子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你如果就这么去中烧山,可能会被杀了的。女魃最近失心疯,已经杀了成千上万的火兽,甚至那十几万凡人也被杀了上千人。」

        她仿佛要让苏尘知难而退,凑到跟前,双手叉腰,手腕上一手戴着一黑一白两个发圈,鼻尖都要碰到苏尘的鼻尖了。

        苏尘能够轻易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和一阵澹澹的竹香味。

        苏尘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走了,竹子和老酒也没了。你吃了喝的,也都还给我!」

        猫竹仙子一愣。

        立即拍了拍苏尘的肩膀,道:「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女魃还是很好说话的,我这就带你过去。但是快到中烧山的时候,你要给我一百坛老酒,你自己过去见她。」

        苏尘道:「没问题。」

        猫竹仙子弹了个响指,随后道:「我们低空飞过去就好,有些地方可能要步行。因为,我不想被女魃知道我给你带路,她以后可能会找我的麻烦。」

        苏尘点了点头,火炼岛磁场混乱,面积又奇大无比,他自己漫无目的的飞行也能够找到地方,但是可能会花费不少时间。

        也可能会引起不少怪物的注意,而他要做的是比风伯雨师更早过去,在他们赶到之前,把灵骨带走!

        两人一路跋山涉水,大多数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双脚走路,偶尔才是低飞行。

        而苏尘在这一路也看到了许多怪物,他们身上妖气浓郁,而且基本上都带着荒凉和火气。

        不过。

        怪物们发现苏尘身边跟着猫竹仙子的时候,都自觉的离开了。

        三天后。

        两人终于是到了火炼岛高地,此处有一些破败城池遗迹,看着废弃城郭,苏尘都不怀疑这儿以前的文明不亚于大唐。

        似乎知道苏尘所想,猫竹仙子道:「以前这儿发生过大战,两个霸天绝地的大人物,为了争夺帝位,大打出手,双方投入的人手不下千万,牵连的生灵亿万。」

        苏尘一言不发,猫竹仙子继续道:「经过了千年争霸,终于是分出了胜负。成王败寇,败者被砍下头颅,连同手下被镇压在此。胜者高高在九天之上。」

        苏尘若有所思,终于是看到了一座冒着烟火气的大城,而城内外也有些人员走动。

        只是几乎所有人都是皮肤干裂,毛发枯黄,穿着古朴。

        不过,他们虽然形容枯藁,但是体型却高

        大,而且力大无穷,搬搬抬抬都是展现神力。

        而且这些人还跟一些异兽同行,在大唐视为妖怪的异兽,在这儿就仿佛行人一般。

        猫竹仙子道:「到了,这里就是火炼岛唯一的人城逐鹿城!」

        逐鹿!

        苏尘抬头看着这个城池,炜煌宏大,透着古朴和悲凉。

        猫竹仙子道:「行了,我已经破例把你带到中烧山之上了,这逐鹿城,我是打死都不会进去的,你快把酒给我。」

        苏尘道:「这里多久没下雨了?」

        猫竹仙子道:「十万年!」

        十万年?!

        苏尘道:「他们怎么活?」

        猫竹仙子道:「这里有些植被,里面有水份,除此之外,也可以通过献祭,城内祭坛会有水冒出一段时间,足够十几万人活一段时间。」

        苏尘皱眉道:「若是我为此降下雨水,如何?」

        猫竹仙子大惊失色道:「你作死别带上我,行了,把酒给我,我要走了。等女魃感应到我来了,我就走不掉了!」

        苏尘忽然拿出竹筒,道:「仙子,我有推演天时的能力,但是人不能自算,你要不要为逐鹿十几万百姓算一签?!」

        猫竹仙子道:「算什么?」

        苏尘道:「随便你。」

        猫竹仙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尘,道:「跟你先出这些天,我觉得你不简单,你来找女魃不是像那些黑衣人拉拢的话,就是来寻仇的。」

        苏尘若有所思。

        猫竹仙子继续道:「这儿曾经大战的两位帝者之中,获胜的那个也是能掐会算,但是他没算到他的遗民在这儿受苦受难吧。」

        「罢了,你很厉害,我是相信的,我其实也确实有想算的东西,不过不是为这十万百姓。」

        苏尘不看她,而是看着城门口,缓缓道:「你想问什么?」

        猫竹仙子道:「我想为那落败的王者求一签,问一下他的生死吉凶。」

        苏尘道:「你所问何人?」

        猫竹仙子道:「我的主人蚩尤大帝!」

        /131/131648/31523817.html